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慕當然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傻到了什麼程度,當她聽完凌楓說的這些話的時候,她真的是暗暗吐了一口氣。畢竟她睡得實在是太快了,完全沒有顧及到結束之後凌楓的事情,所以聽到凌楓這個評價,她懸著的心才算放了下來。於是她立刻火急火燎地起床準備去上班,生怕自己慢一分鐘,就又要遲到了。

她可不想再被點名批評了。

用了二十分鐘洗漱、穿衣服、化妝,等到她把這一切都準備好之後,她發現凌楓也收拾好了,正坐在床邊等她。

「你幹嘛不多睡一會兒啊?不是十二點多的高鐵,你起這麼早幹嘛?」

「當然是陪你一起去上班啊,我怎麼可能放任你自己去上班,然後自己睡覺。」

「嗯?你幹嘛陪我去上班?」

蘇慕當時並沒有覺得字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多麼的沒有情調,而且在之後的日子裡,她也同樣做了無數破壞情調的事情,後來兩個人聊天的時候說起這些事情,蘇慕覺得那段日子實在是難為了凌楓,讓他這麼一個喜歡浪漫的人,天天忍受她這個完全沒有任何情調可言的女朋友。

所以要是總結一下這兩個人一路走來的變化的話,大概可能這樣的:

蘇慕讓凌楓逐漸成長,從一個男孩變成了一個成熟男人。

而凌楓,讓一直堅強且獨立的蘇慕,變成了一個懂得如何去愛人的、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又因為他的緣故,重新做回了那個堅強且獨立的蘇慕。唯一不同的是,在之後的之後,他們兩個人成了彼此的依靠。

儘管中途歷盡了千難萬險,但好在兩個人都沒有放棄,算起來,故事到那裡的時候,也是正果修成一半了。

凌楓實在是懶得理蘇慕問的這麼蠢的問題,用力揉了揉她的臉,然後確定她都收拾好了,就扯著她去退了房,不管她因為害怕遲到而做的掙扎,硬拽著她陪著她去吃了早飯,再和她一起去上了班。

一路上兩個人嘻嘻哈哈聊得十分開心,蘇慕覺得自己真的是很久沒有這樣開心過了。可惜的是凌楓不能呆太久,今天中午就好回去。想起這件事情,就讓蘇慕開始覺得失落起來。不過她並沒有任何錶現,只是在凌楓抱著她的時候,她抱得比以前都要用力。

兩個人卿卿我我粘了一上午,看這架勢,要不是凌楓要走,他倆粘一輩子都不成什麼問題。等到時間到了的時候,凌楓抱著蘇慕就不放手。蘇慕沒有辦法,只得答應他把他送到商場大門口,兩個人又在冷風裡膩歪了一陣,才算是徹底說了再見。

相比於第一次的分離,在最後一次蘇慕送凌楓去機場準備飛往日本的時候,兩個人顯得多少有些敷衍。他們既沒有擁抱,也沒有親吻,除了,蘇慕望著凌楓離開的背影,不停流下的眼淚。

很多時候蘇慕都在想,如果早知道凌楓離開之後他們兩個人會變成這樣,那她當時是不是就會衝下車,像他們第一次告別一樣,狠狠地抱住凌楓,然後用力親吻,再告訴他,她是真的很愛他。

她投降了,沒有他,她是真的不行。

可這句話,離開的凌楓沒有聽見。

這世上所有的人,都沒有聽見。

所以有些事情,終究成了遺憾。 凌楓回去之後,兩個人的關係幾乎是急速上升。

只不過蘇慕好像變得更倒霉了一些,因為在第二天的時候,就被強制休息了。

蘇慕原本是想著,凌楓在這個月月中就放寒假回來了,她可以把兩天的休息時間都安排到這個時候,正好還能去接他。結果一號當天晚上,老闆就打來電話,告訴蘇慕,怕寒假之後會忙,正好欣欣有時間明天可以替班,就讓蘇慕先休一天。

蘇慕在這種事情上就沒有為自己爭取過的時候,而且她也不好意思和老闆說,她是為了想陪男朋友所以不想現在休息,於是猶豫了半天之後蘇慕還是答應了老闆的要求。

回家之後蘇慕和凌楓提了這件事情,她明顯聽得出來凌楓語氣里有些不高興。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安慰凌楓了,只得在心裡暗暗罵自己沒出息,不為自己考慮,也不為自己的男朋友考慮。

不過凌楓並沒有和蘇慕生氣,雖然是有些不太開心,但是他反倒開始安慰起蘇慕來,讓她不要因為這樣的事情自責。這就弄得蘇慕更加難受了,凌楓每多安慰她一句,她就多想一分,回來要怎麼補償凌楓。

這個時候的蘇慕還沒有意識到明天會出現什麼問題,等到她第二天被電話吵醒之後,她才覺得,自己還不如上班了。

先是欣欣不知道早班要做什麼,也進不去商場,緊接著又是各種找不到東西。一上午光是這些事,她就給蘇慕打了無數個電話。好不容易接待了一個顧客,該做的流程她一樣都不會,甚至連輔助顧客做飾品,她都沒有辦法完成。

蘇慕幾乎都要被欣欣這電話逼瘋了,最後當她再打過來的時候,蘇慕穿上衣服就準備去店裡。結果她都走到樓下了,欣欣又打電話過來告訴她老闆過來了,她就只好再回去。

原本蘇慕以為,只要老闆去了就沒有她什麼事了,結果沒有想到,老闆不去還好,去了之後麻煩更多。兩個小時之後,蘇慕收到了老闆二三十條微信,每一條都在指責她,她的工作沒有做好,完全沒有勝任店長的這個工作。

蘇慕就掃了兩眼照片,其他的都沒有細看。一直到老闆把這些東西都發完了,她才極其言簡意賅的回了一句她知道她沒有做好,下次會注意的。

老闆大約覺得她的這個態度不行,所以又發了好多試圖教育她。但蘇慕一條都沒有看,轉身把手機一扔,就貓進被窩睡覺了。

不是蘇慕對老闆不尊重,而是當蘇慕看到第一張照片的時候,她就知道,這些都是欣欣做的,和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前一天晚上她知道第二天是欣欣來上班,所以她特意把店裡從裡到外都收拾了一遍,她也不是不清楚工具和材料放在哪裡,怎麼可能亂放。但是照片里的擺設完全是亂七八糟一片,她一看就知道是之前欣欣動過,然後並沒有放回到原位。但老闆一股腦把這些問題全部都安在她的身上,連解釋都沒聽就開始教育她,這讓她徹底放棄了想要解釋的想法。

還有什麼解釋的必要嗎?都到這種程度了,再解釋什麼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而已,還不如忽視掉這些,安安靜靜地睡上一覺。

她都好幾個月沒有睡好覺了,現在有機會可以說睡就睡,幹嘛為這些事情煩惱。

這一個下午覺蘇慕睡得叫一個舒坦,等她起來拿起手機的時候,意外地發現自己的手機里竟然有三十多個未接來電和視頻。她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為了避免睡覺的時候,老闆又不停地給她發信息、吵得她沒辦法睡,所以她開了靜音,但是在此之前,她並沒有告訴凌楓她要睡覺這件事,更沒有告訴凌楓她開了靜音。

蘇慕一下就變得慌張起來。

她看了一眼時間,確定現在凌楓沒有在上課,於是就立刻就把微信電話回撥了過去。剛開始的時候是沒人接,後來的時候,幾乎都是被按掉了。蘇慕不知道這是凌楓有事不方便接還是他在生氣,於是就發了信息過去,給他解釋了一下原因。為了讓事實更確實、可信一點兒,蘇慕還特意把她和老闆的聊天記錄發了過去。等到五分鐘之後,她才收到了凌楓的回信。

「哼,我剛剛在遊戲,還好你沒給我打電話。」

「你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你們老闆給你發這麼多信息你都沒怎麼回,很奇怪哦。」

「喂,不用這麼了解我吧。」

蘇慕以為凌楓會和她因為這件事情吵上一架的,結果沒想到的是,他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不說,竟然還仔細看了截圖,直接說出了原因。就在這個瞬間,蘇慕突然覺得有些愧疚,因為她能明顯感覺到凌楓是把她放在心上的,可是她對他,好像現在還沒有辦法付出這樣的感情。

都說兩個人在一起時間長了,女生都會越來越愛對方,男生的愛反而會越來越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時間長一點的話,她應該就會很愛凌楓了吧。

不過同樣的,可能那個時候凌楓就不會怎麼愛她了呢。

畢竟大家都說小孩子的愛情都是短暫而熱烈的,同樣也不負責任,她也沒期望凌楓能一直愛她。

只不過她就是覺得有些遺憾而已,遺憾兩個人總是在不停地錯過。至於到時候自己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受傷,她其實也沒想那麼多。

誰讓她一直奉行的準則,都是「不想被拋棄就先拋棄別人」呢,到時候誰先拋棄誰,真的不一定。可能還沒等到凌楓厭倦,她就意識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就自己先走掉了。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轍,像以前一樣卑微的去喜歡一個人了。 豪門寵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雖然這樣聽起來似乎對凌楓不公平,但是,這也是凌楓找了一個比他大這麼多的女朋友,要付出的代價。

而且,未來的事情誰能說得准呢。 雖然蘇慕並不太喜歡和凌楓說工作上的事,因為畢竟凌楓再怎麼說也都是個孩子,她不想他過早的接觸這些事情。但是她又覺得,她每天經歷的就是這些,除了這些,她也沒有什麼能和他分享的了,所以她還是把今天發生的這些事都告訴了凌楓。

蘇慕說得還算理智,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憤怒而把特意加重描述。而且她其實也沒有希望凌楓能給他什麼回應,所以把這些話說完之後,她就準備自己去做些別的,去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不過出乎蘇慕意料的是,當凌楓聽完她的講述之後,十分冷靜地和蘇慕說道:

「我覺得你應該和你們老闆把這件事說明白,本來不是你的問題,你真的沒有必要去替這個女孩子背鍋。不然你在你老闆心裡的印象,不就越來越差了嗎?」

「我當然有想過,不過,我忘記告沒告訴你我們老闆對欣欣的態度了。她很明顯知道欣欣在工作上的狀況,她並沒有做出什麼表現,就說明她是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很正常,一個店除了服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銷售,欣欣既然在銷售上有過人的地方,老闆肯定會更加縱容她一點。那其他的鍋自然就是我們來背了。爭論是沒有用的,因為最後過錯都會加諸到我們身上。所以啊,何必惹那個氣生。」

蘇慕說這些的時候完全是一副理所應當的語氣,在她看來,這些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了。她也不是沒有經歷過相同的事情,而之前的選擇讓她明白了很多,所以再遇到相同事情的時候,她自然不會重蹈覆轍。不過凌楓沒有這樣的經歷,自然不會懂其中那些和道理完全相反的社會法則,而蘇慕覺得這些事情都需要他自己經歷,所以她也不想多說。

老話說得好,點到為止,如果凌楓能聽得進去就好,聽不進去,也能在他失敗的時候為他再多添一份印象,讓他不會在同樣的問題上失敗兩次。

蘇慕為凌楓想了這麼多,但那時候她卻沒有想到,她一直擔心凌楓在未來的路上會在相同的問題上多次吃虧犯錯,可她自己,卻在凌楓身上重蹈覆轍了無數次,把兩個人都弄得遍體鱗傷。

凌楓確實像蘇慕所想,並不理解為什麼蘇慕竟然心甘情願地把問題全部都攬到自己身上,還給出這麼一套理論。他覺得有些心疼,但是他也不想在蘇慕心情本來就很不好的情況下,再和她爭論這些沒有什麼意義的事情。畢竟和意見統一相比,他更願意把自己當做蘇慕的依靠。她自己一個人撐得這麼累,他很想幫她分擔一些。或許這樣的話,他就能獲得更多她的關注,還有她的愛了。

他太想要她的愛了,儘管不知道為什麼,可他就是想要她愛他,他甚至說不出來自己愛她幾分,卻想要她百分之二百的愛。他知道他這樣做對蘇慕很不公平,可從看見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想要把她據為己有,誰碰一下都不行。這是他從來沒有過的佔有慾,連他自己都覺得恐怖,可他完全不想控制。

如果能一輩子都把蘇慕留在身邊,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凌楓就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再繼續和蘇慕爭辯,兩個人互相交代了一下想做的事情就各自去忙了。

不過蘇慕這面的事情並沒有結束,她剛練了一會兒字,老闆就又發來了信息給她,意思是要讓她明天把這些問題都處理好,以後不要再出現這種狀況。蘇慕心想,以後要是有這個人在,那這種狀況永遠都避免不了。但既然剛剛都沒和老闆辯駁,現在說這些話也沒有任何意義,於是她就隨意發了個「好」字,就算是把這件事情應付了過去。

第二天蘇慕一上班,對面的姐姐就告訴她,昨天她老闆在這裡做了很多衛生工作,而且還隱約聽見蘇慕老闆批評了蘇慕很多事。蘇慕早就猜到了會有這樣的狀況,所以聽了之後只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原本這個姐姐還想覺得蘇慕會委屈,想要安慰她一下的,畢竟蘇慕做的這些事情都看在她眼裡,她知道蘇慕為了這個店付出了多少。不過她沒想到蘇慕竟然好像對此沒有半點反應,這讓她準備好的那些話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她不由得好奇問了蘇慕一句:

「丫頭,你都不覺得委屈嗎?你做了這麼多事,可是你們家老闆還以為你什麼事都沒做。」

「沒關係啊,這個店本來就不怎麼盈利,我既然沒有給老闆賺到錢,那挨說不也是挺正常的事嗎?」

「可是這店的經營情況我們大家都知道,根本就沒有人,不適合在這裡經營,也不能怪你啊。」

「所以可能當老闆的和我們這些做員工的想法總是不一樣的吧,她身份不一樣,看的東西也不一樣,我們總得互相理解么。」

蘇慕在說這話的時候笑得很坦誠,沒有半點生氣或者是埋怨的樣子。那姐姐看著她不由得覺得,這家老闆絕對是招了一個好員工而不自知,便就沒有在說話,拍了拍蘇慕的肩膀,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蘇慕把那個姐姐送走之後就開始收拾昨天欣欣留下的爛攤子,事實上,眼前這個爛攤子她早就已經想到了。她很想問問她的老闆,為什麼和她提出這些問題之後,沒讓這個欣欣把這些事情處理掉,一定要等著她來處理,也想問問她的老闆,做了那麼多衛生工作,有哪一樣,不是她日常做的。

但她知道問這些只會得到她最不想要的那個答案,所以她把這些事情全部都埋在了心裡,半個字都沒有提起,甚至都沒有和另一個店的員工說。

把衛生這些東西收拾完之後就已經是快要下午了,蘇慕覺得有點餓,便拿出手機準備訂個外賣,結果沒想到這外賣還沒到手,麻煩卻先於外賣一步,找到了蘇慕。

昨天欣欣接待的那個顧客,來返工了。 因為昨天欣欣接待這個顧客的時候,有老闆在旁邊,所以蘇慕從來沒有考慮過會有返工這種問題的出現。畢竟老闆曾經無數次告訴過她,必須要顧客對作品完全滿意之後,這件作品才算是徹底完成。她以為有老闆在這裡,根本不會出現這樣低級的問題。但事實上,當顧客表示他需要做出的更改的時候,蘇慕覺得,他說的這些事情,是她作為一個新手都不會犯的錯誤。

可現在問題就是這樣真實存在著,並且需要她去解決。

蘇慕完全不知道要怎樣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當她真切地看見顧客手中的作品的時候,她甚至覺得,如果自己是這名顧客的話,昨天她一定會要求欣欣為她重新做的。因為這件作品上存在的問題比他形容的可嚴重多了,別說是配飾不合適,就是上面刻的字,在蘇慕看來,隨便敲敲都比現在這樣好看。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件成功的作品,如果來實習的人把東西做成這個樣子,那她銷售做的再好,蘇慕都不會要的。

她開始不理解為什麼一直強調作品質量的老闆一定要留下這個女孩子了。

實習兩個月連這種最基本的東西都做不好,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

萬幸的是,顧客倒是十分善解人意,在蘇慕觀察作品整體的時候,不好意思地把沒刻好這種事情全攬在了自己身上,一直重複自己笨手笨腳什麼也做不好。蘇慕覺得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態度也就更加好了起來。她先是徵求了一下對方的意見,確認是不是能在這個基礎上幫他做一些休整,在得到同意之後,她就立刻動手,把能夠彌補的地方全部都重新做了一遍。

太嚴重的地方是沒有辦法修改的,比如刻字的地方,幾乎鎚子落下去之後就沒有任何修改的餘地了。所以每次在顧客想要刻字之前,蘇慕都會事先和顧客確認好要刻的字,並且幫助顧客確定刻字的合適位置,這些都落實下來之後,蘇慕會在材料上事先幫助顧客畫出輔助線,以防顧客自己找不好位置,還要讓顧客先在其他材料上練練手,等到顧客熟悉了工具的使用方法,她才會讓顧客在自己的材料上操作。

雖然這樣做會花費很久的時間,但是這卻是節約材料以及避免錯誤的最有效的方式。因為店鋪只會提供一次材料,而這部分材料只夠完成一樣作品,完全沒有剩餘,也就是說,如果顧客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的話,除非再花同樣的錢買一份材料,不然是不可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的。很多顧客在前期介紹的時候是可以接受這樣的規定的,可是一旦出現問題,導致他們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的話,就會引起後續很多問題的出現,更會影響其他顧客的體驗。

就是為了防止的事情發生,所以不止老闆不停地強調操作問題,蘇慕也會和員工們反覆強調。在此之前真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狀況,卻沒想到今天蘇慕就要處理這樣問題。

好在這個顧客沒有那麼苛刻,不然的話,蘇慕這不知道要怎麼和人家解釋。

後悔藥 可就在這個瞬間,蘇慕覺得自己有必要和老闆談談這個欣欣的問題了。

有的錯誤是可以包容的,但有些不負責的,不值得被包容。

蘇慕在想著如何同老闆說欣欣這件事的時候,也盡了最大的努力幫助顧客解決了他所有的要求,兩個人前前後後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才算是把這個作品徹底完成。等到作品拋好光,被交予到顧客手上的時候,他連連誇讚蘇慕專業又耐心,做出來的東西就是比他做的好。

蘇慕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一直保持著禮貌的微笑,把顧客送走之後,她長吐了一口氣,然後在群里又重複了一遍注意作品質量的問題。之後她花了很長時間編輯了一條簡訊,盡量做到用詞不偏倚,把今天發生的返工的事情和老闆說了一遍,緊接著,她開始和老闆說起了欣欣的這個問題。

為了避免無謂的偏袒和解釋,蘇慕一改自己發微信時喜歡一句話發的習慣,把她發現的問題總結到一條微信上給老闆發了過去。之後她也沒有去想如果老闆再發來試圖勸解她包容欣欣的信息她要怎麼回,就直接把聊天界面切到了員工群里,開始提醒其他的兩個員工,如果有欣欣在,一定要多多注意她操作上的問題。

蘇慕一把這信息發出去,群里登時就炸了起來,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不管,反正這人我是伺候不了。」

「我也是,去年都不知道被她搶了多少單了。」

「她今年要是還這樣,只搶單寫個名字就不管不顧了,那我肯定不能再幫她幹活了。」

「可不是,去年她就是,只接單,然後後續工作都是我們來做,搞得我們根本就沒空接待顧客了,提成都被她搶走了,我們還得幫她幹活。」

「你們光是幫她幹活就不錯了,我去年還總因為不幫她幹活挨說然後被逼著幹活呢,我也實在是太可憐了吧。」

「反正今年一定要統一口徑,如果她再這樣,那就集體罷工唄,反正我是不伺候這個主。」

「我也是。」

「我也不伺候。」

蘇慕在群里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看著她們吐槽,等到她們說得差不多了之後,蘇慕才問了一句:

「你們就沒有和老闆反映過這種事嗎?」

「都快把這種事說爛了,那人家一點都沒有在意啊。」

「你去看看老闆朋友圈,你看看,是不是她一回來就開始給老闆評論了,然後走了就沒聲了。她就那樣人,能哄老闆開心,我們可弄不了她。」

「蘇慕你就自求多福吧,我們這怎麼也是兩個人,二對一再不濟也能夠保全一個,你那面就你自己,你可千萬別心軟,想著照顧她,不然你提成可真能一分都留不下。你出門可是為了掙錢的,可千萬不能這種人心軟。」 蘇慕在群里表示自己接受了這些建議之後,就再也沒有說過話。而與此同時,老闆的信息也不停地傳過來。蘇慕大致看了一眼內容,確定她說的那些話老闆完全都沒有在意在意之後,她就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情,好像那個欣欣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但是蘇慕當然不可能當這種事情沒發生過,老闆不管,不代表她也不管。要是像老闆一樣任由這種事情發展下去的話,這兩個店指不定在過年的時候被鬧騰得怎麼雞飛狗跳呢,到時候再把責任推給她,那這個鍋她可不背。

這事蘇慕並沒有和凌楓提起,因為蘇慕並不覺得凌楓能夠幫助她解決這樣的問題。所以她就只和樂多說了兩句,結果沒想到樂多直接反問了她一句:

「你真的沒有覺得你被你老闆利用了嗎?」

蘇慕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反應過來樂多到底想要表達什麼,但是她聯想到一開始老闆的態度以及這兩天的各種表現,她就突然明白了樂多話里的意思。

但是明白歸明白,無論蘇慕反抗或是不反抗,都沒有任何效果。在這件事情上,蘇慕只能選擇妥協,接受這種被利用的結果,不然的話,她遇到的麻煩可能會變得更多。

儘管蘇慕已經想到要怎麼應付這個欣欣了,但是當她明白這其中隱藏的這些東西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心裡好像窩了一團火一樣,十分需要一個發泄口。她把微信打開又關上,就這樣重複了好幾次,才把自己想要和同事分享這個結果的想法壓了下去。

連說都不能說的感覺,真的是太憋屈了。

整個一個下午,蘇慕都因為這件事情悶悶不樂,連凌楓和他打電話的時候,她都有些無精打采。凌楓十分敏感地意識到蘇慕這面應該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原本是想要問問她的,但是一想到她答應過他有事肯定會和他說,便就放棄了問她的想法。不過儘管他這樣安慰自己,但是他的心裡還是多了幾分不開心,因為他以為經歷過上次那件事情之後,蘇慕就會在事情發生的時候把他當做第一個傾訴的對象,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所以哪怕經歷過那個晚上之後她還是不能完全信任他,把她交給他嗎?

那還要怎麼做,才能得到她全部的依賴和更多的愛呢?

為什麼她總是要把自己拒於千里之外呢?就因為自己年紀小,所以就這樣不值得她依靠嗎?

凌楓一直等到晚上,也沒有等到蘇慕和他說她今天一天的經歷。等到蘇慕跟他說晚安的時候,他第一次嘗到了失眠的滋味。他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去想,蘇慕的心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東西,說愛他的時候又添了幾分真情,一直到天都已經開始蒙蒙發亮的時候,他都沒有得到一個他想要的答案,只得到一個讓他更加難過的定論。

這種事情他沒有辦法去找答案,只能讓蘇慕親自為他解答,但蘇慕或許,也不會給他那個他心中預想的答案。

也許他還是需要努力吧,或許他再努力一點,蘇慕就能改變對他的態度了。

蘇慕因為煩心店裡的事情,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對凌楓的態度明顯沒有以前那麼好了。最開始的時候她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一直到有天晚上,凌楓突然掛斷了電話,沒有像以前一樣和她連麥,哄她睡覺的時候,她突然之間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

她一直努力讓自己忘記那件事情,忘記那個人是如何在和她開始異地戀僅僅一個月之後,就用盡了一切手段去追求另外一個僅僅認識了四天的女生。 農門長姐有空間 然而無論她怎麼做,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就好像跗骨之蛆一樣,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剔除,在往後的日子裡,無論她經歷了多少人,被多少人疼愛,她都沒有辦法完全信任他們,包括對凌楓。

哪怕她一直安慰自己,凌楓年紀還小,他的愛情不止是熱情和奔放,還有單純且專一,可一旦出現任何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她還是控制不住地把事情往壞了想。以至於後來凌楓和她解釋了無數遍,是因為室友叫他打遊戲,他怕打擾到蘇慕睡覺,所以才掛斷電話的,她仍然還是一遍都不相信。

有時候蘇慕想想,也許兩個人之間的問題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埋下伏筆的。她也會後悔,後悔在最開始的時候,竟然會用前任的錯誤去懲罰無辜的凌楓,導致了後來一切事情的發生。如果她能拿出百分之百的信任,或許凌楓就不用費盡心思去想要證明自己,然後把兩個人的關係搞成這樣。然而她又覺得,其實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就像她選擇了比她小這麼多的男孩子,她就要用更多的時間、精力以及感情,陪著他慢慢成長,還要承擔他隨時可能會因為各種原因離開的風險。而凌楓呢,既然選擇了她這個女人,自然也要接受她以往的經歷以及她一身的傷痕。事實上,她會比年紀小的女孩子更加脆弱敏感,但同時,她也比那些女生,更加洒脫與坦然。只不過,她會帶給凌楓更多不一樣的體驗。而這些體驗中,總是痛苦大於甜蜜的。

並且一直到現在,蘇慕都還搞不清楚,自己對凌楓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或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愛到底是什麼,哪怕她經歷了這麼多,有了這麼多的經驗,到現在,她仍然覺得她那些經驗,完全不夠應付現在這種狀況。

也許是以前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給蘇慕如此幸福的感覺,以至於讓她到現在開始有些害怕,如果這些幸福都是凌楓帶給她的幻覺該怎麼辦。她曾經和凌楓說過,她覺得自己現在幸福的好像在做夢一樣,她真的不敢相信。儘管凌楓不停地安慰她,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她還是不敢相信。

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配不上這樣的喜歡,以至於後來就因為這種事情,又扯出來無數的事端,險些把兩個人拆散。 當天晚上,蘇慕並沒有把心裡的這個疑問問出口,她把所有的懷疑和所有的不開心全部都壓入了心底,裝作無事地和凌楓說了晚安。

但是她並沒有直接入水,一大堆不好的念頭湧進了她的腦海,攪得她睡意全無。她把燈關上,然後用力地瞪著天花板,試圖把這些東西驅逐出她的意識,讓自己能夠安心睡覺。只是折騰了能有三四個小時,她才算是勉強眯了一會兒,天還沒亮的時候,她就又從淺眠中醒了過來。

這麼一來,別說是黑眼圈加重了,蘇慕感覺自己就好像要死了一樣。本來一天上班就夠累的了,覺還沒睡好,她都覺得自己今天好像不一定能撐下去。可是她又不能這麼請假,再說心裡有事也實在是睡不著,所以她就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又躺回到了床上,等著自己的鬧鐘響。

分秒如年的感覺蘇慕就只有在以往分手的時候才有過,然而此時此刻,她覺得別說是分秒如年了,簡直是分秒如光年。躺了不過五分鐘蘇慕就躺不下去了,拖著疲憊的身子起了床,從床頭的書架里隨意取了本書來看。

於是不過五分鐘,她就睡了過去。再一睜眼睛的時候,就算打車都趕不上開早會了。

蘇慕恨得直想扇自己兩個嘴巴。

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自己趕去了店裡,萬幸的是今天主管沒有查崗。蘇慕不由地暗暗吐了一口氣,然後又開始爭分奪秒地去忙早班要做的事情。

等到終於空閑下來之後,蘇慕才拿起手機,回了凌楓的消息。凌楓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因為蘇慕這麼慢才理他,而昨天晚上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蘇慕心裡依舊是不太舒服,所以態度對凌楓也冷淡了一些。

對於凌楓這樣敏感的人來說,蘇慕在態度上有一點點變化,他都能立刻感知到。於是他立刻開始回想,自己昨天有沒有做什麼事情惹蘇慕不開心,最終確定,應該是昨天晚上掛掉她電話的事情。於是他立刻和她解釋,說是昨晚室友叫他打遊戲,叫得很急,他怕吵到她睡覺,沒來得及解釋就掛斷了電話。蘇慕嗯嗯啊啊地應著,態度卻並沒有因為知道了這個原因而發生任何改變。

凌峰見狀,立刻開始撒嬌耍賴求蘇慕原諒,並且保證這些錯誤以後都不會再犯了。蘇慕剛開始回答得依舊很敷衍,後來覺得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就強裝著開心和他說了兩句好話,才算是把這件事情應付掉。但事實上這個坎兒在她心裡,她仍然沒有邁過去,她完全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相信凌楓的解釋。

蘇慕是個安全感極度低下的人,她完全無法接受自己的男朋友有任何能夠引起她懷疑的行為和舉動,因為她知道,只要有了這樣的舉動存在,她就會不可遏制地往壞的方面去想,後續肯定會引起各種各樣的麻煩。她一點都不喜歡吵架,更不喜歡為這種事情吵架。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情要發生的話,那她寧可直接了當地從源頭遏制,也不願意曲曲折折地把兩個人的好感都敗光之後再說分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