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裏面的螺絲……大家還真的都沒有看見!

面對衆人一臉的懵逼象,劉兵帶頭說:“這裏什麼螺絲都沒有,就一個凹進去的圓孔而已。”

朱明賢笑了笑,面對自己的職業問題,面色從容解釋:“你們不學這方面自然被表面的防盜設計給欺騙了。”他指了指裏面,“這只是多了個螺絲遮蓋帽而已,很簡單就能全部拆下來的。”

好隊友!

每人都在心裏吶喊。

這樣的隊友,請給我們來上一打!

不,一卡車!

有如此隊友,華國每個市的銀行金庫全是我等囊中之物!

潘大偉拍了拍劉兵的肩膀:“同爲工程專業,面對如此人物,你可有顫抖?”

劉兵:“……”

大家沉醉喜悅的同時,唐若發現了一個嚴重問題:“朱大哥,你需要不需要工具打開這個螺絲釘的?”

她剛纔看見朱明賢雖然帶了包,好像裏面也沒有多少工具。

自己等人以前不學這個,自然沒有儲備這樣的工具。

朱明賢抓抓頭也想到了重點之處,快速去把自己的包翻了翻。

這個包已經換成新包,之前那個破布已經被扔了。

在衆隊友炯炯目光下,朱明賢翻了半天,擡起頭,不好意思的說:“我還真沒有工具。”

巧婦難爲無米之炊。

沒有工具,理論知識再厲害也是白搭。

白七也從控制室走下來。

上面電腦系統已經不用他破譯。

既然樓下能武力解決,他還是不要費腦力好了。

“不如我們先試個手榴彈看看?”劉兵建議說。

離子槍這種東西換不到,手榴彈還是能換到的,用掉兩個也不算可惜。

白七拿出一個基地換來的手榴彈看了看,這個其實不能算是手榴彈,這個應該叫手雷。

手雷與手榴彈自然有區別。

現在科技發展,軍事發展,手榴彈種類繁多,用途廣泛,每種手榴彈都具有不同的性能。

因此就有了殺傷式手榴彈與防禦式手雷。

“以這種的手雷估計是炸不開這個門的。”白七說着,遞給胡浩天。

其他人都是鄉巴佬,這些軍事東西自然沒有見過,但胡浩天好歹見過一些,他拿着看了看就發現了問題:“我靠,基地東西換購價貴就算了,還全是些淘汰貨色。”

唐若看着朱明賢還是很感興趣的趴在門上研究着,於是說:“不如,我們去外面拿些朱大哥能用的工具過來?”

朱明賢不害臊地點了點頭:“對,只要有工具,我保證一個小時就能開了這扇門。”

“我們都是文明人,不能一看事情太複雜就扔手雷,這樣我們會養成懶惰的性格。”潘大偉拿出一根菸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

潘曉萱說:“應該是殘暴的屬性吧。”

胡浩天總結說:“那麼大家就去找找小朱趁手的工具吧。”

反正以後還是要用,還是得收集。

白七索性又打開地圖研究旁邊的五金工具店。

好在這裏主市區。

主市區的意思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東西,沒有這裏買不到的東西。

很快,一家大型五金店被找到。

這家連朱明賢在末世前都是經常光顧的,他指着地圖上的位置說:“他家裏面有全部我需要的,以後我們車隊改造的東西也能在這裏拿到。”

胡浩天第一天感嘆自己太富有:“看來,我們的空間異能還是不夠用啊。”

潘曉萱還沒有晉級,裏面面積只有到40平方米左右,當然完全還是不夠用的。

昨天爲了這個金庫,唐若連夜把空間的東西再次轉移到田地裏。

現在外頭的三畝地中,有一畝地都被用來堆放雜物了。

雜七雜八的衣服,棉被還有各種鍋瓦瓢盆……

“看來,我們還得一統基地,不然三棟別墅也還不夠放。”潘大偉持續營造扯淡的話題。

劉兵切了一聲。

胡浩天聽得此,倒是沉思起來。

劉兵看着胡浩天與白七都在考慮的模樣,嚇一跳:“小白,你們該不會要聽老潘的,統治什麼鬼基地吧?”

統治基地什麼的,多累啊!

真以爲一個國家政府這麼好管理呢。

一個基地差不多是一個小型國家。

裏面要有規章制度,要賞罰分明,要維護安危,要給居民提供就業問題,要保證基地的糧食產出,還得發展科技,實現教育問題,還得爲人類繁衍做打算……

劉兵隨便想一想頭都大了。

這種問題交給國家就好了,自己等人隨意逍遙,享受成果不是更好?

“沒有。”白七說,“只是覺得以後我們在基地中的三棟別墅還真的不夠用。”

唐若也不解:“怎麼會不夠用?”

他們的別墅每一棟三層,加起來一棟就有700百平方米左右,還不包括外頭的花園院子佔地面積。

白七伸手拉上她的手,給她解釋:“朱明賢以後還需要一個改造室,我們有打算在基地發展事業,人員只怕會越來越多。”

“嗯。”胡浩天也贊成白七的說法,“我們一路收集來的東西越來越多,不可能像之前一樣,天天出去擺地攤,而且周家也不能忽略了,得做好準備,不然就算有錢大將也不能解決根本,我們自己強大才是硬道理。”

不過現在還是以工具爲主,日後基地用地事業發展什麼的,都先放一邊吧。

回a市再說也不遲。

已經確定好路線,不用停留了。

這裏除了一堆的喪屍屍體,什麼都沒有,他們也不擔心有人來這裏先搶了黃金,自然大家一起動身去找工具。

銀行去五金店大概步行的路程是20分鐘,就算有喪屍擋道,大概30到40分鐘就能抵達。

來回加上挑選工具時間,大概兩個小時就能搞定。

用兩個多小時時間換一把離子槍,肯定是上面一個方案好。

說走就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血腥。 出門,一路繼續向北廝殺。

這次晶核都不挖了,直接往前去,畢竟市區中的喪屍太多太多,一個彎腰的功夫就能有三隻喪屍走過來。

“我們,我們有沒有太強了。”朱明賢跟在後面,解決殘餘的喪屍,看看隨便衆人如坦克一樣的一路碾壓過去,結結巴巴道。

“因爲大家的打的多了,異能比較精進。”田海笑笑的給他解釋,“而且現在主要是喪屍不多,多了也輕鬆不起來的,所以白哥他們都不停留。”

“嗯。”朱明賢對這個年輕穩重的少年也很有好感。

只用三十分鐘直接抵達了五金店。

當真是十分不凡!

裏面東西散在一路,顯然末世前也受到大肆掠奪。

“這樣,還能找到我們要的東西嗎?”唐若用精神掃蕩裏面,發現裏面差不多沒有喪屍。

等唐若確定安全之後,白七帶着大家進入:“進去看看。”

大家雖然不知道朱明賢需要什麼,但是對於描述還是能聽懂的。

因爲大家也都是知識分子嘛,就算沒有傳說中的滿身的王霸之氣也會有相對的成年智商!

自然在朱明賢的口述下,挑了一籮筐工具。

還有大型的一些機器,統統搬進潘曉萱空間裏。

原路返回,更加不需要多少時間。

朱明賢拿到趁手的工具自然熱情高漲。搬來長凳放在大門前,身體貼着大門就開始工作。

那股認真勁頭比搞自己的學術研究還要似模似樣。

在次回到金庫前時候,大家肚子已經餓了。

胡浩天看着自己等人也幫不上什麼忙,最多隻能遞遞工具,於是建議說:“不如我們先吃飯吧,吃飽了才能搬金子嘛。”

田海不解說:“金子不是被潘姐手一摸就直接進空間了嗎?”

胡浩天:“……”

少年,你之前不會這樣當面拆穿別人啊!

和自己擡槓這種事情,之前不是一直都是老潘在做嗎?

果然,田海聲落,就聽潘大偉說:“胡隊的意思是,他要找個藉口吃飯,你心知肚明就行了,不該這麼坦率。”

胡浩天被嗆到了。

對於吃飯大家都沒有意見。

唐若與潘曉萱也開始拿出桌子與飯菜來。

很快,畫面演變成……

十一個坐在一張大桌子前吃吃喝喝,同時各個時不時捧着碗轉頭看一看。

看一看朱明賢滿頭大汗的在‘擰’螺絲帽的樣子。

如果非要四個形容這十一個人,那就是……

無恥之徒!

只是朱明賢顯然非常熱愛這個‘高端’的打劫方式。

用熱情抵消了他的飢餓。

而且,之前他在車裏飢一頓飽一頓,吃完這頓沒下頓也早已經習慣了。

“小朱,可要過來吃點東西先?”

“不用不用,你們先吃,我很快就好。”

不知道謙虛爲何物的隨便衆人更加心安理得。

知道這個門沒有那麼容易打開,衆人吃飯的速度也變慢了。

不然乾等着也不好受。

待朱明賢擦了擦額頭的汗,轉首看見正在剔牙的隊友,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熱食!

豬肉!

還有鮮蝦!

朱明賢流淚滿面:“爲何沒有留點給我。”

他以爲大家吃的東西也會像末世後的其他人一樣,單單吭兩包餅乾就好,最最最奢侈也就是泡麪而已。

哪裏知道……是這等美食,人間天堂!

朱明賢痛心疾首。

唐若看着他這模樣,笑了笑,變戲法般一樣的拿出了三菜一湯來:“你這麼辛苦,我們當然給你留着呢,不怕沒有,就怕你吃到撐。”

“嗷……”朱明賢撲過去。

他真的是太久沒有吃過米飯與末世前的家常菜了。

“太幸福!”朱明賢邊吃邊哭。

真的是邊吃邊哭。

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堂堂男子大漢,眼淚說下來就下來了。

此時此刻,他嚐到自己的眼淚,居然連流下的眼淚都覺得是甜的。

幸福來得太突然,措手不及。

這個餡餅簡直要砸死自己。

爲何自己運氣這麼好,入基地第一天就遇到此生貴人!

“門可以打開了嗎?”胡浩天走了幾步,站在門前看了看。

“嗯嗯嗯。”朱明賢滿嘴嚼着排骨,一邊點頭,“可以開了,不過大概要大家一起擡出來,門很重。”

楊黎到底是治癒系,做了幾個月‘醫生’也有一些醫療知識,見他這麼狼吞虎嚥,輕輕皺眉提醒道:“你不要吃這麼急呢,之前好久沒有吃油膩的東西,很容易肚子痛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