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袁武佑隨口說了一句:「突然有點懷念,想看一下你以前幼稚的文筆!」於是他立刻打開書櫃,那裡面放了好多書籍,但他還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本墨綠色的硬皮本。看到它,袁武佑立刻就感覺很是熟悉。此時,硬皮本的封面已經染了一層灰塵,似乎袁晨子已經很久沒有翻動過它。

袁武佑打開了一頁,上面密密麻麻地寫了很多字。此時,袁晨子也湊了過來。

「你剛才那麼說,我也想看一下了!」

袁武佑合上硬皮本,扭頭看了一眼袁晨子,問:「你有沒有想過搞錯了?」

袁晨子對袁武佑這一句沒來由的話感到一頭霧水,歪著頭,問:「我搞錯什麼了?」

袁武佑話到嘴邊,可猶豫了一下,他搖了搖頭,說:「沒什麼!」此時,他還無法完全確定內心的猜想! 袁武佑從袁晨子的房間里借走了墨綠色的硬皮本。走出房門后,他反手順帶把門關上。也是這個時候,袁武佑看見了站在門口一側牆壁的祁桂淑。與其說碰巧遇到,不如說祁桂淑更像是一早就站在門口,故意等他出來。

「媽,你剛才在偷聽我們說話?」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我剛才湊巧路過,而且你們又沒把門關上,怎麼能算是偷聽呢。再一個,當媽的還不能聽聽兒女說話嗎?」

此時,祁桂淑的目光已經不由得落在了袁武佑拿在手裡的墨綠色硬皮本上。她想了想,說:「你來一下書房,我有話問你!」

於是,祁桂淑扯著袁武佑,來到隔壁的書房。

袁武佑見祁桂淑神神秘秘的樣子,滿臉疑惑地問:「媽,到底有什麼事啊?」

祁桂淑指了指袁武佑的手,問:「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重生農門嬌女 袁武佑下意識地用手擋著一下硬皮本的封面,說:「沒什麼,只是一本普通的硬皮本,閑著無聊,就問二姐借來看看!」

「給我看看!」說著,祁桂淑一把從袁武佑的手裡把硬皮本搶了過來,隨之翻開來看。

婚寵1001夜 「原來是這本東西啊!」祁桂淑邊隨意地翻看了兩頁,邊自言自語道。

雖然相隔了很多年,但是祁桂淑還清楚地記得這本墨綠色的硬皮本就是袁晨子的。中學的時候,袁晨子就對這個本子愛不釋手,到哪裡都會帶上它。那時祁桂淑就覺得,袁晨子經常看小說,寫一些沒用的故事,這根本不像一個中學生會幹的事。然而,袁晨子總是聽不見她的話,依舊我行我素,常常背著她做這種事。

袁武佑趕時間出去,於是想把硬皮本拿回來。

「媽,我還有事,要出去一下!」

「那你出去吧!」

「可是本子還在你這!」

「那就先放我這吧!等你回來了,我再回給你!」

「那是我問二姐要的!」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說,先放我這裡嘛!」

祁桂淑說什麼都不肯把硬皮本還給袁武佑,這讓他很是不解。

「媽,你這是幹什麼?」

祁桂淑緊緊地抓住硬皮本,用一副看穿一切的銳利眼睛,望著袁武佑,說:「我知道你要幹什麼!你打算拿著這個本子,到酒店去找韓奕時,然後告訴他,這個本子是晨子的,不是文姍的!」

袁武佑滿臉驚詫。

「媽,你怎麼知道的?」

祁桂淑一時語塞,沒有回答。

袁武佑見狀,繼續問:「難道韓奕時今天提到墨綠色硬皮本的時候,你就知道他指的就是這個本子?而且你也知道他把晨子的本子誤認為是文姍姐的?」

祁桂淑把目光移開,默不作聲地走到窗邊,往遠處眺望。此時,她的沉默,讓袁武佑更加肯定他心中的這些猜測是對的。可既然媽媽知道韓奕時搞錯了本子是誰的,當時為什麼沒有告訴韓奕時?難道媽媽也和他一樣,打算回來進一步確認,再告訴韓奕時嗎?

良久之後,祁桂淑轉過身來,開口回答道:「對,我都知道!而且我不是今天才知道這些的!」

「什麼時候知道的?」

「八年前!」

祁桂淑的話,讓袁武佑一頓震驚。他的眼睛不禁睜大起來,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媽媽,彷彿她的身上藏著一個重大秘密。

祁桂淑知道,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就算她不說出來,兒子也會想辦法找到事情的真相!於是,祁桂淑不打算再隱瞞下去,她把韓奕時陰差陽錯把文姍當成晨子的事情告訴了袁武佑。

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後,袁武佑一時間說不出一句話來。這種事情原本覺得只會在電視劇或者小說里出現,卻沒想到,就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他的家裡。

此時,祁桂淑和袁武佑都不由得陷入一陣沉默。書房裡一片寂靜,窗外傳來鄰居小孩微弱的打鬧聲。

袁武佑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說:「我要把這件事告訴二姐!」

「站住!」還坐在椅子上的祁桂淑立馬喊住了袁武佑,「你不能告訴她!」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告訴二姐?」

「不能就是不能!」祁桂淑倔犟地說道。

如果說八年前文姍姐剛去世的時候,媽媽因為悲痛而沒有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那麼袁武佑多少能理解。可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媽媽還是不願意把真相說出來,這讓袁武佑無法理解。

「你已經瞞二姐瞞得夠久了!這件事無論是對二姐,還是對韓奕時來說,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應該把真相告訴他們。」袁武佑堅持說道。

「告訴他們?如果我真的告訴他們了,那你文姍姐怎麼辦?」

儘管袁武佑不想故意讓祁桂淑傷心,但他不得不提醒她:「媽,文姍姐已經不在了!」

祁桂淑的臉上露出一絲哀愁,沉默片刻,她說:「我知道!就因為文姍不在了,我就更不能把這件事告訴他們。一旦說了出去,別人知道是文姍頂替了晨子,才和韓奕時好上的,這樣就會讓文姍淪為世人的笑柄。我們不能毀了你文姍姐的名聲啊!」

「媽,事情沒有你想得那麼嚴重!」

「怎麼沒有!哪怕只是一點點可能,我都絕對不會冒這個險!我的文姍走的時候,已經夠可憐了,我不想她走後,還要受這種輿論的苦!」

「可不說出來,這樣對二姐和韓奕時太不公平了!」

「袁晨子害死我的文姍就公平嗎!這是她欠文姍的,欠我們家的!」祁桂淑壓抑著聲音氣憤的吼道。

袁武佑無力辯解,他曾為袁晨子辯解過很多次,但媽媽總是一口咬定是袁晨子害死的文姍姐。他嘆了口氣,說:「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一世!紙包不住火,總有一天,他們總會知道的!」

「能瞞多久是多久!」祁桂淑一副豁出去的樣子,說,「如果你敢把這件事告訴韓奕時和晨子,你就是不管媽的死活,以後就不要再認我這個媽了!」

說罷,祁桂淑帶上墨綠色的硬皮本,出了書房。她的心裡其實已經確定,袁武佑已經不會再把真相告訴袁晨子了!他是個孝順的孩子,不會不管媽媽的死活的! 自從祁桂淑在書房裡對袁武佑說出了那些事後,於是,每當她見到袁武佑和袁晨子站在一起,她的神經就會情不自禁地立刻變得敏感起來。儘管有時候他們之間沒有說話,祁桂淑也要瞄上幾眼,生怕她錯過了什麼。

不過,從昨天到今天,家裡的一切似乎和往常沒什麼兩樣。於是,祁桂淑便稍稍放下心來,看來袁武佑沒有把事情,告訴家裡的任何人,尤其是袁晨子!她無法想象,當袁晨子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可能擺出的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儘管祁桂淑沒見過袁晨子向誰擺出過那種姿態,但是不代表她永遠不會!

祁桂淑站在廚房的洗菜池前,面前擺放著一籃還沒有清洗過的青菜和肉類。她想在丈夫回到家之前,就把午飯做好。過去的每一天,只要袁宏晉出門在外,她幾乎都是這樣,已經養成了習慣。

祁桂淑打開水龍頭,清涼的自來水便嘩啦啦地流下來,沖洗著菜葉上的灰塵的同時,彷彿也在沖洗著她心裡的霧霾。此時,祁桂淑的心裡沒有太大波瀾,其中夾雜著一絲開心。韓奕時和袁晨子分手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是她感到開心的源泉。原本以為自己會特別高興,然而並沒有,這是她意料之外的。

客廳里,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來。

「武佑,接電話!」祁桂淑朝客廳大聲喊道。進來廚房前,她就看見袁武佑坐在客廳里。

可電話連續響了好一會兒,都不見有人去接聽。無奈之下,祁桂淑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趕緊從廚房走出來。這時,客廳里沒有一個人。

「人都去哪了?」祁桂淑嘴裡嘟囔著,用面前的圍裙擦乾手上的水,才伸手去接電話。此時,祁桂淑看到袁晨子正好從樓上下來,她應該是準備來接電話的。

「喂,您好!喔,奕時啊……你今天要過來嗎?……當然可以啊,今天我們都在家呢……是的,就是那個地址……好的,那一會見……」

祁桂淑掛上電話的時候,袁晨子依舊站在一樓的樓梯處。顯然,她是因為剛才的談話內容,才留下來的。

「韓奕時今天要來嗎?」袁晨子驚訝地問道。

「是啊!他說想來看看文姍的遺物!」祁桂淑說,「韓奕時對我們文姍真是有心啊!這麼多年了,都沒有忘記文姍!」最後這句話,祁桂淑是有意說給袁晨子聽的。

「他一直都記得姐姐!」袁晨子若有所思地低著視線說道。

祁桂淑對袁晨子說出這句話感到意外。然而,從袁晨子的臉上,祁桂淑沒有找到一絲表情,無法判斷她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說這話的。

「韓奕時不是來找你的,你心裡應該很失落吧?」祁桂淑暗諷道。

然而,袁晨子看起來似乎很平靜。

「他怎麼會來找我呢!沒有期待,又怎麼可能會有失落!」袁晨子自嘲道。

祁桂淑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出來。

「韓奕時既然提出和你分手,你就不要再纏著他了!好聚好散,這樣對你們兩個人都好!」

「媽,」袁晨子頓了頓,說,「我和韓奕時分手了,您是不是真的很開心?」

祁桂淑愣了愣,隨之把臉扭到一邊,說:「當然啦!你知道我一直都不想你和他在一起的!」

「要怎樣你才會同意我和韓奕時在一起呢?」袁晨子懇切地望著祁桂淑,問道。

「除非你永遠都沒有來過我們袁家,否則下輩子!」

包辦婚姻后我被大佬寵斷腿 說罷,祁桂淑顧不上袁晨子什麼表情,便大步朝廚房走去。直到邁進廚房,確定袁晨子看不見之後,祁桂淑才終於停下來。她用手扶住牆壁,發愣般地站了一會兒。剛才我怎麼會說出那種話呢?她的心裡閃過一個這樣的念頭,但很快這個念頭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祁桂淑緩過來后,重新走到洗菜池前,清洗剛才還沒有清洗完的青菜。這時,窗外飄來一股濃濃的油煙味。她出去接電話之前,就已經聞到了這股油煙味。興許是鄰居家的那對新婚夫婦炒菜炒糊了,祁桂淑在心裡猜測。

鄰居家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已經結婚五年,現在都有兩個孩子了。小兒子是今年年初結的婚。當時,祁桂淑還被邀請去參加婚宴。記得那家人的小兒子和文姍的年紀一樣大,如果文姍在的話,是不是也該結婚了,可能連孩子都有了!

想到這裡,祁桂淑嘴角微微上揚。但很快,她就意識到文姍不在了。於是,祁桂淑的心頭不禁又開始疼痛起來。她拿起地上的垃圾袋,想趁著出去扔垃圾的空閑,順便到外面透透氣。

剛走到院里,祁桂淑就就聽到一陣騷動,聽見有人不斷在喊:「屋子著火了!」

祁桂淑朝鄰居家的屋子看過去,只見整棟房子在冒著濃濃的煙。她連忙跑了出去,此時路上不斷有人向起火的房子跑過去,有的人手裡還提著水桶。很快,房子的前面就聚集了一大堆人。

火勢已經開始不斷蔓延,稍微靠近一點,隨時都可能把人吞沒。

人們議論紛紛。

「屋裡有沒有人啊?」

「好像有,剛才我聽到小孩的哭聲了!」

此時,鄰居的大兒媳婦好像剛從外面趕回來,看到這個場面,頓時哭喊著:「孩子,我的孩子還在裡面!」

「已經有人進去救了!」有人喊道。

「對,袁武佑進去了!」

祁桂淑聽見有人說袁武佑此時在屋子裡面,嚇得一陣暈厥,站都站不穩。她朝失火的房子里,拚命地哭喊著袁武佑的名字。然而除了熊熊烈火以及燃燒東西發出的噼啪聲,屋子裡沒有一點回應。大家都在竭力地拉住祁桂淑,不讓她靠近正在燃燒的屋子。

「媽!」袁晨子聞聲趕來。她竭力地攙扶著快要倒下的祁桂淑。

「武佑,我的武佑啊!」祁桂淑失聲叫喊著。

「武佑?武佑也在裡面?」

袁晨子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此時,她看到了一旁的摩托車上掛著一頂頭盔。她擦乾淚水,立刻把頭盔戴在頭上。

袁晨子衝進火場前,倔強的嘴唇上揚起了久違的不羈的神情:「媽,我愛你!如果我能活著回來,請讓我和韓奕時在一起,好嗎?」

袁晨子沒等祁桂淑作出回答,便一股腦地沖了進去。祁桂淑想伸手拉住袁晨子,然而,她撲了一個空。望著袁晨子的背影,祁桂淑歇斯底里地哭喊起來。 火場的焦糊氣味,瀰漫在空氣中,從袁晨子戴著的頭盔的縫隙中鑽進來,刺激的氣味使得人難受。

此時,大火和煙霧阻礙了視線,能看清楚的距離相當有限。袁晨子逐個房間開始尋找,在大火中不斷喊著袁武佑的名字。她在心裡默默地祈禱著,袁武佑平安無事!

看著不斷竄跳的火舌,袁晨子的手心一直在冒冷汗。熊熊燃燒的烈火,彷彿就是當年圍繞在她和姐姐身邊的那場大火,最後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姐姐被火焰吞噬。她剋制自己盡量不去想,可當年的畫面卻一直在她的腦海中閃現。

無論如何,她一定要找到袁武佑,而且一定要把他平安地帶出去。當然得事情,她一定不能讓它再發生第二次。袁晨子暗自下定決心。

最後,袁晨子在一樓最裡面的房間找到了袁武佑。此時,他正用濕被裹住兩個孩子。看到袁武佑和兩個小孩都沒事,袁晨子稍稍鬆了一口氣。

「你幹嘛跑進來?」袁武佑呵斥道。

「媽很擔心你!」

「那你也不能跑進來啊!」

袁晨子第一次見袁武佑這樣大聲呵斥她。其實她知道,袁武佑是怕她有危險。此時,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扯著袁晨子的衣角,眼睛里滿是惶恐。而另外一個小男孩,則睜著好奇而天真的大眼睛望著袁晨子,似乎他並沒有意識到身處的危險。從他們的眼睛里,袁晨子看到了肆意跳動的火苗。起火的時候,兩個小孩正在屋裡睡覺,這是袁晨子剛才從外面的人的嘴裡聽來的。

「他們沒受傷吧?」

「沒有!不過要快點出去,不然可能會吸入大量煙!」

袁武佑的慌張中,卻透著一股鎮靜。這是袁晨子從前沒有留意到的!

此時,大火仍在肆無忌憚地蔓延,周圍的溫度在急劇攀升,把人烤得口乾舌燥。

袁武佑和袁晨子各抱起一個孩子,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在說「就是這個時候」,於是兩人快速往外衝出去。

韓奕時按照祁桂淑說的地址,一路找了過來。還沒來到袁家院門口的時候,他遠遠就看見附近有一棟房屋著火了,火焰隨著濃煙往上竄。

那是袁家所在的方向啊!韓奕時的心頭一震,於是用力地踩油門,快速驅車前往。也是這個時候,從遠處傳來消防車急促的警報聲。

韓奕時來到起火點時,看到了被人攙扶著的祁桂淑,只見她一直對著起火的屋子失聲痛哭。看到這一幕,韓奕時頓時感到口乾舌燥。當知道袁晨子剛才衝進了火場后,韓奕時的心彷彿被雷擊了一樣,一種不可名狀的痛苦襲擊了他的心頭。

「出來了,他們出來了!」突然,有人興奮地喊道。

韓奕時立刻往火場出口處望去,他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在期盼著,似乎在用盡一生的虔誠在期盼著能看到袁晨子的身影。

隨之,只見火場里衝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很快,韓奕時就看到出來的人是袁武佑,此時袁武佑的懷裡抱著一個小女孩。

韓奕時的眼睛四處搜尋,然而他始終沒有看見袁晨子。他一個箭步衝上去,問袁武佑:「晨子呢?」

袁武佑張著嘴巴,一頓震驚。

「她沒出來嗎?我剛才讓她先走的!」

韓奕時二話不說,立刻往火場跑去。此時,消防員已經趕來,然而,他們沒能來得及攔住韓奕時,讓他溜了進去。

袁武佑本來也想再次衝進去,卻被祁桂淑和幾個消防員攔了下來。他怔怔地望著火勢還在蔓延的屋子,那大火彷彿已經燃燒到他的心裡,讓他疼痛不堪。剛才在屋裡的時候,他就不該讓丟下袁晨子一個人。

突然,袁武佑想起了剛才在屋子裡的時候,袁晨子面對火焰時煞白的臉龐和她抱著小男孩走出房間時顫顫巍巍的身子,這些畫面一下子浮現在袁武佑的眼前。那時,他還以為只是因為跳動的火光的原因,然而,現在回頭想想,他終於明白,袁晨子害怕火,他竟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這個!她從什麼時候開始害怕火的,袁武佑不得而知。

袁武佑無力地往祁桂淑的方向看過去時,卻發現她已經掙脫眾人,獨自躲在人群之外,正在無聲地哭泣,此時她已經淚流滿面。

眾人都在惋惜袁晨子和一個小男孩沒有從火場里跑出來,以為他們已經凶多吉少。大家紛紛陷入一片沉默,除了哭喊聲和消防隊的指揮聲,沒有人開口說話。

「媽媽!」一個稚嫩的小男孩的聲音,打破了眾人的沉默。

鄰居兒媳婦含著淚,循聲望過去,只見她三歲的兒子正朝她跑過來。她頓時喜出望外,立刻迎了上去,使勁地抱住兒子。

「太好了,你沒事!」她全身上下地打量著兒子,生怕他哪裡受傷。

袁武佑見到安然無恙的小男孩,瞬間眼前一亮,彷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撥開圍在這對母子身邊的人群,蹲下去問小男孩:「剛才和你在一起的姐姐呢?」

然而,小男孩似乎沒沒有從剛才的驚慌中走出來,一直哭個不停,別人問他什麼,他一句都回答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