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視線被那兩團晃動吸引,江風只感覺鼻腔一陣腥暈,他是激動的又要流鼻血了,好在他的內功修煉有成,一股內力強行壓下了鼻腔中要衝出來的血液。

“我說你們不能這麼撩人吧!居然不穿胸罩就出來!這可是早晨啊,你們是不是要害我晨勃!”

“啊!你!”

“流氓!”

蕭雅和王燕妮聞言大羞,如兩隻受驚的小兔子般,又急火火地衝上了二樓。

“靠,還真是晨勃了!”感受到小江風的意動,江風暗罵了一聲,但那雙眼睛還在盯着兩個美女的背影。

當兩大美女再次風風火火地下樓時,她們已經穿戴一新,儼然是一副淑女的模樣了。


“燕妮,雅雅你們請!”江風很是殷勤地送上自己親手炒好的兩盤菜。

“等等,你喊的是不是太親切了?”蕭雅露出不適應的表情道。

“是啊,居然喊表姐雅雅,呃,我聽着都肉麻!”

“呵呵,這是表示親切啊!我們的關係這麼好,總不能還讓我一直喊你蕭總吧?”江風露出一個曖昧地微笑。

“肉麻!”王燕妮倒是懶得再與江風嚼舌了,也不用筷子,伸出兩根蔥白玉指便夾起菜來,一下子便將她的淑女形象給徹底毀了。

蕭雅則是繼續給自己正名道:“你還記得我是你的總裁便好,只要我還是你的老闆,你就必須喊我蕭總!你要定位好自己的身份!”她故意板起臉,擺出領導的威風。

江風收斂了自己的嬉皮笑臉,正色道:“雅雅,我正要跟你說件事!”

“嗯,喊我蕭總,什麼事說罷!”蕭雅也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夾起菜來。

“蕭總我想要我需要離開公司了!”

“嗯,到哪去,需要請多長時間的假?時間長了我可是要扣工資的!”心不在焉的蕭雅沒有聽出江風話語的意思。

江風撇了撇嘴,道:“我是要辭職了,我想要開創自己的事業!”

“什麼?”蕭雅和王燕妮同時發出一聲驚呼,燕妮還差點將滿嘴的菜餚給噴了出來,直嗆的她連聲咳嗽,小臉憋的通紅。

“你說你要辭職?”蕭雅還有些不願相信道,不知爲何她的心莫名地感到一陣空虛,好似一下子要失去什麼寶貴的東西一般!

“我不是根本不在乎他的嗎?他還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啊!我怎麼會在乎他?”

“是的,我想現在是我該離開公司的時候了,不僅是我,任戰、盧斌、王德海他們都要與我一起辭職!”

“喂,小變態,你們這是爲什麼啊?難道嫌表姐給的工資少了!你要是不滿意可以要求表姐加工資啊!”不知爲何王燕妮也緊張起來,似乎江風要從自己身邊消失一般。

“是啊,你們這麼多人,而且都是保安部的,一下子都走了,讓我臨時在哪去找到合適的人選!有什麼不滿的,你們可以向公司提啊!”

江風笑了笑道:“這不是工資的問題,也不是公司的問題,是我們想要開創屬於自己的事業,人生苦短,青春如白駒過隙,我們都是堂堂正正地大男人,不想一輩子給人打工,現在是我們一起開創屬於自己的事業的時候了!還請蕭總成全吧!”

江風的聲音擲地有聲,一股男人的陽剛之氣沖霄而起。一瞬間,蕭雅和王燕妮都突然覺得江風變得高大了起來,那股灼灼地男人陽剛之氣,逼的她們芳心亂跳。 對於江風突然提出的辭職,蕭雅和王燕妮居然都心下不安起來,原本她們都以爲收留江風住在這裏是因爲可憐他。她們也都曾以爲江風是一個讓人非常討厭的人,沒素質,沒本事,還是一個大流氓。她們甚至還無數次想象過要將他趕走。

可是不知爲什麼,如今親口聽到他要離開,她們卻都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小變態,你要是辭職了,以後還到我們這裏住嗎?”王燕妮問出了最關切的問題,“那你以後怎麼到我的學校保護我?難道就丟下我不管了?”

“是啊,你就這麼辭職了,而且還帶走我們公司保安部的所有精英,你讓公司一時間怎麼運行下去?難道你不知道公司現在其實還遠未太平嗎?”蕭雅轉彎抹角道。

看到兩個女人對自己的依依不捨,江風的心頭一陣莫名地感動,好久沒有人關心他了!能被自己心中的女人惦記着是何其幸福!

“呃,我辭職是辭職,住宿自然還是住在這裏了!你們不會那麼狠心將我趕到街上去吧!在這省城我可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

“嗯,我和表姐最是善良了,知道你無家可歸!不管你還是不是表姐公司的員工,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我跟表姐商量商量,再給你免費住一段時間吧!”

“啊,那多謝燕妮和雅雅了,我知道你們還是疼我的!”江風露出感激之情道。

“呃,別這麼噁心好不好!”兩個女人同時叫道。

“呵呵,我說的都是實話啊!我知道你們是疼我的!別不好意思承認啊!”

“你這人臉皮可真厚?”


“就是,就是沒見過你這樣臉皮厚的人!”

“嗯,我這別墅反正大的很,你要住便住吧!不過我公司的事你打算怎麼辦?你帶走任戰他們,這可是挖我的牆角啊!”蕭雅嘟起嘴,露出一絲不悅道。

江風笑了笑:“我們要發展的事業正是準備創建一家保全公司!主要業務便是做保安和保鏢!盛德服飾公司,是我們的老家,我們願意免費爲公司提供三個月的保安業務。從而彌補我們離開後公司一時間的人手緊缺問題!”

蕭雅的美眸翻動了兩下,“嗯,算你還有點良心,這樣吧!我們公司也不缺你那點錢,你們又是在創業之初,經費一定比較緊張。以後我們公司的保安事項便由你們承包了吧,我們不會白要你們的服務,會按月給錢的!”

“這!”江風的心中一陣感動,知道這是蕭雅在故意幫助自己,“這樣你不是吃虧了?”

“嗯,只要你們的佣金不會太高,嚴格算一算,我們也不吃虧的!有了你們提供保護,我就省了聘用保安啊!而且你可還要免費做我們的保鏢哦!”


“那好,那就多謝雅雅你了!你是我們公司的第一個客人,這樣吧,我們會將你升級爲我們的金卡級主顧,以後無論我們公司發展的怎樣,你始終能享受我們最大的優惠!”江風一本正經道。

“嗯,那就先謝過江董了!”蕭雅莞爾一笑,不知是她故意,還是真的沒有注意到,江風對她的稱呼,竟然沒有再糾結於這個話題。

向蕭雅遞交了辭職信,江風終於開始自己創業了!一切發展的都比較順利,加上從王海濤那敲詐來的五百萬,於今他已經有七百多萬資產。這麼多錢,完全可以有一個十分閃亮的開始了!

盧斌等人的幹事效率也沒有讓江風失望,幾天之後他們便已經找好了店面,商洽好了房租,並開始着手裝修的事物。任戰、王德海和大龍則主要是招募人手,這些都是他們的老本行,因此處理起來井井有條,遊刃有餘,而且他們在這一行裏早已有了自己的人脈,因此很快他們便招募夠了基本的成員。

江風則是主要負責工商註冊以及與公安局關係等一些官方事物,在辦理這些事物時,江風再次認識到了自己的青龍組身份的重要性。每到一個地方,只要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證明,便幾乎都是一路綠燈,很是輕鬆地便打通了各個關節。

“風哥,現在萬事俱備,只等開業了!我已經找人看過了後天便是良辰吉日,要不我們就選定後天開業吧!”電話那頭傳來盧斌疲憊而又興奮的聲音。

“嗯,很好,那就後天吧!辛苦你們了!”江風也有了一點小激動,這是他的第一次創業,是他走向美好未來的第一步,意義重大。

“風哥客氣了,我們之間還談什麼辛苦的!只是丁會計那,恐怕還要風哥你親自邀請了!我們已經找過她三次了,她始終沒有給我們正面的回答,而且我看她的臉色似乎一直不是很好啊!”

“哦!”江風微微有些吃驚,“那好的,丁會計的事就交給我了!若是沒有其他事,你便去忙罷。”

“好的,風哥再見!”

“嗯,再見!”結束與盧斌的通話後,江風便直接撥通了丁蕊的電話。上次給她打電話被拒後,江風便一直沒有給她打電話了!從他骨子裏甦醒的大男子主義思想,讓他一直拉不下面子來。

手機裏傳來一陣悅耳的彩鈴後,電話終於被接通。

“喂,丁蕊嗎?是我!”

“江董事長這樣的大忙人,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江風辭職,開創事業的事,早已在盛德服飾公司傳播開來。

“還在生我的氣啊?”江風的聲音變得很是溫柔道。

“喲,我們這樣的小老百姓哪裏敢生江董的氣?”

“唉!這女人的胸倒是不小,可是胸襟怎麼就這麼狹小呢?”江風一陣悲嘆,他自然是明白丁蕊依然在爲他那天在醫院說的話而生氣。

“呵呵,沒想到你也挺會說笑話嘛!嗯,是這樣的,我們新開的‘一流保全’公司,還缺一位可以信得過的會計!我想邀請你家人我們之中,我們大家一起創業!”江風認真道。

電話那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接着江風依稀聽到了一聲嘆息,“你這個事情任戰他們已經跟我說過了,只是你們說的遲了些,前幾天我已經答應了別人,明天我就要去江海市的一家新公司!”

“什麼,你要離開H市?”江風感到心猛地一收緊,有些無法接受丁蕊的話。

“是的,我的一個遠房表哥,前不久從海外留學歸來,準備在江海市創業,邀請我加入他的公司!我已經答應他了!明天便去了!”

江風終於相信丁蕊不是在騙他,她是真的要離開了,現在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將她留下來?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跑到那麼遠的地方?”

“真的要聽理由嗎?”

“自然,請告訴我到底是爲什麼?”

“那好,我的理由是其一,江海市是與京城並駕齊驅的大城市,無疑那裏的發展機會要比在H市大得多!其二,能夠到江海市去發展一直是我的夢想!第三,我相信我那遠房表哥,他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哈佛大學的博士學位,我相信在他的公司我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

在提起那個有才的表哥時,丁蕊似乎還特意加重了語氣,這在江風耳中聽來便好似一陣毒針直刺心肺。

“還有其他理由嗎?”江風苦笑一聲道。

“或許有或許沒有了吧!我想離開這個城市,去尋找一片真正屬於自己的天地!”丁蕊的聲音變得很是悵惘起來。

“作爲我曾經的一個朋友,你應該支持和鼓勵我吧!”

沉默,江風握着手機感到有一絲茫然,半晌,“嗯,祝福你!希望你能在江海市找到自己的歸宿!”

“謝謝!”

電話兩端都陷入了沉默,好似他們已經失去了共同的話語。 不知是何時掛上電話的,江風只是在手機恢復正常時,才清醒了過來。若是以前,他或許會低聲下氣地去懇求丁蕊留下來,可是如今的他已不是當年那個小吊絲了!骨子裏的大男子主義和高傲,讓他不願低下高貴的頭顱。

“江海市!嗯,等着我吧,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也會去哪裏的!我的人生和事業絕不會僅僅侷限在H市!”江風收回手機,眼中閃過一道厲茫。

“噼啪!”在一陣熱烈的爆竹聲中,江風的“一流保全”公司終於開業了。公司坐落在H市一條比較繁華的街道上,這裏商賈雲集,車水馬龍,是一個做生意的好地段。

當開幕式的熱鬧漸漸散去後,公司裏便一下子變得冷清下來。整整一天都沒有一樁生意上門,雖說向他們這個的公司不可能人流如梭,往往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但今天是他們開業的第一天,無論是在前期宣傳,還是今天的開幕式上,他們可都是下了大工夫的,而且今天還許諾了很大的讓利活動。這樣依然沒有一樁生意,那可不是什麼好兆頭了!

“名氣,還是因爲名氣,因爲我們的名氣不夠響亮,他們不敢相信我們?”辦公室裏,一陣雲霧吞吐,盧斌首先提出自己的見解道。

“盧斌說的沒錯,現在這個社會並不安寧,特別是前一段時間很多富豪、大老闆要麼被殺,要麼被敲詐勒索,甚至綁架的事件,讓很多有錢人都是戰戰兢兢,風聲鶴唳。顯然他們是需要保鏢的,據我所知我們的保全市場大的很!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沒人來找我們那隻能是說明我們的名氣不夠大,他們不願意相信我們!”任戰總結道。

在座的其他人都點了點頭,他們也都深知其中的道理,該做的廣告他們也都做了,該有的宣傳他們也都按照步驟宣傳了。可保安、保鏢工作畢竟關係到僱主的身家性命,那些有錢的僱主肯定是要鄭重選擇的!他們只是剛建立的新公司,人家會相信嗎?敢相信嗎?

“風哥,你說我們該怎麼辦?”衆人齊齊看向坐在首席上的江風。江風纔是這家公司的大老闆,但他並沒有直接參與公司的經營中來,就是今天的開幕式他都沒有參加,這主要是因爲他的身份比較特殊,好歹身上還掛着一箇中校的軍銜。這樣的身份讓他不便於拋頭露面,所以他將公司的事物便都交給了任戰他們去打理。

好在任戰、盧斌、王德海、大龍都是他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可以放心大膽地將公司交給他們。

江風點了點頭,輕咳一聲道:“你們分析的有道理,我們的名氣不夠固然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但或許在市場上我們也要再加一把火!將市場對我們保全人員的需求再增旺一點!”

“風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要從市場需求和推廣知名度兩個方面着手!”

“嗯,那具體要我們怎麼做?”

“你們只要做好計劃內的事情便好了!我們的僱主都是社會上的精英人士,還是由我出面溝通溝通吧!”

“那我們如何刺激市場呢?”

江風露出一抹晦澀難明的微笑道:“那最好是要讓社會變得風聲鶴唳,讓有錢人變得人心惶惶,這樣他們就會飢不擇食地來大請保安和保鏢了!”

“啊!風哥,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們去燒殺搶奪吧?”大龍也跟着其他人 一起喊他風哥了。

“你們怎麼就知道打打殺殺呢?這件事也不需要你們費心,我已經有了計劃!”江風的腦海中確實已經有了一個計劃,不過絕不像他嘴上說的那麼冠冕堂皇,那將更加殘忍更加血腥。

會意剛剛結束,江風的手機便響起了暢快的鈴聲,那是不敗武館打來的電話。

“喂,我是江風!”

“啊,風哥真的是你!這可是太好了!我不是不敗武館的張達啊!您還記得嗎?”

“張達!”江風微微皺了眉頭,這個人他自然是記得的,當初自己的一拳頭可是打掉了他好幾顆牙齒!時過境遷,隨着自己的實力的增長,張達這樣的人已經無法進入他的眼球了。

“嗯,我自然是記得你的,找我有事?”

“嗯,真有急事,是武館中的事情!”張達露出一道欣喜的聲音,“有人到我們不敗武館來踢館!那人很是厲害,已經打傷了我們好幾個教練,上次你見到過的雷豹教練也被打傷了!現在只有坐鎮留館的二級教練方教練還沒有與那人交手!不過依我看,方教練也不一定是那人的對手!”

“現在館裏的很多高手都隨總教練出去考察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們無法向他們求救!好在總教練他們離開時,曾叮囑過我們若是館裏出現了我們不能解決的情況,便可以向您求救!他還說您也是我們武館的二級教練!”

“嗯!”經張達的提醒,江風這纔想起來,自己還真是不敗武館的榮譽二級教練,一個月還領着二萬元的高薪,只是自己還從未爲武館做過什麼事情!他也知道萬山等人哪裏是出去考察了,那都是去執行任務了,現在整個H市青龍組成員,也就他一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