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蒼衍放下茶盞,饒有興趣的見那柄在雲疏月身邊垂著身子的念劍。

他唇角微微勾起:「本王說是你的,便是你的。」

雲疏月冷哼一聲:「我進北斗七星陣之後,念劍就認我為主,是不是太巧合了一點?」

蕭蒼衍眯起眼睛。

「算了。」她將念劍扔回給蕭蒼衍:「還給你,我走了。」

「……」蕭蒼衍負手而立,望著雲疏月默不作聲,她只是還給他念劍?她這麼聰明,不是知道緣由了么,為什麼還與他生氣?

雲疏月剛走出一步,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你不高興。」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但他依舊疑惑:「本王送你念劍,你為何不高興。」

雲疏月頓住腳步:「蒼王殿下,我們是合作關係,我贈與我念劍,我替你飼養血蟾,你有你的打算我不反對,但是關於我的,是不是應該告知與我,而不是有所隱瞞?」

她並不是不高興蕭蒼衍試探她,她不是那麼矯情的人,或許當時說出『我們不再合作』只是氣話,可是靜下心來想一想,既然是合作,蕭蒼衍有所顧慮也是理所應當。

但蕭蒼衍並非因為顧慮測試,他只是單純為雲疏月好。

只是當時在幻境里的那種心境,以為蕭蒼衍死在她面前的那種悲涼,不是站在這個地方就能說清的。

雲疏月深吸一口氣,抬腳就走。

「你怨本王。」蕭蒼衍語氣篤定。

雲疏月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她綳著臉,說著反話:「不敢。」

誰知道身後那個人居然嗯了一聲:「這麼說,你已經不怨本王了。」

「……」雲疏月一口氣噎在喉嚨頭,這人聽不出來她說的是反話嗎?!是反話啊!

「既然不怨本王了,本王再與你說兩件事。」

雲疏月嫌棄:「有屁就放。」

門外偷偷的玄卿零一零二零三等人沉默……三小姐你對我們爺一開始不是很恭敬的嗎?很害怕的嗎?現在是誰給你的勇氣說出『有屁就放』這四個字的?

我們爺肯定不會理你噠!

然而事實是打臉的。

蕭蒼衍就好像沒懂那個四個字的意思似的,語氣淡淡,緩緩開口:

「本王的陣法能夠測試出你的天賦,木屬性,伴魂為物魂。這些你都知道了。不過,你想不想知道現在的是你什麼天分?」

「哦,那我是個什麼天分?」

雲疏月語氣懶散,絲毫不在意,她是個廢柴嘛,全天下都知道,蕭蒼衍特意提出來做什麼。

那個男人輕抿一口茶,整個人如同沉默的蒼松,在黑夜裡,他緩緩吐出幾個字:「雙屬性絕世天才。」

雙屬性絕世天才?!

雲疏月倒抽一口氣,腦袋中浮現了三個字——

不可能! 雲疏月直接否定了蕭蒼衍的話,「全天下都知道我是廢柴,而且天賦測試的時候,我確實——」

還未說完,她便頓住了。

她出生之時霞光滿天,一出便帶著木屬性二階,幾百年裡還是第一個,那時候的雲疏月是天下第一奇才,所以才能與太子訂了親。

雖說那門親事是她母親換來的,但若她是個醜女廢柴,皇室也不會同意的——比如現在,她沒有戰氣毀了容貌的時候,太子不是想不娶就不娶了么?

然而在她六歲的時候,一夜之間,母族崩塌遠離京城,母親去世兄長失蹤,她的戰氣全廢成了廢物,陳芸被提為繼妃,她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廢物。

蕭蒼衍如今的『絕世天才』四個字,彷彿讓雲疏月回到了十年之前一般。

她頓了頓:「王爺是什麼意思?」

「廢物不可能擁有治療的木屬性,也不可能駕馭的了本王的念劍。」他眯了眯眼睛:「本王近些日子會教你吐納。」

雲疏月雖然有些疑惑,卻還是點頭,算是接受了蒼王殿下的饋贈。

「你今日累了,管家給你安排了房間,便在王府歇下吧。」

蕭蒼衍負手淡漠的大步離開,月下,只有雲疏月一人佇立。

管家很快便恭恭敬敬的帶著一眾侍女趕來,語氣帶著敬畏:「王妃,您的房間在王府內的丹芷院,請隨老奴來。」

雲疏月眯了眯眼睛,蕭蒼衍這是在給她造勢呢,還挺上道的嘛。

丹芷院是蒼王妃內女主人的居所,蕭蒼衍讓她留宿丹芷院,不就是告訴王府眾人——她將是唯一的蒼王妃,不會更改么?

這個院子果然比她的小破院子好太多,被子軟軟的。

雲疏月躺在窗前的軟榻上看星星,睡著之前,迷迷糊糊的想到一個問題……

蕭蒼衍說有兩件事呀告訴她,好像只說了一件啊……



第二日一早,雲疏月聽到零一和別人嘰嘰喳喳,說著什麼雲落雪雲淺霜的,那不是她的兩個姐姐么?

蕭蒼衍派管家來請雲疏月去主院用膳,她雖然疑惑,卻不好在管家面前直接問零一。

於是只好微笑,跟著管家走了。

蒼王府的主院很大,蕭蒼衍選了一處格外清幽的小閣用早膳,雲疏月坐下拿起筷子嘗了一口,蹙了蹙眉。

「這是外邦進貢的魚,本王分到兩條,嘗嘗鮮。」蕭蒼衍神色淡淡。

雲疏月抿了抿唇,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

這是秋刀魚,大陸上肯定是沒有的,海里的魚,想必捕捉、儲存都極為不易,能夠送到蒼王府的餐桌上,確實是蕭蒼衍的一片心意。

只不過……她真的很討厭吃秋刀魚呀。

周圍全是侍女,管家也靜靜的佇立在一旁,雲疏月即使不喜歡,也不好意思吐出來,於是艱難的咽了下去。

蕭蒼衍眉頭一蹙:「不喜歡吃便吐了。」

管家見狀,心裡咯噔一下,快步上前,恭敬道:「王妃,老奴不知道您的口味,這頓委屈您了。」

雲疏月擺了擺手,吃一口秋刀魚到是沒什麼的,她正想說沒事,卻見那人已經擱了筷子。

他帶著面具,神色冷冷,暗紅色的薄唇微掀,語氣薄涼而震懾人心:「知道委屈了王妃,還不去改進?」

管家連忙應聲,雲疏月都不好意思起來了,「不用這麼麻煩……」

她不是怕麻煩蕭蒼衍,她是怕麻煩管家和蒼王府的廚師啊!

蕭蒼衍不予理會,淡淡撇開話題:「昨日還有第二件事,未曾告知與你。」

「嗯?」雲疏月抬眸,確實還有一件事沒說,她還以為他不說了呢,「那幹嘛昨天不說?」

「此事只能今日與你說明。」蕭蒼衍抿了一口茶,深斂的黑眸看了過來,「今日,你的大姐雲淺霜回府了。」

「所以……?」

他看著管家捧來幾個蝦餃,淡漠的點點頭:「所以,她是天玄門少主,今日去了宮內,求皇上饒雲落雪一命,現在雲落雪大約已經在雲王府中了。」

……

雲疏月眯起眼睛。

這個大姐……來者不善啊。一回京,便救出了雲落雪,想必她並非不知道雲落雪做了什麼,她和雲落雪也不是姐妹情深,而是做給天下人……或者說是做給她看的吧。

她冷笑一聲:「我大費周章可不是要她出來享福的。」

「本王也是這樣想的。」那個男人語氣淡淡,彷彿事不關己,卻又彷彿運籌帷幄,一切盡在掌控之中:「所以她很快會進去的。」

進去是進哪裡去,雲疏月知道,便也不多問。

不過她還是好奇:「既然你對雲落雪已經有了主意,那與我說什麼?」

蕭蒼衍轉眸看向她,黑眸深不見底,看不清他的情緒。

「雲淺霜是回來參加煉丹大會的。」他薄唇張張合合,一字一句道:「本王教你煉丹,如何?」

……!

雲疏月心裡一驚。

「既然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當替你洗清恥辱,護你周全。」他拿出一枚丹藥:「這是雪顏丹,能夠令毀容的機會復原。」

雲疏月是木屬性天才,且上輩子是有名的毒醫,煉丹製藥不在話下。

只不過……

她猶豫許久,問:「王爺有什麼要我做的?」不然為什麼大發善心的要教她煉丹啊?

果然,那個男人轉過身,負手而立,語氣淡淡:「嗯,將血蟾的方子交出來。「

雲疏月:……

門外的零一十分焦急:主子怎麼能在撩妹的時候說這種話呢!這不是破壞人家心情嗎!

零一看著尷尬又詭異的氣氛,腦海中不斷的重複一句話:最怕,空氣,突然的,沉默……

雲疏月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果然是有預謀的!!

她哼了一聲,往桌上一倒……裝死。

蕭蒼衍淡淡放下筷子,自顧自的執起一份奏摺,漫不經心:「死夠了就起來。」

「……」真尼瑪想對他豎個中指!

雲疏月看著這個男人的臉,冷哦、決然,帶著毫無溫情的寒意。

深邃的眉眼,大氣的五官,冷硬的線條,將一個冷漠的修羅勾勒的淋漓盡致。

雲疏月微笑,露出八顆牙齒:「王爺,您閉上眼睛,我有東西送給您。」

門外偷聽的玄卿直接打了個哆嗦:古人說笑不露齒果然是有道理的。

門外偷聽的零一默默的想:三小姐不是告誡過他笑不露齒嗎?為啥她就可以露啊?

蕭蒼衍愣了愣。

一股暖意莫名的襲上心頭,他突然有些好奇……

雲疏月會送他什麼? 蕭蒼衍凝神半晌,沉默的閉上了眼睛。

片刻后,雲疏月咬牙切齒道:「王爺,可以睜開了。」

然後……

蕭蒼衍便看到豎在他面前的中指……

那個女人狠狠的對他比了個中指,語氣裡帶著一股殺意:「喏,王爺,送您一個中指,哎呀,這可是我第一次送人中指呢。」

零一:……

玄卿:……

不忍看不忍看,三小姐要慘了。

蕭蒼衍卻沒有什麼反應,他薄唇微掀,漫不經心:「送本王中指?」

「嗯哼,是啊。」雲疏月淡淡的收了回去,摸了摸自己的手指,見蕭蒼衍沒有反應,疑惑道:「你不會不知道豎中指是什麼意思吧?」

要是她罵他他都聽不懂,那就憋屈了!

「既然送本王你的中指……」蕭蒼衍嗤笑一聲:「去砍了。」

不是,等等,什麼?

雲疏月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零一拉走了,她看著蕭蒼衍,終於明白過來,尼瑪這個人在玩她呢!

零一還在一旁諄諄教導:「三小姐,您千萬別惹爺生氣啊,爺真的會砍了您的,您要對爺百依百順,您以後是爺的王妃,要做到……」

雲疏月:???

她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回眸看到蕭蒼衍在陽光下笑的意味深長,她忍不住……

又對著他比了一個中指!我去尼瑪的,滾!

「本王要進宮一趟,零一,送王妃回府。」蕭蒼衍頓了頓,冷冽銳利的眸子掃向零一:「記得以後稱呼她為王妃。」

零一露出八顆大白牙:「是的王爺!好的王爺!王妃您請!」

雲疏月:……真的聽話的好寶寶啊……



雲疏月走在大街上,零一隱身跟在她身邊,突然覺得眾人看她的神色都不太對勁。

正當她奇怪的時候,便聽到旁人的竊竊私語:

「你們聽說了嗎,雲三小姐和蒼王殿下吵架了……」

「聽說了啊,你看,三小姐這不是被蒼王殿下趕出來了?」

「你說雲疏月腦子裡在想什麼啊,她好不容易才攀上蒼王殿下,不是應該討好殿下嗎?為什麼要去惹怒殿下?」

「就是,搞不懂,這個消息是王府里傳出來的,說現在蒼王殿下對雲疏月可生氣了,直接進宮去了,說不定是要去退婚的呢……」

雲疏月蹙了蹙眉,她和蕭蒼衍吵架?她惹蕭蒼衍生氣?蕭蒼衍把她趕出來了?這些人是從哪裡聽來的話……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和旁邊的人忍不住低聲:「雲大小姐回來了,剛剛才從宮裡出來,雲疏月就和蒼王殿下吵架了,是不是因為蒼王殿下喜歡的人是……」

「噓,小聲點,不過我也覺得,蒼王殿下怎麼可能看得上雲疏月,他喜歡的應該是雲大小姐才對,他們倆都進宮了,說不定這門親事的新娘子要換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