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蓬”

青色光束如電閃電而至強大的力量在蕭琅軒驚駭的目光注視下竟然輕而易舉的震散了玄氣巨蟒而後光芒閃爍射在那方透明大鐘上

“嗡嗡”

鐘身爲之顫抖那勾勒出來的巨大白象頓時出刺耳的淒厲之聲一道道的裂縫在瞬間之中猶如蜘蛛網一般佈滿整枚大鐘上

“蓬”

清脆破裂聲音響徹時青色光束如死神鐮刀在洞穿了透明大鐘之後繼續前行在蕭龍那不甘的注視之下強行破開他的玄氣防禦將其身體生生的穿透

寒日射月箭第三箭辰夜如今已能夠揮出最爲強大的威力蕭龍儘管皇玄三重境界萬象鐘的防禦之力曾經他也在蕭無魘那裏體會過的確很是不同凡響只可惜辰夜已經今非昔比而蕭龍的修爲也有很大水分在

古帝殿籠罩中蕭琅軒整個人宛若呆滯他也知道如今的辰夜以無法用皇玄二重境界的修爲來衡量實力可仍未想到僅僅一式而已就將全力以赴的蕭龍給擊殺了

“接下來蕭琅軒輪到你了”

站在蕭龍的屍體面前辰夜裂牙笑道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蕭琅軒現在輪到你了”

一笑之下蕭琅軒悲憤欲絕他只見到在那光芒如刀閃掠而過之時蕭龍的腦袋被立即砍下而魂魄則被五彩光華侵吞而走

“辰夜你混帳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就是個惡魔”蕭琅軒厲聲大喝那聲音穿透了夜色直入天際之上

此時此刻他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這一場襲殺雖然快若閃電可到現在爲止居然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比起蕭無魘拋妻棄女比起你蕭琅軒到海域風城強行帶走紫萱母女比起你蕭家在凌霄城爲紫萱和零兒所做的一切比起這段時間來死在你們手中的衆多之人這些都還遠遠不夠”

辰夜淡然冷笑:“時間不多了沒空與你廢話”

話音剛落百丈驚天刀芒攜帶着無堅不摧之力朝向蕭琅軒怒斬而下刀芒之中無盡毀滅宛如暴風席捲

同一時間古帝殿紫芒籠罩中本命魂魄幽靈般的閃掠現出同樣龐大刀芒自蕭琅軒身後向他狠狠的揮斬過來

隨着辰夜達到皇玄境界隨着古帝殿殿靈有甦醒跡象古帝殿之力如今也是出了辰夜的想像

如果蕭琅軒是靠他自己的xiūliàn達到皇玄八重境界古帝殿自然難以困他太久只可惜他不是

在古帝殿之力的束縛之下這方空間便若囚籠一般他破不開移動的距離也僅是這數十米範圍百丈刀芒籠罩中蕭琅軒避無可避

感受着一前一後那倆道刀芒的無匹凌厲蕭琅軒臉色大變怒吼一聲體內玄氣暴涌而出在他身後凝聚成一道極爲嚴實的玄氣光璧阻擋着來自身後的攻擊

而後蕭琅軒手掌一握青芒涌動之時化成一柄數丈大小長槍光芒閃爍鋒利氣息震顫着空間

“老夫縱橫東域多年就不相信今天會栽在你小子的手上”

長槍如電直接向着正面前而來刀芒怒刺而出

“鐺”

金鐵撞擊之聲頓時響徹混亂的能量漣漪也自這中心地帶暴涌而出震得那紫色光芒似乎不堪負重剎那之後消散的無影無蹤

見狀蕭琅軒大喜身形一動便是全力施展度朝向遠處急射出去

“哈哈蕭琅軒連真正的一戰都是不敢你所謂的縱橫多年原來都是以逃跑出名的嗎”

那大笑聲令得蕭琅軒心頭爲之森寒無比但的確他心中已沒有了大戰之意辰夜如今所擁有的實力與手段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心寒他自己也相信別看自己如今皇玄八重境界但就是沒有了往日那般強大的信心

如果與辰夜正面交戰他不認爲自己能夠全身退去

“小王八蛋終有一天老夫會讓你永生永世的受着折磨”

心中怒罵了聲剎那過後當感覺到已經脫離了對方氣機鎖定蕭琅軒度頓時更加快上許多

“嗤”

空間突然的一顫度施展到極致的蕭琅軒腳步突然的停頓下來他赫然感應到自前方虛無之中一道青芒已化成無堅不摧的利箭破空而來

利箭度極快不過這個時候蕭琅軒心中早已安定了許多隻要不被束縛住他相信無論如何要逃走可以做到

因此有這樣的心態蕭琅軒想也不想身影沖天而起

“蓬”

蕭琅軒纔剛剛動身一尊龐然大物就猶若山峯一般狠狠的鎮壓下來在那衝擊中蕭琅軒並未感覺到有多麼強大的力量可是他避之不開尤其那光華中涌動着強大的吸引力要將他帶進去

“寒日射月箭三箭破蒼穹”

達到皇玄境界後辰夜終於可以隨心所欲的施展這一式強大的武技

青芒光耀天地百丈大小光束之中一柄利箭無堅不摧的暴射而來利箭破空之時空間波動不堪一道道空間裂縫蔓延而開彷彿一條條細小的黑蛇般充斥着令人心生寒意的可怕能量

面對再一次避無可避的情形蕭琅軒神色再度大變以他的實力能夠感受到現在的無可閃避與之前的已經大不相同了

“噬蛇魔槍”

蕭琅軒怒喝手中長槍揮動鋪天蓋地的黑色影子猛然自其背後暴涌而出霎時間沖天而起地黑影幾乎遮掩了整個天空這般龐大威勢纔是蕭琅軒真正的實力

懸浮在黑幕正中央的蕭琅軒此時此刻宛若一尊魔神其手中長槍輕點虛空直接是導致周圍空間出現了一圈圈水波般的漣漪尖銳的音爆之聲不斷炸響

“破”

伴隨着厲喝聲響徹蕭琅軒整個身體好像完全融入進了那黑幕當中此刻龐大黑幕急劇涌動着一道百丈大小槍芒自那裏面暴掠而出狠狠的劈向出去

槍芒之上猶若存在巨大黑蛇巨蛇仰天嘶吼空間爲之震動

“轟”

霎時間驚天動地的巨響之聲炸響而起兩者交接之處空間竟然都是出現了模糊扭曲的感覺一道龐大的裂縫便是自這中心地帶快的蔓延開來

“蓬蓬”

在這裂縫蔓延至盡頭的時候倆道bàozhà似的聲音再度響徹辰夜悶哼了一聲身影暴退而回嘴角邊上也是掛着一絲清晰的血跡

無論他的手段如何驚人也不管蕭琅軒的修爲是經過強行提升而至後者畢竟是位貨真價實的皇玄高手曾經真實修爲在皇玄四重境界以硬碰硬正面攻擊下辰夜很難佔到什麼便宜

所以辰夜的依仗乃是本命魂魄以及那天地洪荒塔

在辰夜暴退而回的時候蕭琅軒身後同樣無堅不摧的青色利箭已是筆直的射進了黑幕之中自半空而下的天地洪荒塔也是在五彩光華包裹中掠進黑幕

“啊”

一聲淒厲頓時在黑幕中響徹旋即龐大能量漣漪洶涌而現將那龐大的黑幕生生的衝散蕭琅軒的身體便在天地洪荒塔的鎮壓中急而狼狽的下滑着

更加能夠清晰的看到他的氣息已經萎靡了許多顯然已經受了傷

辰夜的本命魂魄乃是魂變之後的結果化形之後本命魂魄可以凝聚身形而出與主人並肩作戰辰夜能夠揮出怎樣的實力本命魂魄便是同樣擁有着怎樣的手段

這一點蕭琅軒顯然不明白他想硬接本命魂魄一擊從而去全身心的對付辰夜以他的實力明顯的做不到

望着已經受傷的蕭琅軒辰夜冷冷一笑再不遲疑心神一動天地洪荒塔中強大力量衝涌而下

“煉”

蕭琅軒赫然在那強大力量的牽引之下即使他有心反抗仍然被一絲一絲的向着那尊鐵塔中帶去

天地洪荒塔便是如此的可怕只要修爲與辰夜在同等級數中一旦受傷便難以擺脫到它的束縛除非有着同樣強大的渾元之寶來剋制可惜這等神物世間並不多他蕭琅軒還沒有資格觸碰到

而在天地洪荒塔牽引着蕭琅軒的同時本命魂魄與辰夜齊齊而動強大攻勢再度鎖定住蕭琅軒剎那過後驚天轟響中即使前者玄氣不斷暴涌化成光璧來守護依然被狠狠的擊中

此時再不用天地洪荒塔束縛蕭琅軒的身體便已經和那失去了所有骨架的軟體動物一般軟綿綿的趴下

辰夜飛身向前收了蕭琅軒的腦袋與魂魄後快若閃電朝向鷹澗要塞所在方向暴射而出

剎那過後虛空深處那耀眼的白光化成光電強行破開蕭琅英等人的圍攻追逐着辰夜呼吸之間已在衆人視線的盡頭處

“追”

渾元之寶這等神物蕭琅英等人怎捨得放棄於是個個度驚人跟在視線中的影子快的追趕着

“大哥”

數分鐘過後蕭琅斷突然顫動着聲音大叫一衆人順着他所指看去下方那片空地中數具屍體躺着其中倆具竟然連頭顱都沒有了

“誰是誰到底是誰啊”

淒厲之聲猶若厲鬼嘶喊蕭琅英瘋狂大叫:“召集所有人明天馬上進攻鷹澗要塞老夫要讓他們所有人爲我兄弟爲我兒子陪葬”

“蕭兄”

“我說馬上你們耳朵都聾了不成”

蕭琅英厲喝:“不將他們剝骨抽筋我蕭琅英誓不爲人”

鷹澗要塞厚厚大門被拉開之時一陣沉重的聲音立即迴盪於半空之中急促的腳步聲音旋即響徹起來

“辰夜”

“辰夜兄弟”

要塞外辰夜揚身站立着目光緩緩掃向前方當一道道熟悉的身影漸漸出現在他眼簾中的時候一股莫名的激動立即在心頭涌動

“大家都還好嗎”

“辰夜兄弟你不該來的”

辰夜漠然一笑‘砰’的一聲雙腿重重跪倒在地雙手高舉上面是蕭琅軒與蕭龍的腦袋

“諸位辰夜來求罪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六渡之逆斬蒼穹 “辰夜兄弟你這是幹什麼起來快起來啊”

衆人爲辰夜的舉動大吃了一驚走在最前面的虎力連忙來到他身邊使勁的拽着他的胳膊

“虎力大哥”

辰夜沉沉一笑面向前方那裏有他認識的一些人更多的是他所不認識的不管是否認識對他們辰夜心中都有無盡的自責

“諸位辰夜求罪來了”

“辰夜兄弟你這是做什麼你這樣是不是不把我們當成兄弟了”虎力怒聲喝道

“兄弟我不配”

這裏有青木老怪爲的昊天宗高手有葉邙爲的神軒門高手風擎楊成林宣巫煙羽等曾經在海域風城所認識的四大勢力中的朋友們還有無盡妖族的朋友們

他們其中有的人曾經受到過辰夜的恩惠有的沒有可不管有或沒有衆神之墓過後全都義無返顧的來到凌霄城爲自己營救紫萱母女付出過血一般的代價

自那以後辰夜想着他們都已把自己當成了最親近之人那麼自己也一定要爲他們做些什麼可沒想到什麼好處都還沒有爲他們去做就已經因爲自己付出了更加慘痛的代價

虎力不由再度怒喝:“辰夜”

“虎力”

半空之上三道身影飄落下來正中間者便是無盡之海妖族的老祖濁離左右倆人辰夜儘管不認識也能知道左邊之人應該是昊天宗之主昊玄右邊的就是神軒門門主沈億通了

三人踏空來到辰夜身前將他雙手中的人頭拿走濁離旋即喝道:“將人頭高掛於要塞之上叫蕭琅英知道既然有邪帝殿爲靠山也休想成爲東域之主”

“是”

立即有人飛身而來取走蕭琅軒與蕭龍人頭片刻後便懸掛在了要塞的最高處

“小兄弟夠了快起來吧”

濁離伸手相扶緊緊握住辰夜的手輕聲道

“前輩我不是”

辰夜顫聲道謝濁離一番話便是告知所有的人此次凌霄殿與絕冥宗聯手依靠邪帝殿目標並非是辰夜而是稱霸東域

這是在告訴他們一切都與辰夜無關

這樣之話怎能不讓辰夜感動但無數人已經爲他而死即便自私自利之輩也做不到將所謂的好名聲加諸在自己身上

“小兄弟是與不是所生的事都已成過去務須自責眼下最重要的便是退敵不要讓活着的人悲傷就行”

濁離重重的拍了下辰夜肩膀道

辰夜立即正容道:“前輩放心我既然來了就絕不會再度生曾經生過的傷亡”

“辰夜兄弟”

濁離左側昊玄沉聲道:“大戰必然會有傷亡這點誰也保證不了所以請小兄弟記在心裏無論面臨怎樣情況不管最後結局如何你千萬千萬不要做出不理智之事否則之前衆多人之死會死不瞑目的”

“前輩”

沈億通扶起辰夜道:“沒有人會願意赴死可是既然我們都已經這樣做了小兄弟就算你心中再不情願你也不能辜負我們這麼多人的期望事在人爲你比任何人都來得重要”

辰夜神情不由爲之一緊昊玄與沈億通顯然看穿了他心中所想知道了他的瘋狂所以纔會有這樣的一番話然而這話語之中似還隱藏着諸多的深意

辰夜看了濁離一眼後者微微點頭頓時讓辰夜明白到昊玄和沈億通知道很多的事其中不但包括邪帝殿更加包括衆神之墓而所謂濁離當年與他所說的使命這二人也是很清楚

這樣看來當年凌霄城中青木老怪和葉邙出現並非是因爲那些所謂的奇珍而是爲了幫助自己特地趕來的

“小兄弟別在這裏站着了進要塞吧有許多事要商量一下蕭琅軒和蕭龍的死會令蕭琅英瘋狂的”

濁離笑了聲帶着辰夜向着要塞大門走去

進入要塞數十米的距離而已可辰夜走的很沉重每走一步都好像肩膀上有一座大山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

那可是無數條性命啊

不管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在看到辰夜投來的自責目光時都抱以溫和的一笑或許在很多人心中對這一次突如其來的大戰對於因爲辰夜才生的大戰都會有着不懂和憤怒尤其衆多親人朋友的喪生更是令他們悲憤欲絕

但事情已經生了他們很清楚怪罪辰夜也無濟於事唯有殺敵報仇纔是正道

敵人是如此的強大這段時間來都已親身感受過深深的明白憑他們自己休想報仇

辰夜的到來給了所有人一個極大的希望

蕭琅軒與蕭龍何等實力如今被那年輕人斬而且是在高手如雲的tiānzàng山脈中被斬年輕人的實力與手段讓這段時間被對手的強大所折磨的衆人重新煥了新的戰意

衆多溫和的笑容並未讓辰夜寬心多少他更加會記得這些笑容要爲這些笑容討回那一個一個的公道來

進入要塞裏面的大殿中衆人坐下後濁離便是馬上說道:“大家都打起精神來或許不久後蕭琅英就會因爲蕭琅軒二人的死而起最後的攻擊”

話到此處濁離看向辰夜道:“小兄弟大戰的時候如果邪帝殿的高手沒出現你最好也不要現身”

濁離的本意即便邪帝殿高手來了辰夜也不要出現卻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默然片刻辰夜便點了點頭並未反對什麼凌霄殿與絕冥宗衆人固然修爲提升的很快己方這邊的陣容也不會弱他們太多尤其有濁離和邪風倆大貨真價實的尊玄高手在不是蕭琅英和絕命婆婆所能抵擋的

而蕭琅英的命註定是自己的

隨即與衆人再度商討了一些重要環節後辰夜便隨着虎力向着大殿高處而去紫萱和長孫然沒有見着邪風也沒有現身他心裏很擔心

辰夜步伐很快可總覺得這方大殿實在太高了心急如焚的他覺得已經走了許久心中的那道身影竟依舊還未出現

“辰夜兄弟彆着急啊紫萱和邪風前輩都沒事”虎力在旁笑着說道

辰夜此刻心有深深牽掛否則以他素日裏的冷靜一定可以聽出虎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是微微顫抖着的

終於大殿頂處護攔之內紫色身影猶若小女兒家般怯生生的站立着貝齒輕咬着紅脣那般的嬌俏令人愛意無xiànzhì的延伸開來

“紫萱”

見到心中的身影辰夜再也剋制不住心頭情感三步並做倆步瞬間來到紫萱面前伸手雙臂然後將面前的這個讓無數人爲之傾倒的女子重重的抱進了懷中

“紫萱”

那身體在顫抖那聲音更在抖動着展現出深深的眷戀

這種眷戀即使在旁看着的長孫然心頭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羨慕她與辰夜相識多年了二人之間更有理之不清的感情可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辰夜對一個女子有着如此的情感

如此的情感別說她長孫然即便是玄凌都不曾被這樣對待過或許有但是因爲玄凌和辰夜之間有太深的還未斬斷致使這種感情無法被流露出來

“長孫姑娘” 科技之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