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未說完,從前方車隊的中央,已經爆起一團巨大的赤紅焰團。在翻滾直上的濃密黑煙中,滿載士兵的軍用卡車。已經被強大的震蕩能量擊得粉碎。其中乘載的人員無一倖免。當場被炸得四分五裂的人體殘片,散落在地上,很快溶化成為零星的黏化液體。

「散開!快散開!」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一面拚命發散著自己的意識,一面撕聲竭力的怒吼。他清楚地看到:幾架翅膀上標有聯邦空軍塗裝的戰機,正以三機為獨立編隊,從東面空域疾飛而來。就在它們的正前方,赫然還有著幾點體積越來越大的醒目光團。

「是導彈!所有車輛加速,避開他們的攻擊!」

相對導彈高達馬赫計算的飛行速度。口頭上的預警,已經太晚了。

接二連三的飛彈攻擊,準確地命中了沙地上拚命行進的車輛。一團團爆開的煙火氣流,總能帶起數十具四散飛裂的人體。充滿絕望的慘叫,被巨大的爆炸轟鳴所代替。除了漫漫的風沙,在這片被熾熱所籠罩的沙漠中。剩下的,僅僅只是人們眼中無法掩飾的恐懼與駭然。

「****你媽!」

憤怒的人們一面詛咒著天空中來回竄行的軍機,一面從備用武器箱中,拎起輕便的防空導彈。朝著這些肆無忌憚的目標狠狠扣下扳機。只不過,在一片混亂與倉促之中,寥寥幾枚導彈,對於速度極快的戰機,根本談不上任何威脅力。

「不要與它們糾纏!快走,快走啊!」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的驚怒,並非無地放矢。對於外界感知極其靈敏的他已經發現:腳下的沙土,正在以極其輕微的幅度,有節奏地慢慢震動著。

這種通過地表傳來的動靜。他並不陌生。只有大規模的裝甲部隊集體移動,才會造成如此劇烈的沙石顛簸。

震動來源的方向,位於正東。那裡,也是隔絕一切水泥長牆的所在。

顯然,那是一支早已集結完畢,隨時候命出發的裝甲軍團。它們的目的,正是這千餘名曾經虎口餘生的士兵們。

以神秘人乘坐的軍用吉普為首。散亂的車隊,很快重新集結。朝著沙地的西北迅速移動著。就在其身後東面的地平線上,如同密集的蟻群,正追涌著數以百計的各型裝甲戰車。

「向西走。只有進入丘陵地帶,才能依附地形對他們進行反擊。否則,在一覽無餘的平原上,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雙眼漲得通紅的神秘人,彷彿要將腳下的油門死死焊到最底。他拚命地發散著自己的思維意識。盡一切努力,將附近的控制能量調至最強狀態。只有這樣,或許,才能從對手即將到來的圍攻下,僥倖衝出一條血路。

來自空中的襲擊仍在持續。十數輛被炸毀的卡車,歪斜地橫躺在路邊。只是,其中的死者們並未殘留任何的屍體。只有那一片片溶化后的晶瑩液體,在乾燥土壤與強烈陽光的爭相搶奪下。無奈地縮入地下,或者,直接被蒸發為肉眼無發辨及的氣體。

劇烈的爆炸,徹底摧毀了所有被命中者擁有的生物能量。他們連再次積蓄運轉體能的機會都沒有。當場就被揮發、耗盡。

幾小時后,瘋狂飆馳的車隊,在一片相對較為隱蔽的沙丘背後停了下來。

他們不得不這樣做。燃油耗盡的車輛,必須補充足夠的動力來源之後。方可重新上路。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有充足的油料。幾輛滿載汽油的罐裝貨車,一直緊跟著隊伍。

然而,他卻沒有足夠的時間給所有車輛加油。尾隨其後緊追不捨的裝甲部隊,已經在地平線上顯出了不甚清晰的恐怖身影。

「帶上必須的武器、食品。所有人跟我來。一起向西突圍!」無奈之下,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只能做出最後的選擇。

從地圖上看,這一地區的西部,有著一片密集的丘陵。只要進入其中,裝甲部隊的作戰能力將大幅縮減。同時,也可依附山體順穿而過。饒道進入南面的區域。到了那個時候,再伺機尋找翻越那道水泥長牆的方法。

命運的安排,似乎總是在與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做對。就在他剛剛做出最後決定,即將動身的時候。令人恐懼的熟悉震動,再次從西面的地表順延傳來。與之伴隨在一起的,還有從這一方向遙遠天際傳來的可怕機械轟鳴。

「武裝直升機!是聯邦的陸航戰鬥編隊!」

充滿驚悚的尖叫聲中,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下意識地扭頭朝著西面的天空望去。只見上百架密如蚊蠅般的雙旋翼直升機,正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猙獰殺來。

「防禦模式配置,快!架起所有防空導彈。」

來不及多說,他急忙掀開車後座上的一隻戰備箱。拎出一具粗大的單兵防空肩射導彈。以最快的速度`,把瞄準鏡內黑色的死亡十字,牢牢鎖定了凌空撲來的鋼鐵殺手。

數十枚帶著昂長尾焰的飛彈,從人群攢動的地面徐徐升起。在迅猛的呼嘯聲中,一頭扎進了密集的低飛機群。將這些人類智慧的戰爭發明物,活活撕裂、粉碎。

艙內的機師,顯然並未料到會出現如此的狀況。慌亂之下,他們只能狠狠板住操縱桿,將機身朝著可能的安全所在拚命拉高。殊不知,自己的舉動,卻給了地面上滿懷仇恨的人們,更多的報復機會。

也有幾名膽大的機師,按下機頭一路掃射過來。但是他們驚駭地發現:從大口徑轉輪機炮中發射的航空彈頭,對於這些本該死亡的人們毫無作用。他們根本不顧身上大如杯口的可怕彈眼,甚至就連整具身體被急速飛竄的子彈轟成蜂窩也無所畏懼。仍舊高高架起肩頭的發射筒,把一枚枚反擊的飛彈準確射出。

「上帝啊!他們竟然不會死嗎?」

「這不可能。他們,他們是一群打不死的魔鬼!」

「撤退,快撤退。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救命!我被擊中了,救命啊!」

陸航中隊的通話器中,來回傳遞最多的,就是諸如此類充滿驚訝與恐懼的呼叫求救聲。

幾分鐘后,陰暗的天幕下,再也看不到任何飛行器之類的武裝機械。剩下的,僅僅只是飄散在空氣中肆意瀰漫的嗆鼻煙霧。以及散落在地面熊熊燃燒的墜機殘骸。

「快走,朝北面走。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迫不得已的阻擊,幾乎耗盡了所有的防空導彈。短短十餘分鐘的混戰,使所有人們,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腳下傳來那無比恐懼的重金屬震蕩。

緊追不捨的地面裝甲部隊,已經越來越近了。

東面,是水泥長牆的所在。防備森嚴的聯邦軍隊,根本不可能給他們任何翻越的機會。何況,在牆壁的前沿,還有一條寬達百米的布雷區。

西面和南面,已經被兩支龐大的裝甲部隊徹底堵死。沒有足夠的油料,沒有足夠的補給時間。絕不可能以高速機動,穿越其中可能的微小縫隙。

擺在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眼前的通路,同樣只剩下了唯一一條————北面。

那裡,是被病毒污染,又被核彈攻擊過後的重度輻射區。在沒有攜帶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貿然進入,無疑於自尋死路。

何況,殘破的城市裡,還隱藏著數以萬計,專以人類為食的變異活屍。

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已經是目前唯一僅剩的存活之路。

用力揩了一把頜下的汗,重重吞下一口乾粘的液體。雙眼通紅的神秘人,如同瀕亡的野獸,發出了最後的怒吼:「走!向北突圍!」

沒人會對他的命令有所質疑。哪怕神秘人做出再匪夷所思的決定。他們都會義無反顧地徹底服從。

人的雙腿,終究無法比拼機械動力。儘管逃亡者們已經拼盡最大努力,盡量提高奔跑的速度。十餘分鐘后,從地平線上尾追而來的裝甲大軍,仍然已近他們的身後。

「轟————轟轟————」

從坦克炮塔中疾飛而出的彈頭,準確地落入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轟然爆開。氣浪與彈片在撕裂柔軟身體的同時,也將死亡的恐懼問候,清晰地傳達到了每一個人的腦中。

「所有人全部散開。向北面方向零星突圍。避開坦克的炮火攻擊。盡量遠離它們的射程!」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叫喊究竟是否有效。他很想轉身返回,與那些卑鄙的攻擊者決一死戰。可是,理智告訴他:這樣做的結果,除了白白送死之外,再無半點好處。

他親眼看見:一名士兵,被飛襲而來的炮彈直接命中。當場將整個人炸成了飛灰。地面深達米許的彈坑中,伴隨著陣陣騰起的硝煙。留下的,只有點滴勉強汪集在一起的亮白液體。

突然,一枚噴射著熾熱尾焰的炮彈,從半空中呼嘯而來。轟然掉落在距離雷震身後僅不到半米的位置。在劇烈爆炸橫飛亂射的彈片,從他的身體背部斜斜削過。如同無數鋒利的刀刃,將整塊兒肌肉連皮帶骨一同颳去。只留下一根根還懸挂著些許鮮紅肉絲的亮白肢骨。以及那顆在骨頭框架中,尚在兀自跳動的心臟。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慘叫著,在巨大的反推力量下,一個琅蹌撲倒在滾燙的沙地間。被火焰燒燎得一片炭黑的背部,還隱隱傳來一股刺鼻的焦糊。

「逃啊!快逃啊!能逃多少是多少。只要能夠跑出一個,也是好的!」

這是他大腦中,最後殘存的意識。

……

華盛頓,聯邦最高軍事指揮部里,肩佩上將徽章的克勞格,正滿面得色地望著監控衛星傳回的戰況畫面。彷彿,那是一件無人可比的赫赫戰功。

與此同時,總統私人官邸的密室中。面色冰冷的總統黃河,正小心而仔細地撥弄著手中的電話。

「你的意思,是拒絕再接受一塊被病毒污染的生化區?」

「是的!」來自電話那端的問話,得到了總統肯定的答覆:「按照協議,我已經向你提供了足夠的實驗場。但是,我也需要一塊乾淨的無人區,作為相互間的緩衝地帶。我看過相關的記錄,你製造的那些變異生物,戰鬥力簡直高得驚人。天知道它們究竟還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我可不希望看到一群飢餓的怪物翻越城牆。衝進和平區里肆意濫殺。」

「真是奇怪!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愛心?」話筒中的男聲冷笑道:「對於你的要求,我可以考慮。不過,緩衝區域里那兩億多的平民。你打算怎樣處置?」

「按照協議。這一地區的擁有權,絕大部分應該歸你。換句話說,從現在開始,他們就是你的人。」說到這裡,黃河狡猾地笑道:「愛怎麼處置。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聽你的口氣,是想把這個包袱扔給我?」電話那端的聲音有些不悅。

「包袱?我可不這麼認為。」聯邦總統故做驚訝到:「他們很健壯,都是最好的強勞動力。當然,其中的老弱婦孺得另外計算。」

「我沒你那麼冷血。也不要所謂的奴隸!」電話那端的聲音怒言斥道:「我只相信科學。一個用優化基因製造出的培養人。遠比他們有用得多。」

「既然如此。那就把他們當作便宜的實驗材料好了。」黃河輕輕攪動著面前的咖啡杯,神情自若地說道:「這樣吧!我負責把他們全部驅趕進入核輻射區。其它的事情,就全部交給你處理。嘿嘿嘿嘿!畢竟,那些被病毒感染的變異者。他們同樣需要食物。我說得對嗎?」

「食物?食物……」電話那端,似乎是在沉思:「……這倒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建議。只不過,兩億人口,相比之下似乎少了點兒。」

「那我就再給你增加一些。」聽到這裡,黃河連忙接上話道:「各地區的聯邦監獄,最近一直爆滿。把那些囚犯當作食物處理。想必,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囚犯?哼!虧你想得出!」電話那端的聲音冷哼一聲,卻並不做出反對:「就那麼幾座監獄,能有多少人?」

「囚犯不夠,那就連上乞丐、破產者、無業人員、黑幫分子、以及各種不同類型的社會渣子。連上這些人,應該足夠了。」

不知為什麼,電話那端的聲音卻意外地沉默了。良久,這才幽幽地嘆道:「真沒想到,你會說出這種話。想必,這恐怕是你早就已經計劃好的吧?」

「怎麼,難道你不需要嗎?」黃河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話。

「……需要,當然是需要。只不過,我很好奇,你這麼做,究竟想幹什麼?」

「我要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文明帝國!」聯邦總統黃河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在我的管轄區內,只有最高級、最文明、接受教育程度最深的人才能生活。他們產出的社會資源,將比以往任何人都要多得多。他們將是文明的締造者。是社會發展的最基本動力。所有的骯髒、污穢將徹底遠離他們。只有這樣,才是人類真正嚮往的最終文明。」 「我要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文明帝國!」聯邦總統黃河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在我的管轄區內,只有最高級、最文明、接受教育程度最深的人才能生活。他們產出的社會資源,將比以往任何人都要多得多。他們將是文明的締造者。是社會發展的最基本動力。所有的骯髒、污穢將徹底遠離他們。只有這樣,才是人類真正嚮往的最終文明。」

「你這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電話那端的聲音淡淡地回了一句:「這樣的計劃,永遠不可能實現。」

「為什麼不可能?」總統黃河彷彿是被激怒一般,對著話筒吼道:「現在,就是最好的契機。我把所有的社會渣滓,統統送給你做為最好的實驗材料。而我,只要求最頂級的社會精英。在這個理想的世界里。沒有犯罪,沒有惡勢力,沒有一切一切骯髒醜惡的東西。有的,僅僅只是代表人類最美好的烏托邦。我要把整個乾淨的地球圈,隔絕在黑暗與罪惡之外。讓人類的真誠與善良。成為統治其中永遠的象徵。說穿了,你喜歡科學,我需要權力。你幫我處理品行不端,對社會構成威脅的罪犯。而我負責為你提供更多、更新鮮的實驗個體。二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衝突。」

「聽起來,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建議。」話筒里的聲音沉吟著。

「當然!」黃河毫不自謙地傲然道:「這根本就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光輝的里程碑。」

「里程碑?哼!哼!哼!現在,我總算是明白,當初為什麼你會制訂出那份計劃,並且邀約我一同加入的真正原因。」

電話那端的聲音譏諷地哼了哼:「原來,你早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恐怕,就算沒有我的出現,你也一樣會將之徹底執行吧?」

對此,黃河不置可否。只是端起已涼的咖啡,儼儼地抿了一口。

「雖然,你是在利用我。不過……對於這樣的建議。倒也勉強可以接受。」

說到這裡,電話那端的聲音,已經少卻了相當的嚴厲。變得略微有些柔和:「在我做出最後決定之前,我想先看看你所謂的完整計劃。」

幾分鐘后,一個必須用特殊密碼才能開啟的信息文檔,在電波的傳輸下,順利地發送到指定的網路郵箱里。

《社會構成重組計劃》。這是用碩大黑體文字,印在文件上首的醒目標題。

按照這份計劃的構想:現有的地球人類,將根據個人收入、受教育程度、品行舉止等等各方面為參考依據。將之劃分為從五個不同的等級。

第一等級:由是人類社會中,最為優秀的精英代表組成。他們來自目前所知的一切行業,人均年收入至少超過五百萬聯邦幣。他們接受過最上等的教育,擁有絕大部分社會財富及顯赫的家族背景。對於人類的文明歷史,以及今後的整體發展概念,更有著旁人難以比及的真知灼見。用句通俗的話來說:「他們,將是人類歷史上能夠創造未來,乃至改變世界的先行者。」

第二等級:構成者將是比之稍遜一籌的依附者。也就是俗稱之的「高級白領」。他們也是新建社會中的最基本因子。這些人全都接受過相關的大學教育。理想、道德對於他們來說,有著極大的束縛與牽制。而且,數量極其龐大,所涉及的行業,更是涵蓋了地球社會的每一個方面。他們,正是構成新建社會的奠基石。

第三等級:這是介於第二與第四,負擔著承上啟下作用的中間力量。小作坊工場主、小商人、為了生活而奔波的普通職員是他們當中最顯著的代表。相比之前兩個等級,他們手中沒有龐大深厚的資金,更無法控制並且操縱社會的前進方向。他們不過是一群為了溫飽而不得不附合於一、二階級的共生體。這部分人群的意志極其容易搖擺。用句不好聽的話來說:「誰給的好處最多,他們就會跟誰走。」

這是一個不穩定的社會群體。但是,想要控制他們,卻並不困難。相對豐厚的物質誘惑,已經足夠。不僅如此,他們還能根據各自的不同表現與努力,成功升列成為新的第二等級成員。

第四等級:無業人員、經濟收入斷絕者、乞丐、混跡於街頭無所事事的人們……所有申請勞動保障,依靠救濟金生活的人群,都是新建社會的的負擔、拖累、包袱。這些人不僅無法創造任何價值,更在某種程度上,拖拽著文明進化的腳步。

第五等級:這是一個充滿罪惡與醜陋的階級。偷竊、搶劫、強姦、殺人……所有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行徑,都能在這一等級的成員身上輕而易舉地找到。他們不事生產,不懂勞作。會的,僅僅只是依靠各種方法,搶奪他人創造的財富並且將之在最短時間揮霍一空。他們是社會的榨取者,更是文明的潛在毀滅者。甚至,還會延誤並使社會的進化方向轉而倒退。

除了黃河首先交付的兩億人口外。第四、第五等級的所有成員,都會在未來一段時間裡,不定期從現有人群中剔除、挑揀而出。將之當作社會的垃圾也渣滓,強行趕至被污染的輻射區。任其自生自滅。

這也就是所謂的「新鮮實驗品」。

即將建立的新秩序中,只有第一、第二兩種階級的人群,才是其中合乎邏輯的成員。至於第三等級,將暫時被「包容」進入。由於所處的地位極其特殊。因此,他們的構成情況也會上下浮動。簡而言之,這些人既有可能依靠努力上升成為更高等級的成員。也完全可能墮落下滑成為第四,甚至更加邪惡的第五等級成員。

這些人的數量,極其龐大。加上人為、罪案發生率、自身思想蛻化等因素。在未來一段時間裡,這一群體還會逐漸擴大、蔓延。

「他們將是被新秩序拋棄的墮落者。他們同時也是文明的破壞者。為了人類、為了地球、為了更加燦爛輝煌的未來社會,我只能將之徹底放棄。就像古代那些在大海中航行的探索船隊,把叛亂、犯罪的海員扔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荒島。只留下一點必須的生活用具。用這種流放方式,逼迫其改過自新。」

「黃河這傢伙……一定,一定是瘋了!」

看到計劃的結尾處。電話那端的聲音除了鄙夷的不屑之外。還有的,則是略微的驚訝與疑惑。

確切來說,這應該是他所見過,最為荒謬,甚至可以用滑稽代稱的計劃書。要知道,文明的進步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社會矛盾的構成,在某些時候,其實反而會成為其中無法代替的推動力。

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有著那麼一點點的期待。他希望,這個看似無比瘋狂的計劃,能夠成功。至少,收到構建者理想中應有的效果。

「管他呢!就算黃河這個混蛋徹底失敗,又和我有什麼關係?能夠有個幾億人口做為必要的實驗消耗。這筆交易,也還算不錯。」

……

當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胖子難民那雙充滿無比驚喜的眼睛。以及其緊握在手中,一隻盛有褐黃色模糊黏狀物體的軍用飯盒。

「……這是什麼東西?」掙扎著將身體從地面撐起。望著送到自己嘴邊,盛有黏物的湯匙。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不僅微微皺了皺眉。

那顯然是某種用水調和的吃食。聞上去,很香。還有著一股淡淡的蜂蜜甜味兒。

只不過,這玩意兒看上去實在令人噁心。感覺……好像是從廁所里弄出來的陳年大便。

「壓縮餅乾稀釋以後,就是這模樣。」胖子難民認真地將勺子朝他嘴裡送去:「看著噁心。吃起來,滋味兒多少還算可以。」

「這裡,是哪兒?」強忍著內心想要嘔吐的慾望。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皺緊眉頭咽下口中的黏糊。一邊仔細地打量著四周環境。

「蘭州!」胖子難民的回答,聲音很輕:「一幢還算堅固的貨倉里。」

「人員的傷亡結果,統計出來沒有?」這是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傷亡很大。」說到這裡,胖子難民面色沉重地放下手中的餐盒:「嚴格來說,不存在任何受傷人員。不過……說到倖存者,連上你我在內,只有兩百一十五人。」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微微發顫:「你的意思是,其他人,都死了?」

「將近上千人,都戰死了。他們被炮彈直接命中,當場液化。你知道,聯邦戰車的炮瞄系統,準確率……高的驚人。」

「別這麼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都給我站起來。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不知為什麼,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只覺得腦子裡有種強烈的衝動慾望。他想發怒,想要拎起手邊的機槍,衝到外面肆無忌憚地發泄一番。

首領的召喚,難民們當然必須服從。很快,兩百餘名僅存的復活者。陸續從貨倉的各個角落慢慢走了過來。以雷震為核心,圍成一個密實的圓環。

「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在各自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畢竟,死而復生這種事情。的確有些令人難以接受。」

這話,也是所有「子體」迫切想要弄明白的問題。

「說真的,我和你們一樣,都有著同樣的疑問。」

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秘人淡淡地看了一眼環顧自己的人群:「我也很想弄明白,現在的我,究竟屬於人類?還是某種古怪的生物?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問題是否還有答案,已經不再重要。因為,我們的生存,已經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威脅。有人要我們死。從之前的毒殺,直到現在被大量軍隊圍剿。毫不客氣地說,我們這些人,已經成為聯邦軍部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以殺絕我們為後快。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沒有人回答,也沒有人說話。所有再生者的臉上,只有著混雜仇恨與迷惑間的複雜表情。

「我們,該怎麼辦?」良久,一名年紀約莫三十上下的難民,怯生生地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