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到這裡,沈樓頓了頓,「其實我更傾向於離開。玄影說得對。這個修真界的最高實力是有些差勁。如果不用最快的速度將空間裂縫解決掉,那麼等到你們的將會是無解的末日。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就算是想走也難了。我是不願意你受傷的。那個時候我可以帶著你的靈魂離開,但是石柳言他們還有林若雲還在這裡,想必你是會難過的。」

沈樓的話清清淡淡,但是卻戳中了沈鈺心頭的一塊軟肉。不疼,但是卻感覺酸酸澀澀的,又感覺有些酥麻。

莫名的,沈鈺覺得這個心情也不斷壞。她故作開心道:「我覺得石柳言應該不會就這樣離開。但是他也不是死心眼的人,所以等到了最後,他還是會走的。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吧。根據主角定律,他應該能夠找到辦法解決這件事的。」

沈鈺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心裡並沒有抱多大的期望。她明白,石柳言除非走了狗屎運,否則絕對是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大難題的。

事實也正如沈鈺所料,石柳言拒絕了玄影離開的要求。不過他向玄影表示,如果實在不行,他馬上就離開。

玄影雖然很不高興,但是也知道石柳言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要是當初在海底秘境他為人涼薄,玄影還不一定會選擇他呢。

倒是季言澤,比較樂觀。

「玄影,我相信最後會沒事的。我要是有什麼生命危險,感應一定會有的。但是我現在還很平靜,說不定到了後面,事情圓滿的解決了呢?」

季言澤的話給他們增添了一些信心。石柳言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忽然他想到了一個主意。

「玄影,你不是說要天地間正宗的五行之力才能殺死深淵生物嗎?那異火這些算是正宗的五行之力嗎?」

玄影搖頭,「不是這樣的。異火異水只能說是五行靈物。正宗的五行之力應該是五靈珠。五靈珠才是從正宗的五行之力當中生成的。只是五靈珠這樣的寶物,天地間也只有一套。還不知道散落在哪裡,你們又要如何去尋呢?說不定根本就不在這個修真界。而且就算你們拿到了五靈珠,你們也根本沒有辦法驅動。五靈珠是何等的寶物,若是五顆集齊,翻天覆地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你們就不要想了。」

眾人臉上的期待一下子垮了下來。不過沈鈺倒是被勾出了一點靈感,「既然正宗的五靈珠我們拿不到,那能不能仿造五靈珠做一個偽造的。只要有正宗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力量,弄死這些深淵生物應該是足夠的吧?」

誒?這倒不失為一個方法。

玄影也露出意動之色。「可以是可以,只是要怎麼做出假的五靈珠呢?我們又沒有見過真的?」

沒想到事情到了這裡竟然峰迴路轉,石柳言和季言澤都露出驚喜之色。

季言澤連忙道:「不知道沒關係,先試試再說。再說了,整個修真界這麼多的人,我就不信集思廣益還不行?」

既然這樣,沈鈺直接拍板,「那我們先把這件事情告訴林諾吧。反正我們已經是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為修真界出謀劃策了,要是他們不相信我們說的那也沒辦法了。並光靠我們三個是沒有辦法做出五靈珠的。阿言,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不離開也得離開了。」

石柳言沉默了一瞬,然後點頭。他也不是迂腐之人,只是覺得要做一些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關於五靈珠的事情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有點可能的辦法。所以沈鈺三個並沒有急匆匆的就去找林諾。而是將深淵生物的特點還有一些注意事項都寫了下來。再把製造偽劣版本五靈珠的事情也寫在了上面。充分的做好了計劃。

要不是技術限制,沈鈺真想把這些內容做成ppt,讓他們直觀的感受一下。

林諾這個時候已經休息的差不多了,聽到沈鈺他們找他有要事商量還楞了一下。隨後想起了之前就是他們說出來的五行之力。難道他們對於現在的狀況有什麼解決的辦法不成?

林諾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沈鈺他們面前,然後就看到他們嚴肅的表情。怎,怎麼了嗎?他的臉上有一瞬間的懵逼。

沈鈺看到他過來之後就將一疊紙遞給林諾,「這裡的是我們幾個知道的所有關於外面那種東西的信息,還有我們設想出來的一種方法。你看一下。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我們可以給你解釋一下。有什麼意見也可以提出來。之後我們希望你可以將這個交給暮春真人。」

只有暮春真人才能集合修真界的資源,開始製造偽劣版本的五靈珠。

林諾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塞了一滿懷,又聽到沈鈺一連串的話,乾脆先不說了,直接看紙上的內容。

越看林諾的臉越沉,整張臉黑的要滴出墨水來了。同時他的心裡也帶著几絲恐懼,這並不是在害怕自己死亡,而是在為那些無辜的人擔憂。

看完之後林諾又仔細的消化了一下,這才開始詳細的詢問關於這個計劃的點點滴滴。以林諾的聰慧自然能夠看出他們的這份計劃雖然看上去不是很完備,但是卻是真實的。不是隨便拿點什麼東西出來弄虛作假的。所以他也問的很認真。

沈鈺他們開始想的時候只是有了這麼一個主意,後面將這個主意歸納起來的時候也沒有做的那麼完美。在林諾詢問的過程中雙方都發現了一些小問題,然後就趁著這個機會直接解決了。

等到林諾覺得這份計劃她已經看不出什麼問題的時候,時間也已經過去半天了。

林諾將他們最終修改好的計劃往儲物袋裡一揣,就跑去找暮春真人了。

「你們等著,我師尊一定很快就給你們答覆。」

暮春真人看到這份手寫的計劃的時候簡直是嚇了一跳,他沒想到自己的乖徒兒帶來的朋友竟然能給他這麼多的驚喜。

這份資料他是越看越膽戰心驚。尤其是他們現在其實對雲仙鎮里的那些東西並不是特別的了解,也不知道祭壇開啟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所以沈鈺他們送來的這份計劃可以說是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卻又讓他們覺得危機四伏。

暮春真人越看越覺得這件事他一個人做不了主,後面的關於五靈珠的設想可以說是異想天開天方夜譚。但是暮春真人看著看著竟然還真的被說服了一樣覺得這個五靈珠的計劃好像是可行的。

基金會大游戲 最後他還是找來了雲法宗所有的元嬰老祖,將這份資料遞給他們看一下。

雲法宗的元嬰其實數量並不少,連上暮春真人一共有六個。但是這個不少是相對於其他的家族來說的。對於他們這樣傳承了不知道多久的大宗門來說,宗門裡是有記載早先的修真界是怎樣的金丹遍地走,元嬰不如狗的。

而現在能有這麼多的元嬰老祖也是因為之前的積蓄。

話題扯遠了,總的來說呢,雲法宗的元嬰老祖數量較多,那麼一旦有分歧,整個大殿就都是他們吵鬧的聲音。更過分的是他們都是元嬰期,也就是說你也沒辦法屏蔽掉他們的吵鬧,只能被迫聽著。

所以一般情況下,暮春真人都是不願意找元嬰老祖過來的。但是現在是特殊情況。只不過,在命令發出去的時候,暮春真人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而過可能又要遭殃了。

果不其然,其中一位脾氣比較火爆的燕長老看完計劃之後立馬就炸了。

「宗主,這樣不著邊際的東西你也拿來給我們看?這說的也太離譜了吧!什麼深淵,什麼污染,什麼五靈珠,我才不信呢!」

暮春真人只覺得無奈,他早就料到這樣的反應了。只是揉著太陽穴有些疲憊的說:「給下一位長老看一下吧。」

沒能得到暮春真人的肯定,燕長老有些不滿,吹鬍子瞪眼的。但是還是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了他旁邊的木長老。

木長老的脾氣比燕長老好多了,他看完時候並不覺得這上面寫的是在信口開河,所以也在認真的思考著關於深淵和五靈珠的事情。

慢慢的,沈鈺的這份手寫的計劃書就在每個長老那裡都傳閱了一遍。有些人深思,有些人不屑。

等到最後一個看完之後,暮春真人淡淡的說:「各位長老都說說吧,有什麼意見?」

燕長老率先開口,「宗主,我覺得這上面寫的都是胡扯!不需要什麼意見。什麼深淵生物,我一刀下去就把它們全都打散。」

暮春真人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痛。燕長老是脾氣最火爆的,但是也是最沒腦子的。他的性格暮春真人也了解,所以也不覺得奇怪。只是把外界的消息都和他們說了一遍。

「現在除了我們雲仙鎮,其他地方的祭壇都已經成功的打開空間裂縫了。他們現在是焦頭爛額,除了使用五行之力之外竟然沒有別的辦法。而五行之力的運用方法一開始就是他們告訴我的。所以我覺得他們上面關於深淵的消息應該是正確的。現在我們要討論的就是如何關閉空間裂縫以及五靈珠的製造到底行不行的問題。」

暮春真人雖然沒有說燕長老的壞話,但是他的每個字每一句都在打燕長老的臉。讓燕長老是尷尬不已。

暮春真人對於他的情況視而不見。其他的長老也沒有打圓場的意思。畢竟燕長老這樣沒腦子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總是讓人下不來台,就算是知道他腦子不行,心裡也難免會不高興。

最後還是木長老暗嘆一聲,溫柔的出來表達自己的觀點,算是給燕長老解圍了。

「關於五靈珠的消息我之前也有聽到過隻言片語,與上面寫的倒是差不多。想來應該不會是假的。而且關於製造出偽劣五靈珠的想法我覺得是正確的,唯一要注意的是能不能成功,還有需要多長的時間。」

暮春真人和木長老都這樣說了,一些對這份計劃書很是不屑一顧的也開始仔細的回想起裡面寫的內容了。的確是言之有物的。

「我覺得我們可以從五靈珠的想法入手,讓弟子們通過五行和他們的五行之力組成一個小小的陣法。弟子們就是一個小小的五靈珠。這樣的話對於深淵生物應該會有很大的殺傷力而且還保證了弟子們的安全。」

「水長老這個建議倒是不錯。製造偽劣的五靈珠這個概念是不錯,但是究竟能不能行還是個問題,還是先慢慢的蠶食吧。」

「我覺得不對。你們可看到前面講到的,現在出來的深淵生物只是最低等的小兵級。等到空間裂縫越來越大的時候,將軍級出來怎麼辦?到時候我們根本大不錯,豈不是要全軍覆沒?」

「沒錯沒錯,我們現在是要趕時間。要在將軍級出來之前將空間裂縫的事情解決掉才行。」

眾位長老眾說紛紜,但是總體來說還是相信了沈鈺他們的計劃書,只是對於其中的一些內容存在質疑。於是暮春真人直接拍板,「那就讓那三個過來給我們講解一下吧。」

沒想到他們會被叫過去的沈鈺,石柳言和季言澤一臉懵逼的進了大殿。隨後就遭到了現場所有長老的各種提問。

好在他們自己也是經過一番激烈討論才寫下這份計劃書的。所以那些長老們的問題並不能難道他們。最後沈鈺三人還是說服了這些長老。

但是製造五靈珠並不是一個宗門就能解決的事情。所以等到說服了雲法宗的長老之後,就有暮春真人以及各位長老去說服天劍派的宗主了。

大殿內有一個相當大的水鏡。這個水鏡就是修真界的遠距離的即時通話工具。信符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而且通過水鏡是可以面對面交流的。不像信符,只能接收到對方的話語。

要沈鈺來說,信符就像是簡訊。而水鏡就是視頻通話!

雲法宗和天劍派現在是同氣連枝,雖然有些競爭上的小矛盾,但是在大方向上他們都是一致的。所以暮春真人也,誒喲玩虛的,而是直接將事情和盤托出。只有這樣才能說服天劍派那些又臭又硬的老頑固。

這話是林諾學的,他說是他師尊暮春真人的原話!

雲法宗和天劍派都同意了,那麼南邊的地區可以說是穩了。隨後他們就開始通知東邊,西邊和北邊。

北邊的主葯是要說服那十座天字頭的城市。只要說服了他們,那麼其他的就不成問題。而季言澤在知道深淵是什麼的時候就已經給家裡傳過信了。在他們的五靈珠計劃出來之後,季言澤又傳了一次。

所以北地的溝通相當的方便,主要還是因為季家的人在裡面協調了。因為北地的人都知道季家的人那種詭異的感覺。

而且北地的秘境較多一些,十座天字頭的城主府裡面其實也藏著一些零星關於五靈珠的片段。 腹黑boss別惹我 甚至還有一點深淵的話語。雖然只有幾句,但是足以看出寫下這幾句的那位前輩的恐懼之心。所以北地的人是相當的配合。

西邊因為比較貧瘠,在雲法宗好言好語,掏心剖肺的給他們分析完之後,他們最終也同意了。最難纏的就是東邊,也不知道是撞了什麼邪,幾個大家族就是不肯加入他們的聯盟。最後雲法宗也惱了,直接拒絕帶他們一起玩。反正他們三邊也是可以的。又不是缺了他們就不行了。

這下東邊的家族都慌了,原先還想拿喬弄點好處,但是現在他們竟然被排斥出去了,那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怎麼辦?他們可沒有忘記,五行之力可是雲法宗拿出來的。

於是那幾個家族又開始聯繫雲法宗,表達自己的歉意以及他們想加入的決心等等。但是現在輪到雲法宗他們拿喬了。

直到敲打了好一陣子,估摸著差不多了,雲法宗這才鬆口將東邊的人也加入進來。這下可真是全修真界都在努力了。

沈鈺他們的五靈珠的計劃在這麼多大佬的面前就相當於是一個建議。他們直接將這個過程無限優化,確保這件事能最大程度的成功。

同時,另外還有一撥人就開始了另一種道路。農村包圍城市。

像之前提出的建議一樣,讓弟子們五個為一組,每個人的五行之力就相當於是一個小小的五靈珠,以此來一點一點的滅殺城鎮當中的深淵生物,從而解決空間裂縫。

別說,這樣還真有效果。反正一個月過去了,他們已經用這樣的方法解決了四五座的城鎮了。

沈鈺他們提出建議,之後的道路就都由大佬們去完成了。所以他們乾脆也弄了一個隊伍,組隊出去殺深淵生物了。

因為雲法宗通知的及時,所以很多的城鎮在發現祭壇之後就有高手去攻擊結界。不行之後就將城鎮封了起來,確保不會有深淵生物逃到外面去。但是還是有極個別的地方沒有來得及封住,跑出去的深淵生物造成了極大的傷亡。

不僅如此,深淵生物死後留下的污染性的霧氣也需要人來清理。所以所有的人被分為了兩部分,一部分是上前線打仗的,另一部分就是在後方清理戰場的。

因為他們清理的原因,城鎮里的空間裂縫變大的速度竟然慢了下來。給他們又爭取了很多的時間。不過這一切在外面征戰的沈鈺三人全都不知道。

一年之後,季言澤已經是築基巔峰就要突破金丹了。沈鈺和石柳言也已經築基高階了。關於五靈珠的研究也有了一些進展。

一開始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還是一個修士隨口一說的靈感。就像金丹一樣。

既然已經有了靈感,就開始實際操作。期間不知道毀了多少的好材料,把眾人那個心疼的喲。好在有了進展。

沈鈺拿著自己手上的偽水靈珠不斷的查看。這個偽水靈珠裡面的能量的確是很精純,而且看上去還比較穩定。但是威力並不是很大。

但是研究出來就是一個好消息了。只要將裡面的能量不斷的變多就行了。而現在這一批就開始製作然後分發到弟子的手中。

有了第一版的偽五靈珠的協助,他們的斬殺和清理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半年之後,推出了第二版的偽五靈珠。第一版收回去回爐重造。

不能浪費材料。

第二版裡面的能量更多了一些,但是築基期操縱起來還是很順利。隨後是第三版,第四版……

等到季言澤金丹了,沈鈺也金丹了,就剩下石柳言還沒突破的時候,又推出了第五版。

這個時候第四版對於金丹期的人來說已經有些不合適了。好在第五版已經出來了,裡面的能量和前面的那些想必是千差萬別。就連他們金丹期操縱起來也覺得有些困難。

而且永久了之後第五版竟然出現了一個缺點,那就是裡面的能量恢復速度特別慢!

隨後又開始了瘋狂的改良。

等到石柳言因為一個奇遇得到了一塊天隕金,吸收之後就到達了金丹期。現在他身體裡面已經建立了一個小五行,靈氣的吸收速度和之前完全不能相比。

以前像是開著水龍頭,流水潺潺,現在則是拿著水槍在噴,刷刷刷。

就缺一個異水就能建立起大五行,那個時候他的功法才算是徹底完善了。

不過不急,時間還有呢。

本來祭壇和深淵的事情只有那些大家族知道,但是到了後面,雲法宗乾脆決定公之於眾。修真界的人士對於其他可能是不關心的,但是對於能不能繼續修仙那就很關心了。

深淵一旦徹底開啟,所有人都活不了!這樣危及生命的事情一下子就讓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了。

那個傻子一樣的埋祭壇的組織已經被手下的人舉報了。就算不舉報也沒多大的氣候了。組織里大部分的好手都派出去埋祭壇了。然後在祭壇激活的當天就被結界罩在了裡面,死翹翹了。

而在被舉報之後組織里剩下的那些人就被盛怒的三散修們給踏平了。就連魔修和邪修也看不慣他們。太tm的蠢了!連累了所有的人啊!死了活該!

之後東南西北四個地方都直接公布滅殺深淵生物和清理的方法。去不去全看自覺。你可以不殺,但是不要阻礙別人殺。

不過散修們可能是特別的憤怒,一個個都是殺氣騰騰的。有了他們的幫助,又有還幾個城鎮的空間裂縫被封住。不過這可苦了那些後勤清理的人,累的睡覺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也正是因為這樣,竟然有一大批的後勤人員因此進階。 整個修真界都在為深淵的事情忙碌起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好消息是越來越多。第六版的五靈珠終於研究成功了。和第五版的有著天差地別。

第六版的五靈珠已經可以提供給元嬰期的老祖使用。但是製造起來也是特別的費勁。目前為止也只能製造出四組。也就是一個方向一組。

所以四個方位的元嬰老祖就主動出列,開始消滅深淵生物。

元嬰老祖和那些築基金丹的果然不同,一次出手就是一個城鎮。 九福晉她美又嬌 效率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但是第六版的五靈珠需要一定的時間慢慢恢復,這一點他們還沒有攻克。

即使是這樣,祭壇城鎮也在逐漸的消失。而肉眼可見的,空間裂縫的裂開速度又慢了一些。他們的時間又充足了一些。

隨後有人發明了使用五靈珠做成的法器。這樣的法器只要在上面安上五顆第二版甚至是第一版的偽五靈珠,就能放出一個防護罩,成功阻擋深淵生物的攻擊。但是只能持續一小段時間。不過這已經可以給人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了。

這個法器被眾人命名為五靈盾。

因為這個法器的出現,第一版和第二版的五靈珠開始被人大量製造。所有修士的人身安全陡然提升了一個台階。

接二連三的好消息傳來,讓整個修真界都處在了喜氣洋洋當中。同時所有人都對他們能將深淵生物趕出去這件事情深信不疑!

可能是因為沈鈺三人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設想,他們三人包括玄影的修鍊速度相當的快速。好像靈氣總是自動往他們身體裡面鑽一樣。就連修鍊都沒有瓶頸。短短兩年之內,他們三個人就直接晉陞到了金丹後期。

林諾看到他們這樣的神速也是吃驚不已。他這些年的修鍊速度也是很快的,現在也到了金丹後期。這樣的修鍊速度已經可以比擬千年前靈氣充足的時候的修鍊速度了。

但是就是這樣,林諾竟然還被沈鈺他們追了上來。實在是不可思議。

季言澤還在睡,等他回到季家,他們家的人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倒是沈鈺知道是怎麼回事。是功德。

當初在東南西北四個地方都決定結盟然後實行製造偽劣五靈珠的事情之後,沈鈺和沈樓就感覺到了一股功德落到林若雲的身上。沈鈺也有,但是只有一半。

就是這股功德使得他們的修鍊速度變得如此快速,還沒有瓶頸。林諾也是因為當初不管是他們交出五行之力的法訣還是那個偽劣五靈珠的計劃都是由林諾引薦動手的。而暮春真人之所以這麼相信他們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是林諾的朋友。所以才能這麼高效率。

若是原來的情況,修真界的人起碼要先死一半。哪裡會像現在這樣,大部分的城鎮都被結界封印住了。傷亡的人數並不算多。

這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德了。

而且這幾年,所有的人都感覺自己的修鍊速度好像提高了一些。他們都以為是自己在戰鬥的原因,其實還是因為趕殺深淵生物的功德。

到了第四年,石柳言終於找到了異水。他的功法終於完整了。體內已經成功的建立起了大五行,五行循環,生生不息。而因為這個,他竟然摸到了一點元嬰的門檻。雖然只有一點,但是也足夠沈鈺他們羨慕的了。

石柳言吸收了異水不久之後,第七版的五靈珠終於成功的製造出來了!

這一版的五靈珠只有五顆,也就是金靈珠,木靈珠,水靈珠,火靈珠,土靈珠。五顆靈珠為一套,威力無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