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音一落,身後的一群小弟也都面露譏諷,齊齊嗤笑出聲。

其他人見狀,不敢上前招惹,部分留下看戲,其他人擔心惹火燒身,退出去回客棧休息。

宮九身上的衣服粗糙,縫縫補補留下許多的補丁,可那張臉布滿冷漠,劍眉星目,眸若寒潭,並沒將青年的話放在心上。

「拭目以待好了。」

他留下一句話后淡定的離開,前往客棧詢問是否還有房間,從小二嘴裡得知房間已無,轉身走出去尋了一處乾淨的角落坐下。

夜色漸深,蜀山招生負責人降臨,嚴苛的挑選了一批人數兩百多的人,每人分發了一枚玉佩,告知有危險可捏碎求救。

吩咐完后把這群人送入第一輪考核的秘境山林里,林中野獸出沒,處處充斥著風險。

宮九凡胎肉體,身上無任何抵禦的武器,遇上凶獸時一番打鬥下來受傷,血腥味濃郁。

他眉頭緊鎖,心知血腥味會招來更多的野獸,在樹林茂密的秘境里尋找溪流。

「嘩啦啦——」

潺潺流水聲響起,宮九走近。

只見夜色朦朧,月光皎潔,乾淨清澈的溪流里,一位披散著頭髮,露出雪白背脊的人正在洗澡。

皎皎月色傾瀉而下,墨發白膚,山川密林小溪,畫面惑人,像是修鍊成精的妖冶狐狸精,魅惑人心,專門吸食人的精氣。

易璇璣心知附近不太安全,洗澡的速度加快,心中提高警惕,未感放鬆一分一毫。

「咔嚓——」

敏銳的聽到腳步聲踩在樹枝上發出輕微的聲響,臉色肅穆,停下洗澡的動作。

「不要臉的登徒子!老娘今日一定要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

她暴躁的咒罵一聲。

易璇璣拿起岸邊上的衣衫穿上,從水裡飛躍而出,手上蓄力打向那不知禮義廉恥偷窺的人。

看到溪水中有人,非禮勿視,宮九轉身之際不注意踩斷地上的樹枝。

察覺到風聲驟起,激流聲傳來,心中升起警惕,下意識避開,沒被那迅猛的一掌擊中。

「是你?」

「是你!」

夜色朦朦,看到彼此的面容,兩人不約而同的低呼一聲。

宮九臉色帶著幾分不自然,耳根子發燙,態度真誠的道歉,「姑娘……抱歉,我無意冒犯你……」

。 鶴卿長老身後跟隨着一眾長老們,當他看到赫連書燼的那一刻,他停頓了一步,蕭蘭敏銳的察覺到此舉,不免多留了個心眼。

「恭迎阡清仙人!」眾長老們向赫連書燼行禮,蕭蘭往他身後躲了躲,這些老傢伙們的眼神一個個好似都要將她剝了皮不可。

從修仙界的大門進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練武台,此時剛入修仙界不久的弟子們正在努力練習仙術。

蕭蘭頗為好奇的看着他們一個個閉着眼,嘴裏念念有詞她就是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阡清仙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身邊的姑娘,她可是魔界六代魔王的弟子。」有一位長老忍不住了,他受不了身為魔界弟子的蕭蘭進入聖神的修仙界。

「她已不再是魔界六代魔王的弟子,她是吾的弟子,還望各位不計前嫌。」這裏各大長老還是給足了赫連書燼面子,沒有再過問蕭蘭的事情。

蕭蘭是阡清仙人弟子一事很快傳遍了整個修仙界,很多人疑惑不解,若不是她之前救下了六代魔王,那魔王早就死在了眾位長老那合力的一擊下了,為什麼阡清仙人會收她為徒?!

赫連書燼詢問了很多修仙界在他離開后,都發生了什麼,眾位好像都沒什麼變化,果然還是他的時間過得太漫長了。

期間鶴卿長老一直沒有開過口,他雖然看上去很是自然隨和,蕭蘭總覺得他很不對勁,在忘痴城時,也是他下令眾位長老合力想要擊殺赫連書燼,然而失敗了。

加之方才他見到赫連書燼時,停頓的那一步,就是有鬼,蕭蘭的直覺在催促她離開修仙界。

「師父,既然我們已經走遍了修仙界,不如您帶着徒兒去凡間遊歷如何?」其實要想真的走遍整個修仙界,那是不可能的,蕭蘭只是想快點離開罷了,這樣的意圖太明顯。

「再等會吧,鶴卿長老有事要與我一敘,你在此等我。」赫連書燼要和鶴卿長老單獨見面了。

「我也要陪着師父一塊去,我相信鶴卿長老他不會說什麼的。」怎麼樣也不能讓那個叫鶴卿的老傢伙和赫連書燼單獨見面。

「莫要胡鬧,你在此等吾回來!」說完赫連書燼便準備和鶴卿長老前往正殿,就在此時,鶴卿長老笑道:「既然阡清仙人的徒弟想要一塊來,便來吧,我只是想和阡清仙人敘敘舊罷了,不會聊什麼別的事情。」

這句話總給蕭蘭一種一語雙關的感覺,讓她心裏的不安持續放大。

「0723,我如今是這個B時空的氣運之子,我現在還是有點慌。」第一次成為一個時空的氣運之子,蕭蘭也不知要如何做。

「根據以往的案例,B時空好像很喜歡選擇穿梭者成為它的氣運之子,幾乎每一位來到B時空的穿梭者都成為了氣運之子。」0723翻查了記錄,一疊厚厚的記錄翻開內容都是一樣的。

蕭蘭還以為她是第一個在B時空裏當上氣運之子的穿梭者,沒想到啊~沒想到~

來到正殿,當赫連書燼和蕭蘭一同踏入的那一刻,四周冒出無數道金色光束,宛如一座金色的籠子,罩住了赫連書燼一個人。

蕭蘭被赫連書燼推開,以免她被金色光束傷到,赫連書燼也是一頭霧水,按理說,正殿金光只會被魔界的鬼怪或是身上帶有魔氣的人觸發,他身上不可能存在魔氣,他可是剛從天…不對,他蘇醒時,枕在了蕭蘭的大腿上…他不是剛從天界下凡的…

「你不該回來的,阡清,不,赫連書燼。」鶴卿長老一臉痛惜的看着赫連書燼,資質和鶴卿長老相同的長老們,都知道阡清仙人的真實身份。

不,應該說他們都知道六代魔王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鶴卿長老,你在說什麼?吾聽不懂。」赫連書燼失去了關於魔界的記憶,他只記得他是修仙界裏唯一飛升的阡清仙人。

蕭蘭還站在金光編製而成的牢籠邊,不過她被這些長老們無視了,都以為她已經束手無策了,誰都救不了赫連書燼。

「蕭蘭,你別想着你可以打開這個牢籠,打開這個牢籠必須要到鶴卿那種級別的才行,你啥都不會,光有一身武功而已,不可強行打開牢籠,否則後果不堪設想!」0723發出警告,它太了解如今的蕭蘭了,想要直接硬碰硬,不可啊不可。

被0723猜中心事的蕭蘭,有些不好意思,她剛才真的想要強行打開牢籠來着,靜觀其變吧,這些老傢伙們都不把她放在眼裏,對她沒有戒備這一點很好。

「你又一次失去記憶了,赫連書燼,魔界第六代魔王,修仙界的阡清仙人,這兩個都是你的身份。」鶴卿長老低着頭,話音越來越沉重,他餘光注意到蕭蘭的動向,抬起右手示意其他長老們抓住蕭蘭。

不能讓忘痴城的事情重複了,這丫頭究竟是人還是鬼怪,之後他們也定會查清楚。

想要抓蕭蘭的三位長老,直接吃下蕭蘭連續打出的五拳,論武力蕭蘭不會輸給在座任何一位長老,但論仙法…

所以蕭蘭還是被定身咒定住了,她只是強烈的反抗了一下,鼻子一陣濕潤,流鼻血了。

「吾記不得曾經發生了什麼,但這些都和吾的徒弟沒有任何的關係,你們不要為難她。」赫連書燼在看到蕭蘭流出鼻血的那一刻,他的血液同時躁動不安,有什麼要衝破禁錮了。

「如果你的好徒兒沒有幫你擋下那一擊,你現在或許已經死了,就不會再如此渾渾噩噩不清不楚的活着,赫連書燼,你還記得你門下的五個弟子們,他們都是被你親手殺死的。」

作為六代魔王的赫連書燼,所收的五名弟子是被修仙界害死的。

而作為修仙界的阡清仙人,所收的五名弟子則是被成魔之際的赫連書燼殺害的。

「你在胡說什麼,吾的弟子們…吾的弟子…」腦海一片空白,他記得他的弟子們,卻無法想起他們的面容,關於他們的一切往事統統是空白的。

。把所有藥草真空幹了,又割了些草,用布袋子裝好,挑著去真空。

一切準備齊全,拉著侄子瞬移去了茅草屋的中堂,這間屋子擴大后的後半部,已經是她製藥和收藏藥粉的地方。

見侄子對牆邊鐵架上的藥粉感興趣,周想交代一句,「小心點,我這些藥粉比孔家的厲害。」

周延點頭,「我不會亂動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96章姑姑想做什麼? 鏡子裏的女人已經瘦脫了形,她的面頰深深地凹陷進去,襯得她的眼睛像兩顆青蛙的眼珠一般鼓在外面。

女人腦袋上的頭髮稀稀拉拉,顏色是褪了色的淡黃。同色的眉毛修過了頭,又細又尖,還斜飛上挑。缺乏色素的薄嘴唇唇峰尖銳,哪怕是彎唇而笑也顯出一種深入骨髓的尖酸刻毒來。

葉棠長長地嘆了口氣。這就是她現在的模樣。

看看掛在卧室正中央的那張新婚肖像畫就可以知道,原主安娜羅潔的長相原本沒有這麼可怕。風華正茂的她也曾眉梢眼角洋溢着動人笑意,坐在丈夫的身邊小鳥依人。

婚姻變味的太快,就像大夏天裏隔夜的飯菜沒放冰箱。任你剛出鍋時再是美味佳肴,第二天也是又餿又臭,還變了質。

安娜羅潔不願意麵對現實,哪怕明知自己的婚姻已經是一桶泔水,還在不停地往生活這張餐桌上鋪蕾-絲桌布,放昂貴的瓷器,拿大堆大堆的鮮花來裝點,再邀請外人來參觀她這「充實又幸福」的生活。

直至她的丈夫為了辛德蕾拉這個私生子將這張徒有其表的華美餐桌掀了個底朝天。

葉棠不喜歡自欺欺人,她很想馬上和安娜羅潔的丈夫、漢斯·海德林這個髒東西一刀兩斷。

無奈這個國家的當代法律對她並不友好。

法律規定:丈夫只要能拿出妻子不貞的證據就能離婚,且讓妻子凈身出戶。妻子卻需要證明丈夫除了不貞之外還有其他的惡行,如偷竊、暴力、酗酒、賭博欠債、走私、逃避兵役、殺人放火……諸如此類,才有可能離婚。

妻子離婚時能得到多少財產全看丈夫的惡行嚴不嚴重。倘若丈夫的惡行不夠嚴重,妻子很可能一個子兒都拿不到。

在這之外,法律不允許任何夫妻離婚。哪怕雙方自願離婚也不可以。這也使得無論平民還是貴族都在背後調侃,說:離婚那麼麻煩,不如做寡婦鰥夫。

直接殺了漢斯不是個可取的想法,葉棠只能捏著鼻子多做一段時間的「海德林太太」了。

「母親。」

門外有人敲門,葉棠聽出是大女兒克勞迪婭的聲音。

「進來吧。」

葉棠轉過身去,進門的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都怔了一怔。她們都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憔悴又哀傷的母親。

母親休養了五天身體才將將好轉一些,昨天她終於得到醫生的批准,說是今天可以下床了,只是母親的病體尚未痊癒,還需多加靜養,不要操心勞神。

兩人完全沒料到站在窗前的母親雖然氣色不佳,卻不憔悴也不哀傷。連往日裏神情中總是無意間透出的那一縷疲憊也一掃而光,不見蹤影。

「迪婭、莉婭,你們來了。」

儘管聲音還是那個帶着些大病未愈的嘶啞與低沉的聲音,但說話的安娜羅潔竟有了從容與底氣。她生著細紋的凌厲面孔上寫着驕傲與矜持,眼中的冷光又亮又利,讓人汗毛直豎。

「母、母親……」

葛羅莉婭想要衝上抱抱母親與母親撒嬌,又因為今天母親的不同尋常而不敢造次。克勞迪婭是大姐,自詡已經過了抱着媽媽撒嬌的年紀,更是腳步都不敢挪動一下。

「讓你們擔心了。」

主動走過去給兩個女兒一人一個溫暖的擁抱,葉棠摸了摸克勞迪婭的頭頂,又撫了撫葛羅莉婭的臉頰。

這兩個女孩都是好孩子。她倆的眼角直到現在都還是紅的,充滿膠原蛋白的青春臉龐上也都帶着化妝品都遮不住的黑眼圈。

僕婦告訴葉棠,因為她不允許兩個女兒到房間里探望她,她們就一直守在她的門外幫着僕婦做些燒水換水、搓毛巾、洗衣服的雜事。

葉棠相信如果自己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確實會朝死欺負辛德蕾拉——在克勞迪婭和葛羅莉婭的眼裏,辛德蕾拉和她的母親是破壞了這個家庭和諧幸福的罪魁禍首。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有多麼愛自己的父母,尤其是母親,她們就會有多恨辛德蕾拉的母親和辛德蕾拉。

十六歲的克勞迪婭與十四歲的葛羅莉婭說白了還是孩子。漢斯是這個家的頂樑柱,是兩個女兒眼中的權威。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不敢去怪罪出-軌的漢斯,也不願意去玷污自己心目中父親的形象。辛德蕾拉的母親已經逝去,辛德蕾拉又踏足了這個不屬於她的家。自然,兩姐妹的憤恨全部傾瀉在了辛德蕾拉的身上。

原主安娜羅潔自己都沒法不恨辛德蕾拉,又怎麼可能制止女兒們欺凌丈夫的私生女?

站在安娜羅潔的角度,葉棠可以理解她的怨憤。葉棠不會站着說話不腰疼地指責她對待私生子不夠寬容。

不過現在在這裏的不是安娜羅潔而是葉棠,所以葉棠不會讓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變成名副其實的惡役千金——就算出於功利的角度來考慮,招惹身為故事主角的辛德蕾拉也是不智之舉。再說人活一世,天天盯着別人的生活而不去享受屬於自己的人生不是一種極大的浪費嗎?

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本性不壞,又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紀。比起在陰暗的角落裏欺負人,她們更適合在陽光下自由地奔跑,盡情地讓笑容充滿自己的青春。

很久都沒被媽媽抱過的克勞迪婭有些害羞,她的雙頰紅得像粉-嫩-嫩的蘋果一樣,但她又捨不得推開葉棠。

愛撒嬌的葛羅莉婭就更是盡情地蹭在葉棠的懷裏,好一會兒才在姐姐的眼神提醒下想起來:「對了母親,父親他……回來了。」

「是嗎?漢斯回來了。」

出乎女兒們的意料,葉棠平靜得很:「那麼我們就一家人一起用早餐吧。」

克勞迪婭背上汗毛倒立,只當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被葉棠鬆開,她就乖乖地跟到了葉棠的身後,與葉棠一起走下了樓梯。

海德林家是介於中產階級與貴族階級之間的小康之家。比起祖孫四代擠在一個小樓之中的落魄貴族來說,海德林家要有錢得多。從社會地位的角度來看,海德林家卻是難登大雅之堂。

「噢!安娜羅潔我的愛!你終於肯下來見我一面了!我還以為你還在生我的氣!」

螺旋樓梯走到一半,葉棠瞧見了樓梯下頭的人。

漢斯·海德林有一具上好的皮囊,否則克勞迪婭與葛羅莉婭也不會生得如此出挑。當初安娜羅潔更不會對他一見鍾情,帶着嫁妝嫁過來之後就把嫁妝給漢斯當了白手起家的資本。

與安娜羅潔還有兩個女兒不同,漢斯·海德林的頭髮是溫暖的褐紅色。看人時他那雙祖母綠的眼睛裏充滿了其他商人所沒有的熱情與真摯。他的下巴上留了一圈兒山字形的小鬍子,這圈小鬍子讓他看起來精明又幹練,還帶着有閱歷的男人才會具備的成熟魅力。

漢斯·海德林還是個語言天才。不僅周圍幾個貿易大國的語言他都精通,本國各個地方的方言他也說得很好。他還很懂說話的藝術,也就是所謂「會說話的高情商」。

「我是還在生你的氣啊。」

停步在樓梯上的葉棠皮笑肉不笑。托她現在這個長相的福,她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給人的威壓不是一般的大。

漢斯一對上葉棠的視線人就蔫兒了,有種青蛙見到了蛇的意思。

「我的愛,請你原諒我。我真的只是一時受不了誘-惑,這才犯下了大錯……」

一時受不了誘-惑?這個「一時」還真是挺長的。

辛德蕾拉都十四歲了。辛德蕾拉的母親要是得知自己與漢斯在一起的這十五年只是他口中的「一時誘-惑」,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直接從墓地里跳出來?

葉棠走下樓梯,面無表情。

「那又如何?錯就是錯。」

漢斯咽了口口水。他感覺從自己身旁掠過的這個女人,不像是他認識的那個安娜羅潔了。

在他的想像中,安娜羅潔應該是歇斯底里的。即便不歇斯底里也該是憤怒暴躁的化身。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去應對一個被嫉妒與怨恨沖昏了頭腦的瘋婆子。不想真的見了安娜羅潔,他醞釀好的一腔硬氣全成了無用功。

此刻的他就像是做好了粉身碎骨的準備去衝鋒陷陣,向前一撲才發現敵人全是空氣,不是一般的尷尬。

妻子越是平靜,漢斯心中越是忐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