• 未分類
  • 0

說完孟老便茶壺放回到了遠處,然後對着楊小川擡了擡頭,見到如此楊小川便將茶壺拿起,然後慢慢的注入冷水,放在火上開始慢慢煮熱。

見到楊小川煮茶的手法,孟長勝的雙眼微微一眯笑着說道:“你爲什麼不用熱水煮茶,而是用的冷水!”

看到孟長勝有意的考考自己,楊小川嘴角一笑說道:“如果是別的茶葉,當然最好是用溫水煮茶,而這個茶葉應該是來自極北之地的雪蓮茶,傳說是長在與天山雪蓮的伴生茶葉,要用冷水才能最好的釋放它的天性!”

楊小川淡淡地說道,上一世他也有過一點這種珍貴的茶葉,對於這種奇怪而又珍貴的茶葉自然知道應該如何處理,這個茶葉的來歷是否真的像是傳說中的神奇,楊小川就不得而知了,他只是知道這個茶葉比較昂貴。


看到楊小川竟然如此正確說出了這個茶葉的煮法,孟長勝也有些驚訝,笑着說道:“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竟然對這種老人的愛好這麼瞭解。”

楊小川微微點頭笑着說道:“只是剛好知道了,運氣而已,不如老師是真的有真才實學!”

孟長勝聽到楊小川的誇讚之詞,哈哈大笑的說道:“想不到你也會恭維人,小小年紀拍馬屁的功夫還不錯!”

聽着孟長勝直接也沒有掩飾說出這個話,楊小川頓時感覺心中有着無數個草泥馬在狂奔,我這麼給你面子誇你,你竟然直接拆我的臺!

不過楊小川也只是在心中吐槽一下,畢竟孟長勝對於楊小川的幫助還是巨大的,自從上次離開華都以後,楊小川借用了孟家的名號,不知道多少次,要是說孟家真的一無所知的話那就太小看孟家了,孟長勝必定早就知道了其中的事情。

但他還是任由楊小川來藉助孟家的名頭行事,無他只是孟長勝想要爲了幫助楊小川而已,還有就是他對楊小川的信任,他相信楊小川拿着孟家的名頭行事,並不會給孟家帶來恥辱!

既然對方這麼看好和照顧楊小川,楊小川也記住了他的人情,畢竟現在楊小川的確需要一定的幫助。

投桃報李,楊小川也會對孟家記住恩情。

“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我爲什麼要收你爲學生?”孟老笑着對楊小川說道。

聽到孟老直接說出了楊小川心中的疑惑,他也是由不得眼前一愣,畢竟社會上的事情,大家都喜歡遮遮掩掩的,尤其是孟老這麼反常的舉動,楊小川也拿不定主意他到底是爲了什麼,可是自己既然是學生,又不好意思問出來。

“嗯!其實我也比較好奇,按道理老師你這種大人物,突然收了我這種學生是不是有些配不上身份!”

面對孟老的收徒,楊小川剛開始的時候還是十分的警惕,畢竟孟老的身份實在是太過高貴了,相對於楊小川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他突然當着所有人的面說收楊小川爲徒,怎麼能不讓楊小川感到詫異和警惕呢!

可是按照普通人的思想能夠獲得孟老的賞識,簡直就是祖墳上冒青煙的事情,應該是內心充滿了驚喜,畢竟孟老對於他們這種小角色要是真的有什麼歹心的話,甚至不用他親自動手,人家打一個噴嚏就能讓人滅亡!

但楊小川心中有一個祕密,這個祕密甚至比世界上所有的財富,最爲至高無上權利,最動人心魄的美貌都要來的令人瘋狂,那就是重生!

楊小川是重生過一次的人,本來世界的發展都應該在他的規劃之中,但是當這個突如其來的意外打破了他對未來的掌控之時,楊小川的第一個心思就是有些恐慌。

他在擔心和害怕孟老是在覬覦自己重生的祕密,不過這也只是楊小川源自動物本能的危機反

應,後來轉念一想也就放下了心中的念頭,如果孟老真的是衝着楊小川的祕密而來,那麼他完全沒有必要來用這種方式套牢楊小川!

他甚至直接可以將楊小川神不知鬼不覺的抓起來,然後利用各種嚴刑逼供,或者是利用親朋好友等等方式讓楊小川招供,楊小川自己也沒有信心能夠在這種龐大家族的逼供之下保留祕密!

所以排除了種種可能,楊小川覺得孟老可能是真的賞識自己,不過至於楊小川重生的祕密,他是不會告訴任何人的,這個祕密要隨着他的老去爛在肚子裏!

孟長勝看着楊小川疑惑的表情笑了笑說道:“我知道突然遇到這種事情肯定十分的疑惑,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有什麼歹意!”

楊小川拱了拱手說道:‘老師誤解我的意思了,我只不過是好奇爲什麼這個天大的機遇砸在了我的頭上,其實我這個人也沒有什麼太過令人矚目的地方,老師要是真的對我有歹意的話完全用不到這種方式!’

看見坦率的楊小川孟長勝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你倒是一個坦率的人,你在現在這個年紀取得了如此成就,雖然不是一代翹楚,但在華夏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最爲難得的是你的崛起時間以及你的遠見!”

看着孟長勝同樣的坦率,楊小川心中最後一絲的顧慮已經被打消了:“老師過獎了,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公司的老闆,在華夏這種規模的公司比比皆是,甚至用數字都已經無法來衡量了!” 孟長勝搖了搖頭說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雖然你這個年齡擁有上億的資產,在普通人眼中或許是驚爲天人,但在我們這些世家之中也不過是較爲優秀,可你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你的背景十分的乾淨,你現在的成就不靠任何人的幫助,全都來源於你自己!”

孟長勝也沒有什麼隱瞞直接對着楊小川說道,從孟長勝的話中楊小川也聽出了他的意思!

因爲楊小川的背景十分的乾淨,雖然在二十來歲能夠做到如此地步,外界之中很好,但世家之內卻多如牛毛,畢竟他們這些在整個華夏把控着各種命脈的世家,隨便吹一口氣那都是成千上萬的項目!

他們世家的子弟自然而然的就有些許多的機會,只要是想要有所作爲都可以獲得一定的成就,但是楊小川不同!

楊小川能夠獲得今天的成就全部來源於他個人的努力,一絲一毫的外界幫助都沒有,這也是孟長勝爲什麼這麼看好楊小川的原因!如果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線,那麼整個華夏能夠在一年之內達到楊小川這個檔次的人真的是寥寥無幾!

況且楊小川的背景十分乾淨,外界只要是有幾個比較優秀的青年,大多都是帶着各種各樣的背景色彩,基本上都是世家扶持起來的人,難以加入孟家!

而楊小川不同,楊小川的身上沒有任何世家的印記,如果強算的話,或許江浙趙家算一個,但是趙家並不是他們這些歷史底蘊深厚的世家,根本不算在他們這個圈子之中!

所以別看他們世家之中有着不少的人才,但是像楊小川這麼令人驚豔的真的是寥寥無幾,能夠招攬到楊小川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事情!

“老師你謬讚了,我也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楊小川笑着搖了搖頭,對於孟長勝的誇讚,他可不敢就這麼答應下來!

“你也不用太謙虛,咱們有本事就是有本事太謙虛了別人還以爲是心虛呢!”孟長勝搖了搖手,他對楊小川欣賞不僅是因爲他的才華,他更是感覺楊小川的性格和他極爲相像,這才讓他起了愛才之心,否則的話即便是楊小川有才華,也不足以讓孟老收徒!

“好的老師!”楊小川點了點頭說道,看着茶壺中的水已經燒開,楊小川慢慢的拿起茶壺,先是倒在一旁的茶皿中過濾茶葉,然後在給孟長勝倒上茶。

“嗯,不錯!你煮茶的技術倒是很好啊,手法也比較熟練!”孟長勝喝了一口茶以後,有些驚訝的說道。

楊小川笑着說道:“以前我經常喝茶,只不過都是自己瞎琢磨罷了!”

“瞎琢磨能夠做成這樣也是你的天賦高,以後沒事的時候我來教你煮茶!”孟長勝笑着說道,現在的他雖然是孟家家主,但是家族的瑣事早就交給了自己的孩子打理,它更像是定海神針,保證着孟家的勢力和威嚴不倒。

“那就打擾老師了!”楊小川笑着說道,他還是比較喜歡孟長勝的這種風格,淡雅而又充滿了威嚴,平易近人中又顯得十分不凡。

“過幾天我打算公開你的拜師宴,你覺得意下如何?”孟長勝突然說道。


其實這段時間他早就通過情報網瞭解到了楊小川的事情,是一個極具底線的人,而且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他對楊小川十分的看好!

聽到這個事以後楊小川卻皺起了眉頭,然後搖了搖頭對着孟長勝說道:“老師,我能不能等一段時間在進行拜師宴!”

孟長勝大爲一驚,別人要是得知這個消息恨不得馬上就進行拜師宴,將這個事情儘快坐實,向世人宣佈自己已經與衆不同的事情,但是楊小川去要拖延!

“這是爲何?”孟長勝不解的問道,楊小川只能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孟長勝:“老師,再來到華都之前,我就接到了端木正峯的請求,他希望我能幫助他奪回輝煌影視公司的控制權,與他進行生意的合作!”

聽到端木正峯四個字,孟老不經意的挑了挑眉頭:“是端木家的那個最小的兒子嗎?”

楊小川點了點頭表示確認:“這件事情可能要觸及到一些人的利益,我並不打算參與進端木家的家事,但只怕有人會誤會,如果到時我表明了自己是孟家的身份,只怕會引起兩家不必要的誤會!”

聽到楊小川在爲孟家考慮,孟長勝心中有着一絲溫暖流過,然後面色擔憂的問道:“如果你真的插手了這件事情,就憑這端木家現在草木皆兵的狀態,頂着孟家的名號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可是你要是沒有靠山的話,你的安全同樣沒法保障!”

楊小川自信的一笑說道:“老師,這個你放心!我自己的安全可以保障,我只是希望老師能夠幫我保護我的弟弟,女朋友以及我的大舅哥!”

孟長勝擺了擺手說道:“這個你放心,你弟弟的安全我絕對會保證的!至於你的大舅哥, 婚姻救贖 ,還是趙家的人,端木家也不會動他!你女朋友有着魔都劉家家主的寵愛,端木家更不敢動她!”

聽到孟長勝的保證,楊小川才放心下來,這次他也是爲了這件事情特意的過來,如果他真的插手了端木家的事情就怕別人會將怨恨牽連到自己親近之人的身上!


“可是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現在端木家正是改朝換代的時期,端木正峯是端木風這個老傢伙最小的兒子,雖然平時十分受他的寵愛,但是家主這種事情並不能靠寵愛就能解決!單論現在的形勢而言,我並不看好端木正峯!”

孟長勝皺着眉頭和楊小川分析道,畢竟端木正峯的年紀在這裏擺着,他是端木風老來得子,大約五十歲的年齡才生的孩子,天然就有着巨大的劣勢!

現在他的哥哥都已經五十多,比他經營了多近二十年的時間,況且他還是端木風娶得最小老婆所生,這種年輕貌美卻嫁給端木風的女子,都是其他世家爲了攀附端木家的交易品! 因此端木正峯的母親給與他的力量也不是具有優勢的!

楊小川也知道這種事情,可是他還是選擇了參與這種事:“端木家在華都不同於其他幾家,他們的商業氣息最爲濃重,端木家以商立業,所以他們這次家主的考覈也是根據商業!端木正峯說,他們家族中的幾個人各自接手了一個公司,看誰將公司經營的好!”

這也是楊小川敢於參與這件事情的原因,畢竟如果真的是牽扯到了朝堂之上的事情,楊小川也幫不上什麼忙,但是端木家不同,商業爲主便立下了這樣的考覈!

孟長勝聽到了也點了點頭:“這次端木家的考覈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名義上是商業考覈,但是誰都知道到了我們這個階層,即便是商業也牽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問題,就算是商業考覈,其中的人際關係,利益交換等等事情數不勝數!”

這種情況楊小川何曾不知,但楊小川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這個機會,如果他能夠成功的幫助端木正峯獲得家主之位,那麼他就是端木正峯最大的恩人,以後必將獲得端木正峯的全力支持,而現在端木正峯的年紀就代表着他起碼還能執掌三四十年的家主!

楊小川在這麼多年中必然也能成爲一個世界頂級巨鱷,可是想要發展必定會觸及很多人的利益,所以楊小川需要一股勢力爲自己遮風擋雨!

單單靠孟家是不夠的,畢竟孟長勝的個人意願雖然強大,但孟家畢竟也是一個世家,大多數的事情都是爲了家族利益考慮,況且楊小川是受人恩惠,對於孟家來說並沒有一定要支持不可的理由,就算楊小川受到孟家的支持,以後發展起來了也畢竟要受制於人!

這並不是楊小川想要的未來,所以楊小川需要另外一股勢力來平衡孟家!

孟長勝也理解楊小川的心理,雖然這種事情對於孟家來說並不算好事,但是孟長勝卻願意支持,他已經八十的歲數,整個人生已經快要走到了盡頭,他不願意在爲利益得失而去煩惱,但是世家之中其他人卻不是這麼想!

如果真的有一天,因爲一直受到孟家庇護的楊小川,自己家族的子孫來央求,甚至是以死相逼孟長勝,孟長勝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選擇!

而且孟長勝在世的時候或許能夠壓得住別人的意見,可要是孟長勝溘然長逝,孟家的其他人對於楊小川這個一直受到孟家幫助的人能沒有想法嗎?

切斷了給與楊小川的幫助都是最輕的,甚至利用道義或者種種陰謀來把楊小川當做是自己家族的打手,或者說是一條狗!

有能力者大多數都是不願意被人束縛的,既然楊小川現在有一個擺脫束縛的機會,孟長勝也是支持的!

“你有這個想法是好的,不過最好還是慎重決定,畢竟端木正峯的劣勢太大了,你一旦幫助端木正峯失敗,其他人上位,你很有可能會受到別人的清算!”

楊小川笑了笑說道:“沒事,只要是能夠保護我我弟弟,我自己的安全應該不成問題,而且我有信心能夠幫助端木正峯!當然可能需要老師你一點幫助!”

孟長勝笑了笑說道:“我就知道你這個小子不會放着便宜不佔,行吧!你說什麼幫助!”

對於孟長勝來說,楊小川這個關門弟子不像是之前的那種學生,可能是大限將至,孟長勝的利益之心已經淡薄,他現在是真的想要輕鬆自在的去培養一個學生,感受一下爲人師表,無私奉獻的精神。

“老師,到時候我幫助端木正峯把公司發展起來以後,很有可能會收到其他人的阻攔,儘管商場之上的事情他們難不倒我,可是我擔心他們會用一些陰謀詭計,我希望必要的時候老師能幫我擋一下!”

楊小川說到這個時候眯起了眼睛,他想起了當時聶萬峯找到自己叔叔幫忙的事情,現在楊小川才知道這個華南聶家也有着不小的勢力。

“端木家以商立足,他們家族大多數都是商業的頂尖高手,你既然說難不倒你,那我倒想要看看你到時有多少本領,你放心如果真的有什麼下三濫的招數我幫你擋着!”

孟長勝擺了擺手,不過他也不好太過明目張膽,畢竟現在的端木家處於敏感時期,如果他這個孟家家主參與到這個事情的話,難免讓別人產生懷疑,他想趁機侵佔端木家,到時候可就不是一家家主的爭奪職位,而是其他家族圍攻孟家了!

“那我就先行謝謝老師了,只要是商場之上的事情,我還沒有怕的!對了老師,端木家的具體情況如何啊?”

楊小川好奇地問道,畢竟他之前也不是世家的人,對於這些事情瞭解不多,端木正峯在電話之中也沒有敢多說什麼,只是讓兩人在華都見面再說。

說到端木家的事情,孟長勝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緬懷和兔死狐悲的感覺,他和端木風年紀相差無幾,可是端木風現在卻沒有兩三年的活頭了,躺在病牀上用着醫療設備苟延殘喘,哪怕是世界上最爲昂貴先進的醫療設備,也救不了他的命!

如果自己到了那一天是什麼滋味,孟長勝也非凡人,這種心思一經露頭就被他壓了下去,然後對着楊小川說道:“端木家和我們其他幾家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是以商立業,當初開國之時,端木家就給軍隊提供了鉅額的費用!”

“從軍隊最爲微末的時候,端木家就一直幫助着我們,一直到開國,端木家就像是財政大臣一直拼盡全力的供養軍隊,所以開國以後他們不僅沒有受到清洗,反而是迅速發展,在大家的支持之下,端木家成爲了華都八大家之一,也是唯一一家商業家族!”

聽到孟長勝的話,楊小川也是大爲吃驚,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端木家的發家歷史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原來還有這樣的淵源,怪不得端木家這麼有錢卻沒有人上去吃掉這塊肥肉,原來是大功臣! 楊小川對着孟長勝感嘆的說道:‘怪不得他們家族敢於用這種考覈方法,一人一家公司這要多燒錢啊!要是家族子弟失敗了,可就是一個大公司賠進去了!你看看輝煌影視公司那價值都好幾百億了,一人一間那不就要上萬億啊!老師,孟家沒有這個閒錢折騰吧!’

孟長勝聽到楊小川的話,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就算是各個世家家大業大也不能這麼折騰啊!

於是孟長勝對着楊小川無奈的說道:“也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要是上萬億隨便折騰的話,端木家也要心疼死!其實因爲端木正峯的身份不同,雖然端木正峯在端木家的地位不高,但在怎麼說都是端木風的親生兒子,所以給了他一間大公司!”

楊小川聽到這個話以後才放心了下來,要是端木家已經暴發戶到這種地步了,楊小川也沒有心思去折騰了,端木家主的位置可是有很多人競爭啊!

光是端木正峯同父異母的哥哥就有三個,而且還有端木風侄子這些也都有資格爭取家主的位置,畢竟這是一個世家並不是皇朝,就算是皇朝也能傳給侄子!還有一些孫子輩的人物,年齡大的都已經四十了,比端木正峯還要大上幾歲!

總之世家中的選擇規則是血緣作爲前提,能力作爲指標,前前後後參加家主競爭的也有十幾個人。

“說起來這個端木正峯平時的時候關於他的消息並不多,一直十分的低調,在外人的評價中甚至是十分的平庸,如果他不參加家主爭奪的話,無論是誰都要拉攏他,可是現在他也參加了家主的競爭,只怕會被別人第一個打壓!”

孟長勝有些擔心的說道,畢竟端木正峯在他們這一輩是擺明的好欺負,外人眼中覺得他這個能力平庸的人爭奪家主之位真的是自尋死路,真的以爲寵愛能夠當飯吃啊!

楊小川則不這麼以爲,根本趙建業還有他了解到的一些事情,端木正峯顯然是在韜光養晦。

“其實我認爲端木正峯是在隱忍,韜光養晦的準備着一切!”楊小川擡起頭看着孟長勝說道。

孟長勝聽到這個話手上的動作一頓,笑着說道:“你的看法和老夫一致,這個端木正峯顯然是在隱忍,他小的時候我也見過多次,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不至於長大後如此平庸,而且端木正峯這個人的人品不錯,值得去幫助!”

楊小川還擔心端木正峯會不會過河拆橋,但聽到孟老這麼說便放下心來。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端木正峯之所以會隱忍應該就是因爲端木風的寵愛!”孟長勝突然長嘆一聲說道,世家子弟中的明爭暗鬥有的時候還是十分劇烈的。

“這是什麼意思?”楊小川不瞭解世家的事情,便開口問道。

孟長勝對這段故事十分的瞭解,抿了一口茶緩緩的開口說道:“當初端木正峯剛出生的時候,端木風可是樂壞了,老來得子這是一件十分驕傲的事情,他整天給我們幾個人炫耀,就連端木正峯小的時候名字都是來源於端木風,那是他叫端木正風,就是端木風的那個風!”

楊小川聽到這個名字以後,眼皮一挑,拿着自己的名字給孩子起名可見端木風對他有多麼寵愛!

“那爲什麼後來又改了呢?”楊小川對於這些事情十分的好奇,像是封勝邵的名字,又是端木正峯的名字,這些世家怎麼喜歡在名字上做手腳呢!

“後來的事情我也瞭解不是太詳細,反正就是端木家的人十分嫉妒和忌憚端木正峯受到的寵愛,所以聯手坑了端木正峯一把,這次事情以後,端木正峯的名字就改了,而且他表現的也十分的平庸,就連端木風也不太過表露對他的寵愛了!”

楊小川聽完以後,心中一嘆,這個故事多麼像是古代的後宮之中,妃子不得寵要受到冷落和看不起,得寵了卻又要受到別人的陷害,端木正峯的母親出身一般,根本不能給與他足夠的庇護,怪不得他要藏拙。

“既然如此我更應該幫助他了,只有這樣端木正峯才能更加的感激我,而且這件事情是我那未來岳父託我辦的,我已經答應他們兩個人了,可不能辦砸了!”楊小川摸了摸額頭說道,自己這個未來岳父真的給自己出了一個大難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