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藍司銘被噴了一臉口水,心裡卻是萬般的後悔,當初他就不該聽厲焱的,胡亂搞什麼槍法訓練,偷摸把人弄到自己團里不就完了嗎!

到時候誰想要搶人,就要經過長官的特別審批。

他只要把這個人才護當成自家的寶貝疼,她就肯定不會跑呀,總不至於像現在這個樣子,說什麼都晚三秋了。

然而,他哪裡知道,顧彤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呀,一顆心早就飛到一團,想要當人家厲少校的親兵了!

想要留住她,簡直是難比登天。

……

「什麼事情,這麼熱鬧,我大老遠就聽到你們嚷嚷了。」

爽朗的笑聲響徹在了門口,筆直的軍裝率先映入眾人眼帘,熟悉的身影闖入所有人的視線。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老將軍顧天承,他一早就聽到了這邊的吵鬧聲,所以特意過來看熱鬧的。

不用猜,他就能夠想到,肯定是新兵營發現好苗子,他們開始爭奪了。

每一年新兵營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顧天承眼裡,早已不足為奇了。

然而,就在他踏入房間的一剎那,整個房間都霎時安靜了。

所有人的目光皆都凝聚在他的身上。

顧天承微微一愣,這群傢伙不搶人看自己做什麼。

「顧將軍,你來的正好!評評理,丫頭應該加入哪個軍團!」

薛正平看到了希望,畢竟先前顧彤加入醫療所的事,還是他們商議后的結果,只要是顧天承發了話,肯定就拍板釘釘了,誰再說什麼都沒用。 「分啥軍團呀……」顧天承看到薛正平以後,徹底懵了,這傢伙不是去調取顧彤的人才檔案了嘛,怎麼臨時跑到這裡搶人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大腦一片空白。

「你別跟我裝傻,就是你家顧彤丫頭,分配到哪個團隊的事情!」

薛正平有些惱怒了,更是心裡埋怨顧天承,明知道顧丫頭槍法好,還給她送到新兵營,這不是明擺著被人搶嘛!

他一個醫療所的跟特種兵團隊搶人,想想他就覺得憋屈。

可是現在他卻要顧天承給他評理,所以憋了一口氣,道:「當初調顧彤過來的時候,人才報表上面寫的是醫療兵,因為怕引起特殊照顧,所以才隱瞞身份的!」

「可是現在新兵實習結束了,我想要調取檔案資料,卻沒有人給我!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什麼!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

顧天承眸子一頓,微怒道:「為何不給人才檔案?」

薛正平話只說到一半,顧天承生氣也是理所應當的。

墨子霜站了出來,不卑不亢的道:「顧彤同志表現的極其傑出,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特種兵的所有訓練項目,現在已經批准加入了特種兵戰隊了,而且她的槍法優異,絕對是難得一遇的好苗子!所以我想把她帶入三團培訓,希望長官批准。」

「批准什麼批准!不許批!我們醫療所的醫療兵,被你們特種部隊強取豪奪,還想要長官的許可,這根本就是做夢!」薛正平擼胳膊挽袖子,誓死要把人搶回去了。

「話不能這麼說,人才就要發覺,顧將軍也曾是一位老英雄,十槍疊加在一起的槍法,能是一般狙擊手擁有的嗎?可是顧彤就有!這樣的人加入了三團絕對是前途無量的。」

「我呸!那也比不上她在醫學上的傑出造就,百里先生讚不絕口的人才能有錯嗎?那是醫學界的泰斗人物!所以顧彤肯定是我們醫療所的人。」

兩個人不由分說,直接吵了起來,更有種不死不休的感覺。

可就是這樣,卻足以把顧天承直接弄懵了,他整個人呆若木雞,痴愣愣的道:「等等……你們剛才說誰……」

「就是你的女兒顧彤!」

薛正平還在氣頭上,說話就沖了一些。

「你們確定是我女兒……」他是耳朵聾了吧,他們說的是顧彤?專會氣他的那個女兒?

十槍疊加在一起是她射擊出來的?

「老將軍,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裝糊塗!不信,你自己問問她就知道了!」

薛正平指了指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顧彤。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顧彤的身上,後者的嘴裡叼著一顆瓜子,嗑也不是不嗑也不是。

顧彤尷尬的揮了揮手,道:「老爹也來了,真巧~」

巧!

是巧,巧的你都快成我爹了!

顧天承三步化作兩步直接沖了過去,指著她的鼻子道:「小兔崽子!你給我交代清楚了,你的槍法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家的女兒他還是了解的,體能不行、槍法不行、武力值不行,通過新兵團的訓練都是成問題的。

可是現在她不光通過了,而且還引得各個團來搶,這是靈異事件嘛…… 「呃……」

有些事騙過別人簡單,騙過老爹就有些麻煩了。

顧彤咳嗽了一聲,道:「你教的呀。」

「你放屁!老子什麼時候教過你槍法了!」顧天承可不記得,他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

「……」說謊話當真是一門學問……

「老爹,這可是你問的,我說了,你可別生氣,別發火……」

「說!」顧天承想要知道真相!

「你還記得我七八歲的時候,你給了我一把壞了的手槍嗎?」

「記得。」不過那把手槍射擊位置不準了,而且還沒有子彈,就連裡面的彈簧都鬆了。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會給孩子當玩具的。

「然後,沒多久老哥的手槍就丟了,其實那槍根本就沒丟,而是被我拆了,我按照槍里的構造,把手槍又給修好了。」

「小兔崽子,你還敢偷槍!不想活了!」顧天承大怒,恨不得揍顧彤一頓了。

顧彤瞪了瞪眼睛,道:「說好不生氣,不發火的!」

「不生氣你個大頭鬼!槍你都敢偷,你咋不上天呢!」顧天承怒火中燒,準備教訓顧彤了。

一旁的薛正平卻已經看不下去了,道:「七八歲的孩子懂什麼,再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要是想問顧丫頭,可以等以後慢慢問,先把正事辦了再說!」

他這是暗示顧彤人才調配的事情了。

顧天承余怒未消,瞪了顧彤一眼,道:「那你沒有子彈,是怎麼練的槍?」

「就拿彈珠呀!往飲料瓶子里射,裡面裝了棉花,沒有聲音,你還發現不了,就是我床頭的彈珠瓶子,多麼隱秘!」

「你跟老子玩反偵察呢!」掀桌,他要拆了這個丫頭!

顧天承已經暴走了,薛正平趕忙壓制怒火,若是老顧把醫療人才給打壞了,他可是會心疼的。

「等等,你說是那瓶子對嗎?」

墨子霜捕捉到了重點,瓶子的瓶口只有一點,彈珠塞進去沒有多少空隙的,若是如此,需要很強悍的狙擊準頭。

她蹙眉,掏出了自己隨身的手槍,道:「你能展示一下嗎?」

「……」顧彤嘴角抽動……

槍都遞過來了,她能拒絕嗎?

話已經說到這般樣子了,她早已沒有拒絕的權力了。

「嗯,但是沒有瓶子呀?」

「我去給你找。」藍司銘也有些好奇了,狗腿子的跑出去,開始找瓶子和鋼珠。

他也想要看看,狙擊人才平常究竟是如何訓練的。

事情演變成這種地步,房間內霎時安靜極了,每個人都若有所思,全然不知是何情緒。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藍司銘就已經跑回來了,他的手裡拿著一瓶大白梨飲料的空瓶,還有幾顆小孩玩的彈珠,這是他剛去食雜店買回來的。

他不由分說,直接把東西放在桌子上,道:「開始吧!」

「……」

設備這麼全……

顧彤瞪了瞪眼睛。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著她,好像要欣賞一場表演一樣。

顧彤卻也是徹底無奈了。

她拿起了大白梨的空瓶,將自己剛剛嗑完的瓜子皮扔了進去,當成了一種緩衝,她又拿起了彈珠,塞入了手槍之中。 索性彈珠不大,並不需要改裝,否則到時候又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其實利用這種方法射擊練習,顧彤並非信口胡謅,她小時候性格洒脫,唯獨對槍支頗感興趣,確實做過這種事情。

只是,沒有過多的練習,所以沒有這個準頭罷了。

射擊瓶子,還是需要固定的,否則,圓柱形的瓶子會倒下亂滾,所以顧彤就將其夾在了重物中間,當成一種固定的手段。

看到顧彤熟練的動作,他們心中的懷疑減少了許多。

畢竟這是熟能生巧,如果沒有經常練習,很難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

然而,他們最為期待的,還是顧彤射擊的精準度了。

所有的準備統統完畢!顧彤準備開始射擊了。

她順勢槍上膛,舉起手槍對準了瓶口的位置。

很多年未曾實驗了!希望能夠一舉成功。

『嗖————』子彈脫腔而出。

『鐺————』彈珠碰觸瓶口鑽了進去。

成了!

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顧彤自己都感覺到些許的意外了。

當然,不光是她一個人意外,身邊人的下巴都快驚掉下來了,他們還未看到過如此逆天的射擊呢,這……

『嗖嗖嗖————』

槍支中還有三顆彈珠,顧彤絲毫沒有浪費的意思。

接二連三的將其彈珠全部發射了。

『鐺鐺鐺————』

子彈穩穩地落入瓶中,在瓶身的位置翻滾打轉。

「完美!」顧彤打了個響指。

她絲毫沒有想到,自己的槍法沒有任何的退步,反倒是進步了不少。

她轉過頭,想要說話時,卻發現整個空間都陷入了沉寂……

所有人都早已目瞪口呆。

他們愣愣地看著瓶子里翻滾的子彈,如果不是親眼得見,他們絕對無法置信,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會有這樣強悍的槍法。

無論是準頭,還是把控,都已經堪稱完美的地步了。

邪王霸寵:醜顏傾天下 ……

「卧槽,這傢伙簡直是逆天了……」

「靠,這樣的練習手段,絕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尼瑪,這是老子的女兒……」

最後一句話是來自顧天承的,他做夢都不敢相信,自家的女兒槍法居然達到了如此水平,而且她還說是小時候練的,他若早知道這樣,還讓她上什麼軍醫學院呀,早就送到特種部隊了。

這絕對是一等一的好苗子呀……

難怪他們搶的這麼凶了,若是換成年輕時的自己和秋振達,恐怕也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諸天時空萬界行 「老將軍,你幹什麼呢!」薛正平有些怒了。

他還是極其了解顧天承的,看到他的這個表情就不難猜測,他這是動了其他的主意了。

然而,他可別忘了,他早就答應了醫療所,要讓女兒過來,若是因為這件事情而臨時變卦,薛正平是斷然不會答應的。

顧天承遲緩的反應了過來,他看向顧彤僵硬的說:「你跟老爹說實話,你練了多久了?」

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想當初顧彤還要考醫學院,複習功課很緊張,還有各種實習訓練,哪有時間練習槍法呢。

顧彤支撐著下巴想了一會,無論說多說少,都不太好,倒是有些棘手了。

她微微一頓,道:「都是小時候練習的,具體時間記不得了,不過是閑來無事,就把它當成一種營生而已。」 這是最無錯的答案了。

誰也沒法猜測到具體時間。

墨子霜面色一沉,當機立斷的說道:「顧將軍,你也看到了,你的女兒是難得一遇的人才,這樣的人才,你忍心讓她淹沒嗎?」

「這……」顧天承確實不忍心,要知道,培養一名優秀的狙擊手,要花費多少的功夫不說,狙擊手本身還得要有天賦的。

「什麼叫做淹沒呀!顧彤在我們醫療界也能大放異彩,憑什麼非要去你們狙擊手陣營!這根本就不符合邏輯,而且很明顯顧彤也是喜歡醫學的,要不然也不會選修學醫了!」

氣氛再一次如火如荼了,所有人都僵持不下,跟本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他們就這樣持續著,誰也沒有任何的退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