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見狀周大炮疑上心頭,隨後反應過來,整個國內只有天門的弟子可以加持飛行符,可以飛起來!而滅天聯軍內部給天門的這些人起了一個非常貼切的名字—-飛人!

想到這裏周大炮立刻驚的一身冷汗,大聲叫道”快,快..都他媽的!快給我快出來,準備迎敵…”

而就此時公路兩邊突然燈閃爍,將整段公路都照亮了,兩邊大羣天門最精銳的龍牙,如同下山猛虎似的在燈照耀下衝殺過來!

而滅天聯軍的人則慌亂的從車內鑽出來,然後倉皇應戰!周大炮此時嚇的全身發涼!此時他身邊只有四五百人,而對方的人卻黑壓壓的一大片,少說也有上千人!

經過蕭龍改革之後,天門大力擴展龍牙,而且也一直都沒有停下來過,尤其是最近天門一統河南黑道,各方武者高相繼來投,這讓龍牙的發展得到了非常快的提升!

很快龍牙成員就已經衝殺了上來,一方是事先做好了全萬準備埋伏出擊,而一方則是倉促應點,一方人員重多,高手雲集,而另一方則是人員薄弱,高手更是少的可憐!雙方誰優誰劣一眼便知分曉! 雙方殺到一處,近身相搏,從安徽出來的滅天聯軍人,戰鬥力非常弱,整個實力更是很低,並且相互之間配合很差,再加上跟他們交手的開門龍牙,這些人被殺的奪路而逃,更加加深了周大炮及其手下的恐懼!雙方一經交手高底立分!天門龍牙個個都是狠角色,而且其中還有者可以一邊以武力戰鬥,一邊施展法力引動符咒,天門龍牙所到之處立時會颳起一道風暴,滅天聯軍中根本無一人能戰他們!

而蕭龍則一直站在遠處看着場內的戰鬥,對於這樣佔着絕對性優勢的戰鬥,蕭龍提不起半點的下場興趣!

很快在天門龍牙的強勢圍攻之下,周大炮只得將人員全都收攏起來,躲在車輛後面抵擋天門龍牙發起的猛烈攻擊,同時周大炮也給在山東的總部打去電話,將這裏發生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請求增援!可是總部的迴應卻要他們堅守一個小時!

聞言周大炮氣的把電話都摔了,別說一個小時了,依目前的戰鬥狀況來看,已方都堅持十分鐘都不錯了!

場上血飛四濺,慘叫連連,滅天聯軍的人一個接着一個的倒下,人越打越少,而天門龍牙則越戰越勇,他們根本就不怕受傷似的,也可以說周大炮的手下里還真沒有人能給他們帶來傷害!

眼看着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周大炮心中大急,暗道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增援沒有來自己手下的人都會全死光!周大炮提一把三尖戰刀,然後一躍跳至車頂揮刀向下斬去!

周大炮實力不弱,在他快速揮刀之下,力道足有千斤之重,再加他是偷襲,當場便有一個龍牙成員被周大炮偷襲得手,傷在了他的刀下,接着周大炮又連連揮動三尖戰刀,憑着一股子衝勁兒,倒將四五個龍牙成員逼的手忙腳亂!

周大炮的勇猛確實爲滅天聯軍人激發出了些士氣,不過他的勇猛同樣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那董帥在到車頂上的周大炮不斷揮舞三尖戰刀將一個又一個天門龍逼到車下後,立刻怒意大生,鋼足輕輕點地然後人已經飛離地面,一跳竟然達到了十幾米的距離,輕輕的落到周大炮所在的車頂之上!

周大炮打的正歡,突然感覺自己後面來一人,隨之想也沒有想就立刻身回揮刀斬去,然後周大炮卻斬了一空,見狀周大炮心震驚,自己剛剛明明感覺到有人的,現在怎麼卻沒有了呢?就在周大炮心中不解之時,突然身後傳來的冰冷到極點的聲音!

“我在這呢!”

周大炮驚忙轉身回頭看,只見一個相貌堂堂,目光如刀的青年男子正在自己身後冷冷的打量着自己,周大炮雖然手些手段,可是看到眼前這位青年,他的心裏此時卻提不出半點輕視之意,因爲他從這個青年身上感覺到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

周大炮驚恐問道“你是誰?”

那董帥帶那冷冰冰的表情沒有半點變化,冷冷說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因爲你很快就會成爲一具屍體了!”說完那董帥動了,董帥是龍牙老大,他的戰鬥力達到什麼高度,一直都是一個迷,因爲在龍牙之後從來都沒一個人能打得過他!

只見董帥整個人立時化作一道虛影閃衝過來!見狀周大炮立刻將三尖戰刀極速舞動起來,不得不說周大炮還真有兩把刷子,笨重的三尖戰刀被他使的密不透風,迎着衝過來的董帥重刀狂力斬下!

而董帥又豈那麼好傷的?只見董帥整個人的整體半偏,在三尖戰刀離自己只有一釐米的距離之下,三尖戰刀從董帥的眼前落下,董帥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接着董帥飛快踢出一腳正踢在周大炮的肚子上,天門龍牙訓練向來就是講究一招殺敵,而身爲龍牙的老大董帥更是如此,他一腳便使出了全力。

周大炮被董帥全力一腳踢退後好幾步,差點從車頂上退掉到下面!周大炮感覺自己的肚子火辣辣的,疼痛難當,腹中如同翻江搗海似的!而就周大炮上氣不接下氣時,董帥如野獸般的又衝了過來,見狀周大炮忍痛橫斬一刀,試圖將董帥的去路全封死,然而董帥則再次擡腳快速閃電般踢中了周大炮的大刀!

叮…

周大炮手中的天尖戰刀差點脫用而出,周大炮還沒有來得及驚訝,董帥便又到了跟前了,只見董帥的雙手之上不知何時已經套了一雙精鋼打造的鐵手套!手套分五指,五指尖甲呈現刀鋒形容,長度可達兩尺多!

董帥極速的向周大炮剌來,董帥的速度只能有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快!兩字形容就是極快!周大炮只能看淡淡的五指刀鋒向自己迎面而來!

在這威急的時刻周大炮運起全身的力氣,拼命的揮動着三尖戰刀想以中的三尖戰刀抵擋住董帥的攻擊!

叮叮….叮叮….叮…

董帥的尖爪如雨點般落下,快速的從周大炮周圍出擊,只是很短的時間之內董帥就攻擊了五十多次,再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董帥出了這麼多招兒沒有力盡之勢,然而周大炮的力量跟速度已經跟不上董帥了!

噗…

董帥的五指刀爪深深的插入了周大炮的胸口之內,刀鋒穿心而過,隨之董帥抽出尖爪轉身離去,連看都沒有再看周大炮一眼!


周大炮捂着胸口慢慢的跪倒在了車頂上,鮮血不斷的從胸口處流出來,從車頂慢慢落下!臨死前周大炮看到董帥那冰冷的背影,還有他鐵爪裏一顆正在跳動滴血的心,周大炮最後一句話

“原來…我的心是這樣的…”

周大炮死後,下面的滅天聯軍人沒有抵抗多久就全都投降了,不過也只剩下了一半不到的人,而後還個個帶傷,對於這些人蕭龍賴得管他們,只是警告他們不許再跟着滅天聯軍,如果在今後的戰場上再看他們其中的某一個人的話,一定讓他們身首異處!另外蕭龍爲了達到震懾的效果還讓人給投降的滅天聯軍人都拍了照,用來今後在戰場上的比對!隨後蕭龍就下令把這些人放了!

隨後蕭龍帶人朝着別外一條高速路上駛去,場上鮮血狼籍,屍體和重傷者遍佈,全都是剛剛的滅天聯軍人!其實蕭龍本想埋伏周圍,等着山東滅天聯軍總部來人救援的時候再打他們一個伏擊的,可是蕭龍卻收到消息說,滅天聯軍總部在接到周大炮一衆遇襲的消息之後,增援的人員剛剛走了沒有大一會,又讓良浩龍叫了回去!

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蕭龍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良浩龍身邊一定有個謀略非常過人的智囊爲他出謀劃策!

事實也確實是這樣的,當週大炮向部發出求援之後,良浩龍當時想到沒有想就派出八百多人前去救援,不過周陽聞迅後立刻趕了過來,周陽只說一句話,說只要這八百人去救援周大炮所部,就別想在回去了!蕭龍的手下可是一千多天門龍牙!

聽到‘天門龍牙四個字讓良浩龍頓時驚醒,並嚇出一身冷汗,立刻把派出的八百多人招回!而良浩龍也接勢下坡的接受了周陽的意見!最終到周大炮戰死,良浩龍都沒有派出一兵一卒前去營救!


再說蕭龍接次出擊將安徽通往山東的公路上幾乎都轉到了,一共打散了三波向山東涌進的滅天聯軍人,共計有七八百人被打散!沒有這讓些人入山東,這對蕭龍攻打山東非常有利!

直到次日中午蕭龍一部和圖菲,林紫陽兩千多人員纔在山東邊境匯合,而金靈兒和歐陽玉燕所帶的那隊人還在回趕的路上!從江蘇集結出的滅天聯軍衆也都差不多讓金靈兒所率領的人員打哭天喊地了!

安徽,江蘇兩省內的滅天聯軍人幾乎一個人都未能進入山東!但是山西和河北省內的滅天聯軍人還是進入了山東境內,對此蕭龍也非常無奈,畢竟蕭龍不是神不可能一下分化萬千個分身!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掉!天門的力量仍舊有限!

等金靈兒和歐陽玉燕所帶的八百多人回來之後,蕭龍現在手中人加起來差不多有五千人,蕭龍打算先把這五千人打進山東境內再說,試試看良浩龍的態度,順便再看看良浩龍身邊的那個智囊將會出什麼樣的計謀來對付自己!

不過五千多人如果進入山東境內就需要有安身之所!由於上次跟雷傲達成協議,今後天門將被列爲國家機構,名字好像叫什麼地方巡防民兵什麼什麼部之類的,蕭龍沒有記清楚!天門的弟子今後將享有國家民兵的待遇,同時可以定點整治社會上的非法組織,非常聚衆犯罪等罪行!這便讓天門對滅天聯軍時可以放開手腳了!而且雷傲提醒蕭龍,如果有必要的話,蕭龍可以直接請求當地駐防部隊來協助天門對付滅天聯軍!

對此種種的便利讓蕭龍喜出望外,做夢也沒有想到國家竟然會自己這麼高的價碼!現在蕭龍也已經不再是靈警大隊長了,而是河南地區民兵團,團長!直接歸國防部指揮!

蕭龍這個民兵團長,雖然猛一聽上去不牛,然而蕭龍這個民兵團從人員到幹部等等裏裏外外全都是由天門弟子組成的,全部只聽命於蕭龍一人的!

有了這個民兵團長的頭銜,今後就算是太平了,公安部想整治天門這個黑道巨頭也辦不到了!

只有一件事情讓蕭龍想不明白,就是跟自己鬧的非常的愉快的雷傲,好像突然就性了似的,沒有等蕭龍開口,就給了蕭龍一個民兵團長的職位。是什麼讓雷傲態度發生瞭如此大的改變呢?蕭龍想破頭也想不明白!

再說蕭龍把進入山東的落腳點的目標鎖在了山東聊城,聊城之內共有三個滅天聯軍的據點,每個據點都是一個獨立的大樓,裏面可以容納下很多人員!正好給蕭龍手下之人落腳!當然滅天聯軍的人是不會自己把據點讓出來的,不過蕭龍介意把他們都打跑!

話不多說,蕭龍當天就帶着車隊駛入山東境內,蕭龍所率的車的足足有三四百之多,再邊檢察站的時候可把那裏的工作人員嚇傻了,工作人員硬着頭皮上前檢察,不過蕭龍上前露了露臉,將自己的民兵團長的政件遞上去之後,工作人員馬上認出上面照片裏的人正是蕭龍!然後二話沒說立刻開欄放行,一路還有數輛警車頭前開道!此時上頭一號文件已經下達了,其中就有讓地方所有部門全力無條件配合蕭龍的這個民兵團!

聊城陽谷縣內,在縣城中心有一座二十多層有大樓,名爲富豪大廈,是滅天聯軍旗下的產業,其實也不能算是滅天聯軍的,應該說是滅天聯軍搶來的更爲合適!

富豪大廈裏一共六百多滅天聯軍的人在把守,據點頭的目名叫錢生前,此時實力並不怎麼樣,但是對滅天聯軍非常忠誠也正是因此才當上了據點的頭目!

錢生前已經收到了上面給下達的命令,那就是讓死守據點絕不對出去應戰!

蕭龍從情報上看到錢生前的名字後笑了,暗道此人的老子一定非常喜歡錢!不然怎麼給自己的兒子取這個名字錢生前(錢)呢?

到了夜裏,街道上的行人幾乎已經看不見了,街道遠處突然有大隊車輛行駛過來,隨後車隊在富豪大廈門口停下,蕭龍從車內下來,隨後一連串的開關車門的響聲連成一片,天門弟子和龍牙都從車內鑽了出來!很快整條街道上都站滿了人!

此時富豪大廈的大門緊閉,但是裏面卻燈火通明,明顯裏面有人,而且還很不少!

蕭龍微微招,神氣百倍的樣子,倒不失他此時的身份,言笑“誰去把這裏給拿下來?”此時的蕭龍,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以前沒在天門時的吊絲氣,二氣,猥瑣氣息都不敢表露 來, 鳳臨天下之禍國妖后

“我咧個去!草踏馬的…滅天聯軍這羣王八蛋害我白白跑了一趟….姑奶奶今天饒不了你們,別以爲關着我就不打你們了!”圖菲只見一甩秀度的波浪長髮,口中卻罵罵咧咧的爆着粗口,也不管蕭龍同不同意,就自己單槍匹馬的走了過去!

圖菲走上前去,擡踢對着富豪大廈的大門便是一陣狠踹,砰!砰!砰!!!砰!!!大門被圖菲踹的變了型,“開門,給老孃開門,草泥馬的…你們不開門!看老孃殺進去不扒了你們的皮!”

隨後圖菲稍稍加力,嗵的一聲巨響,富豪大廈的大門被圖菲爛了,隨後圖菲直接從破爛的門洞內走了進去!

到了裏面之後,圖菲四下打量了一下發現四周靜悄悄的,正納悶怎麼沒有人的時候,突然從樓道和走廊裏衝出大批的滅天聯軍人,一個個張牙咧嘴的衝青上殺了過來!

見狀圖菲怒罵一聲“王八蛋們,你們總是露面兒了啊!看老孃我怎麼收拾你們…”圖菲挽起袖子,對付這些小夥色圖菲連戰刀都賴的拿出來了,只用雙手左右開攻,對着衝過來的滅天聯軍人就狠狠的賞起了大嘴巴!

噼裏啪啦…噼裏啪啦…噼裏啪啦…

只聽到富豪大廈的大堂裏響起一連串緊密而又急湊的耳光聲響,只見圖菲在人羣之中快速移動着,這些普通的滅天聯軍人那裏能抵擋住圖菲? 身在外面的蕭龍看到圖菲在裏面發瘋,就知道這悍妞兒的爆脾氣又上來了!來來回回折騰了大半天,沒有撈到仗的她,心裏就不爽了!

“龍爺!要不要我帶兄弟去幫幫圖菲堂主去?”黑狗湊過來問道

蕭龍搖了搖頭,咧着嘴說道“你現在最別去!如果你現在敢帶人進去,圖菲說不定敢賞你兩個大嘴巴,然後一腳再把你踹出來!”

聞言黑狗縮了縮腦袋退回到一邊去了,這些天裏跟圖菲相處下來之後,幾乎所有人都瞭解到圖菲是脾氣,真爽,率真,不嬌氣,再都有是就爆脾氣,而且一單她的爆脾氣上來了,誰都攔不住!雖然圖菲身上有些毛病,可是大家卻出奇不討厭她,相反卻都非常尊敬圖菲!而且圖菲也沒有半點堂主的架子,經常跟下面的兄弟聊天打屁,打仗的時候圖菲身邊的兄弟也都衝的最兇!圖菲身上有着一種與蕭龍類似的氣質可以將很多人凝聚到一起!

富豪大廈大堂內傳來聲聲的慘叫之聲之和清脆的耳光聲,這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差不多過了有二十多分鐘之後才停下來!

隨後圖菲這才解氣的從據點裏走了出來,手上沾滿了血跡,正拿着不知道是誰的領帶在擦手!“哈哈…滅天聯軍的王八蛋們,讓你們知道知道你姑姐姐的厲害!!”圖菲了沒有半點女性的矜持,反而像個爺們似的罵罵咧咧的從富豪裏走了出來,然後樂呵呵跑到蕭龍面前說道“裏面的滅天聯軍人全都擺平了!”

蕭龍無奈的笑了笑,然後起身向富豪大廈大堂裏走去,走到裏之後蕭龍看到地上蹲着好幾百號滅天聯軍人的,個個都捂着臉正咦咦呀呀的痛叫呢,每個人的臉都腫的如豬頭一般!地上到處都被打掉的牙齒!

看到這一暮所有人都被圖菲的憾勇給再次震憾到了,衆人以都圖菲很能打,但是沒有想到圖菲竟然這麼能打,一個人將據點裏的三百多滅天聯軍人打的滿地找牙,恩,是名副其實的滿地找牙!本來據點裏有滅天聯軍六百多人呢,可是在剛剛據點裏的頭目錢生前看到從樓上的窗外看到,外面天門的車隊都整條街都塞滿了,天門的人更是多的數不清個數,於是錢生前二話不說,留下一部分人來抵擋天門的攻擊,而他則帶領另一半人去總部救援,不過他一去,就再也沒有回頭!

衆人此時無不猜測圖菲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

打下富豪據點,蕭龍並沒有滿意,立刻讓圖菲和林紫陽各三百人,前去將另外陽谷縣內的另外兩個滅天聯軍據點拔掉,這兩個據點拔掉就可以了,蕭龍沒有讓圖菲和林紫陽將其戰領,讓兩人完任務之後立刻回來!

由圖菲和林紫陽兩位高手帶隊出馬,很快捷報就傳了回來,隊谷縣內的另外兩處滅天聯軍的據點全部被拔掉,兩個據點裏的頭目都被當場斬殺,其他滅天聯軍人則被全都打成重傷之後,才被放走的!這是蕭龍特別交待的,蕭龍雖然不想大量殺死國內修練者,但是蕭龍也不想讓這些人跟着滅天聯軍給自己添亂,所以蕭龍就下令將這些打成重傷,讓他們雖不至死,然而也讓這些人無力再回到滅天聯軍繼續爲其賣命!

一夜之間就蕩平了陽谷縣內滅天聯軍所設的三個據點,將近一千人被打散了,這一消息讓良浩龍坐臥不安,在會議室裏的顯的焦頭爛額,走來走去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周陽被良浩龍晃的頭暈,說道“良師兄?你這是怎麼了?不就是丟陽谷縣嘛,至於你這麼着急嘛!”

良浩龍言道“周師弟啊!丟一個陽谷縣並不算什麼,可三個據點的門人全都被打成重傷,足足有八百多號人呢!再加上失去聯繫的,一下子減員一千二百多號人,這可是一個不小的損失呀!接下來我們該怎麼防守蕭龍的進攻呢?”良浩龍萬萬沒有想到,天門的進攻竟然如此迅速而犀利!而且天門弟子的戰鬥力似乎又有着不小的提升!

周陽微微笑道“良師兄!你沒有從蕭龍處置那些被打敗的滅天聯軍人的事情上發現點什麼嗎?”

良浩龍疑惑不解問道“怎麼了?周師弟你是不是看出了點什麼?”


周陽嘴角掛起笑容,然後說道“呵呵,蕭龍對待那些投降和打敗的滅天聯軍人從來都做過多的殺害,只要他們不再回滅天聯軍內,蕭龍就不會管他們!蕭龍一個凡事都喜歡做到完美的人,他既想將滅天聯軍打垮,又不想殺害過多的國內武者,不得不說蕭龍對國內武者界強弱有着很高大局觀保護意識!這是蕭龍的優點,但也是他的缺點,這樣一來他攬在自己身上的負擔就太多了!”憑心而論,周陽還是非常贊同蕭龍的做法,同時他也非常佩服蕭龍!只是兩人此時陣營不同,各爲其主罷了!不然周陽還真想見見蕭龍,然後與之笑談天下大事,共飲一壺濁酒的願望!

接着周陽又說道“現在我們手裏人員不少!良師兄,如果我們把這些人都分散在各據點之內,早晚都會被蕭龍所部一一拔掉!”

良浩龍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師弟你的意思?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周陽說道“將除部總以外,各據點裏的人都集中起來,我草草估算過,大概可以集中不到六千多人,此時蕭龍不是已經以富豪大廈爲大本營了嗎?那好,我們就把這六千多人全都圍攏到了富豪大廈周圍,用來圍困蕭龍所部!”

聞言良浩龍臉上泛起了猶豫,眉頭緊皺說道“師弟…這樣一來,我們可就相當於將整個山東境內的據點都放棄了? 海賊之白銀王權者 !”

周陽心中暗歎一口氣,說道“良師兄,你想想看,就算我們不放棄所有的據點,他們早晚還不是要被蕭龍攻克?想想看,昨陽谷縣內的三個據點發來求援助之後不到半個小時就被攻克了,良師兄啊…天門弟子幾乎半數可引動靈符,據分析一個可以引動靈符的天門弟子的相當於我們五個滅天聯軍的成員,而且還是在戰鬥力同等的情況之下的!除此之外天門還有像圖菲,林紫陽這類的高手!反觀我們手下沒有高手坐鎮,目前只能以大量的人數去硬堆了!”

良浩龍的目光短淺只顧着眼前的利益,對此周陽心中很是嘆息,這是良浩龍最大的缺點,他自己也是一個聰明人,可就是無法剋制自己的這個缺點!

良浩龍想了一會,仍然覺得有些不妥,然後再次說道“良師弟,蕭龍手下大概有五千多人,如果蕭龍全體出動拼殺,我們擺出的這六千多人,十有八九可能成了蕭龍的口中食了!”

周陽搖了搖頭,非常自信的說道“我剛剛說過蕭龍是一個喜歡過於追求完美的人,他既想取得勝利,也不想讓國內武者界有太大的損失,所以我相信蕭龍絕不會出動爆發長時間和大規模撕殺!蕭龍明白不管天門和滅天聯軍那一方損失,最終受損的還是國內武者界和靈異界的整體實力!所以我敢斷定蕭龍是不會強硬拼殺的!”

良浩龍不知道周陽那裏來的這麼大的信心,不過他還是有點不放心說道“良師弟,你的方法是不是太冒險了?還有沒有更穩妥一點的辦法呢?”

聞言周陽知道良浩龍目光短淺的性格又出現了,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良師兄,剛剛我所說的就是我最好的辦法了,至於採不採用就完全於你的決定了,我的計謀是次要的,你的決定纔是最主要的!良師兄,你慢慢想吧,我先下去了!”說完周陽站起來,吹着悠閒的口哨離開了!

只剩下良浩龍一個人後,良浩龍一直在回想着周陽剛剛說的話,不過良浩龍還是不敢直接將所有據點都放棄,但是他也覺得周陽說的有道理,於是最良浩龍做出了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良浩龍下令將山東境內一半的據點裏的人力,約和三千來號人全都集結起來後前去圍堵蕭龍所部!

當週陽聽到良浩龍下了這個命令之後,立刻冷笑了一聲,然後找了個藉口稱病回五行門總部療養去了!從良浩龍下達這個命令之時,周陽心中就已然料定,不出兩個月滅天聯軍全都毀在良浩龍的手裏!

周陽可不想跟着他倒黴下去,良浩龍眼中毫無大局觀,只看重眼前小利,周陽讓他用六千人卻圍堵蕭龍所部,而他卻只用一半,三千多人蕭龍的手下五千多精銳用不了半個小時就能將其打垮,如果按自己所說以六千多人圍困蕭龍,那蕭龍還會有所顧及,會避免造成大規模武者死傷!會暫時處於靜止防守狀態!

可是隻有三千多人圍堵蕭龍大軍,那後果可就不一樣了!蕭龍不想看到死傷,但是那並不代表着蕭龍恐怕死傷,良浩龍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周陽真是有種對牛彈琴的味道了,同時周陽也不想再對這隻目光短淺的牛彈琴了!

滅天聯軍在山東境內半數據點裏的人都開始向着陽谷縣集結而來,這麼大的動靜蕭龍想不知道都難,得到這個消息之後蕭龍有點搞不明白這個良浩龍想玩什麼鬼花樣了,不過蕭龍的疑問很快就解開了,當天進入陽谷縣的三千來號人到來之後,立刻買下了富豪大廈對面的一座六層小樓,然後所有人都進入了小樓裏面,見狀蕭龍笑了而且笑的非常開心,滅天聯軍竟然想用這三千多號人看住自己,蕭龍想道;這個良浩龍不是傻了,就是瘋了,要麼就就是擼管射到自己腦子上了!

不管良浩龍是怎麼了,蕭龍是也絕對不會放眼前這一塊美味的肥肉的,蕭龍隨之將衆人叫來,然後商量怎麼付出最小的代價將眼這三千多人解決掉!

一天無話

到了夜裏待道上靜悄悄的,連個人影子都沒有,躲在小樓裏的一羣滅天聯軍人此時正從大門裏向對面的富豪大廈觀望呢!此時他們心裏都提心吊膽的生怕對面的蕭龍所部打過來,這些被派來的滅天聯軍人心裏都把良浩龍罵了不下百遍了,他們原本在自己的據點裏待得好好的,可是良浩龍卻把他們從據點裏撤了出來,而且還非讓他們到陽谷縣來,來就來吧,還非讓他們在富豪大廈對面設立新的據點,更讓人生氣的是竟然只他們三千來號人!

就在零晨一點鐘的時候,據點裏的滅天聯軍人差不多都快睡着了,而在此時對面富豪大廈的樓頂之上卻有很多人頭涌動,接着大量的天門弟子,運法此動飛行符,將飛行符貼在自己身上,便慢慢的飛到了半空,然後慢慢的向對面滅天聯軍的據點小樓頂上落去!

據點樓頂六守門值哨的人此時瞬得正香,直到這些天門‘飛人’落下來之後他們才發現,當看到這些天門弟子之後,值哨的滅天聯軍人立刻嚇的面色蒼白,驚聲大叫出聲“天…天…天…門的…”他後面的話沒有喊出,就被一個身手矯捷天門弟子上前以戰刀割斷了那值崗的滅天聯軍的喉嚨!

不過這個值哨的滅天聯軍人還驚動了其他的滅天聯軍人,隨之整個小樓裏的人都驚醒了,大量的天門弟子順着樓道殺了下去,跟那些正往樓上衝的滅天聯軍人戰到了一聲,通道之空間非常狹小!人再多,速度再快也發揮不出不優勢,於是天門弟子跟着滅天聯軍人狹小的樓道內展開了最原始的撕殺,你給我一刀,我還你劍,刀峯所指互不相讓!

樓頂上的天門‘飛人’見樓道無法進入,然後再次飛起然後從六樓的陽臺前破窗而入,隨後就聽到一連串的玻璃破碎的聲音,大量的天門‘飛人’涌入樓之內,打了裏面的剛剛睡醒的滅天聯軍從一個措手不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