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行啦,一早我就說了,你和她不是一路人,你也駕馭不了人家,你不聽呀,非說那是你的真愛,這下你知道了吧,你的真愛有很多的真愛,你還算不上人家的真愛。”錢多這下有點落井下石的味道了。

好在王濟一心情不佳,一副病態,沒力氣跟錢多爭吵,王濟一一下趴在了桌子上“你說我對她那麼好,她怎麼就對我沒感覺呢?以前她對我也挺好啊,起碼還跟我聊天,現在我給她發條短信,直接不回了,打電話過去,咱們拒接,要麼乾脆不接,你說我做錯什麼了?唉…”

王濟一又開始了唉聲嘆氣,錢多看着王濟一這副模樣,安慰道“吃一塹長一智吧,以後別什麼女人都碰,找一些你能玩的起的,像小蝶那樣的女生,完全就是拜金女,我們都是窮吊絲,人家哪能看的上。”

錢多拍了拍王濟一的肩膀,安慰道。

下課了,錢多拉着王濟一去吃飯,王濟一有些奇怪的問錢多“你丫不用陪程鶯?”

“哦,她…她今天身體不舒服,沒來學校。”被王濟一突然提起程鶯,錢多突然擔心起了程鶯,不知道程鶯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哦……”王濟一這個哦字拉的很長,剛纔還有些精神不振,現在一下變得興致勃勃了。

“我明白,我明白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嘿嘿…”王濟一露出一股詭異的笑容,錢多知道他在說什麼,旋即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沒說話。

錢多和王濟一剛從教學樓裏出來,就看見小蝶雙手挎着何亮的胳膊,一起有說有笑的從他們的正前方走過,看着小蝶那滿臉笑容,王濟一緊握雙拳,咬牙切齒道“媽的!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等到老子逆襲那天,一定用錢砸死你!”

王濟一一直怒目看着離去的小蝶的身影。

“我草!你丫逆襲得等到哪天!現在就把場子找回來!”錢多看着王濟一嘴角上揚一副神祕的模樣。

“你有什麼辦法?”王濟一忙問。

“等着看好戲就行了,走,跟在他們後面。”

錢多說完,悄悄的就跟在何亮小蝶的身後。


到了一幢樓後面,何亮和小蝶鑽進一輛紅色寶馬Z4,何亮的座駕沒換,還是寶馬跑車,隨着一陣引擎聲的轟鳴,寶馬跑車飛馳而去。

錢多和王濟一也不去吃飯了,到了學校門口,打車直接跟在了他們的身後,最終何亮的車停在了一家酒吧門口,何亮和小蝶親密的直接走了進去。

錢多從出租車下來,擡頭看了眼酒吧的名字,然後直接摸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我是錢多,我現在正站在這個*酒吧門口呢,你過來吧。”

錢多掛掉電話,笑眯眯的手插口袋等着。

“你剛纔給誰打電話呢?你到底要幹什麼?”王濟一看見錢多這副模樣,更是一陣迷糊。

“哎呀,你就別管那麼多了,一會我讓你幹嘛,你就照着做就行了,一定讓你揚眉吐氣!”錢多咧嘴笑道。

既然錢多這麼說了,王濟一也就不管了,反正能出心中這口惡氣就行。

不多會,一輛麪包車停在酒吧門口,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五六個青年,王濟一看了眼這幾個人,似曾相識,仔細一想,這不是那天程鶯被綁架見過的那幾個嘛!

他們是王剛健身的人。

打頭的男子來到錢多面前,一副很害怕錢多的樣子,笑呵呵的對錢多說道“讓我喊幾個人來幹嘛?”

錢多看見面前的人,一副驚訝的表情“你們來這麼快!”

“俱樂部就在旁邊,去車庫取車了,來的晚了點。”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高林。

高林上次偷偷告訴錢多程鶯,說禿子要報復他們,還說一有動靜就立刻告訴他們,沒想到逛街的時候就被突襲了,高林連個招呼都沒打,事後高林一直擔心,錢多他們會認爲這是高林和禿子聯合起來的計謀,所以主動給錢多透底,說以後有什麼事儘管說,只要他能辦到。

所以,高林對錢多畢恭畢敬,因爲高林害怕錢多身後的那個王龍。

錢多拉着高林,來到酒吧裏面,用手指着何亮和那個小蝶,扒拉扒拉說了一通,最後一拍高林的肩膀“幫了我這次忙,咱倆之間就沒啥誤會了,以後是好哥們!”

高林一聽錢多這麼說,頓時咧嘴笑了起來,高林不是怕錢多,錢多吊絲一枚,沒錢沒權,打架都不行,他只是想借着錢多的關係和王龍拉近關係,畢竟依附着實力強的人自己也可以稍微牛逼一點嘛!

“只不過是個學生,這事我肯定給辦妥,肯定讓你滿意!”高林一挫手,伸手把外面的幾個哥們都叫了進去。

還站在門外的王濟一一臉疑惑的問錢多“你和他們說什麼呢?你丫到底有什麼計劃!”

王濟一也是急了,一直矇在鼓裏,一頭霧水,確實挺讓人發急。

錢多把王濟一拉到酒吧門旁,小聲的把他的計劃告訴了王濟一,聽完之後的王濟一臉上露出擔心模樣“行不行啊!萬一真動起手來,我估計不是他對手!”

“你他媽能不能拿出點男人樣來,再說了,有那麼多人呢,不會有事的,你丫必須要拿出那個樣子來,不然,根本震不住他們,而且外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王濟一心一橫“媽的!豁出去了,爲了我那幾毛錢一斤的自尊心,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錢多笑着一拍王濟一的肩膀“這就對了,走,先進去,等待你的出場最佳時機!” 錢多和王濟一來到櫃檯旁,一人要了一瓶啤酒,在那裏悠閒的喝着,他們倆人的目光緊緊盯着前方何亮和小蝶。

高林帶着五六個人先坐到何亮身旁,也是每人要了啤酒,就這麼開始喝了起來,高林沒喝幾口,就開始故意裝醉了,還有他另外幾個哥們,開始對何亮身旁的小蝶指指點點。

何亮雖然憤怒,但戴眼鏡的他明白,自己在這裏討不着任何的好處,說罷,結完帳就要準備走人,這時,高林一下把小蝶攔住了,露出一副**的笑容“走什麼啊!陪哥幾個一起玩玩唄!”

高林的手就開始時不時的往小蝶身上搭,小蝶眉頭皺了皺,用自己的手不停的打掉搭在她肩上的高林的手,一直拉着身旁何亮的衣服。

高林帶來的幾個兄弟,也都圍了上來,一起起鬨,手拿啤酒,嘴裏叼着煙,這讓何亮心裏有些發怵。

自己在學校裏耀武揚威,雖說在外面也認識幾個社會上混的人,但也都是酒肉朋友,現在給他們打電話,估計也是白搭。

“你們想幹嘛?知道我是誰嗎?”何亮鼓起勇氣,衝着面前的高林大聲吼道。

何亮的底細錢多早已告訴了高林,不是局長科長的兒子,就是一學校教務處的兒子,你丫再有本事,你還能管的着學校外面的人?

衆人一聽何亮的話,旋即露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在那裏做着哭腔“我好怕呀!你放過我吧!”

跟着其中有一人,突然一腳直接踹在了何亮的肚子上,何亮哎吆一聲雙手捂着肚子直接跪倒在地。


“媽的!我他媽管你是誰!現在在這裏老子就是老大!”

那人指着何亮的頭皮狠狠說道。

何亮跪倒在地,一直沒有起來,衆人又開始對小蝶動手動腳起來,小蝶開始四處躲閃,但高林他們圍成了一圈,小蝶哪裏能跑出去。

“準備一下,該你登場了,拿出那種氣勢來!”錢多一拍王濟一的肩膀,一臉嚴肅的說道。

王濟一長舒一口氣,挺了挺胸,左右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我去了!”

王濟一踏出第一步剛要往小蝶那裏走去,就看見小蝶一個高踢直接踢在一個人的臉上,然後又是一拳,那人頓時鼻血長流。

王濟一和錢多直接看傻眼了“不會吧,這女的還會功夫?”

王濟一轉頭看着一臉驚訝的錢多問道,把剛纔踏出的那一步又收了回來。

錢多也不知道這個小蝶竟然還會功夫,着實吃了一驚。

再繼續看,小蝶放倒一個人之後,想要用一個側踢踹倒身旁的另一個人,可她沒想到,自己的腿剛伸出去就被高林一把抱住,高林露出一臉壞笑“你還挺能打!”

說完,身子使勁往後一撤,小蝶直接來了個大劈叉,疼的小蝶面部直接扭曲了。

終究是個女生,而且還是技藝不精,雖說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把高林他們幾個嚇了一跳,還真以爲碰到了一個功夫高手,沒想到也就是三腳貓的功夫,在這裏嚇唬人。

“快上!”錢多用力一推王濟一,王濟一一個踉蹌往前衝了一下,跟着也就來到了這羣人的面前。

王濟一挺胸擡頭,裝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看着抱着小蝶一隻腳的高林“住手!”

王濟一眉頭皺了皺,來到高林面前,不由分說上去就給了高林一大嘴巴“又閒的蛋疼是吧?沒事跑這裏勾搭女人來了!”

高林的臉刷一下被王濟一打的通紅,那一側臉頓時火辣辣的,高林也是一愣,劇情裏沒這出啊,難道臨時加戲的?不管了,還是照說好的演吧!

緊握雙拳的高林把拳頭鬆開了,陪着笑臉道“老大,你怎麼在這?我和這位姑娘只是開個玩笑,沒別的。”

周圍的人趕緊附和道“是是是…我們沒事來這裏就是喝喝酒,聊聊天,至於這位姑娘,我們只是玩玩,沒其他意思。”

щщщ ●ttκan ●℃ O

其中一人特別有眼見的對着王濟一點頭哈腰。

王濟一頓時演性大發,對着剛纔那個人又是一巴掌“她是我朋友,你們是不是瞎了狗眼了,沒事趕緊給滾蛋!”

王濟一一臉憤怒的看着這個人,一副囂張模樣。

這人也愣了,本想讓王濟一大出彩頭,自己就拍他個馬屁唄,誰知道,這傢伙得了便宜還賣乖,上來就給自己一個耳刮子,現在自己的耳朵都嗡嗡作響。

再轉頭看了看高林,高林一直衝自己擠眉弄眼,心想,算了吧,身爲羣衆演員也要把自己的戲份演好,所以,個個點頭哈腰準備離開。

一旁的何亮,跪在地上,但此情此景他已經盡收眼底,對這個王濟一真的是刮目相看了,原來他還是這麼牛逼的一個人物,頓時對面前的王濟一肅然起敬起來。

而腿部肌肉被拉傷的小蝶,看到這種情形,也是在心裏直犯嘀咕,難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那個曾經對自己處處順從,整天一副卑賤模樣的王濟一果真是個深藏不夠的老大?

就在小蝶還在心中琢磨不透的時候,王濟一一臉平靜的對小蝶說道“今天的事你不要多想,我也沒其他目的,這些都是我的兄弟,說句話而已,之所以阻止他們,只是覺得我曾經還喜歡過你,曾經還相處過,不過,那也只是曾經。”

王濟一很瀟灑的背過身去,給小蝶留下了一個神祕的背影,然後看着還跪倒在地的何亮,說道“自己再牛逼,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就是無能。還他媽戴着眼鏡,裝斯文幹嘛還領人家來這裏,回去好好讀書得了,你以爲你在學校橫行霸道沒人管你,你還就真以爲天老大,你老二了?我告訴你,在學校沒人管你,沒人惹你那都是不跟你一般見識,還真以爲學校是你家開的呢,頂多也就你老頭面子大點,你要不是教務處主任他兒子,你一天得挨十八次揍!”

王濟一終於出了一口惡氣,把心中的不快一股腦都倒了出來,頓時心情大好,看着準備離開其中一人,大聲吼道“趕緊給我滾回去,別他媽在這裏給我丟人!”

說完這句話,王濟一頓時也覺得自己的身價高了不少,覺得自己真的是他們的老大了。

就在王濟一準備緩步離開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誰給你丟人了?”

大步準備離開的高林,聽到聲音有些熟悉,回頭一看,嚇了一跳,愣在那裏。

錢多起身往前走了一步,擡頭一看,我草!禿子怎麼在這裏!

旋即錢多心裏擔憂起來。

王濟一當然認識此人,正是被程鶯廢掉一條腿的那個人,王濟一心想,難道還有後續情節,這錢多到底要鬧哪樣!

但此刻王濟一也不能軟下來,不然之前樹立起的形象就轟然倒塌了。

擡頭看着一瘸一拐走過來的禿子,王濟一露出一副不屑樣子,衝禿子一伸手指“你他媽也趕緊給我滾開,別在這裏惹事生非!” 王濟一直接把禿子也當成了他的手下,反正事已至此,要裝就要裝到底。

禿子聽見此話,倒是沒有立刻的大發雷霆,輕笑一聲,也不知道他是憤怒之前的微笑,還是根本沒在意這些。

“哥,你怎麼來了?”高林來到禿子面前,點頭哈腰道。

“你能來這裏,我不能來嗎?”禿子反問高林,直接把高林想要恭維的話噎了回去。

高林不再說話,只是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高林,這是誰啊,怎麼沒見過呢?”禿子叼起一根菸,看着面前一副囂張跋扈的王濟一,心情不爽的問一旁的高林。

“他是…他是……”高林正在努力搜索一個詞,用來介紹王濟一。

“我是他們的老大!”這時,王濟一倒是一點不謙虛,往前走一步,直接來到了禿子的面前,禿子比王濟一矮了半個腦袋,王濟一一副一覽衆山小的樣子,看着禿子。

禿子一聽,冷哼幾聲“高林你什麼又認了一個老大。”

高林擡頭看了看臉色馬上變顏色的禿子,不知道說些什麼,兀自把頭低了下去。

“你是他們的老大,你混哪裏的?”禿子吐出一團煙霧,擡頭冷冷的看着王濟一。

戰爭一觸即發。

“哎!哥!我的親哥!”這時,錢多張開雙臂,一臉興奮的直接走了過來。


來到王濟一身旁,用手輕輕拉了下他的衣服,然後用腳踢了下他的小腿肚,跟着把王濟一往後一頂,一隻胳膊直接搭在了禿子的肩膀上,胳膊就那麼使勁一攬,然後看着禿子繼續說道“你怎麼也在這裏!過來也不提前給我打聲招呼,我天天在這裏混,你來我好好招待你啊!”

錢多煞有其事跟禿子聊天,外人一看,還真是好哥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