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虎嘯庭的胸口頓時被射出一個窟窿,他一個踉蹌沒有站穩摔倒在地。

秦巖念動驅魂術,對着虎嘯庭一招。

“嗖”的一聲,虎嘯庭的三魂七魄頓時從天靈被秦巖硬生生的抽出來。

秦巖抓住虎嘯庭的脖子,眯起眼睛笑着說:“虎嘯庭,你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

“要殺要刮悉聽尊便!別那麼多廢話!”虎嘯庭大聲吼起來。

“好!說的好!既然這樣,那我成全你!”秦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給慕容雪菡使了一個眼色。

慕容雪菡顯出身形,隨手一扔,焚魂爐被拋了出來。

“我今天將你丟入焚魂爐,用慢火炙烤你九九八十一天!”秦巖一邊說,一邊將虎嘯庭扔進了焚魂爐。

虎嘯庭剛剛被扔進去,一條條鎖魂鏈從爐伸出來,將虎嘯庭結結實實地捆起來,並且吊在半空。

爐緊接着燃燒起鬼骨炙火,慢慢地炙烤着虎嘯庭,像在木炭爐炙烤羊肉串似得。

虎嘯庭忍不住那種痛處,當初淒厲地慘叫起來。

學霸大人可否戀愛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的魂皮冒出了一滴滴魂油。

每當魂油落在鬼骨炙火,冒起一小串火焰,然後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哼!不識擡舉!我讓你嘴硬!”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

“秦巖,你不得好死!”虎嘯庭在焚魂爐大聲嘶吼起來。

秦巖懶得理會,給慕容雪菡使了一個眼色。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念動咒語對焚魂爐指去。

一道隔音罩當即覆蓋在焚魂爐外面,將焚魂爐包裹的嚴嚴實實,再也聽不到虎嘯庭的聲音了。

秦巖抓起虎嘯庭的屍體,大踏步地走出房間,然後站在一條長椅,大聲地宣佈:

“各位,虎嘯庭已死,你們不用再擔心了!”

看到虎嘯庭的屍體,聽到秦巖的話,其他陰陽世家的人全部大聲歡呼起來。

他們最害怕的是虎嘯庭。

現在虎嘯庭死了,他們沒有後顧之憂了。

而虎家的人看到虎嘯庭的屍體,一個個都嚇得臉色蒼白。

虎嘯庭是他們最大的依仗,現在虎嘯庭死了,他們虎家也相當於沒落了,說不定還會被其他各大陰陽世家吞掉。

“殺了虎家人!”

“對!殺了他們這些害羣之馬!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各大陰陽世家的人紛紛大聲吼起來,並且瘋狂地向虎家人衝去。

虎家人嚇壞了,再也顧不抵抗,轉過身全部跑掉了。

看到這裏,秦巖在心冷笑起來。

半個多小時後,戰鬥結束了,各大陰陽世家的家主走進了秦巖所在的房間。

馬澤洪坐在房間的首位,秦巖和馬嬌分別坐在馬澤洪兩邊。

各大陰陽世家的家主紛紛恭賀馬澤洪再次榮登陰陽世家第一家,並且恭賀秦巖成爲各大陰陽世家的天尊第一人。

爲了鎮住各大陰陽世家,讓他們不敢反叛,秦巖大聲說道:“各位,想必你們之前也聽說了,我身邊還有一位天尊級別的高手!今天趁這個機會我讓大家見識一下!”

“婉兒,出來吧!”秦巖大聲對着半空說。

蔣婉兒顯出身形,恭恭敬敬地對秦巖說:“主人!”

聽到蔣婉兒的話,各大陰陽世家的家主驚駭無。

他們之前一直以爲秦巖所說的天尊級高手和秦巖平起平坐,是朋友關係。

可是他們現在才發現,原來蔣婉兒是秦巖的鬼僕。

鬼僕和朋友可是兩個概念。

鬼僕是秦巖的附屬,秦巖讓她做什麼她做什麼。

而朋友不一樣了,朋友做什麼,別人無權干涉。

也是說,如果秦巖和蔣婉兒是朋友,他們還有可能離間他們的關係。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如果惹到了秦巖,那相當於惹到了兩個天尊級的高手。

他們這些沒有天尊級高手的家族,別說惹到兩個天尊級的高手,是惹到一個天尊級的高手也夠頭疼了。

原本還有人想看看馬家的笑話,因爲馬家現在即便算秦巖,不過也三個人。

三個人的家族人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他們不這樣想了,有兩大天尊級高手坐鎮,即便這個家族只有兩個人,那也是第一大家族。

因爲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秦巖怕這些各大陰陽家族的家主不相信,對蔣婉兒說:“婉兒,給大家露一手吧!”

“主人!遵命!”蔣婉兒點了點頭,轉過身化成一道青煙,“嗖嗖嗖”地從每個家主的脖子邊劃過,然後又顯出身形,慢慢地飄到秦巖的面前。

各個陰陽世家的家主發現自己的脖子好像流下了什麼東西,他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

他們發現自己的脖子居然流血了。

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剛纔蔣婉兒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利用強大的魂力割破了他們的脖子,而且是在他們毫無知覺的情況下。

他們心一陣後怕。

如果剛纔蔣婉兒真的要殺他們,他們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屍。

“婉兒,你怎麼這麼頑皮?居然敢在各大家主的脖子留記號!實在是太無禮了。”

秦巖裝出惱怒的樣子,瞪大眼睛對蔣婉兒說。

其實這根本是秦巖的授意,只不過現在是秦巖唱紅臉,蔣婉兒唱黑臉。

“趕快向各大家主賠罪!”秦巖接着大聲斥責起來。 “不用,不用。”

各大陰陽世家家主紛紛擺手,同時討好似的向蔣婉兒望去。

他們心裏面也明白,秦巖只不過是做個樣子,而且他們也不敢讓蔣婉兒給他們道歉。

蔣婉兒可是鬼皇,分分鐘能秒殺他們的存在。

表完忠心,各大陰陽世家家主紛紛離開了屋子。

重生之巨變 房間裏面再次只剩下了秦巖他們。

馬澤洪感慨無的說:“還是有實力好,你看看他們對你多恭敬。”

秦巖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

其實這個社會是這樣,只有有能力的人才會被尊敬,你如果看到了街的乞丐,肯定只會嫌棄不會尊敬。

秦巖伸個懶腰說:“師傅,該辦的事終於辦完了,我想出去玩兩天。你去不去?”

“我還是算了!我還想重整家族呢!”

馬澤洪擺了擺手,他準備發出告示,將以前馬家因爲內訌走掉的那些馬家人召回來。

這部分人雖然不多,估計也百八十個了,但是至少能充充門面。

總不能堂堂第一陰陽世家只有他們三個人吧!那樣說出去也太寒摻了。

秦巖哦了一聲,轉過頭對慕容雪菡和馬嬌說:“雪菡,馬嬌,那咱們出去旅遊吧!”

一直以來秦巖都特別想出去轉一轉,可是一直沒有機會。

這一次事情辦完了,他覺得自己終於可以出去放鬆一下了。

慕容雪菡當即點頭:“主人,那我去準備準備。”

馬嬌也十分想出去玩,但是她放心不下她爸爸。

她如果走了,那剩下她爸爸一個人了。

馬嬌非常抱歉的看了秦巖一眼:“秦巖,對不起,我不能跟你走,我想陪陪我爸爸。”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但是馬澤洪卻不幹了:“馬嬌,你和秦巖他們出去玩吧!爸爸一個人能應付過來。”

馬澤洪想讓馬嬌和秦巖把關係拉的更進一步,最好是找個機會馬結婚。

馬嬌非常堅持的搖了搖頭,她不想把自己爸爸丟下。

“你這傻閨女,怎麼不知道怎麼辦事呢!聽爸的話,和秦巖他們出去散散心。”

馬嬌實在嘔不過她爸,只好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帶着馬嬌他們出去玩了。

馬澤洪和蔣婉兒他們則回了保市。

以前馬家在帝都,但是現在馬澤洪準備將馬家遷到保市。

畢竟帝都現在沒有什麼人了。

他在帝都是孤家寡人一個,而來到了保市不一樣了。

他還能和秦巖的父母聊聊天,說說話。

秦巖他們開着車花了一週的時間逛了國內好幾個著名的旅遊景點。

第八天的時候,秦巖接到了耿家國的電話。

看到耿家國的電話,秦巖知道肯定又有事發生了,而且是耿家國無法處理的大事。

否則耿家國是不會給他打電話的。

“喂,耿伯伯,有什麼事嗎?”秦巖接起電話。

“秦巖,咱們美容公司出事了。”

“哦,是什麼事?”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用了咱們的產品毀容了。不過我覺得她用的肯定是假產品。”

秦巖當然知道這是假產品了。

那些美容產品幾乎都是他調製的,怎麼可能出問題。

很顯然,這絕對是有人在栽贓嫁禍。

其實現在這個社會是這樣,當對手在專業無法打敗你的時候,他們會借用道德來打敗你。

因爲是人都會犯錯,你總會有把柄落在別人的手。

“你們查了沒有?這種事情應該很好查吧!”

“我們正在查,不過事情有點複雜,有人插手進來不讓我們查,所以這件事情停下來了。”

“哦? 進擊的狐狸精 是誰了?”秦巖非常好,是誰怎麼大膽居然敢插手他的事情。

不過秦巖覺得既然對方敢插手,那說明對方根本不怕他。

有句話說的好,叫做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所以秦巖覺得對方肯定是有來頭的。

不過秦巖並不怕,反而特別想知道到底是誰,居然敢在太歲頭動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是誰敢和我們作對?你說一說。”

“是國外的一家公司。他們打着人權的旗號說我們干預消費者的人權。總之,你回來了我再和你說!”

耿家國還是想讓秦巖回去,畢竟這件事情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

聽到耿家國的話,秦巖覺得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什麼亂七八糟的,居然通過人權來干預他們調查事情的真相,這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不過這更加引起了秦巖的興趣。

他很想知道,是什麼人能把兩件毫不相干的事情聯繫在一起。

“不要怕他們,你們該幹嘛幹嘛,我倒要看看,誰敢幹預!”

秦巖霸氣無地說。

“他們已經干預了。”耿家國苦笑起來,“他們如果沒有干預,我也不會給你打電話了。”

秦巖拍了一下腦門,在心苦笑起來:看來我這幾天是不是玩傻了,腦子都不怎麼轉了。肯定是因爲對方干預了,耿家國沒有辦法處理纔給我打電話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過兩天回去。”

雖然家裏面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不過秦巖覺得玩還是最重要的,不能因爲家裏面出事不玩了。

更何況景點他們都看好了。

“什麼?你過兩天才回來,你還是現在回來吧!你再不回來咱們公司都沒有辦法正常運營下去了。”

耿家國苦笑起來,一再要求秦巖回來。

聽到耿家國的話,秦巖一陣無語:“好的,我知道了。我今天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