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衛陽還要利用蕭君煜來對付顧言馨,怎麼可能輕易的將蕭君煜給放了呢!

「衛陽!你這個卑鄙小人!」

「蕭逸晗,比起你對我做的事情,這算得了什麼?今天,我就弄死你!然後再讓顧言馨去陪你,讓你們一家三口,都在地獄裡面相聚。」

衛陽說著,然後後面那些人,便立馬上前了。

他們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槍支。

一時之間,蕭逸晗的頭,被幾把槍指著。

但是他的臉上,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蕭逸晗,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裝嗎?你給我跪下!現在就給我跪下求我!」衛陽大聲吼道。

「如果我說,我報警了,你會怎樣?」

衛陽一驚,然後說道:「如果你敢報警,我現在就讓人殺了你的兒子!」「放心,我沒報警,我今天真的只是一個人來的,相比起你,我比較守信用一些。」 「蕭逸晗,你也知道,你們都瞞著我,我去看了蕭逸楓了……看見他那個樣子,我很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心裡好愧疚,可是又無可奈何……」

顧言馨說完,深深地哭泣了。

蕭逸晗將她攬入了懷中。

「我也很愧疚,同時,我也很吃醋,蕭逸楓他居然可以為你付出這麼多。」蕭逸晗說道。

他這一生中,恐怕最大的『敵人』就是蕭逸楓了。

……

顧珊珊入獄,顧玉明死了,現在股顧家的人,就只剩下白鳳了。

白鳳聽到這個噩耗的時候,頓時都快瘋了。

一夜之間,他們顧家又完了。

比之前更慘。

顧珊珊殺了人,這輩子肯定是出不來了,聽說法院那邊會判槍決。

而自己的男人,顧玉明也只剩下一具屍體了。

從失去顧子軒到現在,白鳳的心理,已經承受不住了。

她跑來醫院大喊大鬧,似乎要顧言馨他們算賬。

但是被趕出去了。

不久以後,她就徹底的瘋了,這一次,是真的瘋了。

有人說,看見她在路邊撿吃的,有人說看見她被人驅趕。

總之,這就是她的下慘。

顧言馨也每天會去看望蕭逸楓,蕭逸楓的情況似乎也越來越好了。

但是她的心裡,還是在擔心蕭君煜。

偏愛 終於,這一天衛陽打來了電話。

「蕭逸晗,你沒想到吧,我會有出來的一天,而且找你算賬,你的兒子,現在就在我的手中。」衛陽說道。

「衛陽,當初害你入獄的人是我,你有什麼,就沖著我來,你快把我的兒子給放了。」

「蕭逸晗,你放心,很快就輪到你了,如果你想見到你的兒子的話,你就來郊外的那個廢棄倉庫。」

衛陽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蕭逸晗,我和你一起去。」顧言馨說道。

「不行,衛陽只要我一個人,所以只能我自己去。」

「可是你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

「沒關係,我能撐著,這點小傷算什麼,救我們的兒子重要,你不是想念兒子嗎?我相信很快你就可以見到他了。」蕭逸晗說道。

「蕭逸晗,衛陽已經喪心病狂了,我真的很擔心你。」

「不要擔心,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蕭逸晗說道。

然後他親吻著顧言馨,他的心裡也在擔心,萬一真的回不來了,留下她一個人該怎麼辦。

「言馨,不管結果如何,你都要和孩子,好好的活下去。」蕭逸晗柔聲說道。

「蕭逸晗,你不要說這樣的話,我們一家人,一定可以在一起的……」

「言馨,我愛你。」

「我也愛你……很愛很愛你……」顧言馨已經哽咽了。

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蕭逸晗輕輕地吻著她,吻住了她臉上的眼淚,然後一路下來。

一會兒,房間裡面,只有相互糾纏和彼此喘息的聲音。

……

等到顧言馨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蕭逸晗已經不見了。

她心裡有些驚慌,她想到了之前和他的纏綿,就好像……好像是最後的溫存一樣。

顧言馨立馬起身,她看見了朱彬。

「夫人,您醒了。」朱彬說道。

「蕭逸晗呢?他去哪裡了?」

「總裁去見衛陽了,然後他說讓我好好看著你,他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不行,我要去找他,衛陽那麼可怕,他現在就是一個魔鬼!!」顧言馨激動地說道。

「夫人,不要去,現在總裁和蕭警官他們已經在配合了,您這樣出去的話,會打亂他們的計劃的。先安心的等一等吧,我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顧言馨聽后,也沒有辦法了。

蘇念瑤和蕭仲恆也在等待消息。

蕭家的人基本上都來了,十分關心這次的行動。

蕭逸晗來到了城郊的廢棄倉庫。

但是他並沒有看到蕭君煜。

「蕭逸晗,我們好久不見了。」這時候,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人。

隨後,蕭逸晗身後的門,便被關上了。

「是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還可以絕處逢生,當初,我就不應該讓你活下來的。」蕭逸晗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一定沒有想到,我會逃出來,並且掌握了黑幫大佬的勢力,為的就是今天!」

「廢話少說,我的兒子呢?」 東北野仙錄 蕭逸晗問道。

「兒子?你的兒子已經死了。」

蕭逸晗篡緊了拳頭,「衛陽,說謊算話,我來了,你就把我的兒子給放了。」

「哼!蕭逸晗,你還真是天真啊,你覺得,我會將你的兒子放了嗎?他可是你和顧言馨的種,當年我那麼喜歡顧言馨,沒想到,去被她給甩了,你們兩個,將我害的好慘啊!這些年,我經歷了些什麼慘不忍睹的事情,你們知道嗎?」

「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都是你自找的!」

「蕭逸晗!」衛陽這時候厲聲吼道。

都這個時候了,蕭逸晗還是一股硬氣。

「難道你不想救你的兒子了嗎?」衛陽說道。

果然!蕭君煜目前還沒有事情。

「衛陽,我的兒子在哪裡?我可以交給你隨便處置,請你將我的兒子給放了。」

「那我今天就實話告訴你,你的兒子不在這裡,而且今天,你也逃不掉了。」

衛陽還要利用蕭君煜來對付顧言馨,怎麼可能輕易的將蕭君煜給放了呢!

「衛陽!你這個卑鄙小人!」

「蕭逸晗,比起你對我做的事情,這算得了什麼?今天,我就弄死你!然後再讓顧言馨去陪你,讓你們一家三口,都在地獄裡面相聚。」

衛陽說著,然後後面那些人,便立馬上前了。

他們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槍支。

一時之間,蕭逸晗的頭,被幾把槍指著。

但是他的臉上,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蕭逸晗,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裝嗎?你給我跪下!現在就給我跪下求我!」衛陽大聲吼道。

「如果我說,我報警了,你會怎樣?」

衛陽一驚,然後說道:「如果你敢報警,我現在就讓人殺了你的兒子!」

「放心,我沒報警,我今天真的只是一個人來的,相比起你,我比較守信用一些。」 可畢竟她是一個女人,那些董事們,全部都是一些老手,都沒有將顧言馨放在眼裡。

「顧總,現在吉瑞的公司也停止了和我們的合作,我們算是損失了一大筆啊!好多合作商,現在都對我們蕭氏集團存在了懷疑,我們現在根本拿不到訂單,也談不到生意。」

「你給個辦法吧,我們在資金上面,已經出現了不足了。」

「依我看,還是重新推選一個董事長兼總裁。」

這些人分明就是想要將蕭家趕下台,讓別人重新掌握蕭氏集團。

但是蕭氏集團是老太太一手打下來的,蕭逸晗費了多少的心血啊,不可以就這樣落到別人的手裡,改名換姓。

「胡說!誰說我們找不到合作了,這麼大的公司,我就不相信連訂單都接不了!」王蘭立馬厲聲說道。

以她在董事會裡面的威力,大家還是有些敬畏她幾分的。

其實,不是接不到訂單,是有人從中作梗。

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們只是想要將蕭家給趕下台而已。

這時候,顧言馨對大家說道:「各位董事,稍安勿躁,我們在新銳集團那邊,已經爭取到了一個合作的機會。」

「新銳我聽說過,但是我們現在有資金嗎?就算合作成功了,拿什麼來投資?」一個董事提出來說道。

「資金的事情,我可是想辦法的。」

「顧總,不是我們說你,現在還有誰肯為蕭氏投資啊,蕭氏的情況,已經是眾所周知了。」

顧言馨強忍住壓力,然後說道:「還有誰肯為我們投資,那要看我們的努力,而不是在這裡打退堂鼓!打壓大家的激情!」

顧言馨這話一出,董事們不說話了。

大家都等到顧言馨的資金注入。

散會以後,顧言馨真的好想哭。

每天要面對的,是這麼多的壓力,真的讓她感覺要崩潰了。

蕭逸晗,你到底在哪裡?

這幾個月以來,她一直尋找蕭逸晗,但是都沒有結果。

長嫂 而蕭逸楓那邊,還在醫院裡面修養。

因為他傷的實在是太重了,身上好多處被打骨折了。

顧言馨也想過要找他幫忙,但最後想想,還是算了。

她欠他的已經夠多了。

轉眼間,懂事會給顧言馨的期限已經到了。

顧言馨每天在外面奔波,根本就找不到願意投資的人。

現在的人都是這樣,你遇到困難了,大家避之不及。

當你輝煌的時候,他們都會錦上添花。

「顧總,給你的時間已經到了,請問你現在有合作商願意投資嗎?」一個董事問道。

顧言馨緊緊地捏著手指,她真的是儘力了。

「我看,還是換個總裁吧!重新引導我們公司。」

「不如這樣吧,推舉張董。」

「我覺得這樣很好……」

大家見顧言馨的樣子,便知道,沒有戲了。

早就覺得,女人靠不住了。

給她幾天時間,不過是看戲罷了。

「是誰沒有合作商投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