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衛總,那幾個狙擊手的屍體何在?”

“這次的暗殺組織很專業,我帶着警察和安保人員一路追趕,剛開始沒時間顧忌那些死了的狙擊手,當我反應過來,讓手下去找的時候已經晚了,一具屍體也找不見了……”

“看來,對方是有意給我們製造懸念啊,下次,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們跑了!”一種悲憤的情緒涌上我的心頭。

一場南城首富的驚天謀殺案和綁架案,因爲找不到兇手,就這麼草草收場了。但我推測,兇手應該就在南城,在集團公司內部。

“南城某汽車集團公司任命:原傳播部部門經理陳雨欣爲集團公司總經理兼執行副總裁……”

任命一經公佈,傳播部立刻炸了鍋。

“恭喜陳總榮升公司副總裁!”幾十個員工向着陳雨欣圍了過來,並熱烈鼓掌以示祝賀。

“謝謝大家,謝謝!”我大方地向大家致以謝意。

林採兒癡癡地望着我,一臉的不可思議,升任部門經理這才幾天啊,居然又成爲了公司副總裁,就是坐火箭,也就只是這個速度吧。

值得一提的是,崔豔豔竟然主動放下了高冷的女王範,主動熱情的爲我鼓起了掌,表面不動聲色,內心深處卻震驚的無以復加。

2個月前,崔豔豔還有點看不上這個男人,沒想到,短短2個月的時間,這個男人愣是從一名普通的小職員升任了部門經理,又從部門經理的位置跨過她,直接成爲了她的上司,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搬到副總裁辦公室工作後,我順手將林採兒提拔爲了自己的祕書,因爲不管怎麼說,林父也算把林採兒託付給了自己,自己不能對林採兒不管不問。再則,有這麼個美女祕書在身邊,也讓陳雨欣心儀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王東昌副總裁專程來到我的辦公室表示祝賀,中心意思是,願意接受我的工作調遣,爲陳雨欣分憂解難。

王東昌雖然個人生活作風差勁了一點,但能夠坐到集團副總裁的位置,腦子肯定不傻,我倒是不介意身邊有這麼個人協助自己工作,自己是集團執行副總裁,凡事親力親爲的話,肯定是力不從心的。

身在高位的我,眼界變了,氣質也變了,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員工看在眼裏,所以更加註重自己的形象。

在李雯的眼裏,自己越發的優秀,但她明顯感覺到,這個男人優秀的讓自己產生了自卑感,看來,自己也不能止步不前,是時候做點什麼了。

不過李雯內心的想法,我自然不知道,仍舊每天上班下班,過着平凡但非常快樂的生活。


後來,名震三界的我,每每想到此處,都很後悔,爲什麼不讓這種平凡快樂的日子再稍微延長一些,我是真的不想成仙啊! 暗殺組織是誰派來的?有何目的?衛萌萌的識海爲什麼會發生崩潰跡象?是否有人從中作祟?衛總派去終南山尋找古門派的人都去了哪裏?

這些問題不得不引起我的重視,至於李雯,經過我捨命相救之後,對待我的態度慢慢發生了轉變,我有信心,通過努力,一定能夠得到她的心。

對於衛萌萌,爲了消除識海對她的潛在威脅,陳雨欣將她池塘大小的識海擴充到了籃球場大小。

年終歲末,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在南城某汽車公司總部召開,作爲公司總經理、執行副總裁,我自然參加了本次大會。

大會的前半場進行的很順利,無非就是總結今年的工作,公佈財務報告,審議工作報告,明年工作規劃等,但到了後半場,進行公司高層選舉的時候,衛軍竟然被逼宮了。

“下面,進行公司總裁的選舉!”衛軍說道。

“等一等,按照股東大會管理規定,應該首先進行公司董事長的選舉吧?”

這時,衛軍的弟弟,衛萌萌的叔叔衛民慢條斯理地說道。

“衛民,你這是什麼意思?”衛軍怒道。

情深無路可退 沒什麼意思,董事長應該輪流坐,憑什麼年年都是你?”衛民話音不高,但在座的股東們卻都聽到了。

這時,近一半的股東紛紛附和,公司資格最老的一名股東王林說道:“我認爲衛民的提議沒什麼問題,董事會應該進行充分考慮。”

“這……”原本安靜的股東會議,頓時變成了菜市場,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爭論的異常激烈。

“好了!大家別吵了!”衛軍吼了一嗓子,同時用雙手示意大家安靜。

“我想大家可能忘記了,我手裏有着51%的股權,在公司,我是絕對控股的,也是擁有一票否決權的,請問,我不當董事長,誰還有資格來當?”

衛軍說完,會議室裏一片安靜。作爲南城首富,經常遊走於商界政界的頂尖人物,衛軍的氣場還是相當強大的。

“公司旗下的天水分公司,原來是你媳婦在掌管,佔公司5%的股份,後來嫂子走了,你的小舅子接任了嫂子,3天前,你小舅子把天水分公司賣給了我,換句話說,你現在已經沒有51%的控股權了……”說完,衛民拿出了一份轉讓協議仍在了會議桌上。

聽到這裏,衛軍臉色一陣鐵青。

天水分公司確實佔公司5%的股份,那時,是衛萌萌的媽媽王穎在管理。

可是五年前,王穎突發疾病離世,出於對妻子的感情,衛軍便把公司交給了王穎的弟弟王強在管理,可沒想到王強吃裏扒外,竟然把股份轉讓給了衛民。

“現在,你只是佔據公司46%的股份,所以,誰來當這個董事長,還是需要股東們進行重新選舉的!”一副老謀深算的老股東王林說道。

“開始選舉吧,都還愣着幹什麼?”見木已成舟,衛民一邊的幾個股東紛紛催促道。

“等一等!”

這時,我突然站了起來,同時,將自己手中的一份文件扔在了會議桌上。


“年輕人,這是什麼?別以爲暗中勾搭上了董事長的女兒,就能夠在公司爲所欲爲!”王林看着陳雨欣,不懷好意地說道。

“不好意思,恐怕不會有那一刻了。這份文件是集團公司與D國寶塔汽車公司簽署的合作文件,將在南城開發區建設南城最大的變速箱研發基地,這個基地公司將投入上百億的資金,同時將分出公司20%的股權給D國寶塔汽車公司,這份文件,所有股東都是簽過字的,大家不會忘了吧?”

我繼續說道:“雖然公司分給寶塔公司20%的股權,但上百億的研發基地一旦建成,這其中的收益比諸位現在的收益要高達10倍之多,這個大家不會不想承認吧?”

“另外,D國寶塔汽車公司總部的任命下來了,我被任命爲寶塔汽車公司駐南城汽車研發基地的總經理,換句話說,公司現在有20%的股權在我手裏,請問公司誰能把我開除?請問,如果我支持衛總的話,誰能搶走他董事長的位置?”

我說完,會議室再次變得一片寂靜。因爲唐伯虎的那副《春樹秋霜圖》是真跡,所以,沃爾克·辛德勒博士也回贈陳雨欣一份天大的禮。

王林和衛民臉色蠟黃,萬萬沒想到,精心設計好的陰謀,被我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給破壞了。

事實上,沒有人願意和錢過不去,就算是王林和衛民兩個人不承認陳雨欣手中的合同也沒用,根據股東大會制度,超過半數股東以上票數支持,才能選舉新的董事長,他們兩個自問,還沒有那個本事。

一場精心策劃的奪權陰謀就這樣被化解了,衛軍繼續出任公司董事長,而衛民卻被撤銷了公司總裁的職務,只作爲公司股東予以了保留。

衛軍的小舅子王強,直接被集團公司開除,至於王林,則被股東會除名,所佔3%的股份也由衛軍全部收購。 自我榮升集團副總裁後,經常陪同出席社交場合的李雯,氣質變得更加的優雅、高貴。

20歲出頭的女人,猶如一顆熟透了的蜜桃,再加上李雯本就天生麗質、國色天香,稍一打扮,對於男人有着致命的誘惑力。

值得一提的是,丈母孃劉華對待我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似乎與之前那個尖酸刻薄的形象判若兩人,不僅劉華,之前那些動不動就欺負、取笑我的人,比如小林哥他們,連正眼看我的勇氣都沒有,一個個變得唯唯諾諾,反倒是弄得我好不習慣。

近些天,我總是發現李雯早出晚歸,按理說,自從中了彩票之後,家裏已經不缺錢了,也不知道李雯在忙些什麼,但出於夫妻之間的信任,我並沒有多問。

後來,當我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李雯猶如天降甘露般幫助我解決了所有難題。

“陳總,公司今晚有個酒會,參會者都是南城知名企業家以及南城四大家族的人,董事長點名讓您代表公司出席。”林採兒對我說。

“四大家族?都是哪四大家族?”

“南城四大家族,是指劉家,朱家,李家和趙家,其中,劉家壟斷了南城的煤炭生意,朱家壟斷了南城的鋼鐵生意,李家壟斷了南城的電網生意,而趙家最厲害,不僅在商業上壟斷了南城的石油生意,而且在政界上也很厲害,趙家家主就是南城現任市委書記趙德發,除此之外,趙德發的伯父趙海洋聽說最近有可能調至中央升爲副國級……”

聽着林採兒的介紹,我基本上對南城的家族勢力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衛軍表面上是南城首富,可是汽車行業的製造和生產,與四大家族的產業息息相關,換句話說,衛軍是受制於四大家族的。

所以,每年例行的酒會,看似酒會,實際上是巴結四大家族的機會,讓陳雨欣參加,也是衛軍對於陳雨欣的絕對信任。

金色的宴會大廳富麗堂皇,紳士的男人們,或高貴或謙和,都端着酒杯低聲談論着什麼;漂亮的女人們,或雍容或華貴,三三倆倆地聚在一起,相互間互誇着衣品、皮膚和首飾……

可能是貧窮限制了自己的想象,有錢人的生活奢侈的讓人震驚。取餐檯上,燕窩、鮑魚、魚翅等名貴菜品應有盡有,茅臺、五糧液、路易十三、XO以及各種法國高端紅酒琳琅滿目,普通人要是這麼消費一次,估計一年的工資都不夠。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剛一進門,就看到衛萌萌在向一位男士又是鞠躬又是道歉,樣子很是狼狽。

“她怎麼在這裏?”我心裏剛生出疑惑,隨即便明白了,衛軍手中的出場名額應該不止一個。

爲了弄清楚情況,我快步向着衛萌萌走去。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我這套衣服價值多少錢?”一名帶着金絲眼鏡,看起來20出頭的小年輕,色眯眯地盯着衛萌萌說道。

“不好意思趙公子,我真不是故意的,您這套衣服多少錢,我,我,我賠您……”

“趙公子?莫非是四大家族趙家的人?還真是命運多舛啊,一上來就碰到了趙家的人。”我心想。

“賠?你陪得起嗎?我這件衣服,是用北極熊鬃毛、東北虎的虎鬚、幼年虎鯨的牙齒、以及長江白豚的豚尾,用南極的陽光暴曬七七四十九天,經天山的冰、火焰山的火、沙漠裏的水祕製而成,這一粒鈕釦就價值十個億,你倒是說說,如何賠我啊?”趙公子一邊用手絹擦拭着身上的酒水,一邊色眯眯地盯着衛萌萌說道。

“擦!一件破衣服而已,竟然被他說的天花亂墜,好陰險的人!”我一把將衛萌萌拉到了自己身後,對着趙公子說道,“不如,我來陪你聊聊吧!”

“哎呦!這世道究竟是怎麼了,酒會的門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了,什麼阿貓阿狗都往裏放!”趙公子陰沉着臉說道,罵人不帶一個髒字。可能是我打攪了他泡妞的雅興,讓他十分的窩火。

“趙明,你別太過分,分明是你故意撞的我!”衛萌萌氣鼓鼓地說道。

“是嗎?我故意撞的你嗎?請問誰看到了?或者,在場的有誰可以跟你證明?別廢話,快賠錢,否則我讓你老子的公司在南城開不下去!”

眼見訛人不成,趙明直接搬出了家族勢力,對衛萌萌展開了**裸地威脅。

趙明,趙德發的大公子,在二代圈子裏出了名的囂張撥扈,懼於他老子趙德發的權勢,一般人都選擇了委曲求全,趙明在南城也越發的囂張。

這時,我展開神識,控制了趙明的手。一瞬間,趙明感覺自己的手不受自己控制了,將酒杯裏的酒,一滴不剩地全部灑在了我身上,與此同時,我拿出手機,將整個過程清清楚楚地拍了下來。

“你!”

感受到是我搞的鬼,趙明一時急紅了眼,用手指着我說道:“小子,你可知道,你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趙公子,您這是惡人先告狀啊,明明是你先用酒潑的我,卻反過來說我惹到了你,還讓不讓人活了!”我一臉委屈地說道。

“你!?”可能是沒想到竟然有人敢當面頂撞他,趙明愣一下,說道,“那,你認爲應該怎麼辦?”

這回輪到我裝逼了,“我這件衣服嘛,採用的是天山冰蠶的蠶絲、東海海底的龍鱗、崑崙山七彩綵鳳的鳳尾,外加天外隕石,經過月光九九八十一日的照射,汲取天地精華精製而成,這一粒鈕釦的價值,大概在20個億左右,不知趙公子打算如何賠我?”


“噗!”趙明一口酒水沒有咽好,直接噴了出來,連帶着咳嗽好幾聲後,才勉強回過神來。

“擦!哪裏來的雜碎,竟然如此不把本公子放在眼裏!小子,我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今天惹到我了,我就有必要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趙明惱怒地說道。

說完,一巴掌朝着我扇了過來。

趙明帶着憤怒的巴掌在外人眼裏似乎很快,但在我的眼裏,卻猶如卡帶了一般,只是微微側身就躲了過去。

而趙明,卻因爲用力過猛,沒能控制住身體,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乍一看,像只擱淺的王八。

摔倒在地上的趙明徹底失去了理智,發了瘋一般地狂叫着,“韓叔,韓叔,有人欺負我!”

這時,一個黑袍老者從30米以外的地方几乎瞬間就到了趙明的身旁。

“瞬移!”黑袍老者的出現,立刻引起了陳雨欣的警覺。如今世界,幾乎看不到了修煉者,而陳雨欣能夠肯定,這名黑袍老者是修煉者。

黑袍老者扶起了摔倒在地上的趙明,看了陳雨欣一眼,隨即便生出了滔天的怒意,因爲,他就是奪舍重生的韓成。

黑袍老者對着趙明抱拳說道:“趙公子,接下來怎麼辦?”

“我被欺負了,你說怎麼辦?先給我廢了他的雙腿!”趙明一蹦三尺高地說道。

“是!”黑袍老者回應了一聲後,再次看向了我。

“砰!”又是一個瞬間,黑袍老者就到了我身邊,手中的柺杖向着我的雙腿擊去,但是,本應該出現在他腦海的場景卻沒有出現,他自己卻被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震飛了出去,直到撞碎了三張木桌後,才呯的一聲撞在了牆上,整個宴會大廳都爲止一震。

再看黑袍老者,半個身軀被鑲在牆上,臉色發黑,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神色狼狽之極。

沒錯,黑袍老者的速度雖快,但那只是在普通人的眼裏,對於陳雨欣而言,不過就是略比普通人快了一些。

再者,自從純陽戰氣本源誕生以來,陳雨欣每天都勤於打坐,體內的純陽戰氣已經到了一種十分充盈的地步,再加上天仙體質,即便沒有任何的招式,也不是一般的修煉者能夠傷害到的。

見黑袍老者吃癟,趙明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韓叔叔自從跟隨了自己的父親,遇鬼殺鬼,遇佛**,什麼時候如今天這般,被人一動不動地反震到了牆上。

驚訝歸驚訝,但趙明的氣勢並沒有弱下去,盯着我惡狠狠地說:“小子,你有本事就弄死我,不然,總有一天我會弄死你!”

臉已撕破,我也沒有客氣的必要了。隨手一伸,就如同老鷹抓小雞一般把趙明提溜了起來。

“休傷我家公子!”見我把趙明提溜了起來,黑袍老者大喝一聲,欲掙扎出牆,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純陽真氣反震的黑袍老者,渾身氣血受阻,再加上救趙明心切,導致走火入魔,“噗!”又是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直接昏厥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