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董天雙目圓瞪,一臉驚駭,沒料到安林竟然這麼乾脆就殺了自己。

「你竟敢殺他!」段天宇氣憤大吼。

「我只說留你一條狗命啊,說到做到。」安林淡然回道,隨後走向孔靈。

孔靈嚇得嬌軀輕顫,臉上強行擠出嫵媚的笑容:「安林劍仙,孔靈願意當您的僕從,做牛做馬都行,希望您能夠饒了妾身一條小命……」

安林看著被雷劈得黑乎乎的臉,露出了嫵媚的笑容,簡直辣眼睛:「我拒絕。」

黑芒閃過,孔靈卒。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隨後,他將目光轉向段天宇,開口道:「還不快滾去傳話,小心本劍仙一個不開心,連你也斬了!」

段天宇聞言又是一顫,卻不敢出言反駁,只好極為不甘轉身離開。

一切塵埃落定。

安林將勝邪劍收入納戒,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蘇淺雲邁著輕盈的小步子走向安林,藍眸泛著夢幻的色彩,好奇道:「你們剛剛說了什麼呀,為什麼要放走那個男的呀?」

安林笑了笑,將他們的對話轉述給蘇淺雲聽,順便幫她普及了一下世界觀。

蘇淺雲瞪大了美眸:「啊,這麼說來,你不就相當於向這個大陸的最強者宣戰了嗎,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安林揉了揉身旁女子的腦袋,笑道:「因為我遇到了你啊,想必其他隊員也是在這個世界吧,所以我想出名!想必等這件事傳出去,我一定會名震大陸……」

蘇淺雲這次總算是回過神來了,驚喜道:「啊,安林同學好聰明!」

安林看到女子那美麗動人的笑容,臉頰還有淺淺的酒窩,不由得又是一陣恍惚,心中感嘆這妹子怎麼就這麼漂亮呢。

至於那個方法,都是老套路了,只是把搞事大法的範圍變成整個大陸而已,以此作為一個信號,希望其他隊員能夠知道他的存在吧。

安林和蘇淺雲尋了一個比較好的落腳點,再次搞起了燒烤。

他作為戶外燒烤先鋒,燒烤本領是越來越好。

天池特產的烤魚,鮮香與烤香結合,吃得蘇淺雲那叫一個贊口不絕。

兩人隨後談起有關戰氣大陸的事情。

大致推測出戰氣大陸的戰力層次。

若是跟他們太初大陸的戰力比較的話,戰師和戰靈都是道之體境界的戰力水平,戰王和戰皇則是育靈期境界的戰力。至於戰聖,安林和蘇淺雲沒有正面遇到過,但是應該是化神期水平沒跑了。

最後的大陸至強者戰帝,有可能是化神後期戰力,也有可能更高……

他們沒打過,也沒辦法正確推斷。

但這樣一來,這個大陸的戰力水平跟太初大陸相比,其實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接下來就是讓他們困惑的地方了,那就是「守陽陵墓」到底是個什麼鬼東西!?

他們用玉符進入的異空間遺迹,難道是一個異世大陸?這也太扯淡了吧!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守陽陵墓很可能就在這個異世大陸的某個地方,那裡應該也有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他們還需要去耐心尋找……

篝火仍在熊熊燃燒著,點點金色的火星如螢火蟲般飛舞。

蘇淺雲那完美無瑕的小臉,在火光的映照下,覆上一抹溫暖的金色,顯得更加的動人心魄。她一臉擔憂地開口道:「也不知道其他隊員怎麼樣了,特別是白靈蛇和田玲玲,她們只是道之體的境界啊,這個陌生的世界對她們來說還是太危險了。」

蘇淺雲就是這樣,自己稍微有些著落後,便立即開始擔心其他朋友的安危。

「田玲玲古靈精怪得很,是知道怎麼猥瑣發育的。倒是白靈蛇,我對她了解不深,的確很讓人擔心……」安林點了點頭,覺得這兩人是重點看護對象。

夜很漫長,兩人談到深夜后,便各自打坐吐納。

蘇淺雲覺得今晚過得很安心,很放鬆,或許是因為她終於不再是一個人了吧。

她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男子,男子面容清秀俊朗,眉宇之間透著堅定,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安全感?

想到這裡,蘇淺雲那白嫩嫩的臉蛋又多了一抹嫣紅。

她趕緊閉上眼睛不再去看,靜靜地在一旁打坐著。

太陽慢慢爬上地平線,大地重新染上了色彩。

安林和蘇淺雲皆是睜開了明亮的雙眼,身體朝氣蓬勃,好想做些什麼。

「走,我們搞事去!」

安林興緻勃勃開口道。 一一則消息不脛而走,以一種近乎瘋狂的速度向四周擴散,很快便引起了奧心帝國乃至整個大陸的震動。

一個名叫安林的劍仙,連敗數位戰皇和奧心帝國特使后,竟敢公然出言挑釁虛冥戰帝,並揚言一個不爽就要打上奧心帝國的帝宮。

這個消息一出,舉世嘩然。

戰帝是整個大陸至高無上的存在,威嚴浩蕩,尊貴至極。

對世人來說,戰帝就是天上的太陽,高高在上,不容一絲一毫的侵犯。

現在這安林劍仙倒好,竟然敢出言要日天!

要知道上一次某個不小心侵犯到戰帝的戰聖,墳頭草已經三丈高了!

瘋了,這個人瘋了!

幾乎所有人聽到這個消息后,第一感受皆是如此。

戰氣大陸北面,北虹帝國。

此刻,某個都城的酒館內,也有消息靈通的人士在議論。

「哎,你聽說奧心帝國那件事了嗎?」

「怎麼可能沒聽說啊,這事鬧得那叫一個沸沸揚揚,戰帝的威嚴,多久沒有被人這樣挑釁過了。我看這個叫安林的瘋子,活不過三天咯。」

「嘖嘖嘖……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這等狂士……」

「這叫狂士?這叫不自量力!哼,稍微有點實力就狂得不像樣子,不知天高地厚。」

「那也是,虛冥戰帝是不可戰勝的,得到神兵后,他更是所向披靡,死在他手裡戰聖都有十數位之多。唉,真是腦子壞了才敢這樣去挑釁他。」

殊不知他們在議論之時,另一張桌子上的白衣男子卻是酒杯一頓。

他那平靜溫和的臉上,竟有了許久的失神。

最後,他暢快地笑了,那肆無忌憚地笑聲讓四周的酒客頻頻側目。

「奧心帝國嗎?安林,你等我!」

男子古劍出鞘,霎時間天地劍氣縱橫無雙。

他腳踏飛劍衝天而起,背影瀟洒決絕,留下一群驚詫的酒客。

奧心帝國的領域,安林和蘇淺雲鬧得那叫一個天翻地覆。

春羊國。

聽說純霄劍宗每年用幾百個人的生命祭煉劍坯,還在逍遙法外,肆意妄為?

它是一方霸主,實力強橫,沒人敢管?

好!看我們雌雄雙煞滅了你們。

安林一劍闖宗,當場斬殺戰皇強者庄碧凡於主殿之上。

蘇淺雲月光輪收割無情,十幾名戰王級別的劍宗長老全部被一招滅殺。

純霄劍宗,一日覆滅!

鶴歸國。

聽說龍血魔宗霸據一方,壓得國內各大門派勢力皆抬不起頭,又因為宗門強者無數,且護山大陣可怕至極,無人敢惹?

好!看我們雌雄雙煞滅了你們。

安林和蘇淺雲兩人風風火火闖到龍血魔宗的老巢,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

魔宗內的兩名戰皇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便被當場斬殺,宗門內部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一日之內,世間再無龍血魔宗!

白陽國,鳳凰國……

一個個事迹如同颶風般傳出,讓大陸上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不管之前再如何否定安林和蘇淺雲,他們此刻所做的事情都是十分震撼人心的,至少許多人,對他們的實力不再有任何的質疑。

安林劍仙和月光聖女的名號,也從真正意義上名揚了整個大陸。

但是真正讓世人驚懼的事情,卻是發生在摘星閣之上。

摘星閣,奧心帝國十大宗門之一。

勢力範圍覆蓋帝國西面,大大小小十幾個國家,是一個當之無愧的龐然大物。

摘星閣內的閣主凌相樂,太上長老葉重山,皆是戰聖的境界。

他們是整個大陸都聞名的頂尖強者,也正因為如此,摘星閣所做的事情,只要不太過分,即使是戰帝,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縹緲的群山之間,有著許多裝潢奢華的宮殿樓閣。

最高的巔峰之上,更是有一座泛著紫色流光的閣樓,美輪美奐,不似凡物。

它就是摘星閣的主閣樓,是這個宗門的核心。

「星魔炎培養得怎麼樣了?」

鑽石女人極品男 一名面容清秀,聲音清脆如孩童的男子背負著雙手,在主閣樓內緩緩踱步,開口問道。

身穿紫袍的老者聞言躬身回道:「回稟閣主,星魔炎還有很強烈的抵觸,我們用的生靈魂力鎮壓大陣,並不能讓它強行屈服。」

那名面容清秀的男子,正是摘星閣的閣主凌相樂。

凌相樂狹長的眼睛微眯:「不能讓它屈服不是代表我們方法不對,而是因為力量不夠!再搜集二十萬生靈融陣!」

紫袍老者身子一顫,最後只能躬身俯首道:「是,閣主!」

看來又得從村莊城鎮抓人了,這一次對外用什麼理由?

魔獸侵襲?還是天地災害?

紫袍老者正尋思著這件事的時候,忽然間地面震動起來,緊接著就是驚天巨響。

「轟隆!」

摘星閣開始了騷動,警報的號角開始響起。

「敵人來襲,有敵人來襲!」

「有人強闖宗門了!!」

摘星閣的弟子紛紛衝出,握著武器備戰。

紫袍老者神色一凜,顯然沒想到這年頭,竟然還有膽大包天之輩,敢正面硬杠摘星閣,活膩歪了?

「哼!我倒要看看是何人竟敢如此不知死活。」

紫袍老者的背後生出紫色的雙翼,朝戰鬥轟鳴的地方飛去。

「哦?一男一女?」紫袍老者飛在空中,氣運丹田,高聲大喝:「來者何人,竟膽敢闖入摘星閣,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嗖!」一道藍光閃過。

紫袍老者斷成了兩截,成功完成了他的套路使命。

安林劍仙和月光聖女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其實他們就是兩尊殺神,默然不語地一路殺到最高閣樓的外面。

轟隆!

泛著紫色流光的閣樓,陣法被破開,兩人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閣主凌相樂坐在椅子上,靜靜望著來者,看到兩人纖塵不染,宛如從天而降的神仙道侶,淡然的神色終於是有了一絲變化。

凌相樂的身旁是一個紅袍老者,他就是摘星閣的太上長老葉重山。

兩名戰聖,這個陣容足以讓大陸的絕大部分勢力感到驚懼,但面前的一男一女,卻是連一個凝重的表情都懶得擺出來。

「安林劍仙,月光聖女,我記得我們摘星閣沒有招惹到你們兩位吧,井水不犯河水的,兩位打上我山門又是為何?」凌相樂一開口就道出兩人的身份,緩緩開口說道。

畢竟大陸上這麼無法無天的,就只剩下這一對了。凌相樂只是沒料到,他們連戰聖都敢招惹。

安林駐劍在原地,一臉大義凜然道:「你是沒招惹到我們,但是摘星閣每年抽十幾萬人進閣樓,有去無回,近兩年更是變本加厲……我來摘星閣一看,嘿,宗門弟子也就上千人,其他人去哪裡了,這讓我很是心慌啊……」

葉重山眼睛微眯,雄渾浩瀚的氣勢如巨山般壓迫而來,聲如驚雷:「這閑事你也要管!?」

安林臉色平靜,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一臉正氣道:「我是正義的夥伴,是替天行道的劍仙!路見不平一聲吼啊!為什麼不能管!?」

凌相樂嘴角抽搐:「我靠,真是個瘋子。」

葉重山:「……,我們還是動手吧。」

轟隆!這名戰聖的恐怖氣息,如同猛烈的浪潮般,肆無忌憚地爆發開來,讓空間都產生了陣陣漣漪。

安林手握勝邪劍和蘇淺雲並肩而立,同樣將自身那強大的氣息釋放。

狂風大作,兩股氣息猛烈碰撞,如若驚雷炸響,讓整個摘星閣都搖晃起來。

就這樣,一場震驚大陸的戰鬥,在摘星閣爆發了。 先凌相樂手握七星劍,當先斬向安林。

劍芒蘊含七星連體之力,璀璨凝實至極,如同一道紫色的匹練,帶著足以帶著斬開萬物之威,一落而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