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飛揚滿意的點點頭,“肖磊還真說到做到了!你們三個,跟肖磊幹了那麼久,想必知道,博雲商業街的一些掙錢方式吧!”

陳三槍點點頭,“知道!博雲商業街,有着店鋪八百多家,其中,五百多家,每年向我們交五萬保護費,還有三百家,不向我們交!”

“不向我們交?”葉飛揚眉頭一皺,“他們交不起?”

陳三槍搖搖頭,“不是!他們是外國商鋪,店中儲備槍械,好像有着外國殺手團伙的庇護!因此,他們不向我們繳納保護費,相反,還聯合其它商鋪,不讓他們交保護費!”

“還有,他們還在暗中擴充勢力,並且,前一段時間,他們還向肖磊發出威脅涵,說三天之內,若不撤出博雲商業街,他們就與我們發動戰事!”


“原來是這麼回事!”原本還稱讚肖磊說到做到的葉飛揚,聽到這話,不由唾罵幾聲,“TMD,原來給我的是燙手山藥啊!” “嗯!”陳三槍點點頭,“揚哥,肖磊走了,他們可能要找您麻煩了!”

葉飛揚點點頭,“既然他們是外國商鋪,而且還想吞併我們地盤,就怪不得我們了!商業街現在,還有多少兄弟?”

陳三槍面色難看的伸了伸手,“就我們三個!”

“靠!”葉飛揚拍牀而起,“感情我是光桿司令啊!媽的,老子若不發威,他們還當老子好欺負啊!你們三個回去準備一下,下午我們挨家挨戶,收保護費!記住,場面一定要隆重!”

“是,揚哥!”對於如今的葉飛揚,三人除了服從還是服從,在葉飛揚安排下,三人便離開了醫院。

葉飛揚本想讓紫嫣過來陪牀的,奈何那妮子,不但不陪,還裝作不搭理葉飛揚的樣子,氣的葉飛揚直接將牀頭的呼叫按鈕按壞,就是沒有人搭理他。

最終葉飛揚才知道,自己被拖入了黑名單,無奈之下,只好跑到廁所,左右撫摸小兄弟數百下,直到小兄弟萎蔫纔不甘的離開醫院。

當天下午,博雲商業街,外國商鋪面前。

三百多名光着膀子,穿着大花褲頭,拖着人字拖的葉宗會兄弟,或抽着煙,或端着啤酒,有說有笑的站在那兒,搞的外國商鋪無法營業。

氣憤之餘,幾名染着黃毛,一看就是給外國人打工的賣**,拿着砍刀就跑了出來,“TMD,再不給老子滾,老子就動槍了!”

說着,那傢伙還真從口袋中,掏出了黑色手槍,直指葉宗會兄弟。

嚇的胖子一哆嗦,隨後朝其他兄弟擺手道:“這傢伙要動槍?兄弟們,咱們的槍呢?”

“啪啪啪!”

轉瞬間,三百多葉宗會兄弟,就掏出了手槍,並且還是整齊劃一的沙鷹。

“各位大哥,請饒命,小的錯了,小的錯了!”

儘管三十秒前還牛逼大發的青年,見到這陣勢,不得不服軟。

而在黃毛青年服軟後,一名高大魁梧的外國人也是走了出來,用蹩腳的漢語道歉道:“各……位兄弟,這是本店的一點誠意!”隨後,外國人就朝胖子遞來一盒香菸。

“TMD,就這點東西,你當打發要飯的啊!”胖子趕忙將煙遞給杜飛,隨後用槍頂在外國人頭上:“會講CHINESE嗎?不會是吧?那就給老子滾出商業街!不想滾是吧!TMD,給老子拿出五十萬,不然老子斃了你!”

還別說,拿着沙鷹的胖子,着實牛B的很,嚇的外國人慌忙掏出隨身攜帶的銀行卡,“這……裏……面……有……八萬dollar!”

“dollar?”胖子英語着實差了點,“TMD,老子跟你要五十萬,你給老子八萬,以爲老子白癡啊!”

杜飛拍了拍胖子肩膀,“兄弟,dollar是美元!”

“美元是什麼個東西?”胖子故作不知情的樣子,“難道這還要你告訴老子嗎?老子不過想多搞他點錢,你看,一美元等於七塊多人民幣,要是老子跟他要五十萬美元,那得是多少錢?”

“你就瞎得瑟吧!”聽到這話的杜飛,不由瞥了他一眼。

外國男子知道給的少了些,趕忙又掏出一張銀行卡,“這……裏還有十萬!”

“靠!這老外還真TM有錢!”接過銀行卡的剎那,胖子不覺自己成了暴發戶。


但他這種興奮,只持續了片刻,隨後,他手中兩張卡便被陳三槍拿了過去,“胖子,行了,你拿着把玩具槍,還想要人家多少?適可而止,這是揚哥吩咐的!”

“我……”胖子本還想辯解,卻在蠻牛的目視下,停止了辯解。

無奈之下,他只能將火氣撒在外國人身上,“看你還夠老實的,老子就饒你一命!走,下一家!”

就這樣,胖子率領着葉宗會,掃蕩了外國商鋪三百多家,收穫保護費七百多萬,雖說不多,但至少夠葉宗會兄弟消費一段時間了。

由於外國商鋪,不知胖子這夥人是何來路,並沒跟他們動粗,只是把他們罪行,歸結到傳說中的紅星會上。

“可惡的華夏人,可惡的紅星!”

“把這事告訴總部,就說我們受到紅星的訛詐了!”

接下來,就看到華夏另一個城市,外國組織竟跟華夏大幫派,紅星會幹了起來,至於後果嘛,沒人知道。

不過,從後來外國商鋪集體撤出商業街來看,外國組織這次失敗了,所以,博雲商業街,順理成章成了葉宗會旗下產業。

而在這段時間內,葉飛揚跟丁雨涵關係進一步昇華,每天晚上,丁雨涵都要葉飛揚陪伴才能入睡,並且,隨着時間的流逝,丁雨涵還主動邀請葉飛揚跟她住一塊兒。

葉飛揚純潔,單純,哪能禁得住丁雨涵拐騙,自然跟丁雨涵住在了一塊兒,一時間,兩人竟和小情侶一樣,一起起牀,一起睡覺,但並不是同牀。

餐飲大佬 ,每天夜晚都要到洗手間,練習左右互博術,直到某個部位噴流不止才停手。

第二天,當葉飛揚還在睡夢中,忽然接到了陌生人的電話,“葉同學啊,我是馬洪亮,是你的籃球教練,不知你能到我這兒來一趟嗎?”

“原來是馬老師啊!”葉飛揚搓揉着朦朧雙眼下了牀,輕車熟路的來到丁雨涵房間。

丁雨涵如小懶貓般,蜷縮在被窩中,享受着清晨的熟睡,並沒被葉飛揚驚擾到,依舊滿臉笑意的熟睡着。

葉飛揚邊打着電話,邊如進入自己房間一般,鑽進丁雨涵被窩,蜷縮進去。

不蜷縮不要緊,他這一蜷縮,卻是發現了不對,他忽然摸到了毛茸茸的東西,“那是?”接着,他又一探手,“媽呀,我這是到哪來了?”

再次摸到毛茸茸東西的葉飛揚,不由朝旁邊看了看。

這時,某個人,光滑如奶,赤【裸】裸的軀體,正展現在他眼前,剎那間,葉飛揚就掛掉了馬洪亮的電話,“太不小心,真是太不小心了!不過,這也怪不得我!”

說着,他邪惡的雙手,就朝光滑堅挺的東西摸去,“丁美女的雙峯不會是假的吧!我來驗證一下!” 丁雨涵瞥了他一眼:“要不想進警局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

“哈哈!”帶頭男子大笑了起來,“丁小姐,我們敢來,你覺得我們還怕警察嗎?”

顯然,帶頭男子早就料到丁雨涵會報警,所以,早就串通好了警局,剛纔堵在小區外面三人,就是跟警察接頭的。

但……令男子沒想到的是,那三人現在已如過街老鼠,正被無數條瘋狗在路上追呢。

丁雨涵只是女人,即便她在外人面前,表現的再冷漠,再堅強,但在五個大男人的面前,也不得不緊張起來,特別是,這五人還是壞人。第一反應,她便是呼喊起來,“葉飛揚,快救我,快救我!”

可不論她聲音再大,卻是沒有人迴應她,畢竟,葉飛揚並沒在對門的房間內。

一時間,她竟後悔趕葉飛揚離開,“我怎麼那麼傻,讓他走了呢!”

實在沒有辦法,她只能握緊手機,朝房間內跑去。

帶頭男子陰笑幾聲,“丁小姐,不用緊張,只要跟我們走,我們是不會動粗的,但要是惹怒了我們,出現某種情況,就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了!”

丁雨涵慌忙跑進房間,將房間反鎖,然後給葉飛揚電話。

可她撥通電話,才發現葉飛揚手機,正躺在她牀上睡大覺呢。

剎那間,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而在她呼叫無果後,帶頭男子也是來到房門口,威脅道:“丁小姐,我再給你十秒鐘時間,若十秒內,你不開門,我們可就動粗了!十……”

丁雨涵面色慘白,她搬到這裏,也有一段時間了,哪料到會被秦守的人發現,並且還被人家找上了門。

實在沒有辦法,她只能跑到窗臺,迅速攀上窗臺,“看來我只能跳下去了!”

又深呼了一口氣,丁雨涵終於捂住眼睛,跳了下去,“這是二樓,我死不了的,死不了的!”

呼呼!

別看她是從二樓跳下的,但從她跳下的剎那,她身體就不受控制起來,呼呼風聲不斷在她耳邊響起,那架勢好似她是從幾千層樓上跳下來一般。

眨眼間,她就要砸到地上。

可就在這時,一道如風般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她下方。

下一刻,就看到來人輕輕將她攬在了懷中,“你沒事吧?”

接住丁雨涵的剎那,來人也是關懷的問道。

丁雨涵點點頭,“沒事!”睜開眼,看到是葉飛揚時,丁雨涵不覺一喜,竟是一把摟住了葉飛揚,“謝天謝地!謝天謝地!”

“不生氣了?”葉飛揚摸着丁雨涵被浴巾裹着的翹臀。

丁雨涵使勁摟着葉飛揚,“不生氣了!不……生氣!”顯然,丁雨涵這是在跟葉飛揚撒嬌。

葉飛揚掐了丁雨涵大腿一下,“那還趕不趕我了?”

“趕!”丁雨涵捶了葉飛揚胸膛一下,“不過,看在你這次表現上,就暫且讓你回去吧!”

葉飛揚用手撫了撫丁雨涵秀髮,詭笑道:“我這個人,不喜歡強人所難,既然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勉強,好了,我去上學了!”

“不要!”樓上有五個男人,找丁雨涵麻煩,聽到葉飛揚要走,丁雨涵將他摟的更緊了。

葉飛揚一臉不爽的樣子,“丁美女,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樣摟着我,被人看到,我這張臉往哪擱啊,唉——哥哥還是單身呢!這事要是傳出去,還有人敢嫁給我嗎?”

丁雨涵又捶了他一拳,“單身?你好意思說?你要是單身,那小雨是你的?”

“嘿嘿!”葉飛揚詭異一笑,“好朋友!”

“好朋友?”丁雨涵轉了轉眼眸,不懷好意的笑道:“那你拿人家小雨的內衣,內褲幹嘛?難道你有這個癖好?你喜歡偷女孩子的東西?看來你還是個變態狂啊!”

葉飛揚大叫冤枉,“丁美女,你怎麼能這樣認爲我呢,你的內衣,我起碼沒偷過吧!”

“那你是承認,你偷小雨的內衣了?”聽到這話的丁雨涵,不由笑了起來。

嚇的葉飛揚慌忙擺手,“不——不是,我沒偷過她的,只是給她買的!”

“那你還說,小雨不是你女朋友?”丁雨涵及其得意的晃動着拳頭。

葉飛揚點點頭,“算是吧!你看我都抱你半天了,是不是也算你的男朋友?對了,女人的私密部位,只給男朋友看,我一不小心看到了,你說,我是不是呢?你不信?要不我給你講述一下,你私密部位的形狀?”


“去死!”還沒等葉飛揚說完,丁雨涵卻是重重給了他一拳,之後就掙開了他的懷抱,站在了他的對面。

看着丁雨涵這剛出浴的美人,葉飛揚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丁美女,咱向來實話實說,你要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的話,想必我們也沒有交談下去的必要了!好了,從今天起,不,從現在起,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咱倆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好了,就這樣了,我趕時間,走了!”

“你……”若是放在以前,丁雨涵肯定要怒罵道:“你這隻大色狼,我巴不得你離我遠一點呢!快滾!”

奈何,這是非常時期,葉飛揚要忽然走了,那丁雨涵,必定要被追來的五名男子抓住,因此,她也是慌忙跑到葉飛揚跟前,攬住葉飛揚胳膊,“葉同學,有話好說,更何況我是你的老師,老師有困難,做學生的,當然要幫忙了!快帶我走!”

葉飛揚瞄了丁雨涵胸部一眼,“丁美女,你是我老師不假,不過,咱是說話算數之人,而且,咱又不勉強別人,我看你的咪咪柔韌度不錯,想摸摸,一句話,讓還是不讓,不讓……”

“流氓!”來抓丁雨涵的五人,雖說蠻橫了點, 不正經戀愛 ,畢竟他們拿人錢財,替人辦事。

神農小醫仙 ,典型的趁人之危的小人!佔了別人的便宜,還喊冤,就這種人,TMD,不被拖出去槍斃一百遍,都不夠解氣!

所以,葉飛揚還沒說完,丁雨涵卻是鬆開葉飛揚,朝大道跑去。

而在她跑走的剎那,五名男子也衝了下來。 看着將丁雨涵救下的葉飛揚,帶頭男子不由抽了口雪茄,打量起葉飛揚,“小子,我怎麼看你那麼眼熟?”

“我們很熟嗎?”葉飛揚走到男子跟前。

瞬間,男子便明白了過來,“那晚,是你打傷的我兄弟?”

“我怎麼不記得了!”男子也沒見葉飛揚擡手,就看到葉飛揚拳頭,頂在了他肚子上。

下一刻,就看到男子噴吐着菸圈倒飛了數十米才停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