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音在李浩然的耳中響起,聽的李浩然一動,他目光一轉,忽見門口走來了一隊穿著侍衛戰甲的大武宗。

這些大武宗在看向李浩然的時候,眼中忽的綻放出了一團濃烈的殺意,他們一把按住了腰間的武器,徑直朝著呆在原地,皺眉看著周圍的李浩然走來。


啪嗒!

「不要從水井離開,他們都藏在那裡!」

就在李浩然要實戰水遁,從水井下離去的時候,狩兮兮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無奈之下,李浩然也不敢暴漏氣息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的院牆前行去,三兩步登上了院牆,翻身落到了另外一重院落裡面。

「追!」

「不要驚擾了老祖宗,通知山下的人!……」

接著,靠近李浩然的大武宗侍衛們跑了起來,領頭的統領沉聲說道。

院落中的客人紛紛退到了一旁,小聲的議論著,也有人興奮的看著李浩然離去的方向,捏碎了手中的玉符。

啪嗒!啪嗒!

一連越過了四五重院落,李浩然來到了神廟的後山。

這裡是一片崖壁,遠處是一片高聳如雲的大山,大山連綿起伏,被鬼斧神工般的雕刻成了一座巨大的城牆。

城牆上面有光芒閃爍,那是巡守的士兵兵器上面折射出來的光芒。

「呼!看來只有逃入山外了!」

站在後山的懸崖上,李浩然看著遠處山下飛來的一隊隊武者,感受著身後緊跟著他追來的追兵,身上的光芒一閃,一道幻光閃爍出來,接著他將身上的衣服震碎,穿上了一身錦衣。

轟!


一道雷音在天地間響起,李浩然竟直接施展雷遁逃離出去。

煞氣逼人 該死!」

正在李浩然遁去的時候,身後的追兵已經趕到了這裡,他們看著前方石塊上留下來的電光痕迹,看著前方一閃而逝,又在遠處顯現出來的李浩然,怒聲說著。

也在這個時候,隊伍中的傳信兵,將李浩然的行蹤也隨之報告給了外面。

嗡!

這個時候,相天下忽然閃爍出了身形,看著聚集在後山崖上的眾侍衛,沉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都想死么?竟敢在這個時候弄出動靜來,若不是老祖正在會客,今日你們都要死!」

「啟稟少主,是杜家通緝的那個犯人!」

眾侍衛下的趕忙跪地,統領拱手說道。


相天下聽后一驚,神色一震,沉聲說道:「帶我去看看他出來的地方!」

說著,相天下在侍衛的帶領下,回到了先前的那一處院落之內。

在密室裡面,相天下看著仍舊有著餘溫,且都被炙熱火焰灼烤成為雜色晶體的地面,他的眼中煩著一抹濃濃的震驚:「好強大的手段,如此手段……咦,陣法的痕迹……還有……」

「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陣法?既然有心隱藏,為何還要走出來……」

相天下仔細觀察著密室內的痕迹,很快心中有了一個推斷。不過這裡大部分的痕迹已經被燒毀,他已經無從論斷出更多的情報來。

接著,相天下又走出了密室,來到了外面,向院落內的客人詢問了一番,這才長長嘆了口氣:「這個人好大的膽子,竟敢在這裡修鍊提升修為!看樣子, 嗜寵成癮:神秘惡少偏執愛 ……難道是巧合么?……」

「給我密切關注一下杜家那邊的情況!對了,你們去幫我調查一下,看一看杜九生從玄黃境帶來的蚩九去了什麼哪裡?對了,去將杜氏別院這幾日發生的事情,也都給我調查一下!」

相天下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待走出了客院,徑直來到了前院時,對著始終跟在他身後的兩名親信叮囑道。

轟!轟!轟!

也在這個時候,九峰魔城之內一個個的雷鳴聲不斷響徹,李浩然沒有任何規律的施展著遁術,在短短的三十個呼吸的時間,已經遁出了數百里之遠。

如今,他已經變幻了模樣,混入了出城的人群之中,朝著九峰魔城西門前走去。

九峰魔城的西門下,位列著三十多位穿著黑色戰甲的守衛,且為首的一個人赫然竟是武王修為,且這城門樓上,還有一股隱藏的極深的武帝落座。

若非是李浩然修鍊成了九竅玲瓏,自身對於天地之氣極為敏感,且又藉助了他體內帝級魂力的感應,這才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不過,他並不敢肆無忌憚的探查,在尋到那股氣息之後,他便收回了精神力量,恍若未知一般,徑直走入了城門下面。

「止步搜查!」

城門下的守衛攔住了李浩然,他們拿出了一枚玉印,在李浩然的身上感應了一會兒,又拿著幾張通緝令對著李浩然比對了一番這才讓李浩然出了城去。

「呼!總算是出城了!」

李浩然長長一趟,看著眼前那一片密密麻麻如山峰一般的巨樹叢林,感受著比九峰魔城的空氣還要熱上三十倍的曠野溫度,李浩然心頭略顯沉重,他奏著眉頭朝著前方行去。

四周出城的人,皆是結隊前行,尤其是西門之外的地方,更是危險之地,故而少有李浩然這般的人敢獨自一個人離開這裡。

「快!去前方的千魔山,那門樓上的老傢伙正在關注你,晚了恐怕就走不了了!」

也李浩然走出了三十多米的時候,在他體內始終藉助李浩然精神力量,關注外面的狩兮兮忽的喊道。

她的感知力量極強,能夠感知到周圍存在的任何危險,尤其是人心之中泛起的殺意,更是能夠被她準備的感知。

當年阿修羅王就是憑藉狩兮兮的感知力,還有自己的超強逃跑能力,才能夠在數千次的追擊之中,逃脫圍捕,獲得新生。

轟!

李浩然也不敢遲疑,手中捏了一個雷印,接著他的身上電光一閃,瞬息來到了三十裡外的地方,接著又是一身雷音響起,李浩然的身形在第二個呼吸之間,已經來到了前方的叢林之中。

一入這叢林,李浩然釋放出來的精神力就收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阻力,似乎在這裡任何的精神感知都行不通,這是一座精神禁地,一切精神力量在這裡面都不管用。

李浩然也終於明白,為何狩兮兮要讓他進入這裡,原來這裡竟是如此的玄妙。

嘩啦!

不多,李浩然仍舊沒有停留,他快步朝著前方逃著,在行進約數里之後,李浩然在一條溪流中,施展水遁離開了這裡。

啪嗒!

不多時,一個雄偉的身影出現在了小溪旁,他看著湍流的戲水,抬頭四處望去,不由一嘆:「竟讓他給逃了……」

「大人,這也不怪您!誰知道那小子竟這般的機敏,且這片林子乃是精神禁地,咱們又不能精神鎖定……」

也在這個時候,在這位武帝身後走來了十幾個武王,他們看著周圍的環境,嘆息的說著。

武帝一嘆,看了眼身後的眾人,沉聲說道:「這個人精通一種極為厲害的變化之術,倘若不是你們提前通知我,有人施展雷遁欲要出門,且我碰巧在他身上查詢到了雷電的氣息,也不會發現他……我的職責是守衛西門,其他的事情,你們杜家自己處理吧!」

「今日之恩,我杜家必定厚謝!還請前輩先行回去,我家的長輩不多時就會送東西上門!」

武王恭敬的看著武帝,認真的說道。

武帝並未說什麼,抬腳朝著外面走去,他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可步伐很詭異,三兩步之間,竟已經走出了十里。

待武帝離去之後,留下來的諸位武王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領頭的說說道:「傳信回家族,咱們分開搜尋……」

「走!」

幾位武王各自選了一個方向,徑直朝著林中狂奔過去。留下來的幾個武王則是退出了叢林,朝著外面行去。

嘩啦!

在幾位武王南方一百多里的一條水潭之上,李浩然踏水而出,他看著周圍幽靜的環境,嘆了口氣,將狩兮兮喊了出來:「你對這裡知道多少?」

「熟的就跟自己家一般!當年那老頭,就是我幫著他在這裡尋出了一條生路,讓他真正踏上了絕世霸主的地位!你若信我,可直接下潛到這深潭裡面,沿著下方的地下河道,朝著這個方向,走上一千五百里,就可以逃脫追殺了!」

狩兮兮舒展了一下懶腰,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好似到了自己的家一般,抬手指著一個方向,認真的說道。 第四百五十八章戲耍武王

「那這裡的魔獸有多厲害?」

李浩然心思一動,接著問道。

他的話讓狩兮兮一楞,接著那粉白色的小臉露出了震驚的容顏:「你不會是想要坑他們一把吧?」

「那是!好歹小爺也是他們家少主的弟子,就這樣被人像追兔子一般的攆入了這裡,我心裏面不忍啊!怎麼也要坑上幾個武王在說啊!」

李浩然一臉認真的說著,他的身形也在這個時候悄然而動,徑直越上了深潭一側的山丘之上,站在山頂看著周圍寂靜的密林,眼中放著濃濃火光。

在距離李浩然不遠處的地方,有一條在烈日下閃爍著磷光的玉帶,那正是李浩然先前水遁離去的地方,在那條玉帶的岸邊,正有兩個人朝著這邊快速行來,憑藉這兩個人的修為,用不了一時半會兒,就會發現站在這裡的李浩然。

狩兮兮咯咯一笑,抬手指著下方的深潭,神秘的一笑:「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農媳 ,終日躲在他的龍宮之內,你若有辦法的話,盡可將那兩人引入這裡面!」

「我去!那你方才還讓我走這條水路?」

李浩然一愣,扭頭看著狩兮兮說道。

狩兮兮接著笑道:「我有遮掩秘術,保你不被他發現!要不然你以為方才,你能夠順利的從水下出來么?」

「帶我去看看!」

李浩然一笑,身形一動,帶著狩兮兮一躍而下,化作了一團水流沒入了水潭之內。

在十個呼吸之後,在狩兮兮神奇秘術之下,李浩然來到了水潭下方的一個類似泉眼的地方,這個地方的元氣比其他的地方要濃厚十多倍,且泉眼內閃爍著碧綠磷光,李浩然透過泉眼看去,正看到一條蒼老的不成樣子的老龍,正躺在泉眼內中的一片藍色元晶上呼呼大睡,且在老龍呼吸的時候,周圍那磅礴的元氣竟被老龍一口吞吸。

李浩然胸口一熱,緊接著他的體內互有一股冰涼傳出,他的雙眼之上忽的浮現了一抹銀光,讓他瞬息洞穿了老龍的身體,看到了老龍體內的那一顆蘊含著濃厚血氣的血丹。

「……人龍變升級了……」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的記憶之中,那屬於人龍變的運轉法決和訣竅忽的一下子增多了。

人龍變全名為忘我歸墟神龍九變,李浩然先前的人龍變只不過是第一變,他也是機緣巧合,看到了這條老龍,激活了他體內銀龍印記中的一股力量,讓李浩然得到了全部的修鍊功法。

此法總共九變,每一變都需要特定的力量,亦或是特殊的龍族之力。這第二變名為真龍變,此變化需要汲取真龍血丹內的一道精血神華,將此神華注入自身血脈,可獲得真龍之力。

獲得真龍之力后,李浩然在催發真龍變的話,他會直接變成一條真龍,且變成真龍之後,他可以施展龍族武技,更能夠口吐真言,發下龍族咒語。

「好!」

李浩然得到忘我歸墟神龍九變的第二變之法,心中雀躍,火熱的看了眼這出泉眼,他的身形微動,在泉眼周圍悄然踩下了一個個的腳印,這才帶著狩兮兮回到了岸上。

「喂!你這個傢伙好神秘啊!方才偷笑個什麼?莫非以為憑藉那兩個武王,就能夠斬殺這條老龍么?」

狩兮兮在水下全力維持遮掩秘術,見李浩然偷笑,也不能回答心中甚是糾結,這才剛剛來到岸邊,她就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

李浩然神秘的一笑,抬頭看了眼不遠處,從林中驚起的鳥兒,他的樣貌一變,身上的氣息也跟著一變,眨眼之間他就成了一個白鬍子老頭,且他身上還散發著若有若無的帝者魂力氣息。

「……太不可思議!」

若非狩兮兮知道李浩然的修為,現在定不會認為李浩然是一個大武宗。她的眼中泛起了濃厚的興趣,這還是她第一次對別人生出這般的興趣。

嗡!

也不等狩兮兮說話,李浩然將狩兮兮送入了體內,接著將赤宵劍取出,背在了他的背上:「赤宵,全開你本體的氣息,給我維持半個時辰!」

「……那個嘟嘟他爹,我還太小,你這樣做會讓我長不大的!」

赤宵一瞪眼,搖頭說道。

現在他在宋宗府的時候,藉助天地寶庫內的禁制,能夠全力使出本體的力量,也能夠得到充足的力量支援,眼下李浩然讓他耗費本源,這確實讓他難以做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