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解叔,下面的事就交給我吧!我對教育這樣的姑娘最有心得。”

“妙俊風,你給我悠着點,你要是敢辣手摧花,就算我拼上這條老命,也要找你算賬!”

妙俊風沒有理解叔,走到離他們還有五十米遠的的地方,朝他們喊道:“喂!兩位久別重逢,悄悄話說完了沒有?我們得辦正事了。”

妙俊風的聲音讓皇甫從龍心神一緊。與他相反,珠珠公主卻嫣然一笑的說道:“不要怕,姐去對付他!保證揍得他找不到天南地北。”

妙俊風一聽,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斷。這位叫珠珠的公主,不僅身懷公主病,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御姐。她喜歡上皇甫從龍的原因很簡單,四個字,“小鮮肉,帥。”

“那個誰!你爲什麼要欺負我家從龍,還有把他們弄得那麼慘?今天你要是不給本公主一個交代,本公主讓你豎着進來,橫着出去!”

“哈哈哈…”妙俊風放聲大笑,心想這公主病的不輕,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出門,不然怎麼會說出如此貽笑大方的話。

解叔在妙俊風的笑聲中,用手遮起了自己的眼睛。心中忍不住的暗罵道:“我的小姑奶奶哎!平時把你給慣壞了,你難道就沒有看清現場是什麼狀況嗎?和一個魔頭說這些廢話,你有病啊!”

“你笑什麼!本公主知道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這種欣賞輪不到你,你給我立刻閉嘴。

下面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跪下來向他們道歉,並和從龍簽訂契約,從此以後奉他爲主。

二是,本公主出手,讓你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說完,珠珠公主擡起了高傲的下巴,露出了天鵝般白皙的脖子。

忽然間,她感到自己的脖子有點涼。等她注意到向自己看來的妙俊風后,後背同時刻的滲出一層冷汗。

“你這個沒有腦子的女人,剛纔的一番話是皇甫從龍教你說的吧!前輩英明一世,怎麼就生出了你這樣一個敗家女呢?

倘若你和皇甫從龍真的成爲一家人,你們宗門必定會在短時間內派系林立,內鬥不止,最終,分崩離析於內憂外患之中。

也罷!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前輩不忍心,就讓我來充當劊子手吧!就讓我來幫你認清這個世界的現實和殘酷。”

“哼!你敢罵我!給我去死!”珠珠公主,擡手一番,朝妙俊風擲來一柄飛刀。

飛刀散發着紅芒,在飛射的過程中越來越耀眼,四散的火花灼燒了空氣,爲它憑添了一份氣勢。

“在我面前玩火?”妙俊風心中暗笑,隨後,他就那樣輕鬆隨意的一夾,把飛刀夾在了兩指之間。

“咔”的一聲響起,飛刀被他用力一夾,一刀兩斷。

“咻”的一擊破空聲,一柄散發着藍色晶光的飛劍從珠珠公主的手中飛射而出。

這一回,飛劍所過之處,周圍空間盡數被凍結。從劍身上散發出的藍霧,哪怕沾上一絲,也會讓人遍體寒霜,動彈不得。

“這股力量和九幽之力很相近,姑且一試。”妙俊風藝高人膽大,同樣的動作,還是那樣隨意自然的一夾。

“嚓嚓嚓”的凍結聲在妙俊風的手掌上響起。當寒霜蔓延到手腕上後,消融的跡象眨眼即至,很快,蘊含霜凍之力的飛劍在他的兩指間變成了一把普通的飛刀。

“咔”,同樣的聲音再度響起。它步入了它兄弟的後塵。

“氣死我啦!這一次本公主看你怎麼接!”珠珠公主抓狂起來,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寶貝在妙俊風眼前竟然跟紙糊的似的,沒有一點殺傷力。

“嗖”的一下,珠珠公主拔下插在頭上的髮簪,動作迅速的擡手一彈。

髮簪一分爲二,二分爲四,四分爲八,八分爲十六,散發着銀色的電光沒入了虛空。

“雷霆萬鈞!”

妙俊風毫不含糊的使出了雷電的爆發技。大面積的雷光自他身上炸裂而出,遁入虛空。

一力破萬法,管你什麼招,在猛烈的雷電衝擊下,小小的電光飛針翻不起什麼浪花。

“啊!氣死我啦!你無恥!你怎麼可以這麼暴力!”珠珠公主一蹦三尺高,擡手指着妙俊風便罵了起來。

妙俊風聳了聳肩,漫不經心的回道:“這是病,得治!另外,你身上的寶貝可真多,不知道你還能取出什麼樣的寶貝。接下來的寶貝可千萬不要再讓我失望了,我耐心有限。”

妙俊風的言行舉止對珠珠公主來說,可謂奇恥大辱。自有生以來,自己何曾受到過這麼大的委屈。今天,要是不能把他狠狠的教訓一番,自己一定會寢食不安,導致容顏衰老的。

看到公主受委屈的模樣,解叔的心裏一陣心疼。可在想到這也是對她的磨礪時,心中又倍感欣慰。也只有像妙俊風這樣不畏強權的魔頭,才能治好公主自小到大不受委屈的公主病。

“前輩,接下來我可要動真格的了,您可千萬不要心疼哦!”妙俊風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一句。

他的話讓解叔眉頭緊鎖,讓珠珠公主誤以爲他是在對解叔說話,更是讓皇甫從龍心驚肉跳。

“珠珠公主,你準備好了嗎?魔鬼式地獄課程即將開始,希望你上課愉快。”妙俊風朝她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但在這笑容背後確是颳起了十足的冷風。

c “你要做什麼?”珠珠公主把手置於胸前,膽怯的往後退了一步。

“治病!醫者父母心,既然然答應了前輩,要治好你身患的公主病和天真病,我就一定會履行自己的諾言。”

“解叔怎麼可能讓你給我治病?他沒有這個權限,更不會以下犯上!”珠珠公主豁出去了,往前邁了三大步。

“你看,我剛說完,這公主病就犯了!回答我,你叫什麼名字?”

“朱珠。”

“我知道你是珠珠公主,我問的是你的名字。”

“我就叫朱珠,這是父母起的,想換也換不了啊!”朱珠把頭一昂,向他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

“妙俊風,她姓朱,朱漆的朱。名珠,珍珠的珠。我們一般稱呼她小名,所以纔有了珠珠公主這個稱呼。”

“咳咳咳,你不早說!你是不是想故意看我出醜啊!

蒼天吶,大地啊!爲什麼又跑出來一個珠,難道老天就那麼喜歡讓珍珠環繞着我嗎?”

妙俊風從一本正經忽然間轉到近乎神經,讓大家的神經也跟着他一塊,變得神經了。

“朱珠,從現在開始,你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在我面前,你就是朱珠,並非是中央大陸絕頂宗門的公主。

我口中的前輩指的不是解叔,而是你的父親,那個愛喝豆花的老爺子。

我真不明白,那麼強大的宗門難道就挑不出一個好老師來教導你嗎?你的公主病,天真病,傲慢病,自以爲是病還不是被前輩給慣出來的。

現在到好,區區三碗豆花,他便雙手一背,飄然而去。把你這個大麻煩從老遠的地方拋給我,讓我給你治病。

治病是小事,可我擔心的是一不小心出手過重,讓你留下後遺症就麻煩了。”

妙俊風不等解叔開口,不等皇甫從龍有所動作,擡手就對他們釋放了一道結界。

“解叔,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朱珠我會完好無損的給你帶回來的。

皇甫從龍,收起你的心思和所有的小動作。我今天既然來了,自然是要把所有的事都給了結。”

“你混蛋!你把從龍怎麼了?趕緊把他放出來!要是他有什麼閃失,我絕對會讓父親殺了你!不!讓你生不如死。”

“虧你長了一副好面孔,竟然如此蛇蠍心腸。嗯,你的病又多加了一種,這藥的劑量必須得加大。”

“雲山令,急急如律令,去!”朱珠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令牌,隨後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

雲山令在受到精血的刺激後,光芒綻放,浩瀚的空間之力剎那間傾瀉而出。

妙俊風雙眼一縮,在它的身上感覺到了威脅之力。這是一件近乎於後天靈寶的巔峯符器,只要煉製此寶的主人再進一步,這件寶物便會蛻變成真正的後天靈寶。

原本讓人愜意的漫卷雲舒在此刻充滿了冷冽的殺伐,厚重的山石本該沉穩的落在地上,可現在卻隨同雲霧漂浮,散發出強大的引力。

雲山令,以困敵爲主,殺敵爲輔。這是一件防身寶物,並不適用於殺伐。但被怒火攻心的朱珠,早已忘記了雲山令的真正用途,心中只想着殺了妙俊風。

“哎!麒麟印,把它跟我鎮壓咯!讓它老實點!”妙俊風對朱珠的耐心徹底結束。

“哞”的一聲麒麟吼,金色麒麟腳踏祥雲,向雲山令俯衝而去。

“嗡”的一道空間震鳴,麒麟的前掌穩穩的踏在了雲山令的令面上。

裊繞的雲霧,漂浮的山石,伴隨着雲山令被鎮壓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事一陣嗚咽聲。

“別哭!要怪就怪你跟錯了主人!什麼人不好跟,偏偏要跟她!她若把你賣了,你都不知道到哪說理去!”

被妙俊風一衝,嗚咽聲立刻停止。彷彿眼前的這個傢伙比自己的主人還要主人。

“來!跟我走!追魂索命!”妙俊風向朱珠釋放出一條鎖鏈。

朱珠面對妙俊風釋放出的鏈條,毫無抵抗之力,半個呼吸的時間都沒到,她就被結結實實的捆成了糉子。

妙俊風手提鏈條,帶着朱珠就破空而去。他們要去的地方是幽冥黃泉,也只有在那裏,妙俊風才能放心大膽的給她治病。

從陽世進入九幽,從陽光明媚的溫暖之地去向陰暗寒冷的無人之所,眼前的景象讓朱珠嚇得不敢吭聲,心臟的跳動都出現了異常。

此刻的妙俊風,像極了從陽間拘魂而來的陰差。這鎖鏈可是貨真價實的追魂索命,和陰間鬼差手中的鏈條同出一轍。

“你,你究竟要帶我去哪裏?爲什麼我感覺這裏很不詳?”朱珠想了半天,還是決定問他一下。

“不錯,還能感到不詳。再有我叫妙俊風,不叫你。以後稱呼我可以直呼其名,你這個稱呼少用。”

“好,妙俊風,我知道了。現在你能告訴我,我們要去哪兒了嗎?”

“地府,九幽,冥界,陰間,黃泉。稱呼不一樣,但地方都是一樣的。”妙俊風沒有隱瞞,就算她嚇得暈過去,自己也能讓她立刻清醒。

“什麼?我們是要去陰間嗎?救命啊!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父親騙我,他不是告訴我這世上沒有陰間嗎?嗚嗚嗚…”朱珠被嚇得不輕,情緒瞬間崩潰,梨花帶雨的大哭起來。

“別哭,你越哭自身陽氣泄的就越多,介時會吸引來很多鬼怪。它們若來,我可阻止不了,到時別說我欺負你。”這話是假話,可妙俊風爲了不讓他哭,也只能編一個善意的謊言。

果然,一聽到自己哭後會吸引鬼怪過來,朱珠馬上變老實了。哪怕嗚咽,也是強忍着,儘量在體內消化。

“我今天帶你走走瞧瞧,就是想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黃泉是什麼樣的。

人在做事,天在看。很多人都說老天不長眼,讓好人短命,讓壞人長命,老實人都是吃虧的。

對此,我不想多說,你自己用眼睛去看,用心靈去感悟吧!

若是你能在黃泉之旅中有所收穫,那是你的造化。假如在旅途結束後,你一身的臭毛病還是改不掉或者說不想改,那等你下一次再來後,就會體驗到你看到的景象。

蒼天有眼,說的不僅僅是上面,也包含下面。人嘛!都喜歡擡頭望天,但卻忘記了要看腳下。

腳踏實地難道不好嗎?需知,平平淡淡纔是真。轟轟烈烈不過眨眼間的火花,說沒也就沒了。”

d 妙俊風帶朱珠來黃泉,一方面的確是來給她治病。另一方面,自己也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黃泉意志了,有點想念。

心念一動,哪怕力王相隔萬里,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趕來。

“呔!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闖!兩個小輩,這裏是黃泉九幽,不是你們家的後花園,還不快給本座滾回去!”力王在妙俊風的授意下,化成了一個兇面獠牙的惡鬼夜叉。

“啊!鬼啊!好醜!好恐怖!”朱珠忘記了她與妙俊風之間的身份關係,眨眼間鑽到了妙俊風的背後。

妙俊風向力王遞了個眼色,隨後,精湛演技再度上演,略帶惶恐的回道:“這位上差,我們並非有意亂闖,而是因爲我身後的女子不敬神明,不信鬼神。故而,我才帶她下來,到此一遊。”

“哼!大膽!竟然敢不敬神明鬼神,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天地良心,什麼叫人在做事天在看!”力王一把奪過了妙俊風手中的鎖鏈,拉起朱珠向着霧靄深處就飛了進去。

“啊!救命啊!妙俊風你這個挨千刀的,你還算是個男人嗎?就這樣把貌美如花的我交出去了! 鳳儀嬌 若是我能夠活着回去,我一定要讓你好看,讓你知道本公主的厲害!”

任憑朱珠大叫,妙俊風熟視無睹。他站在原地,自言自語道:“喂!我都回來了,你難道就沒有一點表示嗎?趕緊把我傳送到你在的地方,我們要好好地聊一聊。”

“俊風啊!我覺得你生病了。放着如花似玉的姑娘不要,非要跟我這個非人非仙非鬼的意志聊天。你不會是身體上出什麼事了吧!”

“會不會說話?怎麼說話呢?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趕緊的,動作迅速,黃泉界還未統一,力王只能帶她去少數的地方,我們時間有限。”

“嗡”的一聲響起,妙俊風徑直穿過流光鏡面,隨後,出現在了那個渾然天成的小世界內。

“他還是沒醒啊!你到是越來越精神。”妙俊風先看了一眼處於混沌中包裹的蛋,然後才把目光轉向黃泉意志。

“怎麼說話呢?會不會說話啊?不想說話請離開,我很忙,沒時間跟你在這瞎掰掰。”

“現學現賣啊!我覺得你越來越富有人情味了。我都有點捨不得你離開了。”

“這話說的我愛聽。大忙人,今天怎麼有時間回來看我了?不會是又被人追殺吧?還是說有什麼苦力活需要我去做?”

“打住!難道在你心中我就是這個形象嗎?我是真的想你了,想來和你聊聊天。”

“有點感動,但不是完全被感動。念在你有這份心的感情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們就在那好好聊聊吧!”

流光運轉,霧靄蒸騰,神聖之力無處不在。妙俊風放空身心,讓黃泉意志帶着自己來到了一處像是仙境的地方。

“我們還在黃泉界嗎?”妙俊風在觀察了一會後,開口問道。

“當然在黃泉界。仙界是我們想去就能去的嗎?雖說我有通天徹地之能,但到了仙界,還是得乖乖的夾起尾巴,收起一身的神通。”

“不會吧!仙界有那麼可怕嗎?師父可就在仙界呢!”

“你口中的師父,指的是帝明大人吧!其實從你來到黃泉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了。要是沒有這層關係,你覺得我爲什麼對你這麼好?

帝明大人的境界的確到了金仙的層次,但他幾乎不在仙界,而是呆在九幽。他屬於地府一脈,而不是仙界一脈。”

“好啊!原來你纔是大忽悠!”妙俊風抓了一下頭,覺得小聰明果然不如大智慧。

“我要是大忽悠,你就是小忽悠。別愣在原地了,往前走,我想送你一場大機緣。”黃泉意志化作的光團在前面帶起路來。

妙俊風緊跟他的速度,出於無條件的信任,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備。因而,他並沒有發現自己的速度越來越快,早已超越了音速,向着更快的速度提升。

“不錯,各項指標都達到了進入黃泉潭的要求。這十年在陽間的歷練沒有白練,也不枉我爲你辛辛苦苦守候了這麼久。”

黃泉意志對妙俊風的觀察一直沒有停過。來到這裏是對他進行的最後一次考驗。只要通過考驗,他便可以拿到執掌黃泉的鑰匙。

“我們到了。你累不累啊?”在一處散發着白色光澤的深潭前,黃泉意志停止了移動。

“不累,我還能…”話還沒有說完,妙俊風立刻大口的喘起氣來。

“還說不累!這路要是再長那麼一截,你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趕緊調整一下吧!一會你要以最佳的狀態,進入黃泉潭。”

“黃泉潭?”妙俊風追問一句。

“等一會再告訴你,先給我好好調息。”黃泉意志的聲音陡然間變得嚴肅起來。

五分鐘後,妙俊風恢復如初。但想到黃泉意志的話,他沒有立刻醒來,而是繼續深層次的入定。

直到一小時後,他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把近日來連續的疲勞一呼而出。

“凡事都要講究節奏,欲速則不達。你現在做的就很好,要是在五十五分鐘前,你醒來告訴我恢復好了,我絕對會賞你一個板栗燒。”

“放心吧!咱是靠譜的人。說吧,黃泉潭是什麼?你以前怎麼沒有跟我提?”

“讓我組織一下語言。這麼跟你說吧!只要是秩序完整的世界,六道就會健全。而在幽冥界就會有一口這樣的黃泉潭。

黃泉界爲什麼叫黃泉界?就是因爲有這口黃泉潭。從黃泉潭中流出的水叫黃泉水,黃泉水流過的地方,會讓黃泉法則遍佈該地。

可以說,若是哪一天黃泉潭幹了,那麼該世界所謂的黃泉界也將不復存在。”

妙俊風倒吸一口涼氣,他終於明白黃泉意志爲什麼不在一開始就告訴自己了。

黃泉潭是黃泉界的核心,黃泉意志是由黃泉界誕生而出。換言之,黃泉潭和黃泉意志的關係,便猶如元神和自己的關係。

“看來不用我再多做解釋,你已經想明白了。既然想明白了,那我們就開始做正事。你跳下去吧!”

“什麼?跳下去?這可是黃泉潭!連黃泉水我都不敢碰,你竟然叫我跳潭!”

“怕什麼!我要想害你早就害了!再說,殺死你也太簡單了,我犯得着用這麼繁瑣的方式嗎?”

9 “說的也是。”

“噗通”一聲,妙俊風睜着眼,跳入了黃泉潭中。

然而,他忘記了一件事,導致他剛準備張口說話,黃泉水便“咕嚕嚕”的灌入了他的口中。

“嘩啦”一聲,妙俊風用力的躥了上來,一邊貪婪的呼吸着空氣,一邊不停地咳嗽着。

“你爲什麼不告訴我這口潭深不見底?”喘過氣來的妙俊風向黃泉意志咆哮了一聲。

“拜託,你問我了嗎?是你啥也不問的,像個石頭似的一頭載進去的,好不好?”黃泉意志回答的很乾脆,這一次本就是自己佔理。

щщщ◆ttκa n◆c○

“好,難得讓你贏一回。這一次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妙俊風把雙手架到潭邊,好讓自己平穩且安全的浮起來。

“相當契合。不愧是黃泉之子。”黃泉意志沒有接妙俊風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了一句他聽不懂的話。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有點糊塗。等等,這是黃泉潭,我剛纔喝的是黃泉水,但我怎麼一點事也沒有呢?”

看着妙俊風錯愕的模樣,黃泉意志笑着說道:“瞧你那傻樣,這是黃泉潭,是黃泉水的發源地。裏面的黃泉水自然和外界的不一樣。

若是和外界的一樣,你認爲我會讓你跳潭嗎?我還沒有那種變態的嗜好吧!”

“也是。現在潭也跳了,水也喝了,你也該說了吧!那個你能到對面去嗎? 民女造反:無情帝王家 扭着頭說話不舒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