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到這裡,雲嵐也是頓了頓,細長的白眉微微一皺:「我還真是想知道,戰紋已經開啟,**幾近枯竭,丹田中靈力所剩無幾,他拿什麼手段去抗爭……」

**枯竭,肉身力量難以施展,靈力所剩無幾,靈技也無法使用,難道使用靈魂之力?可雲靈衛都是由雲屬性力量幻化而成,根本是不可能受靈魂之力的影響的?

可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手段?

陣法?淬毒?秘法?靈法?

或許這個問題的答案,雲嵐等人是不會知曉了,因為傲爽已經進入了大風雲界中,那裡不是他們能夠管制的,而且,傲爽能夠從中走出來的幾率,幾乎為零!

……

當傲爽能睜開眼睛時,已經來到了一片星空之中。

在這裡,抬頭便是漫天的星河,低頭便是無數顆圓形球體,那是一顆顆不知名的星球,四周是無盡的虛空,不過傲爽卻是發現,這些虛空之中,並沒有什麼虛空亂流存在。

這裡,似乎是極為的平靜,平靜到就連時間,都失去了存在感。

「欲進大風雲界,先踏風雲路!」

荒古虛渺的聲音,不知自何處傳來。

「轟!」

聲音落下之時,似乎遠處的虛空都是躁動起來,一道道虛光,自四面八方顯現而出,徑自來到了傲爽的腳下,凝成了一道仿若台階般的階梯,不知通向何處。

在階梯的左側,緩緩浮現出三個古字,風雲路。

在風雲路的下方,還漂浮著幾道略小的字眼,傲爽凝目一看,才將之看清。

風雲古路,艱難無助,天嬌鳳楚,猛龍飛渡! 身處於浩瀚無盡的星空中,傲爽望著腳下由虛光凝成的風雲古路,和那不知通往何處的盡頭,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種和萬千宇宙相比,人類是極為渺小的感覺來。


每一個星球,都代表著一個域面,和靈玉大陸的相差不多,不過其中的環境、生物和種族,或許和靈玉大陸有很大的不同,其中難保不會有什麼驚現絕地,出現什麼逆天的種族。

可話說回來,以現在傲爽的境界來說,想要探索其中奧秘的話,還是為時過早。

「困龍難渡……」

傲爽的額頭上,不知何時已經開始淌下了幾道冷汗,即便是第六界雲界,其中有著十八雲靈衛,都沒有出現這般字眼,這風雲路有多難走,幾乎不言而喻。

一節節台階,不知通向何處,可以傲爽的眼力,還是隱隱發現,在那無盡虛空之中,好似盤坐著一些人影,這些人影中,似乎還透發出陣陣氣息來,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呼……」

微微吐出一口濁氣,傲爽右腳抬起,當即踏上了第一節台階上,猶猶豫豫不是他的性格,況且當斷不斷,反被其亂,若是在這裡猶豫的話,那先前所付出的都會化作泡影。

欲進大風雲界,先踏風雲路!

風雲路,對於前來參加風雲七界試煉的武者來說,似乎也是某種另類的考驗,傲爽隱隱感覺,若是自己不能走到這條路的盡頭,恐怕便難以進入傳說中的大風雲界了。

而就當傲爽剛剛踏上了第一節台階之時,整條風雲路卻是猛然一顫,驟然之下,他身形一個不穩,差點就要摔下去,幸得此時恢復至巔峰狀態,右腳一用力,身體又正了過來。

「不對……有一股重力……」


眉頭微微皺起,若只是一陣劇顫的話,以自己身體的柔韌性來說,是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在剛才那一瞬間,身體好似變得沉重了一些,這才會如此。

「一百斤……」

略微感受了一番身體中的情況后,傲爽得出了一個答案,那就是現在自己的身體,似乎憑空沉重了一百斤,以自己六十萬斤的**力量來說,剛開始沒感覺出也算正常。

「現在雖然只是一百斤,可隨著台階的增多,想來也會越來越沉重……」

帶著心中的猜測,傲爽踏上了下一節台階。

兩百斤……

在這時傲爽發現,當自己踏足第二節台階之時,剛才的第一節台階便是憑空消失了,這也就是說,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退路了,只能將這風雲路走完。

傲爽想了想,還是決定先試試下一個台階的重量。

畢竟若是直依靠兩節台階和重量的話,根本無法計算接下來的重量。

下一節台階。

三百斤!

再下一節。

四百斤!

……

走到第四節台階,傲爽雙目中滿是駭然之色,身體也是微微顫抖著,通過這四節台階,他發現了一個規律,這個台階是四百斤,那麼下一個,很有可能便是五百斤!

停頓了一番后,傲爽心底一發狠,想起進入風雲七界的武者均是靈王境強者以下的武者后,心中也是有了一些底氣,畢竟他的**力量擺在那裡,整整六十萬斤。

難道那活著走出大風雲界的五個人,在**力量都達到了幾百萬不成?

「媽的,拼了!」

想到這裡,傲爽索性不再去計算腳下到底走了多少個台階,身上附加了多少的重量,便是大馬揚刀的走了起來,在他的眼中,只有一副場景,那就是台階的盡頭處。

轉眼間,傲爽已經走了有三百個台階。

而現在他身上所承受的重量,也足足達到了三百斤,可幸得尋常之時,他便一直用這種增加重量的方法來錘鍊**力量,因此倒也沒感受出什麼難受之意來。

……

當傲爽踏足第一千節台階之時,心底頓時一沉,因為此時他身上所承受的壓力,已經達到了整整十萬斤之多,這個重量或許對於他來說,還沒有達到極高的地步,但讓他心生寒意的是……

浩瀚的星空內,一節節不知通往何處的台階,還是望不到盡頭!


困龍難渡,怪不得說困龍難渡……

傲爽這才明白,究竟何為困龍難渡。

每一個有資格踏足風雲路的武者,均是獨力斬殺了十八雲靈衛,莫不是天嬌鳳楚般的存在,好似那處於成長期的蛟龍,但這風雲路卻是能將之困在這裡,讓其難以飛渡!

背負著整整十萬斤的重量,傲爽的腳步也是變得有些緩慢起來,但他也知道,越是如此,越會耗費太多的體力,所以他不敢耽擱,只能悶頭向前走,況且身後也沒有任何的退路。

即便現在傲爽也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不容停頓哪怕是一息一刻的時間,但隨著越走越遠,身體上的重量也是越來越沉重,就算是他,都有些力不從心起來。

孤獨、困惑、無力,種種負面地情緒,開始不斷顯現在傲爽的腦海中……

在風雲路,傲爽孤身一人,孤獨無比,他困惑,困惑到底何時才能走到盡頭,身軀上的重壓,使得他感覺異常的沉重,腳步也是變得有些凌亂起來,不似原本隨意洒脫。

「咦,那是……」

猛然間,傲爽發現在幾十節台階之後,有一道盤坐的虛影。

那是一名少年,劍目眉星,雙目緊閉,雙手結印平放在雙膝上,靜靜地盤坐於虛空之中,透發出陣陣極為微弱,隱隱間又有些強悍的氣息來,若不是傲爽親眼所見,定然不會認為那裡有人。

無盡的星空內,這少年徑自盤坐在台階旁,顯得極為格格不入。

「喝!」

強提一口氣,傲爽腳下步伐加快了一分,快速來到少年身旁的台階處,此時他或許都沒發現,自己身體上所承受的重量,已經達到了整整四十萬斤之多!

每兩節台階之間,雖然差距只是小小的一百斤,但相加起來,尤其是走到了現在,已然達到了整整四十萬斤,這個數值就算是傲爽,都變得異常吃力。

四千節台階,四十萬斤的重量!

傲爽的**力量,確實有著六十萬斤之多,或許承受十萬斤的力量不算什麼,還能夠像正常人一般行走,可達到了四十萬斤之後,他的腳步已經變得異常緩慢。

來到那少年的身旁后,傲爽剛要好好打量這少年一番,只見那原本靜坐的少年,眉心處驟然一旋,猛然逸散出一縷靈魂之力來,鑽入了傲爽的眉心處。

複雜的信息,如潮如水般湧入腦海中。

「少年名為亦凡,是遠古之時,南域亦家的大少爺,天資優異,並且是靈魂變異者。

以十八歲的年紀,便是達到了高階天靈師的境界,二十歲時,踏入半步王階之境,擁有演靈化形的手段后,曾經和數十名同階武者相繼發生過戰鬥。

戰績,五五開之數。

二十二歲時,達到半步王階巔峰的境界,進入風雲七界中參加試煉。

前幾關根本不必多少,一路殺伐走來的亦凡,根本沒有任何壓力可言,闖過那風界,也知花費了三個時辰的時間,在雲界,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后,踏入風雲古路。

身為靈魂變異者的他,靈魂之力確實異常強橫,早就達到了地魂師的境界,相比起來,**力量方面卻是一個比較孱弱的方面,可也是達到了三十萬斤之多。

可怎奈,四千節台階,已經有了四十萬斤的重量,靈散魂消於此。」

將這些信息盡收入腦海中后,傲爽睜開了雙眼,一時間,種種莫名的神色呈現開來。

「亦凡……」

這亦凡,絕對在天嬌鳳楚之列,二十二歲時,便是達到了地魂師的境界,這簡直是傲爽聞所未聞的事情,這若是放在當今的靈玉大陸,定然會掀起一番波瀾。

況且別忘了,他**力量也有著三十萬斤之多。

他是一名綜合實力很強的武者,若是單打獨鬥的話,傲爽若不藉助魔珠,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但可惜的是,他的**力量相比起來說,還是有些孱弱了。

其實走到現在,傲爽也猜測出了一些什麼,這風雲路,就是在歷練武者的**力量。

亦凡的靈魂之力固然強大,就連來自丹門的楊毅都有所不及,可他的**力量不行,如果互相轉換一下的話,或許他能夠走得更遠,但風雲路就是如此殘酷!

傲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夠走到何處,但照這個趨勢來看,接下來所經歷的一切,很有可能要超出他預料之內太多,因為在他現在這個位置看來,還沒有看到風雲路的盡頭。

搖了搖頭,傲爽又重重地看了一眼亦凡后,微微嘆了口氣,繼續邁步向前走去。

他沒有資格去說些什麼,因為或許現在的亦凡,就是接下來的他。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著,但傲爽卻是感覺,每一息每一刻,都有幾萬年那麼長。

隨著他越走越遠,身體上所承受的重量也是越來越沉重,此時已經達到了四十五萬斤之巨,額頭上滿是冷汗不說,呼吸都是粗重了許多,腳步也不再像原本般沉穩。

不知何時起,傲爽發現遠方,呈現出一道道靜坐的虛影來,他們之間相隔的距離不算很遠,想來也是到達了這裡后,實在是無法繼續下去了,便都是死在了這裡。

可就在這時,傲爽發現了其中一道身形后,雙眼內的瞳孔驟然一縮,心中也是當即泛起了滔天的巨浪! 傲爽之所如此震驚,是因為那道人影的裝束,和傲仙坐化之時所穿極為相似,這也就是說,此人應當是遠古之時傲仙宗之人,而且根據兩人裝束很相似這點來看,必然屬於直系子弟。

一個大宗門內,尤其是像傲仙宗那等震世大宗門,門內從宗主一直到打掃衛生的雜役,所穿裝束都是極為有講究的,若是穿了不該穿的衣服,很有可能會被逐出師門。

像是藍晴,她作為藍星的孫女,況且資質也極為的優異,在藍日道宗內的地位自然不低,她所穿的綉袍之上,藍色太陽的數量就極多,無窮無盡,但段紅塵雖然也是來自藍日道宗,可顯然地位要低上一些,綉袍上也只是邊緣處有著一些藍色太陽的花紋。

這是一種身份的證明。

好處自然不必多說,地位高的人,在宗門內能夠獲取的修鍊資源必然不少,雖然傲爽沒有問過具體如何,可聽說如果他進入藍日道宗的話,每年都能夠領取一億左右的下品靈石。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傲爽並沒有太多時間去考慮這些,當即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呼……呼……」

大口喘著粗氣,傲爽的身上汗如雨下,神色異常蒼白,早就將衣袍浸濕,緊貼在身體表面,此時他感覺自己身上所附加的重量,已經快要達到五十萬之多。

或許若是一直讓傲爽站在原地承受著五十萬斤的重量,甚至是六十萬、七十萬,他都不會像此時這般吃力,可他同時還要向那風雲路的盡頭處移動,這就是兩個根本不同的概念了。

就拿普通人來說,若是讓他舉起一件五十斤的東西,或許都不算什麼,很輕鬆,但若是讓他扛起跑上幾百米,或者是走上幾百米,都會累的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明明只有不到三十節台階,可傲爽卻是走了整整一炷香的時間,才仿若整個人都是脫力一般走到了那穿著和傲仙極為相似少年的身旁,腳底有些發軟之下,差點摔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