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蕭何冷笑一聲。

今日的歐陽家族別墅之中,冷冷清清,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

往日按照歐陽的家底,哪次不是門庭若市。

而如今門可羅雀,竟無一人踏足。

在別墅中央放置著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四周擺放了不少的白皤。

參加歐陽家主的喪事的,不少是私交不錯的大家族。

他們簡單的弔唁,隨後送上了自己帶來的白色圈花,神情帶著一絲沉重。

但其中的真真假假,誰又能給說透?

家主一死,這位置自然就落在了歐陽信的身上。

王家的子孫聚集在一起,商量葬禮的後續。

「爸!不好了,不好了!」一個穿著白衣服的男人神情慌張的跑進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沒有規矩的東西,誰讓你闖進來的!」歐陽信猛地站起朝著男人踢了一腳。

男人來不及痛呼,「不是啊爸,你快看外面!」

他指著門口,眼神滿是驚恐。

歐陽信皺眉眉頭朝門口看去,一瞬間僵在原地。

什……什麼?!

帶著鬼面的男人,他……他是鬼面人嗎?

可是他不是已經死了,被槍斃了嗎?!

歐陽信面色駭然,步步後退。

「我來,是為告知你們一件事。」蕭何冷漠的開口,「十年前去過蕭家的人,去蕭家陵墓謝罪,跪足十天十夜,以死謝罪,不然歐陽上下幾百口人,一律不留活口!」

所有人驚懼的看著他,一時間靜默地連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聞。

「我會在暗處看著你們,若有反抗,後果自負。」

蕭何的話語如同定時炸彈,他們久久無法回神。

歐陽信跌倒在地,神情惶然。

「我早應該知道的,王屠就是死在這個人的手下,沈溫婉救出來的那個蕭家的人,是他……」

王屠可是霸王的手下,可他也慘死在鬼面人的手中。

他們明明得知鬼面人被槍殺的消息,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鬼面人,到底是誰!

是沈溫婉的丈夫蕭何?他記起來了,蕭家也有一個孩子叫做蕭何。

但下一秒歐陽信否認了自己的猜測,不可能的,這絕對不可能。

他查過蕭何的身份,只不過是在軍中當兵的小嘍啰而已。

「他,他是誰啊!」

「爸,我們怎麼辦!蕭家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啊!」

他們急忙追問,面色慘白。

他的意思是要殺了歐陽家族?!不留活口,他們難不成要命喪於此嗎?!

蕭何沒有落下任何家族的人。

他留下的話都是一樣,讓他們去謝罪,如若不然,不留活口。

如今四大家族,王家已經覆滅,就只剩下他們三大家族!

他們很清楚,按照鬼面人的說法,這隻不過是一個開始!

他們慌了,召集所有重要成員聚集在一起商討對策,他們決定一起去尋找王晴嫣!

因為只有她才能夠解決問題!

而王晴嫣所在的地方,是一個病房。

她重傷未愈,只能留在醫院休養。

蕭何直接打開房門,站在她的面前。

王晴嫣嚇得渾身發抖,雙膝跪地,「龍..王……」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去蕭家陵墓謝罪,跪上十天十夜表示誠心,最後了結自己,二是你給我尋找赤焰靈心,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蕭何淡淡開口。

王晴嫣痛哭流涕的哀求,「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這隻不過是我一人所做,讓我償命吧主帥……」

王晴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

「你沒有選擇的機會。」蕭何冷笑,事到如今這個女人還想要和她討價還價?簡直可笑。

「你們四大家族,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當年你們是怎麼對待蕭家人,我也會用同樣的手段來制裁你們。」

「要麼當時進入蕭家的人死,要麼,你們四大家族全部都給蕭家陪葬!」

蕭何一雙帶著寒意的眼眸盯著她,如同冰凍三尺的寒冰。

「我說到做到,這件事情,你自己衡量。」

蕭何大步離開,神情冷冽。

王晴嫣終於承受不住跌倒在地,神情驚恐。

她眼裡流出悔恨的淚水。

她知道錯了,真的已經知道錯了。

事到如今要是不按照蕭何所說的去做,他一定會說到做到的!

即便是她一有風吹草動就讓王家人立刻撤離江海又如何,現在還不是一樣被控制。

王晴嫣失魂落魄的呆坐在地上,眼淚如同水涌。

而其他家族的人很快就找上了王晴嫣。

「王晴嫣,是蕭家孽種!是蕭家的人回來了!你趕快想想辦法幫忙啊!」男人慌張的開口。

「那孽種敢一人獨身闖入,還給威脅我們去蕭家陵墓跪拜再自殺,是可忍孰不可忍!」

「現在能夠對抗那蕭家孽種的就只有霸王了,你們王家和他有聯繫,你得趕緊想想辦法啊!」

他們神情慌亂,各個都想自保。

王晴嫣苦笑一聲,「按照他說的做,死十幾個人還能保全我們四大家族,不然我們全部都得死。」

在場的人如遭雷劈。

「你說什麼?!」

王晴嫣諷刺的看著他們,「你們還不清楚嗎?我哥死了,你們可曾見過霸王為我哥出頭?他三言兩語打發了我們,壓制了外界的輿論,你們還不知道他的舉動是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

是說那個蕭家孽種,難不成比霸王還要恐怖嗎?1

這不可能!

霸王是什麼樣的存在!八軍之主!

連霸王都不敢招惹的人……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王晴嫣顫顫巍巍的拿起手機撥給王凱,電話一接通,她迫不及待的開口「哥,你按照他說的做吧,當年和蕭家都有關係的人,都去蕭家陵墓吧,不然……不然我們都得死啊!」

當年參與蕭家滅門案的都是家族中位高權重的人,

而蕭家八十一口慘死在他們手中,後來他們聯合將此事壓了下來。

著筆中文網 北湖相關人員進來了,看到給自己泡茶的周媚娘,不敢多看,這女人簡直要命啊,低聲道謝:「謝謝。」

何貴看著手裡的資料,北湖省居然自己搞了一個保護區,然後裡面大小三十多頭白鱀豚,兩個族群,何貴抓了抓腦袋:「當初我就聽說這玩意少,才資助的,我也不知道你們北湖省也有。」

「何老闆,我們幾次想找你,但是沒辦法,託了很多人都見不到您。」北湖相關人員鬱悶,大領-導不好出出面,不然被拒絕了咋辦?

要臉不,所以只能讓下面的自己活動,這樣哪怕是被拒絕,也沒有什麼大礙的。

「這樣,既然你們工作做到位了,那麼前兩年給南湖多少錢,也補給你們多少,另外明年給三千萬美金,繁育成功了,會再給三千萬美金。」何貴知道現在拿出錢修建繁育基地,肯定是領-導頂住壓力了,何貴不怕別人做事,只怕別人不做。

另外以後的電子核心產業園區,何貴會會安排在北湖這邊,陸路,水路交通都發達,而且晶元什麼的走空運也花不了幾個錢,一飛機不知道要裝多少。

北湖相關人員聽到這話,略微尷尬的笑說回答,因為沒想到這何老闆是這麼的爽快:「何先生,我們已經開始初步繁育了,成功的幾率很大。」

「是嗎,那就先把前兩年的錢給了,明年的三千萬也一起給了,不過剩下的三千萬,需要徹底繁育成功才會給的。」何貴這才自己看資料後面,發現已經有受孕成功的例子了。

北湖相關人員一下子站了起來,緊緊握住何貴的手說道:「何老闆,您簡直是……。」

送走了這些人,資金當然直接走外匯管理局,這一點何貴不插手。

馮褲子臉都綠了,這甩手幾千萬美金,根本每當什麼事情呢,低聲的問道:「老闆,有沒有興趣體驗一把咱老百姓的樂趣?」

何貴一看褲子這拉皮條的勁,搖搖頭說道:「下次吧,過年回來咱們在聚一聚。」

何貴當天就走了,聽說汽車廠找自己研究皮卡,所以趕緊跑了,周媚娘則留下跟張紅一起住,另外周媚娘想在京都生活。

何貴就讓周媚娘跟張紅一起上下班,互相監督……咳咳,畢竟周媚娘還是自己的菜,要是被人扒拉兩下,你說你是繼續吃還是不繼續吃?

回到香江,先去動物園裡面打打球,擼了一下兔子,狐狸,貓咪等等的。

第二天,zhizhi已經離婚了。

奇怪了zhizhi也是生育過的。

回到現代,何貴自己用電子顯微鏡。

農場裡面,任盈盈與楊喬,張嫣也成了朋友,山上天氣有些冷了,農場裡面有個小鍋爐,任盈盈帶著小懶猴,一邊給何貴彙報工作。

懶猴這邊林業局的專家來檢-查過身體,沒發現有什麼異常問題,至於說懶猴在找個伴,很不容易。

何貴擺擺手說道:「不用口頭彙報,你想休息不,要休息我給你放兩天。」

「當然要了,你這一走就是好幾天了,我都沒時間逛街了,我馬上約素素。」任盈盈聽到何貴要給自己放假,於是立即歡呼起來,還把懶猴交給何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