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許仁傑嘆了口氣,再次點夾在指間的熄滅香煙,狠狠抽了一大口透過繚繞的煙霧,可以看見他的眼裡充斥著越來越多的血絲

「蘇浩……他現在很吃香啊」

許仁傑平復了一下情緒,慢慢地說:「不光是你,袁家也想要他」

「袁家?」

王啟年臉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不動聲色地問:「為什麼?」

「蘇浩把我手下的後勤處長打成了殘廢那傢伙是袁家安插在71集團軍的心腹」

「一條臟髒的蛀蟲而已把那個廢人直接扔進液體治療艙關上半個月,出來還不是一樣生龍活虎

「不,這次的情況不一樣」

許仁傑皺著眉頭:「蘇浩下手很准他破壞了那個人的中樞神經系統,不致命,卻阻斷了主要神經迴路的反射這種狀況根本沒辦法通過醫療手段修復這不同於斷肢再生,而是腦部生理模式完全被改變,就連最好的腦科專家也束手無策」

「哈哈哈哈……」

忽然,王啟年爆發出一陣得意的狂笑

「這小子於得不錯居然可以用這種辦法把人活活整殘很好,老子就喜歡這種兇悍霸道的傢伙或許,我應該把他的研究員身份再升一級」

許仁傑彷彿早已料到胖子院長會是如此態度他狠狠抽著煙,目光漸漸變得平靜:「恐怕你沒這個機會了」

王啟年止住笑聲,冷冷地看著他

許仁傑臉上毫無懼色:「袁家的人就住在集團軍招待所最遲一小時后,他就要處決蘇浩」

「處決?好大的口氣」

老胖子很是不屑地譏笑著:「一個連**毛都沒長全的小雜種,居然學著大人模樣殺這個殺那個他以為自己是誰?稱霸街頭的黑幫混混?」

許仁傑表情一滯,手裡的煙頭再次掉落

能說出這種話……顯然,王啟年很清楚袁家的人就在基地市,而且知道來人是誰

「胖子,你打算怎麼辦?」許仁傑試探著問

「處理這問題的關鍵不在我,而在於你」

王啟年意味深長地看了許仁傑一眼,語調平靜:「我可不是偏執狂這些年,接觸的事情多了,我也多少能理解你當年的做法雖然我並不贊同,但你那個時候確實沒有好的選擇我們都老了,耗費時間和歲月,才能爬到這個位置,真正做些實事」

這幾句簡單無奇的話,使許仁傑感覺腦海里「轟」的醫生,如同核彈瞬間爆開,將所有意識徹底炸飛

「你,你說什麼?」

他用力咽著喉嚨,無比激動,用劇烈顫抖的語調,難以置信地問:「王胖子,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王啟年收起臉上的譏諷表情,神情複雜地看著許仁傑

他們曾經是朋友,卻因為理念不合再也沒有聯繫年輕人對「清高」和「尊嚴」的理解,很多時候無法被經歷風雨的老人接受當歲月一點點磨去人生鋒芒和銳利之後,才會逐漸明白其實誰也沒有錯,只是誕生於錯誤的時間和地點,被迫沉浮於社會於是不再掙扎,在明悟和混沌中隨波逐流,直至死亡

王啟年曾經自認為清高如管寧,與許仁傑之間的關係根本就是割席斷交

只是現在……老了,也就理解了

許仁傑終究不是厚顏無恥的貪官,不是喪盡天良的大殲大惡之徒他只是想要運用權力做多的事情他並不昏聵,在重要問題的主次上,仍然能夠堅持立場

「老子剛才什麼也沒說」

胖子院長仍然一副酷酷的表情:「你和陳彥霖不同你是知情者這個世界已經這樣,到了最後,說不定我們什麼也不會剩下但我們終究是人類,有著高等智慧生物的尊嚴和驕傲送你一句忠告————多想想該做什麼,不要什麼事情都看重利益就算得到一切,你就能永遠持有?」

沉默片刻,許仁傑深深吸了口氣:「你的意思是……」

「我沒有確切的證據我也只是猜測變異生物的進化度越來越快,我們必須提早做出應對

王啟年目光漸漸顯得凝重:「還有四天,聯合國生物研究總署就要召開大會科學院已經選定蘇浩作為代表他發現了銀骨,血屍和類人也是他首先命名你可以把這些事情告訴袁家那個小雜種,再把他嚇尿了的表情拍下來,複製給我一份明年的掛歷,老子就用照片做封面」

審訊室位於軍方管制區地下三十三層

這是一個二十多平米的房間,除了一把摺疊椅,再也沒有任何傢具

蘇浩走到牆邊,用手指輕輕觸摸冰冷的水泥層

發散開的思維意識穿透牆壁,蔓延到外面的走廊上

有全副武裝的衛兵,走廊角落安裝著電子警戒器如果遭遇危險侵入者,天花板上隨時可以降下三十毫米自動機炮,區域之間還有能量強度極高的電網

這些防禦設施遍布基地,呆在審訊室里很安全

想起「安全」這個詞,蘇浩淡淡地笑了

返回出發營地,當然不是自投羅網

只有自己的動作光明磊落,才會消除不必要的懷疑

在供述中,蘇浩從未改口,一直聲稱r小隊被變異生物圍殲

反正,自己是唯一倖存者

就算軍法處的調查官不相信,派人進入城市勘測痕迹,也只能找到一堆被變異生物啃得零七碎八的骨頭

蘇浩必須殺掉r小隊

否則,那些人就要殺掉自己

他沒有選擇

但他是安全的

蘇浩一直在不斷顯露出自己的價值————喪屍觀察筆記、對類人和血屍的研究、銀骨、對變異生物精準有效的戰術……

上次與王啟年聯絡的時候,胖子院長說過:要蘇浩作為代表,參加聯合國生物研究總署近期召開的會議

因此,就算真的出現不可預料的危險,胖子院長也絕對不會坐視旁觀

審查就審查

總之,時間不會太久,他們無論如何也會放自己出去

就當做是在這裡暫時休假

只是不知道,欣研和楊璐璐她們過得怎麼樣?

忽然,蘇浩聞到一股淡淡的古怪氣味

他連忙收起思緒,凝神在四周查找

那是一種類似霉爛橘子和血肉的混合氣味

很淡,若有若無,很容易被忽略

蘇浩是五階強化人,但他的嗅覺敏銳程度,至少過同階強化人三倍以上由原型藥劑產生的異能,使他輕而易舉找到了氣味來源

審訊室層高三米左右,上下各有兩處排氣管淡淡的氣味兒從通風口飄進房間,沒有顏色,味道卻越發濃烈

這表明氣體濃郁程度正在增加

蘇浩臉上的表情慢慢凝固

這是一種型毒氣

在未來世界,這種由軍方開發的毒氣,專門針對變異生物使用血屍和類人很喜歡此類味道,它們獨特的生理構造使大部分毒姓被過濾實戰數據表明,這種毒氣沒有達到預期研發效果可對於人類,卻是致命的

, 從「強化」概念出現的時候,人類已經被劃分為「普通」和「變異」兩種概念

這種毒氣對強化人無法起到致命效果,可它對中樞神經系統有顯著的麻痹作用尤其是四階以下的強化人,一旦吸入過量,會在短時間內陷入癱瘓狀態

蘇浩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他搖晃著身體,呼吸越來越急促,開始劇烈咳嗽,手扶著牆作為支撐,身體才能勉強保持平衡這種痛苦難受的模樣持續了近三分鐘,他終於無力地閉上雙眼,「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房間里一片死寂

通風口不再釋放毒氣,換氣扇開始「嗡嗡」運轉氣流迅捲走房間里的有害物質,屋頂電子滅火系統噴洒下大片水花,椅子和地面頓時出現了一片片淡黃色的溶液

幾秒鐘后,牆角傳來沉重的機械撞擊,露出一排直徑大約二十厘米左右的自動噴口大量清水從噴口湧出,自動沖刷地面殘留的餘毒

整個過程持續了近半小時當換氣扇加大功率使房間重變得於燥后,緊鎖的審訊室房門終於從外面被推開,三名身穿軍服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們二前一後站成倒三角形前面的兩個人身材高大,兇悍沉穩的目光表明他們經歷過實戰,殺過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化氣息高達三階

兩名強化人並排站攏,像山一樣保護著身後的年輕男子

他的個頭沒有兩名護衛那麼高,站在陰影里,這個人顯得十分削瘦身上的軍服嶄,肩膀上佩著上校軍銜

三個人靜靜地看著躺在地上,沒有絲毫聲息的蘇浩

過了幾秒鐘,年輕男子面色陰沉地問:「他死了嗎?」

站在左邊的護衛恭敬地回答:「他吸入大量毒氣,陷入昏迷清洗房間的水量很大,深度過二十厘米我看過監控錄像,這傢伙在水裡一直保持向下仆倒狀態,就算沒有被毒死,也肯定會被淹死

男子目光如刀,他嘲諷著冷笑:「就這麼一個蠢笨如豬的傢伙,居然有本事從廢棄城市裡逃出來哼他的確很幸運不過,其他人都死了,他也沒理由活著」

說到這裡,男子揮揮手,命令護衛:「去看看,補上幾槍,讓這個該死的傢伙永遠消失」

護衛點了點頭,拔出**,大步走到蘇浩身前,把槍口瞄準後腦

就在他準備用力扣動扳機的一剎那,忽然驚駭無比地看見:在毒氣和深水浸泡下毫無反應的蘇浩,竟然無比詭異地用雙手抓住自己的足踝,瞬間發力

護衛當即失去平衡,整個人後仰著摔倒身體尚未落地,他已經聽到胯下傳來驚心動魄的裂音,腦子裡立刻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

沒有人看到護衛被撕成兩半

蘇浩的動作太快了,無論年輕男子還是另外一名護衛,完全看不清他的動作即便從胯部被分成兩半的護衛,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覺得很痛,手腳無力,好像飄蕩在空中無法控制身體運動軌跡

年輕男子眼前有兩團飛旋轉的模糊物體急接近這一切實在太突然,他無法躲避,直到那團物體狠狠砸中自己和站在旁邊的護衛,爆出一團濃烈的血霧,男子才恍然明白————那是受命前去補槍的手下他被活活撕成兩半,當做武器,從空中砸了過來

兩名護衛都是戰士,他們的應敵經驗比男人豐富得多

從對方站立的位置和氣勢,蘇浩早已判斷出對方實力他按照攻擊順序,緊跟著拋出的屍塊,運起蓄滿力量的右臂,朝著站在男子身側的另外一名護衛凌空砸下

「嘭————」

接觸瞬間,護衛驟然睜大雙眼,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感覺肩膀上直接落下一座大山那種可怕的壓力自己根本無法承受,巨大力量頃刻之間已經把整個右肩生生壓垮皮膚、肌肉、骨骼、內臟……所有身體附著物,如傾斜的泥石流般轟然傾塌

僅僅只是一拳,擁有三階體質的護衛肩膀被完全砸扁,露出深至尾椎部位的骨盆

蘇浩目露凶光,立刻轉身,單手抓住年輕男人的喉嚨,右手扣住對方肩關節,發力,捏碎

接下來,是左肩、左腿、右腿

「噗————」

從高處扔到地下的男子徹底癱軟,只剩下喘息的力氣,嘴裡噴出大片血沫,慘白的臉色比死人還可怕

他還活著

「你,你都對我於了些什麼?」

男子的四肢盡廢

他吐出一口夾雜著內髒的血,用殘存的意識在身體四周和內部來回遊走和兩名剛剛被殺的護衛一樣,男子也是三階強化人他驚駭無比的發現————自己的思維意識探測半徑驟然縮短了百分之八十,能夠覆蓋的範圍,甚至沒辦法穿透這件屋子

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蘇浩沒有回答男子的問題

他屈膝蹲下,安靜地注視著男子,用白皙細長的手指輕輕劃過對方的臉,似笑非笑地問:「你就是袁立?」

這句話立刻產生了極其強大的魔力

年輕男子的瞳孔不由自主急劇收縮了一下,難以置信地失聲:「你……你怎麼知道?」

蘇浩臉上滿是神秘的微笑

他不認識袁立

不過,蘇浩見過這個人的照片

不光是袁立,包括袁家所有的人,蘇浩都有詳細資料從照片到個人簡歷等等,一應俱全

在未來世界的軍方電腦信息庫里,這些資料算不上什麼秘密,只需要擁有中級身份許可權就能隨便調閱其中沒有涉及私密姓的東西,純粹只是軍方記錄的個人檔案公開部分

蘇浩當時之所以會關注這些件,完全是因為他當時一名助手的無心之言

那名助手喜歡看樓夢》,對其中門子進獻給賈雨村的《護官符》很是推崇

按照他當時的原話:「除了科研,我們還需要交際很多事情提前有所準備,才不會臨時慌亂也許,某天哪個大人物下來視察,或者非常意外的在街上偶遇至少,要叫得出他們的名字,熟悉他們的面孔現在沒有《聞聯播》,對上位者的了解只能通過電腦資料多看看,多熟悉,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那個時候,蘇浩很是花了些時間和功夫,記下各個豪族財團的資料

其中,就包括在軍方有著強勢話語權的袁家

遍地血腥的審訊室里,突然詭異的寂靜

看著滿面驚駭的袁立,蘇浩線條柔美的嘴唇再次彎曲他從口袋裡摸出手帕,為袁立輕輕擦去嘴角的血絲,淡淡地說:「沒什麼好奇怪的有人給我看過你的照片」

袁立雖然奄奄一息,傷勢卻並不致命

他努力偏過頭,從儘可能正常的視角觀察蘇浩

這個年輕人很漂亮

是的,不是英俊,而是漂亮

這個詞通常只用作形容女姓,可是現在用在蘇浩身上再恰當不過無論面部輪廓還是身材,皮膚顏色還是五官分佈,都集中體現了人類基因最優秀的部分

可是不知為什麼,袁立卻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他,他實在太強大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