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街道上雖說沒有做生意的人,但巡邏的侍衛並不少,尤其是年關前後,更是加派了人手。

鄴城統共有九條街,最繁華的是南坪街,其次就是這擲金街,街道兩邊的屋舍也是頂好的,酒樓茶館、秦樓楚館,藥鋪、當鋪、香料鋪子之類的,也是多得數不勝數。

主僕三人並未乘坐馬車,她要去的地方離伯府並不算遠,都在同一條街上。

沒走多久,三人便就到了。

「這不是司玉坊嗎?」禪意來過這兒的,少不得側頭問了句,「姑娘可是要買首飾送給公主殿下?」


司珍坊和司玉坊都有玉石首飾,但司玉坊的做工更精緻,賣的也要更貴一些。

從前姑娘手頭不夠寬裕,自然不會來這等地方,如今手頭寬裕了,自然也不會去司珍坊。

趙雙姝並未回答,只是抬頭看了眼司玉坊的匾額,便抬腳進去了。

禪意看了眼禪心,卻發現禪心眼裡也很無奈,微微猶豫,只好跟了進去。

司玉坊里男男女女都有,才進門趙雙姝就在臉上戴了面紗,只是她那雙眼睛又大又亮的,比夜空中的星星還要閃爍,更何況她那眉間的梅花額妝,更添了幾分神秘。

只是她才邁步進了字畫齋,還沒跨過門檻,司玉坊的那名小廝就驚訝地道,「是姑娘你呀!」

「……」趙雙姝頗有幾分無奈,這麼快她就被認了出來。

實在是她眉間的梅花額妝太過耀眼,再加上來字畫齋的閨秀少之又少,她上回來的時候又像是個敗家女,是以小廝對她的印象就特別深。

原本那次小廝還以為自己是得了便宜,可結果……

唉,小廝嘆了口氣,結果不提也罷。

趙雙姝落落大方地笑了笑,道,「嗯,是我。」

她這樣什麼事都沒有似的,小廝也不好再說,畢竟那都是去歲發生的事了。

小廝臉上掛上了招牌式笑容,迎她往裡屋走,「姑娘裡邊請。」

趙雙姝跟著小廝走進來,小廝就順便問道,「姑娘這回過來,可又是想買帶顏色的石頭?」

小廝臉上帶著笑,倒沒看出有多不愉快,趙雙姝也笑,搖了搖頭,「我想買的還是紅石。」

話音剛落,小廝就驚訝地抬頭,「姑娘怎麼知道我們店裡還有那石頭的?」

去歲她過來買的時候,小廝並不知道那石頭有多寶貴,就讓她以最低的價錢買了去,可後來才知道那石頭不便宜。


那石頭是能用來做硯台的,做好的硯台喚作紅絲硯。

趙雙姝就笑了笑,「司玉坊號稱天下奇石皆有,紅石雖然難得,卻也不至於萬年一見,更何況司玉坊都沒有的東西,我到別處也是徒勞。」

小廝就笑了,道,「姑娘的眼光獨特,那在我們店裡放了多年的紅石任憑風吹雨打都沒人要,姑娘一來就全買下了,雖說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但我還記得姑娘呢。」

趙雙姝笑得很是謙虛,還沒開口,小廝就又說了句,「姑娘,我們東家曾說過,倘若姑娘還會再來,便就請姑娘見一面。」 那事都已經過去了一年半光景,當初東家叮囑的時候,小廝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畢竟那姑娘都已經買了那麼多紅石,又怎麼可能還會再來買?

不過,這才過了一年半,那姑娘就又來了,一張口就要買去歲買過的紅石。

小廝還記得去歲她來買紅石的情形,穿著打扮都是個貴女模樣,可唯獨身上沒帶多少銀子。

只是沒帶多少銀子的情況下,這姑娘都還要把銀子浪費在買紅石上,小廝便就把她當成了個敗家女。

鄴都貴女無數,可能讓他記住的,說起來也就是她一個了。

進了司玉坊,聽到姑娘要買的東西后,禪心禪意心裡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去歲姑娘買了一堆的紅石,原是要用來做硯台的,無奈裴氏不信,還把姑娘買的那堆紅石給扔了,扔得遠遠的。


沒想到,姑娘今兒又出來買紅石了。

這會兒聽到小廝的話,禪意第一個不贊成,道,「你們東家為何要見我們姑娘?可是因為上回的事,所以你們東家想要漲價?」

裴氏扔了姑娘的紅石后,沒過多久鄴都就興起了紅絲硯,用的石頭正是當初被裴氏扔掉的那些。

裴氏心裡有沒有後悔,如今都已經不重要了。

聽著禪意說的,小廝就笑了,笑得很無奈,「我們司玉坊之所以能做得這樣成功,不光是因為我們這裡的奇石多,還因為我們的信譽,若是沒有了信譽,那還做什麼生意不是?」

可禪意還是不信,正這時,外頭有人進來。

「你們店裡所有的紅石,我都要了!」

這道聲音,趙雙姝略有幾分耳熟,轉過頭去看,果然就是盧宛芊。

盧宛芊走近她二人,對著小廝道,「你們店裡有多少紅石我就要多少紅石,我全買了!」

二人四目相對,眼裡冒著熊熊烈火,誰也不退讓一步。

外邊,陶靜瀟走了進來,很沒興緻地道,「咱們來這兒做什麼呢?司玉坊有什麼好玩兒的,全都是石頭。」

可當她走近,她就知道盧宛芊為什麼要來這裡了。

那日汀蘭書院報道的時候,趙雙姝曾令盧宛芊受了不少悶氣,更別提入學考試那一日,盧宛芊被陷害,以至於被巡考夫子訓斥一事了。

以盧宛芊爭強好勝的性子,這事是怎麼也不可能善了了的。

這些天盧宛芊就各種不爽、不舒服,這會兒碰上了趙雙姝過來買東西,盧宛芊必定就是趙雙姝買什麼她就搶什麼。

陶靜瀟唇角微勾,揚起一抹看熱鬧的弧度,她雖才來鄴都不久,但也並不妨礙。

禪心禪意跟在趙雙姝身邊,見到是她二人,想起先前發生的不愉快,臉色便就有些不好。

盧宛芊是在氣頭上,一進來就和趙雙姝抬杠,陶靜瀟卻是站在邊上一聲不吭,誰也不幫的架勢。

趙雙姝懶得理會二人,對小廝說道,「把紅石拿來我看看。」

盧宛芊就上前一步,擋住她的視線,然後對小廝道,「把紅石全都裝好,我要帶走!」

趙雙姝只是要看看,可盧宛芊卻是要全部買下。

小廝看了眼盧宛芊,又看向趙雙姝,「這位姑娘已經買下全部紅石。」

趙雙姝勾了勾唇,道,「我知道她要買紅石,可你們司玉坊該不會就只有那麼一塊紅石吧?」

盧宛芊心裡氣得不行,冷笑道,「我說的是我要買下所有的紅石!」

趙雙姝被吼得不耐煩,她也不是個好脾氣的性子,就道,「我聽得見,即便你要全部買下司玉坊的紅石,那也沒說過我就不能在司玉坊待一會兒。」

禪心禪意一聽,當即就傻了,她原本是想勸姑娘回府的,可沒想到姑娘這般執著,便轉移話題,禪意少不得勸道,「姑娘你看那邊,那邊有塊石頭,顏色真好看。」

她指著不遠處柜子里的那塊藍色玉石,趙雙姝點了點頭,「嗯,那我們過去瞧瞧。」

藍色玉石雖然也很美麗,可她今兒來這裡的目的並非是買這些,而是為了紅石而來。

那邊,沒了人和盧宛芊爭寒玉,盧宛芊就讓小廝把所有的紅石都拿了出來,統共也就十一塊紅石,通體紅色,沉甸甸的。

看到紅石的那一刻,盧宛芊不禁皺了眉頭,道,「怎麼這般小?」

小廝卻笑了笑,道,「紅石本就只有這般大小,就是這般小的紅石,也足夠做一方硯台了呢,姑娘當真全要?」

盧宛芊還未說話, [綜漫]我的心中只想著拯救世界 ,「你這是什麼意思,瞧不起我家姑娘是不是?我告訴你,這些紅石,我家姑娘全都要買下!」


小廝一聽,只好連連賠不是,皮笑肉不笑地道,「姑娘消消氣,小的並非那個意思,姑娘通身貴氣,別說是這麼十幾塊紅石,就是我們整個司玉坊的石頭,姑娘要買下來,那也都不成問題。」

「那就好,那就把所有紅石都裝起來,我家姑娘全都買了!」說話的丫鬟霸氣十足。

小廝聽了樂得合不攏嘴,高聲道,「好勒!姑娘是要現在付銀子帶走,還是要送到府上再付銀子?」

盧宛芊也並不是個冒冒失失的性子,方才不過是被氣到了,此刻冷靜了下來,便就問了句,「多少銀子?」

小廝笑眯眯地道,「不多,統共也就一百兩銀子。」

聞言,盧宛芊臉色頓時變了變,丫鬟驚呼,「怎麼這麼貴?!」

她還以為幾兩銀子就是最高的了,哪兒想到會要這麼多?

小廝很有耐心地解釋,面上帶笑說道,「姑娘有所不知,這紅石原是用來做成紅絲硯的,紅絲硯有多名貴,想必姑娘也是清楚的,這做紅石的自然也是不便宜的。」

趙雙姝正在那邊看著石頭,禪意聽到那丫鬟的話,忍不住就拔高了聲音,「我家姑娘買東西從來都只買稀罕物,能不貴嗎?」

讓她們要跟姑娘搶東西,這會兒就別嫌貴啊!

先前她們話都已經放了出去,這時候要是不買,那臉可就丟大發了。

禪意臉上嘲諷的笑容刺得盧宛芊眼睛疼,她咬了咬牙,「把東西打包好送到盧府!」


小廝自然是高高興興地應下,吩咐人把紅石打包好,又讓人麻溜地送過去。

外頭,有一名男子走了進來,大冷天的還搖著一把摺扇,扇子上頭還寫了個「蘇」字。 鄴都姓蘇的人家並沒有哪個是權貴,趙雙姝也只是瞥了眼,然後就收回了目光。

於她而言,既然早已決定此生不嫁人,便就沒必要過多關注。

倒是禪心見了那人,眸子里閃過一抹疑惑,低聲與她說道,「姑娘,那蘇姓男子,奴婢瞧著略有幾分眼熟。」

她記憶力向來不錯,倘若是當真見過的,必然就能記得。

嗯?

聽到禪心說的,趙雙姝倒是抬起了頭,少不得問了一句,「你每日都跟在我身邊,又怎麼可能會見過他?」

便就是她都不認得那個蘇姓男子,更不記得自己在哪兒見過。

禪心拚命在腦子裡想了想,終於想了起來,「姑娘忘了不成?去歲咱們來司玉坊的時候,這蘇姓男子曾出現過,奴婢當時多留了個心眼。」

實在是那蘇姓男子通身氣質不俗,叫人見過一面便就難忘。

自然,禪心也並不是拎不清的,深知自己和那人的差距,並不會生出別的心思來。

「姑娘,她說得沒錯,姑娘去歲確實是見過的,」小廝湊了過來,特意壓低了聲音,「那便就是我們東家,姑娘不妨見上一面如何?」

小廝並沒有說實話,那蘇姓男子確實是司玉坊的東家不錯,可蘇姓男子今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方才他讓人通知的。

只是這些事,小廝覺得沒必要和她說罷了。

趙雙姝微微抿著唇,眸子里瞧不出喜怒,禪心便就勸了句,「姑娘不可,那人雖說是見過的,但咱們並不認得,再是司玉坊的東家又如何,總是不好隨意見面的。」

更何況,今日出府時並未報備過寧國公主,一旦出了事,誰又負得起這個責任?

禪意也覺得說得有道理,點了頭,「既然司玉坊沒了紅石,那咱們就去司珍坊找找,姑娘可別聽這小廝的!」

誰知道這小廝心裡存了什麼壞主意,這年關前後的,賊寇最是多了。

婚後試愛:豪門老公不好惹 ,輕輕地笑了笑,張口拒絕,「不必了,我不過是在你們店裡買了些紅石,還不至於就要見你們東家。」

「……」小廝張了張嘴,原是還想勸兩句的,但眼角卻瞄到了東家朝他投來的目光。

小廝就只好住了嘴,主動跳過方才的話題,笑著說起了店裡的藍色玉石。

可惜趙雙姝想買的是紅石,最後問了遍,「你們司玉坊當真就只有那些紅石,沒多餘的了?」

她實在是想買一大塊紅石回去,自己親手打磨成一方紅絲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