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薛剛就像是丟了魂一樣,傻獃獃的被王陽給拖著狂奔。

此時此刻,薛剛的內心是崩潰的。

卧槽?一分鐘之內只是靠著匕首,就幹掉對方三個人,而後還能這麼冷靜的處理現場。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薛剛回過神之後,看著王陽的眼神突然變得狂熱起來,氣喘吁吁的問道:「路哥,你該不會是什麼社團的老大吧?」

王陽楞了一下,卻是搖了搖頭,苦笑道:「先保住性命再說吧。」

要知道,這三個傢伙是被幹掉了,但是還有一些人,可還是在醫院裡面的。

王陽選擇了最為穩妥的一條路線,那就是醫院的安全通道,如果乘坐電梯的話,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兩人順著安全通道往下走,王陽這才注意到,薛剛的手臂似乎都在顫抖。

王陽扭頭一看,就見薛剛身上好幾處傷口開始滲血,紗布都已經被染紅了。

王陽立馬半蹲下來,開口說道:「上來,我背著你跑,你這樣咱們倆都會死在這裡的。」

薛剛顯得有些尷尬,不過還是立馬乖乖照做了。

王陽背起薛剛,兩個人的速度立馬提高了幾倍不止。

「抓緊我,我可沒有空閑顧著你了。」

兩人跑了沒多遠,王陽卻是突然開口說道。

薛剛還有些不明白什麼情況,緊接著他們的前方就傳來了腳步聲。

王陽猛地通過一個轉彎,迎面走過來的就是兩個壯漢,這些傢伙的衣服都是差不多的,一眼就能夠認出來。

卻不料,王陽早就有所準備,在他剛剛看到這兩個人的位置的時候,槍口就已經對準了。

兩枚子彈一前一後發出,兩個男人連王陽的模樣都沒有看清楚,就是瞬間被爆頭了,然而他們的槍都還沒有舉起來。

王陽背著薛剛繼續往前沖,面不改色的經過了兩具屍體身邊,還順手抄起一把槍,扔給了薛剛。

「衝出去之後,你小子機靈一點,要是在我背上叫人給打成了篩子,那可就不怪我了。」王陽叮囑道。

薛剛接過槍,一手抓著王陽一手趕緊摸索了一下這槍到底該怎麼用。

不過也幸好,雖然薛剛沒有摸過槍,但是他連飛針都玩的明白,槍法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了。

兩人一路衝到醫院的後門,王陽可不敢走大廳,鬼才知道大廳現在是個什麼情況,說不定這個時候警察都已經過來了,他這個樣子背著薛剛出去,那就是等著被抓進去的節奏。

兩人倒是很順利的衝出了醫院的後面,顯然那些傢伙對於這家醫院的熟悉程度,那還是不如王陽的。

王陽弄開了一輛車,將薛剛給塞進去,急忙發動了汽車,一腳油門朝著醫院後面的大門沖了出去。

薛剛靠在座椅上,驚魂未定的看著王陽。

「路哥,我又覺得你不是什麼社團的老大了,你該不會是神偷吧?這車都能搞定?」薛剛神色古怪的嘟囔道。

王陽冷笑道:「你就別猜了,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就是了。」

這個倒是,要不是王陽救了薛剛,那麼王陽也不會惹上這麼一身的麻煩,薛剛早就被砍死在學校的假山群裡面了。

兩人的車衝出醫院不久,後面幾輛車就追上來了。

王陽掃了一眼後視鏡,咬著牙怒道:「麻痹的,還真是陰魂不散,看來今天不幹掉他們,那是不會有完的了。」

薛剛目瞪口呆的看著王陽,吞了吞口水,急忙提醒道:「路哥,這可是在大街上,要是在這裡開槍的話,那是很快就被警察追的啊。」

「你當我傻嗎?沒看那些傢伙也不敢開槍啊,不過這麼下去不是一個辦法,還是要幹掉他們。」王陽面不改色的隨口說道。

薛剛一連吞了幾口水,心中崩潰道:「難道路哥不是什麼神偷,而是殺手啊?天啊,我這都是在想些什麼,還是保命要緊啊。」

王陽也不理會薛剛的眼神,而是直接將車開出了市區這邊,朝著一段比較偏僻的路行駛過去。

「路哥,那邊可是荒無人煙的,咱們怎麼脫身啊?」薛剛見狀急忙提醒道,他都以為王陽這是初來乍到,對這裡的路不熟悉,才會開到這種地方來。

結果令薛剛沒有想到的是,王陽立馬冷笑道:「這種地方才是殺人越貨的好地方,你覺得呢?」

你牛逼,你說的都對! 王陽開車一路狂奔,將身後的幾輛車全都引到了郊外這邊來。

車輛飛快的行駛著,薛剛臉色煞白的朝後面看,急忙驚呼道:「糟了,他們好像要動手了?」

王陽雖然是在開車,不過目光一直都沒有怎麼離開後視鏡,他看到後面的第一輛車,那是已經有一個人探出頭,作勢就要對著他們這邊開槍了。

「傻逼,不作死就不會死。」

王陽單手控制著方向盤,同時飛快的用另外一隻手掏出手槍。

砰地一聲槍響,那人頓時就被一槍爆頭了。

薛剛眼睛都看直了,要知道在這個距離打中一個人的腦袋並不算牛逼,可現在雙方都是在告訴移動之中,這種一槍斃命,那簡直就是神乎其技了。

「老大,你太牛逼了!」薛剛一臉崇拜的看著王陽,頓時連稱呼都改變了。

「下面的路不好走,你來開車,換位置。」王陽放開方向盤,整個人從座位空隙一下子竄到了後排的位置。

薛剛差點沒嚇尿了,急忙也學著王陽的樣子跑到了前面去。

整輛車瞬間失控,差點衝進旁邊的農田裡,幸好薛剛眼疾手快。

王陽也顧不上許多,端起兩把手槍,對準了後方車輛的駕駛室,砰砰砰一連開了三槍。

第一槍擊碎了玻璃,第二槍則是貫穿了司機的腦袋,第三槍幹掉了後排的一個人。

追擊的第一輛車瞬間失控,一頭衝到了旁邊的農田裡。

然而後面的車並沒有被影響到,這些傢伙並沒有停車查看同伴的情況,而是繼續瘋狂的追擊著王陽。

「哦,我的天啊,該死的,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應該是薛剛的朋友,不過我怎麼覺得他很厲害呢?」

「別說那些了,夥計們,又損失了一些人,今天要是弄不死這兩個傢伙,那咱們沒有辦法和上面交代了。」

後面幾輛車的人內心都是崩潰的,因為不管他們怎麼追擊,王陽的車始終都和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而一旦稍微靠近王陽那邊,王陽就一定會命中一些人。

十分鐘之後,最後一輛車的司機也是被王陽一槍爆頭,王陽正想要繼續開槍的時候,突然車一下子就停住了。

輪胎摩擦著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薛剛,你小子搞什麼呢?」王陽頓時怒道。

要知道,這一下可是讓王陽差點摔倒,更是錯過了最佳的射擊角度。

薛剛臉色慘白的說道:「沒油了。」

卧槽?

王陽下意識的回頭掃了一眼,心裡將這個車主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王陽這邊的車是已經不能用了。

「你在車上,別下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哦,對了,這個給你,呆會可能會有用。」王陽說著話,反手將一把手槍扔給了薛剛。

薛剛摸著這把手槍,心中不免有些熟悉的感覺,因為他在醫院和王陽奪命逃跑的時候,那他就是拿著其中一把手槍的,只不過剛才又被王陽給要回去了。

薛剛躲在車裡面,趕緊瞄準了另一邊的位置,不過他是不敢貿然開槍的,他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再把王陽給崩了,那樂子可就鬧大了。

殊不知,王陽何嘗不是這樣的心裡呢?

要不是情況特殊的話,王陽哪裡敢讓薛剛拿槍對著他啊。

王陽趁著夜幕掩護,下了車就跳進了田野之中,猛地蹲下身子,將自己很好的掩藏起來。

對方的三個人也是急忙下車,一個人朝著薛剛那邊過去,另外兩個人則是朝著王陽這邊而來。

王陽看了一下距離,不由得嘴裡面都在發苦了。

要知道,現在他只有一把手槍了,想要同時幹掉人家兩個人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要是普通人那好說,可眼前這兩個傢伙是職業的雇傭兵。

王陽不敢保證,這兩個傢伙有沒有本事避開子彈,但是一旦他第一槍發出去,即便是弄死了一個人,第二個人也會立馬盯上他的。

高手過招,哪怕只是幾秒鐘的時間,也足夠受得了。

王陽咬緊牙關,心裏面都是有些打鼓,要知道他的地理位置是很不利的。

要是用匕首的話,恐怕對方也會避開,除非是……

「哈哈哈,小子,你今天死定了,你不可能幹掉我們兩個人的。」

「你要是聰明一些的話,那就自己站出來,說不定還能死的痛快一些。」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朝著王陽這邊走過來,同時還頗為嘲諷的說著話。

突然,兩人眼前一花,一枚子彈朝著其中有一個人迎面而來。

這人沒有一秒的停留,整個人猛然閃身,子彈貼著他的頭皮飛過去,鮮血順著額頭滾落下來。

「瑪德,幹掉他!傑米?」

這人捂著腦袋,頓時怒罵道,但是他當說完話,卻是沒有聽見同伴的聲音。

傑米倒在地上,身體還在不停的抽搐著,幾秒鐘之後就是徹底咽氣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不可能,沒有人可以這樣幹掉傑米的!」

砰地一聲槍響,子彈貫穿了這人的腦袋。

王陽從田野之中站起身,手中除了一把槍之外,還有屬於薛剛的那枚金龍。

剛才王陽突然想到自己身上還有一件這東西,他記得薛剛之前在醫院的時候,那是將醫院的針頭給弄下來,塞進了裡面。

薛剛說這樣的話,他覺得還有一個防身的東西。

兩個人也都是沒有想到,正是這枚針頭,可算是幫了王陽大忙了。

糟了,薛剛那邊好像還沒有動靜啊?

王陽回過神,急忙看向了薛剛那邊,結果壓根就沒有看到薛剛的影子,詭異的是也沒有看到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王陽不敢停留,急忙抄起地上的一具屍體,擋在自己身前,同時快速的朝著那邊移動。

要是薛剛已經被幹掉的話,王陽可不想自己被人給當成活靶子。

結果王陽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兩個人在車的另一邊僵持著。

薛剛的手槍指著那人,而那個人的槍口也對準了薛剛。

王陽急忙開了一槍,那人瞬間倒地,薛剛卻是嚇得哇哇叫,對著四周就開始胡亂開槍。

「瑪德,要是沒有這肉盾,老子都要被你打成篩子了!」 薛剛被嚇得不輕,哆哆嗦嗦的說道:「老大,不好意思,我以為是他對著我開槍了呢……」

「你小子啊,還是缺乏鍛煉,以後看清楚一點。」王陽很是無奈的說道。

薛剛連連點頭,不過他覺得這話聽著怎麼都不太對勁。

缺乏鍛煉?難不成這是要多做一些殺人越貨的事情?

王陽也沒有理會薛剛,要知道他們的那輛車已經不能用了,所以王陽就下意識的看向了這些人帶過來的那輛車。

但是,正當王陽看向車輛方向的時候,突然看到不遠處一具屍體上有什麼東西在不停的閃爍。

王陽急忙跑過去查看情況,結果一看頭皮都麻了。

「薛剛,快上車,趕緊離開這裡!」

那東西竟然是一個定位儀,恐怕對方的人已經知道這邊的情況了,因為這種定位儀王陽見過很多次了,不僅僅可以定位持有人,還可以接收到附近的聲音。

王陽拖著薛剛上了車,急忙離開了現場這邊。

他示意薛剛不要吭聲,因為他不知道這車上還有沒有什麼定位儀之類的東西,這個時候王陽也沒有時間尋找了,誰知道對方的人會不會趕過來啊。

薛剛雖然不明白情況,不過還是做了一個捂住嘴巴的動作,表示他絕對不會吭聲的。

王陽一邊開車狂奔一邊努力的回想著,貌似剛才薛剛並沒有叫他的名字,一直都是稱呼他為老大的。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王陽可不想暴露自己現在林路的這個身份。

兩人一路開出了郊區,重新回到了市區之中,王陽卻是將車給扔下了,選擇了步行。

令王陽感到尷尬的是,他現在不能夠回學校,也不能夠到別墅那邊去。

唯一的辦法就是幹掉盯著他們的傢伙,不過王陽自己也拿不準,現在該怎麼辦了。

「老大,咱們去哪啊?」薛剛很是茫然的問道。

王陽一邊走一邊思索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十分混亂的地方?越亂越好的那種?」

「哦,老大你是說華林頓大街吧?那邊可是出了名的混亂,不僅是各大種族的集聚地,還有一些地痞流氓偷渡客之類的,不過在那邊的人看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老大,你問這個做什麼啊?」

王陽眯著眼睛,拍了拍薛剛的肩膀,頓時冷笑道:「越亂越好,走,就去你說的這個華林頓大街。」

「什麼?老大,我沒有聽錯吧,你要去華林頓大街?就咱們兩個人,會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剩不下吧?」薛剛很是苦逼的提醒道。

王陽也沒有過多解釋,到時候誰吃誰還不一定呢。

不過薛剛還是一副不放心的樣子,一直在追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最終,王陽實在是忍不住了,不耐煩的解釋道:「現在咱們不是被人家給追殺嗎? 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 你不是還想要給你兄弟報仇嗎?」

「恩,對啊,但是這和去那邊有什麼關係啊?」薛剛很是迷茫的反問道。

王陽揉了揉太陽穴,他有些懷疑,到底是自己和佛爺那種傢伙呆久了,還是薛剛這小子真的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啊?

「你就別問了,要是不想死在那些人的手上,要是還想給你朋友報仇的話,那就乖乖的跟著,少說話,對你有好處。」王陽開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