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處於他這個位置,很多事情不問清楚是不能輕易答應的。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兒子年少不懂事,半夜飆車,沒出人命,也忍都沒傷著,就是得罪了一個高中生而已。本想著我親自來『交』點罰款劉浩祿就能放人,結果他連我也要抓!

所以想請您幫忙說說情。」劉海仁回道。

趙市長聽到這話,心裡倒是鬆了一口氣。

在他看來,半夜飆車,沒出人命,連人都沒傷著,不就是『交』點罰款的小事嘛!

要是這事自己幫劉海仁一把,說不定白家還會因此感『激』自己,那自己的仕途一片光明啊!

不過趙陽是個謹慎的人,雖然鬆了一口氣,卻也沒冒然答應下來,而是繼續問道:「小彬得罪的到底是誰啊?」

「好像是姓鹿,叫什麼凡來著……」

「鹿一凡!!!」

趙陽聽到這個名字拿著手機的手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別人不知道鹿一凡是誰,他趙陽難道還不清楚嗎? 當初白大小姐親自問他求情的時候,他就去調查過鹿一凡。。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這人看似背景平凡,卻不但讓白家大小姐親自求情,居然還請動了唐家老爺子求情!

不僅如此,鹿一凡還是白嵐『女』兒的救命恩人,貌似還和唐老爺子的孫『女』唐夢瑤關係曖昧。

前段時間在江東『混』的風生水起的李剛,就是因為這位而倒了大霉。

得罪了他,劉海仁竟然還說沒什麼大事!?

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嘛!

想死居然還要拖著老子一起死!

劉海仁見自己一報出鹿一凡的名字,電話那頭突然變沉默了,甚至隱約聽到趙陽的呼吸聲都有些急促了,心中不禁一陣猛跳。

他聲音顫抖的問道:「趙市長,您看這件事……」

「劉總,這事我幫不上忙。」趙陽不假思索的拒絕道。

開玩笑,得罪了白家和唐家家主都出手要人的人,你以為老子是誰?

老子能當上這個市長還是拜白大小姐大力投資所賜呢!

劉海仁見趙陽毫不猶豫的就拒絕,心裡不禁大急道:「到底為什麼啊?趙市長,您能給我指點一下嗎?我到底錯在哪兒了?」

「哎,你以為你兒子得罪的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嗎?實話告訴你吧,李剛你應該也認識吧?

上次他兒子也是得罪了鹿一凡,惹的白大小姐和唐家老爺子親自出來要人。

我要是你,現在就馬上給白大小姐打電話求情道歉,保證自己兒子在牢里好好改造做人,先把自己給保住了,才能保住自己兒子,你懂了嗎?」

劉海仁聽到這話心臟一陣猛烈的『抽』搐。

白大小姐……

唐老爺子……

這倆人一個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一個是自己見了面都不敢大口喘氣的牛『逼』人物。

能讓這倆人同時親自開口求情的人,又是何等牛『逼』的人物?

「你心裡有數就行了,動作要快,等白大小姐知道了,誰也幫不了你!」趙陽再次提醒道。

「好,好,我明白了,謝謝您!我這就給白大小姐打電話求情。」劉海仁急忙道。

知道了事情,要是他還心存幻想撈自己兒子,那他這些年都『混』到狗身上去了。

讓他在裡邊老實待一陣子也好,自己這邊先穩住了,然後再想辦法把他接出來。

「去吧,對了,不要告訴白大小姐,是我提醒你的。」趙陽反覆叮囑完之後,才掛斷了電話。

劉海仁掛斷電話后,急忙再次播出白嵐的號碼。

沒幾聲后,電話接通了。

「白小姐,是我,小劉啊……」

「劉海仁,你可教出了個好兒子啊!!」

電話那頭,傳出了一陣無比冰冷的聲音,這聲音,讓劉海仁心中一顫。

事情的嚴重『性』,看來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白小姐,這件事確實是犬子做錯了,我保證,讓他在牢里好好改造,出來以後再也不犯錯誤!」劉海仁膽戰心驚的說道。

「不必了,有些事,做錯了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從今天起,你,劉海仁就是我白家的頭號敵人!另外告訴你,關老爺子對於你兒子得罪鹿一凡的事情也很生氣。」

說完,電話直接就掛斷了。

留下劉海仁一個人愣愣的拿著手機僵在原地半天。

白家的頭號敵人……

關老爺子也很生氣……

「劉總,您沒事吧?」旁邊的警察碰了碰劉海仁的肩膀,看他一副獃獃的樣子,擔心他出事問道。

緩過神來的劉海仁,一下子癱倒在了地上,大聲哭嚎道:「劉悅彬你個坑爹貨啊!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

……

……

那晚得到的三輛豪車,鹿一凡撒謊說是自己的賣了什麼遊戲版權,繁體版權,簡體版權,影視版權,反正各種版權一通扯,然後又說車是二手的,很便宜,這才讓鹿媽媽相信了。

瑪莎拉蒂送給了自己老媽,賓士給了自己姐,路虎給了自己姐夫。

反正車主都是自己,自己什麼時候想開只要開口就是了,平時自己又用不著開車,倒不如送給自己家人,讓他們先開著。

三輛豪車一出手,全家人開鹿一凡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連吃飯的時候,老媽和老姐都是搶著給鹿一凡先夾菜,連他老爸都要先晾一邊去。

「怎麼老感覺這一家之主的位置已經被小凡給奪走了呢?」鹿兆旭即是驕傲,又是嫉妒的調侃道。

鹿媽媽白了鹿爸爸一眼道:「什麼時候你能送我一輛瑪莎拉蒂,別說夾菜了,頓頓山珍海味都沒問題!」

鹿兆旭撇了撇嘴道:「得了吧,我可沒咱家小凡那麼有本事。」

吃過飯之後,已經是下午一點鐘了,琢磨著離上班還有幾個小時,鹿一凡想了下說道:「媽,我去趟市圖書館。」

因為還沒考駕照,鹿一凡也沒法開車,只能選擇坐地鐵。

市圖書館距離鹿一凡家也沒多遠,不到半小時鹿一凡就到了。

進『門』在電腦上查詢了下自己想找的書在哪兒,鹿一凡直奔醫學類書籍區去了。

這些天他研究《太上寶典錄》,發現其中的許多『葯』方上的『葯』材都不認識,這才想著乾脆去借幾本中醫『葯』材相關的書籍來看一看。

大城市的圖書館就是有一個好處,圖書種類多,借書也不要錢。

鹿一凡借了三本厚厚的中醫『葯』材相關的書籍,滿意的再次上了地鐵。

剛一上地鐵,鹿一凡就發現了一位學究模樣的老者,於是立刻起身讓座道:「老爺子,您坐吧!」

那老爺子點頭表示感謝:「小夥子謝謝啊!」

「老爺子,您都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還來擠地鐵啊?」鹿一凡隨口一問道。

「呵呵,低碳出行,綠『色』環保。再說了,老頭子我最討厭坐汽車了,聞見那種尾氣的味道就噁心。」老者笑呵呵道。

問完,鹿一凡便不再講話,捧起一本中醫要『葯』材書籍看了起來。

老者看了一眼鹿一凡手中的書籍,嘴角翹起一抹弧度,饒有興趣的問道:「小夥子,你也對中醫感興趣?」

「怎麼說呢,有點兒研究和自己的看法吧。」鹿一凡笑了笑道。

這老頭一聽。

嚯!

有點兒研究和自己的看法!

口氣不小啊!

然而他並不知道,鹿一凡的可是擁有集三界醫神知識於一身的中醫大牛!《神界紅包群》今天更新會晚點 第150章我覺得學醫救不了華夏人

老者微微一笑,隨口問道:「中醫講究一個望聞問切,既然你說你小有研究,那你幫我看看我的身體如何唄!」

現在的小年輕,真是吹牛不打草稿,還小有研究。,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關月山他在中醫界貢獻如此突出,都不敢說自己對中醫有多少了解。

鹿一凡也沒想到眼前這人就是中醫界的泰斗,認真以《太上寶典錄》中記載的方法觀察關月山的身體,又以『肉』眼看不見的真氣侵入關月山的身軀,沒用任何道具就將他的身體狀況觀察的清清楚楚。

比醫院什麼心臟彩超啊,b超啊,驗血都好使!

「怎麼樣?看得出來嗎?要不要號號脈?」關月山略帶譏諷的笑道。

鹿一凡搖搖頭也沒想太多脫口說道:「您老人家的身體『挺』好的,就是有點兒慢『性』咽炎,年紀大了腎也有點兒虛了。

晚上起夜『尿』『尿』的次數也多。

另外您這個飲食太過清單,雖然您有慢『性』咽炎,但是也不能不吃任何葷腥油膩啊!

其他的,就沒什麼了。」

關月山額頭出了一層鵝『毛』汗!

天哪!

他……他居然全說對了!

沒用任何道具,只靠觀察,就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了如指掌,這也太恐怖了點吧?

就是他關月山,以「望」的方法也只能做到觀察人的氣『色』和外在病狀。

而這個小年輕,居然連他的吃飯習慣都能看出來了!

如果不是恰好碰到鹿一凡,關月山真的以為是他專『門』跟蹤調查過自己。

壓住心中的震驚,關月山繼續問道:「那我再問你,你覺得中醫和西醫哪個更厲害一些?」

「西醫治標,中醫治本,好多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我卻認為,現代的西醫比中醫厲害的多。」鹿一凡略一思忖道。

「嗯?為什麼?」關月山有點兒不高興道。

畢竟他是個中醫,聽到這話自然心裡不會爽快。

「很簡單啊,上古時期的許多『葯』方都已經失傳了,比如華佗的麻沸散。

而且您老人家有沒有察覺到,就算是按照古『葯』方抓『葯』,療效也比書籍上記載的差了不少嗎?

這是因為如今污染嚴重,土壤里含的重金屬什麼的比古時候多太多了。

『葯』材早就失去了早先那種靈『性』了。

所以,西醫才後來者居上,超越了中醫。」

嗡!

關月山聽到鹿一凡的解釋,腦子裡被震撼的嗡嗡作響!

他疑『惑』多年,為何自己按照《青囊經》上的一些古方抓『葯』治病,療效不甚理想,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解答了他的疑『惑』!

答案居然如此簡單!

他為什麼就沒想到呢?

這小夥子果然對中醫有點兒自己的研究。

對於鹿一凡,關月山覺得十分感興趣,於是便問道:「小夥子,你上大學了嗎?」

「剛高考完。」鹿一凡隨口答道。

「哦?那你報的是中醫相關的專業嗎?」老者略帶『激』動的問道。

這些年關月山一直在尋找一個可以繼承自己衣缽的關『門』弟子,卻一直無果,沒想到這次在地鐵上,卻碰到了一個對中醫頗有研究的高考生。

他們醫科大的學生倒是有不少。

但是大部分學生為了進大醫院,幾乎全部傾向選擇西醫,學中醫也無非是拓展一下自己的知識面罷了,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將中醫發揚光大,這讓關月山十分失望。

連對中醫的興趣都沒有,又談什麼繼承他的衣缽?

「沒有,我報的是計算機專業。」鹿一凡說道。

「為什麼啊?你明明有這麼好的底子,報什麼勞什子計算機啊!」關月山無比失望的『激』動道。

為什麼?

難道跟人家說因為自己喜歡玩網路遊戲才報的計算機嗎?

這說出去多丟人啊!

轉念一想,鹿一凡義正言辭的嚴肅說道:「我覺得學醫救不了華夏人!」

學醫救不了華夏人!

鹿一凡的聲音如此洪鐘大呂一般,在關月山的腦海中不斷的迴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