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蘇北睡了一覺起來,起身去找水喝,發現路南書房的燈還亮著。

蘇北皺了皺眉,轉身向著書房走去。

她站在書房門口。

婚內重生之嬌妻似水 「怎麼現在還不睡覺?」蘇北輕聲問道。

路南抬起頭,就看見蘇北站在書房門口。

他溫柔的看著蘇北。

「我今天有點文件還沒有看,這會看一下。」路南說著,伸手揉揉眉心。

蘇北看見,他的臉上,有一絲深深的疲倦。

蘇北突然就心疼不已,他一個大總裁,本來就日理萬機,忙的不可開交,還要因為她的事情操心。

她走過去,伸手抱了抱,坐在椅子上的路南。

「你工作完,早點休息,是不是因為我的事情,下午耽誤你太多時間了,我看你的神色,看起來真的很累了!」蘇北的話語里,帶著深深的自責。

路南搖搖頭,寵溺的回抱著蘇北的纖腰。

獵戶出山 「傻瓜,沒事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要是不管你,誰管你啊,畢竟,像你這麼笨的小女人……」路南說著,聲音里還帶著一絲寵溺的笑意。

蘇北撅著嘴巴。

「你說誰笨呢!路南,你竟然罵我……」蘇北嬌嗔的說道,嘴巴嘟著,看起來特別可愛。

路南猛地站起來,他附身,蘇北還來不及吃驚,便【偷香】了一個。

蘇北反應過來,看著路南,害羞的別過頭。

「你幹什麼呢!」她雙手抵在路南的胸膛,有點不好意思。

路南的喉結微微滾動,他神情的看著蘇北。

「北北,怎麼辦?我真的好怕自己忍不住……」路南沙啞的開口。

蘇北像一隻萌萌的小鹿一樣,她好奇的看著路南,眼睛濕漉漉的,可愛極了。

「忍不住什麼啊?路南。」她認真的問道。

路南瞬間把控不住,他一把將蘇北抱住,緊緊的,似乎想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一般。

他附身在蘇北耳邊,動情的開口:「北北,我怕自己忍不住,吃了你!」

路南說完,蘇北小臉漲紅,她伸手要推開路南,卻被他抱得更緊。 "路南,你趕緊放開我!"蘇北嬌聲,害羞的說道。

"可是,我抱著你不想放手,怎麼辦啊?"路南低聲呢喃。

蘇北紅著臉,推開路南。

"好啦,別鬧了,你趕緊工作一會睡覺吧,我有點困,先睡了!"蘇北說完,紅著臉跑開了。

路南看著她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有點傻氣。

有時候,他真是愛死了蘇北這種害羞的樣子。

路南在原地站了一會,便開始工作。

第二天早上。

路南早起,發現蘇北已經起床了。

蘇北去樓下買了早餐。

她看著路南精神飽滿的樣子,笑著開口:"昨晚睡好了?"

路南點點頭。

"還不錯,感覺一覺到天亮!但是,如果有你的話,我估計睡眠會更好。"路南嘴角噙著一抹壞笑。

蘇北小臉一懵,將頭轉過去,不想再看這個男人。

她的樣子有點羞,有點傻。

怎麼感覺,路南隨時隨地都能調戲自己啊!

她低著頭,小臉泛著紅色的光暈。

"好啦,別亂說了,趕緊吃完上班吧!"蘇北低聲說道。

路南點點頭,便向著飯桌走過去。

吃完早飯,路南本來想帶著蘇北一起去上班。

結果,蘇北直接告訴他。

"路南,今天我還是有點渾身無力,我就不去上班了,你先去,好不好?"蘇北巴巴的看著路南,詢問的說道。

路南點點頭。

"當然可以啊,身體不舒服,就多休息幾天,那我就先去上班了!"路南說完,將蘇北拉過來,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便去上班了。

路南到了公司,他剛走出電梯,就看見雲帆匆匆走過來。

"總裁,蘇雲天早上過來找你,現在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路南快速的說道。

路南挑了挑眉。

"來找我?"

"是的,總裁,他很早就過來了!"雲帆開口說道。

"讓他直接來我辦公室!"路南想了想,直接說道。

路南路南進了辦公室,片刻功夫,雲帆就帶著蘇雲天進來了。

蘇雲天一張老臉上,寫滿了疲倦和憔悴。

他一看見路南,就激動的走上前。

"路總,求你放過我的女兒吧,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你這樣封殺她,她會活不下去的!"蘇雲天低聲下氣的說道。

路南皺眉。

"蘇總,我見你,是看在北北的面子上,至於你說的這件事情,我真的無能為力!"路南說。

蘇雲天神情為難的看著路南。

這件事情,明明就是路南一手做的,現在,他卻說自己無能為力。

看樣子,他是真的不願意幫自己了。

這就更說明,蘇北是鐵了心,想要置小暖於死地了。

蘇雲天心裡有點氣憤,可是,卻不敢在路南面前造次你。

他想了半天。

突然。

他"撲通"一聲,在路南面前跪下了。

"路總,我跪下求你了,你能不能跟北北說一說,讓她原諒小暖,小暖還小,不懂事,希望她不要跟小暖上計較!"蘇雲天為了蘇暖,直接豁出去了。

路南頓時站起來,他轉身,走到蘇雲天身後。

"蘇總,你跟我下跪,這不是在求我,明明是在威脅我,北北是我的妻子,你也就是我的長輩,你不覺得,這樣做,很讓人厭惡嗎?再說,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的威脅,蘇總,如果你再不起來,我指不定,就對蘇氏出手了,你到時候,不僅女兒保不住,就連你的公司,你也保不住!"路南冷聲說道。

蘇雲天一聽,立馬嚇傻了。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站起來,他很疼愛蘇暖。

可是,公司幾乎就是他的命啊。

要不然,當年蘇北出生后,那個道士說的話,他怎麼可能輕易相信。

對公司不利的事情,他堅決不會做。

看著蘇雲天站起來的蘇北,路南嘴角升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原來,他也只不過是個紙老虎,到底,公司還是他的軟肋。

"蘇總,你可以回去了,蘇暖的事情,我愛莫能助!"路南說完,抬步走向落地窗前,一副送客的神情姿態。

蘇雲天就算是想再求路南。

看著他這一副態度,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造次了。

"那路總先忙……我就先走了!"蘇雲天說完,重重的嘆口氣,轉身向著外面走出去。

路南的眸子微微閃了閃。

只要蘇北不同意,這次封殺蘇暖,他勢在必行。

蘇雲天出了公司之後,實在是不甘心。

他轉眼又想到蘇暖現在的狀況和處境,心裡頓時揪心的疼。

他又返回去,去星空娛樂找蘇北。

星際回收商 結果,他被告知,蘇北這兩天壓根就沒來上班。

此時此刻,蘇雲天突然無比後悔。

他不應該讓蘇北代替蘇暖出嫁的,這樣的話,蘇北沒有這麼強勢的後台,她也不敢這麼毫無顧忌的對付蘇暖。

蘇雲天想了又想。

他開車,直接向著蘇北和路南住的市中心公寓而去。

既然蘇北沒有上班,那她肯定在家。

蘇雲天打算再去找蘇北一次。

他想,自己百般哀求,應該會換來蘇北的心軟吧。

畢竟,蘇北以前是那麼善良。

要是讓蘇北知道,蘇雲天現在竟然說她善良,她恐怕會笑掉大牙。

正是因為她無知的善良,才會讓蘇家人,那樣肆無忌憚的傷害自己。

路南上班后,蘇北吃完早飯,隨便收拾了一下,便給蘇寒和蘇凜發消息。

蘇北:早!寶貝們,起床了嗎?媽咪已經收拾好了,就等著帶你們出去玩了。

蘇寒:媽咪,我能說,自己才剛剛睜開眼睛嗎?

蘇凜:媽咪,雖然我已經睜開眼睛了,可是,我此時此刻,還在與床平行。

蘇北看著兩個寶貝兒子發過來的消息,突然有點哭笑不得。

蘇北:那寶貝們,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起床呢,給媽咪一個機會,帶著你們出去玩啊?

蘇寒:稍等片刻,朕去洗把臉。

蘇凜:今天早朝不用上了,愛卿跪安吧!

蘇北對著手機,直接笑噴了。

這是上天派來的兩隻小逗比嗎?怎麼這麼可愛。

蘇北:那皇上什麼時候,才能召見臣下呢?

蘇寒:容朕思考零點五秒。

蘇凜:朕已經沐浴更衣了,就等著愛卿前來覲見。

蘇北:臣遵旨,只不過,兩位能告訴臣,你們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皇上嗎?

蘇寒發了一個白眼的表情。

蘇寒:那還用說嗎?朕肯定是真龍天子啊!

蘇凜:我鄙視你哦,哥哥,解釋就等於狡辯,答案已經顯而易見,媽咪,趕緊來見駕吧!

蘇北捂著嘴,笑得肚子疼。

蘇北:兩個小寶貝,媽咪馬上就來,趕緊起床,不然媽咪過來后,打你們的小屁股。

蘇寒頓時一僵,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蘇寒:媽咪,我已經長大了,能不能別動不動就大屁股啊,很沒面子的!

蘇凜下意識的揉揉自己的小屁股。

蘇凜:媽咪,我已經起床了,就等著跟你去玩了。

蘇北:好了,媽咪先不說了,媽咪過來找你們。

蘇凜:遵命!

蘇寒沒了音兒。

他一看蘇北馬上要過來,一個鯉魚打滾,趕緊從床上起來,去洗臉刷牙。

媽咪可不喜歡他跟小凜賴床,到時候,她要是真的打自己屁股,那該多沒面子啊!

蘇北到了蘇寒和蘇凜住的公寓,發現兩個小傢伙,已經端端正正的坐在客廳里,等著自己了。

蘇北詫異的看著他們,不是在睡覺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