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藥效還沒過呢。”劉雨表示對方大驚小怪。

“劉姐。”

“又怎麼了?”

“加斯德大夫怎麼還不來啊?”

“你他媽是問題寶寶啊?他愛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我哪管得了啊?再說這小子還能跑了不成?”

突然之間,一個清脆的男聲插了進來。

“劉小姐已經等急了嗎?真是抱歉啊!”

“劉姐,加斯特大夫來了!”

“閉嘴!老孃早就看見了!”

一個擁有麻黃色馬尾的西洋男子走進房間,剛纔的話就是出自他的口中。


“我說加斯德,”劉雨雙手環胸,“老孃這回可是弄回來一個大學生,可別再用那可憐兮兮的百八十萬就把老孃給打發了。”

西洋男子打量了辛澤劍幾眼:“身體素質很不錯,好像比一般人強壯很多。嗯,這次的價格絕對會讓你滿意。”

“這老孃就放心了。”劉雨比劃了一個切的姿勢,“你什麼時候動手?老孃早就看上一個包包了,心癢癢了好幾個禮拜呢!”

“爲什麼不是現在呢?”

西洋男子微微一笑,從隨身攜帶的皮包中取出各種類型的手術刀、手術剪、血管鉗、手術鑷、針、鉤…將一件件手術器械排列在牀邊那張破舊的桌子上。

“喂!啥時候給錢?”

“老規矩,下午給你現金。”加斯德這時已經帶好了橡膠手套,“下面的場景可是少兒不宜啊,二位要不要回避一下?”

“切,老孃又不是第一次見。”

加斯德只是縱了縱肩膀。


“劉劉劉姐,我我我得迴避一下。”中年男子逃跑似的後退着。

“快滾!”

拿起手術刀後,加斯德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清冷的眼神、平淡的嘴角和行雲流水的動作無一不透露着主人的無情。

拿起手術刀的那一刻,他就從普通人變成了殺手。

“年輕人,別緊張,”殺手開着冷漠的玩笑,“只是有點疼。”

就在手術刀即將接觸到辛澤劍的時候,閃過了一道稍縱即逝的光,整個房間都震動了一下,剎那間塵土飛揚。

加斯德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動作。辛澤劍嘴角上揚了幾分,剛剛睜開的眼睛又閉上了。

“媽的!什麼人?”劉雨擺出格鬥的架勢,劉雨的手下狼狽摸出一把匕首,對準破開的房門。

此時房門處飛塵籠罩,看不清門外的情況。見到此情此景,加斯德只是冷笑的轉動着手術刀。

一直待到塵土完全散去,一個少女的身影纔出現在門口。

那是一名西亞少女,淡金色的長髮安靜的伏在身後,從會說話的湛藍雙眸處伸延出的睫毛好像彎月般倔強的翹着,恬靜的秀臉寫滿了生人勿近。

是向辛澤劍問路的那名外國少女。

“找到你了,墮落天使加斯德洛爾。”

少女緩慢的開口,眼神釘死在加斯德身上。

“噢?”男子微微擺頭,馬尾也隨之晃動起來,“第一次遇到能看穿我身份的人,難道你也是…天使?”

兩個人以希伯來語對着話。

“別把我與你混爲一談,墮落天使!”少女以法官宣佈判決時的語氣陳述着,“加斯德洛爾,鑑於你歷前的罪行,我以審判天使的身份,賜予你應有而不失公正的制裁!”

“你是審判天使?天吶,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請問,你怎麼保證制裁的公正性呢?”

“對於有辱吾神榮光的墮落天使而言,死亡就是絕對的公正。”

“原來是想要我的命嗎?”加斯德舉起雙手,指間的手術刀反射出絲絲寒光,足以將一個人的理智切得粉碎,“我很喜歡這份公正。”

空氣如蛛網般佈滿了看不見的緊張氣氛,厚重的能量立場充斥了整個房間,所有沒被固定住的東西都在啪啪作響。

那氣息如大潮一樣涌動不止,就在它四處肆虐到極限,即將爆開的時候,一個慌亂的聲音打碎了它。

“劉劉劉劉姐!”中年男子驚慌的叫着,“這這這這他媽是怎麼回事啊!?”

“閉嘴!我他媽怎麼知道?又聽不懂他們說什麼!這倆鳥人說的什麼鳥國話?”

“我真的是個講誠信的人,”加斯德用漢語對二人解釋,“我不想滅你們的口,因爲我真的已經把錢準備好了。要怪,就怪這個天使好了。”

加斯德對西亞少女露出一個扭曲的微笑,然後揮動了手術刀。

耳中傳來空氣被切裂的“嗚嗚”聲,快的連時間都來不及流逝,一道暗光便從少女所在的地方切過,那道暗流使得整個房間都暗了一下。

少女利落的避開了那道黑色的光。

她可以躲開,可房屋不行,這道黑光將房間齊齊的切成了兩半,屋頂沿着光滑的切口滑落至地面,瞬時間塵土飛揚。

還在半空中的少女一甩手,8道銀白色光線交叉折躍着向加斯德撲去,而馬尾男子毫不在意的揮舞着手術刀。

磨刀一樣的聲音刺入耳膜,這一刀過後8道光線變成了16道,它們從加斯德身體周圍掠過。

加斯德竟然把光線切成了兩半。

“完美,”他舔着手術刀,“你的屬性是聖光系的,聖光系的能量最美味了。”

“你的能量指數在我之上!”少女眼中出現一絲動容,“這不可能,數據庫表明你只是一名大天使!”

“你的數據庫改更新了哦,權天使小姐,我早就成爲能天使了。”

天使共分爲9個級別,權天使是等級7的天使,能天使等級6。

少女陷入了沉靜之中。

“請求切換至天使形態,”她以機械般的聲音自言自語,“請求通過,切換開始。” 她眼中閃過一道銀芒。

少女雙手交叉至身前,然後慢慢收回,變成了擁抱自己的動作。

緊接着,她全身緩慢的散發出白色光芒,光芒越來越盛,最後女孩竟完全融入了耀眼的白光之中。

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展開了。

星星點點的光之碎片從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中輕柔飄出,很快便消融在空氣中。漸漸的,光之碎片越來越大,最後竟由一片片半透明的羽毛所取代。

碰!

一聲悶響,真的有什麼展開了,那是一對羽翼,它似乎擁有世界上最純潔的白色。

隨着光芒紛紛散去,羽翼主人的白皙手掌攤開在身體兩側。完全由光元素構成的長袍無風飄舞着,其中散發出的淡淡光彩使陽光都黯淡無光。銀色長髮結束了舞蹈,流水般拂過纖細的肩頭。

女孩緊閉的雙眼終於開啓,她竟然在衆人眼前變成了一名天使。

“總算露出真面目了?審判天使?”加斯特露出懷念的味道,“很久沒玩過這種遊戲了,讓我來溫習下吧。”

加斯特也做出一個擁抱自己的動作,他的動作與少女如出一轍,隨後濃厚的黑色光芒從他身上爆開。

加斯特竟然也變成了一名天使,但他與少女完全相反,他有着與純黑的長袍和雙翼。

“劉劉劉劉劉劉姐!他他他他他他們都變變變變樣了!”


“閉嘴!老孃早就看見了!”看到兩個活人變成神話故事中的天使,劉雨也有點懵逼。

隨着振翼,兩位天使雙腳同時離開地面。

墮落天使張開手掌,指間夾着的手術刀緩緩落地,一黑一白兩位天使的目光都集中在逐漸下落的手術刀上。

叮。

手術刀與地面接觸的同時,一黑一白兩道光芒同時爆開,激烈的撞在一起。

開始的時候是勢均力敵,但隨着時間推移,黑色光芒逐漸壓制住了白光。不到半分鐘,漆黑又令人絕望的色彩緩緩逼近了白色的天使。

黑色光團觸碰到白色天使的瞬間,白天使與黑芒之間爆發了猛烈的爆炸,激烈的能量亂流席捲着整個空間,摧毀着觸碰到的一切。整個房間早已面目全非,巧合的是,蜷縮在角落中發抖的中年男子和氣急敗壞的劉雨都毫髮無傷。

勝負已分。伴隨着一聲巨響,少女天使僵硬的身體砸在地面上。

少女一側的羽翼已經從中斷開,斷翼處全是鮮紅的血跡,身上的衣袍也佈滿瘡痍。她不以爲然睜開雙眼,眼神依然純潔而清澈。

“完全不將處境放在眼中嗎?不愧是神的玩偶。那麼我請問一下,如果我褻瀆了一個天使的身體,會受到怎樣的審判呢?您能給我解答嗎?審判天使小姐。”

“吾神一直注視着你,”少女的目光堅定不移,“你雖然提升了兩個等級,但下次會有更高等級的審判天使找上你,在你死去之前永無休止。接受現實吧,這就是屬於你的悲哀。”

這句話使墮落天使的眼中燃起了毀滅的慾望。

“愚昧的木偶,現在是誰比較悲哀呢?”

黑色的能量向白色的天使撲去,少女只是安靜的閉上了雙眼。

壓倒一切的音爆撕裂着天穹,意識也在瞬間失重。

黑色的光吞噬了一切,空間被漆黑掩埋覆蓋着,放佛整個世界陷入了黑暗一般。

一分鐘過後,在逐漸被光芒奪回的空間中,少女睜開了雙眼。

“我還活着?”白色的天使掙扎着坐了起來,一個青年的背影占據了她全部的視線,那名青年正把自己單手擋住的黑光隨手甩去。

白色天使微張着嘴,用難以理解的目光注視着那道背影。

加斯德曾以爲,自己永遠不會體會到驚訝的滋味,現在這位墮落天使卻皺緊了雙眉。

“喂,你們是不是有點過分?”站在兩位天使中間的是辛澤劍,他用無名指推了下眼鏡,“你們聊得這麼嗨我卻不能插嘴,你們考慮過被晾在一旁的人的感受嗎?”


“你是東方的神使嗎?”加斯德謹慎的打量着對方,“你究竟是什麼?”

“連我是什麼都不知道就想給我做手術?”辛澤劍嘆着氣,“你還真可愛啊,烏鴉叔叔。”

“我認爲這是一場誤會,如果我知道你是東方的神使,絕對不會打你的主意。現在我們消除這個誤會,怎麼樣?”

“烏鴉叔叔,你是不是把我們人類看的太不值錢了?”辛澤劍將眼鏡隨手插入口袋,“同時還扁看了我的智商?”

“那閣下想怎樣?”

“還問我想怎麼樣?你是弱智還是天然呆?”辛澤劍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當然是爲民除害嘍。”

“那我想請教一下,你能不能做到!”加斯德張開雙臂,濃黑的能量從他雙手間蜂擁而出。

空間中的能量場再次激盪起來,不同的是,相互撞擊的能量由之前的黑與純白換成了黑色與乳白色。

加斯德雙翼中持續射出黑色光柱,這些光線划着弧形撞向辛澤劍,而青年只是用一些簡單的動作輕描淡寫的躲閃着,躲不過的就用手掌擋住。

加斯德大吼一聲,羽翼中爆射出的光線密集了三倍,辛澤劍隨即失去了從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