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衆骸族停下拳頭,骷髏腦袋一想,也是這樣說法。

“他說的對,豔紅才許配就死了夫君,卻是不好!”一骸族說道。

“但是這一頓打,你還承受吧!!”

說完那骸族,一拳頭打去:“兄弟們,拳頭伺候!!!”

“吼!!!”衆骸族興奮加入行列。

“啊!!!”

悽慘的悲鳴,慘叫流轉。

骸見此心裏溫馨一笑,望着豔紅道:“豔紅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失敗了,還有你可以改變結局,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大哥!!”豔紅驚恐的望着骸。

骸揮手:“你先別說話,聽我說!!”

豔紅將肚子的話咽回去,嫵媚的眼睛盯緊骸,等待他的解釋。

骸繼續說:“那小子,可不是一般人物,我看不到他的命跡,你跟着他就可以脫離這裏,不需要隨我們一起闖關!!”

“不要!我要與哥哥們,一起闖關!”豔紅倔犟的望着骸反對。

骸沉聲說道:“聽話,你是我骸族的一條生路!你想讓我骸族滅族嗎!!”

豔紅心中一凝,但還想說什麼:“可是!……”

“沒有可是!”骸決然的打斷說道:“就這樣定了,你是骸族的未來,你要記住!!”

忽然盾走到豔紅旁邊,恭敬的說道:

“豔紅小姐!!我們要離開這裏了,你是跟我們一起,還是留在這裏?”

有些傷感的豔紅一愣,然後問道:“你們不等,你們的少爺了嗎?”

“是少爺,叫我們離開!”盾依然恭敬回答。

一旁的骸率先笑着:“哈哈哈,豔紅當然跟你們一起,豔紅!!”

看着大哥決然的眼神,豔紅心裏一陣無力。

要是我有實力該多好啊!

豔紅玉手捏緊,一走三回頭的離開,望着自己的同族的人們,她的眼中流露無盡擔心。

大哥!

族人們!

你們一定要成功啊!


轉眼間原本風雲匯聚的地方,在骸族離開後,轉眼成空,只有骨地的痕跡,記錄曾今的熱鬧。

天際,絕對冰寒層!

杯具的夢邪命闖入絕對冰寒層,頃刻間被凍結爲冰塊,栩栩如生的冰雕,隨寒風飄飛。

“好…好…冷!!”

雖然夢邪命成爲冰雕,但意識卻被寶塔護衛,在粼粼紫光下清晰異常。

“夢…逆…姐姐!想…想…辦…法!”

忽然夢逆笑嘻嘻的聲音傳來:

“咯咯!!活該,誰叫你愛耍酷,現在夠酷了吧!”

“別…開…玩…笑…了…姐姐,救命啊!”夢邪命鬱悶說道。

“咯咯!!好了,不玩你了沒意思,我幫你激活眉心晶石,你抓住機會,進入邪龍裏!”

“好!”

“開始!!”

猛然夢邪命眉心紫晶石,綻放粼粼紫光。


“咔嚓!!”

凍結夢邪命的寒冰,裂開一絲縫隙,夢邪命眼神一凝,身影轉眼融入腳下邪龍裏。

“嘭!!!”

天際一聲巨響,一條通體鐵黑的金屬巨龍,騰空而下。

“嗷!!!”

鐵黑的金屬巨龍降落在地,龍眼望着悲寂的四周。

“都離開了!!”邪龍體內傳來夢邪命的聲音。


“轟嘭!!!”

金屬邪龍猛然形變,眨眼間變爲一艘航天艦,優美的流光,整體完美。

“夢兄,怎麼能望了兄弟我們啊!!”

“夢哥,還有我!!”

航天艦的前端,虛無命,尺旭兩人的身影聳立,兩人不等夢邪命說話,自己走進艦內。

坐在座位上的夢邪命,無語的望着兩人進來,笑着說道:

“兩位這是準備去哪裏啊!!本少爺的艦船簡陋,容不下你們啊!”

虛無命眯着眼睛,一臉微笑:“容得下,夢兄的這艦船都說簡陋,那就沒有好的了!夢兄,我們之所以這樣做,還不是因爲你!”

“就是,要不是夢哥,我們要不要這樣趕來!”尺旭贊同說道。

夢邪命無語的望着兩人,這關我什麼事,你們來乘坐我的艦船,還有理了,還是我的不對!

見夢邪命憤怒的樣子,虛無命依然微笑:“夢兄,還不是你英明神武,將那些王族天子們,嚇到了!他們現在決定不再慢悠悠的前進,而是以最快速度,直奔目的地!”

夢邪命眼中精光一閃,無所謂的笑着:“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是你讓我們倆措手不及,你應該補償我們吧!做你的艦船,就當補償了!”虛無命微笑望着夢邪命。

尺旭可憐兮兮的望着夢邪命:“夢哥,我沒有航天寶物,而且速度追得上王族天子們的,更是沒有!!”

虛無命拍着額頭,一臉白癡的望着尺旭。

汗!尺旭,你怎麼會有這樣白癡的一面。

虛無命見到夢邪命笑容,心裏一陣無奈,直好坦白。

“尺旭,說得不錯,我也沒有快速的航天寶物!”虛無命聳聳肩,一臉笑容說着。

“嘭!”

夢邪命拍着而起,一臉憤怒指着虛無命說道:

“還說是兄弟,你們兩打劫我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這就不說了,狩獵的時候,總是要我打頭陣,這也落淚了,現在你們竟然敢手,伸向我的寶物!”

“你你你!!!”

“暗影,將他們………請到客房去!!!”

徒然的大逆轉,讓虛無命,尺旭兩人心裏撲空,兩人還以爲要付出一些代價,最起碼兩人打劫的東西,要以同價值交換。

但夢邪命卻同意了,這讓兩人應接不暇。

在夢邪命吩咐間,一黑影走來,渾身籠罩在黑絲巾裏,婀娜曼妙的玲瓏嬌軀,一眼可觀。

“請!”那暗影聲音淡然,玉手伸出請的手勢。

沒有等虛無命,尺旭兩人迴應,暗影已經帶路走去。

“呃!”

虛無命,尺旭兩人楞然,虛無命微笑跟着,轉頭對夢邪命說道:

“夢兄,你的手下比你有個性!!”

“夢哥,再見!!”尺旭禮貌的揮手,轉身跟着暗影,走向自己的房間。

夢邪命坐在座位上,探手一揮,十七位身影出現。

“少爺!!!”十七位婀娜曼妙身影,躬身行禮。

胸前洶涌雪白展露,讓夢邪命一時火熱,喉嚨猛吞唾液。

“咕嚕!咕嚕!!”

心癢難耐的他,伸出狼狼之爪,慢慢靠近誘惑的源泉。


“啊!!”

猛然腰間一痛,心裏的火熱立刻溜走,夢邪命尷尬的轉頭,一臉僵硬的笑容:


“韻瑩寶貝!!”

看着背後一臉殺氣的寶貝,夢邪命心裏顫抖,有些怕怕的望着。

“哼!”殷韻瑩鬆開玉手,輕輕揉她捏的地方,語氣淡然卻暗含憤怒的說着:

“她們只是傀儡,沒有意識的傀儡,你也下得去手!”

“呵呵!!!”夢邪命尷尬的笑着,眼中精光一閃,徒然說道:

“寶貝!是說不是傀儡就能小手嗎!!”

“你!”殷韻瑩氣怒。

見到他寶貝生氣的沒有,心理不由覺得非常可愛,心理一陣竊喜,轉頭望着了一眼,十七位婀娜曼妙身影,揮手下令:

“操作航天艦,目標——‘陰魂迷域’!!!”

“是!!”十七位身影應聲。

一陣陣香風飄過,一位位婀娜曼妙身影,穿梭坐在操縱席位,纖纖玉手靈活有序操縱。

“起航!目標——陰魂迷域!!!”

航天艦騰空,猛然加速推進,化爲一道流光,衝入骷髏骨海深處。

與此同時,骷髏骨海各處,一件件各異飛行寶物升空,直奔下一域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