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飛低頭看了這個小丫頭一眼,隨即轉頭望向六組的幾人,目光最終落在了衛崢的身上。

「衛崢,從今天開始隱龍六組的隊長,將有運兒擔任你可有意見。」葉飛目光閃動,望著前方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六組的五人如今實力雖然,但面對宗師的罡氣護體,想要破開防禦需要消耗不少的氣血,這無疑是這幾人得到一個致命缺陷。

化境被尊稱為宗師,又豈容小視,想要憑藉氣血之力破開罡氣,僅憑藉一個月的時間還是略顯倉促。

吳運兒則與這幾天完全不同,她本是已經踏入化境,而且游龍劍訣領悟有佳,與六組的幾人配合之下,化境宗師的罡氣撐不住她的一劍之威。

「沒…沒有意見。」衛崢眼中似乎微光閃動,但很快又恢復如常。

隱龍六組的其他幾人,此時也是不約而同地看了一旁的吳運兒一眼,收回目光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

「教官,運兒剛剛進入隱龍沒有多久,隊長的位置還是由衛大哥擔任吧。」吳運兒在稍有愣神之後,便是急忙開口說道。

她與隱龍六組的幾人,實際上並沒有過多的接觸,隊長這個職位吳運兒確實不太想擔任。

葉飛聞言搖了搖頭,沒有吳運兒的相助,僅憑藉六組的幾人想要從隱龍中脫穎而出,怕是有些不太可能。

「就這麼定了,運兒的實力在你們之上,她擔任隊長無可厚非,我要的是這次大比最後的勝利。」

「衛崢,你可明白我的話語。」葉飛目光一凝,盯著衛崢沉聲開口道。

他豈能不明白,六組的幾人心中有想法,畢竟他們與吳運兒之間,還是有著一些隔閡。

衛崢聽到這話,頓時肅然起敬,教官在他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哪怕此刻心中有半點的想法,也隨之煙消雲散,抬手向著前方之人敬禮。

如此同時,衛崢轉過身來,目光掃向六組的其他四人。

「你們幾個聽著,今後運兒小姐,就是我們六組的隊長,誰敢有任何異議立刻逐出六組。」衛崢面色嚴肅至極,聲音有如雷動傳進了幾人的耳中。

「是!」六組四人異口同聲,隨即轉身面相吳運兒抬手敬禮。

吳運兒此時面色仍舊有些發愣,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轉過頭來,望向前方巨石上的葉飛,臉上的表情變化不定。

她在吳家之時,幾乎沒有離開過家族,很少與外人交流,進入隱龍之後便是一直跟在葉飛身邊,哪裡懂得當什麼隊長。

葉飛目光沉靜,似乎看出了吳運兒心中的想法,向其露出一個肯定的眼神。

「運兒,你是六組之內,唯一一個化境宗師,他們如同吳家一樣需要你的守護。」

「這是我交給你的任務。」葉飛面色平靜,聲音中透著一絲淡然。

只是這句話傳到吳運兒的耳邊,彷彿是有著某種魔力一般,瞬間驅散了她眼中的迷茫之色。

自她進入隱龍以來,這是教官下達給她的第一個任務,吳運兒此刻的臉上露出堅韌之色,如似找到了人生目標一般,全身的真氣不自覺地擴散而出。

「運兒保證完成任務。」吳運兒神色堅定,抬頭望向葉飛開口回應道。

葉飛微微點頭,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這個小丫頭心中的那股衝勁他很是欣賞,此女對於武道一途的執著,不亞於任何人。

一旁的隱龍六組成員,此時儘管不敢說些什麼,但心中還是多少不免有些想法。

他們的實力不弱,而且經過這一個月來,更是信心大增,都身為基地大老爺們,靠一個小丫頭守護,但凡是人心中都會有些意見。

前方的巨石之上,葉飛此時也不再多言,基地大比就在今天,他昨晚就接到了通知,此刻該前往隱龍訓練場了。

看了前方几人一眼后,葉飛隨即站起身來,抬眼望向前方的凝氣陣。

一個月的集訓結束,這個陣法也是時候該撤除了。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身形一晃,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凝氣陣前,他全身靈力陡然凝聚,抬手一指點向眼前的陣法。

只見整個凝氣陣,此刻陡然一顫,隱藏在陣內的固陣法器,已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正當葉飛準備收回法器,同時撤銷陣法之時,他的背後叢林之中,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葉小子,等等,你想幹嘛?」隨著聲音的傳來,一位身穿灰色布衣,身材精瘦嘴邊留著山羊鬍的老者,已然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此人正是那呂良無疑,這老頭在現身之後,頓時擋在了葉飛的跟前。

「葉某的任教期限已到,此陣也該撤去了,呂良這是何意?」葉飛臉上故作疑惑之色,望著眼前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呂良聞言不禁瞪了葉飛一眼,他的意思眼前之人豈能不明白。

「留下此陣,什麼條件直說吧。」呂良深知葉飛的性格,此時也是不繞圈子,直接開口問道。

葉飛淡笑一聲,知他者不多,這呂良算其中一個。

此陣的玄妙之處,這老頭早有體會,他當然知道將其留在基地內,對於隱龍成員今後的訓練有著不少的幫助。

「此陣留下也可以,不過這固陣法器,你們得自己出。」葉飛開口的同時,掌中的靈力化作靈絲,將前方的五件法器纏繞。

隨即他的揮手之下,半空之中漂浮的法器,已然被其收入了儲物戒指內。

前方的凝氣陣,沒有固陣法器,山谷內的陣法屏障,頓時顯露在外,隱約有著要崩潰之意。

「老夫早就知道,想要你小子拿出法器,那比登天還難。」呂良瞥了葉飛一眼,隨即轉頭望向前方的凝氣陣,他也同樣是陣法大師,想要修復此陣不難。

幾乎是不假思索,呂良手中儲物戒指閃動,只見五道靈光閃過,五件法器從他的手中併發而出。

有了固陣法器的融入,原本即將散去的凝氣陣,很快又恢復如初。

「還有…」葉飛忽然轉過頭來,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古怪之色。

呂良聽到這話,猛然轉過頭來,忍不住吹了吹嘴邊的山羊鬍,死死地瞪著葉飛.

「老夫手中,沒有法器了,你小子想都別想。」呂良開口的同時,也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他被葉飛坑法器的次數確實不在少數。

葉飛面色一怔,臉上不禁露出苦笑,他看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我不要你的法器,將你的實力壓制到築基境,與運兒打一場。」

「這凝氣陣的控制權,今後也可以完全交給你。」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望著身旁之人低聲開口道。

前方的呂良聽到這話,也是不禁微微一愣,先是看了一眼前方的凝氣,隨即轉過頭來,將目光落在了後方不遠處,那個女孩的身上。

在感應道此女體內的氣息后,呂良很快明白了過來。

「這麼快就踏入化境了嗎,又想拿老夫練手,你小子真不怕這些小輩產生心理陰影啊。」呂良收回目光,隨即瞥了葉飛一眼,一臉沒好氣地開口道。

後方的吳運兒,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隨即緩步走了上來,抬手向著前方的呂良一抱拳。

經過這些天與六組的幾人一起訓練,吳運兒也聽說過前方這位老者的實力,不過既然教官發話,她自然不會有半點畏懼。

隱龍的六組的五人,在愣了半響之後,也是隨即反應過來,目光都是不約而同地落在了吳運兒身上。

呂良的實力,他們可謂是記憶優先,上一次在陣法之內,他們五人聯手,最後通過教官的幫助,才勉強讓此人爆發出一絲力量。

「教官,不如讓我們和隊長一起上吧。」衛崢此時走上前來,忍不住開口說道。

後方的六組眾人,此時都是紛紛點頭,集合他們幾人之力,在加上吳運兒應該有一戰之力。

「葉小子,看在凝氣陣的份上,老夫就再幫你一回,你讓這些小輩一起上吧。」呂良甩了甩手臂,一臉的無所謂之色。

以他的實力,對付這些小輩,確實不費吹灰之力,就算壓制了實力也不是一個化境宗師能夠動搖的。

葉飛掃了六組眾人一眼,他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最後轉頭望向前方的呂良輕輕搖了搖頭。

「不用,運兒一人足矣,她若是能夠破你的防禦,你就算輸如何?」葉飛微微一下,抬頭望著呂良低聲開口回應道。 對於有個先天強者來說,化境宗師的小輩,想要破其防禦,顯然是痴人說夢。

而且若是呂良沒有看錯,這個小女娃,是剛剛踏入化境不久,只是一個化境初期的小輩,與他之力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可以,老夫倒想看看,你小子哪裡來的這般自信。」呂良一口答應下來,目光中頓時多了幾分凌厲之色。

葉飛面色平靜如水,隨即轉頭望向吳運兒,向其微微點頭之後,他便是身形一晃退到了後方。

一旁六組的眾人,本還想要說些什麼,但見到教官退去,便是不再開口對眼,紛紛退到後方給二人讓開場地。

待葉飛等人退開之後,吳運用目光同時凝聚,全身罡氣爆發而出,一道藍光陡然閃現,藍凌劍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呂老,晚輩得罪了。」吳運兒說完之後,身形一躍而起,全身的氣勢可謂不俗。

前方的呂良,則始終都是一臉的隨意之色,見到半空之中那一劍斬來,呂良身形沒有與後退半步,似乎連體內的靈力,不懶得擴散而出,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吳運兒低喝一聲,全身真氣遠轉到極致,同時猛然一劍斬下,可謂是毫不留情。

凌厲的劍氣,有如破風一般,已然臨近了呂良的頭頂,後方六組微光的幾人,此時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緊張之色,目光一直聚焦在吳運兒的藍劍上。

劍鋒降至,呂良依舊紋絲不動,只是緩緩抬起頭來,望向前方攻來之人。

在眾人目光中之下,吳運兒斬下的藍劍,卻是在距離呂良半米處,被一股無形之力生生阻擋了下來,顯然無法在前進半分。

「小女娃,憑藉這樣的攻擊,還不足以破開築基境的防禦。」呂良撇了撇嘴邊的山羊鬍,緩緩開口說道。

他儘管壓制了體內的力量,但本身身為先天強者,就算強行壓制道築基境,其戰力也要遠超一般的築基境之人。

吳運兒綉眉微皺,在反應過來之後,身形迅速後退,很快與前方的老者拉開了距離。

「潛龍。」吳運兒輕喝一聲,沒有任何的猶豫,游龍劍訣施展而出。

她此時全身的真氣,早已運轉到至極,手中藍劍扭轉,隨即脫手而出融入了空氣之中,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前方的呂良,在看到這一式劍訣之後,眼中也是不敬閃過一道精光。

還沒等他多想,只見下一瞬那把藍色的長劍,居然詭異般地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直指呂良的眉心而去。

「這劍式…不簡單。」呂良不愧是先天強者,反應可謂是極快,只見他的手臂忽然一抬,運用兩根手指頭,很輕易地接下了藍劍。

如此同時,呂良身上的靈力,也是下意識地湧向出來。

「葉小子,此術可是出自你小子之手?」呂良接下藍劍之後,頓時轉過頭望向遠處的葉飛。

儘管這一式劍術,依舊沒有破開他的防禦,但呂良心中確實忍不住暗驚,以他的實力自然看得出,掌握了這一式,同等級境界之後可以說沒有敵手。

「正是,呂老頭,武道切磋,可容不得你分心。」葉飛沒有隱瞞,此時低聲開口笑道。

呂良聞言剛想要說些什麼,卻是目光陡然一凝,臉上瞬間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就在他方開口的同時,原本被他夾在手中的藍劍,已然消失了蹤影,前方不遠那女娃身上的氣息忽然陡變,一股極為銳利的氣息,頓時在此女的身上衝天而起。

「御龍式。」遠處傳來一聲輕喝,四周的空氣這一刻,彷彿都變得凝固了一般。

只見那吳運兒,雙眸之中如似帶著劍芒,那把藍凌劍不知何時,早已回到了她的手中,同時向著眼前的空氣一斬而去。

一道巨大的藍色劍芒,從劍尖內赫然斬出,隱約傳來陣陣的劍鳴之聲。

後方的葉飛嘴角泛起了淡笑,游龍劍訣得第二式之威,按照劍訣內的介紹,想要突破築基境的防禦並非難事。

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的呂良,此時眼睛忍不住瞪得老大,盯著半空之中劍影,內心不禁有些動容。

「此術很強。」呂良臉上的輕視之色,此刻已經消失殆盡。

眼見前方的藍色劍影即將臨近,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護體罡氣頓時爆發,再次抬起了手掌,一指點向了前方半空。

呂良此刻身上散發的氣息,可謂是極其強悍,空氣中不覺地多出了一股壓迫之感。

此刻一直圍觀的六組五人,此時眼中的震驚之色,一點都不溶於呂良,他們望向吳運兒的目光之中,隱約露出了陣陣複雜之色。

正如教官所說,吳運兒的實力,顯然已經超過了他們。

一旁的巨石之上,葉飛淡笑一聲,掃了身旁六組眾人的一眼,自然也是看出幾人眼中的複雜,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無論是在哪裡,強者為尊是不變的恆理,想要六組的這五人承認吳運兒是隊長,此刻這一戰是必須的。

「差不多了…呂老頭,你方才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超過築基境了。」葉飛目光一閃,身形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眾人前方。

他在說完之後,全身的靈力陡然凝聚,將半空之中的吳運兒包裹在內。

隨即掌中掐訣,抬手一揮之下,游龍劍訣地第二式劍影,此時隨即消失在空氣之中,二者要是真的碰撞在一起,吳運兒難免會受些內傷。

即是切磋,點到為止,而且基地大比就在眼前,這丫頭的力量不能消耗太多。

「葉小子,你老實告訴老夫,這套劍訣後面還有幾式?」呂良全身氣息收斂,同時站在了葉飛跟前,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光是第二式就這麼強悍,那第三式,第四式…

呂良有些難以想象,一個小小的化境宗師,為何能夠施展出如此威勢的劍訣。

「一共三式,不過以運兒的實力,施展出第二式已經是極限了。」葉飛淡笑一聲,對於眼前這個老頭,他沒有過多的隱瞞。

呂良聞言不禁深吸一口,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之後,他便是不再多問。

儘管他此刻對於葉飛如何掌握這麼多奇術,心中可謂是極其好奇,但呂良並非愚笨之輩,有些事情不能多問,如同武道切磋點到為止。

沉吟少許之後,呂良轉過頭來,目光落在了吳運兒身上。

「你是淮江吳家之人?」呂良臉上的表情,此時多了幾分認真之色,盯著吳運兒緩緩開口問道。

「前輩承讓了,晚輩吳運兒,吳家下一任家主。」吳運兒收起了藍劍,向著前方之人抬手開口回應道。

她方才的最後一擊,已經是爆發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最後雖然被教官阻止,但吳運兒知道就算真的施展出來,斬在這老者身上,怕也是破不了其防禦。

「你可願今後留在隱龍基地中,老夫可以親自指導你的修行。」呂良心中生出了愛才之意,眼前這個女孩的武道天資,他不會看不出。

此女踏入先天之境,怕也是只是時間問題,這樣的強者他豈能沒有拉攏之心。

「我…」吳運兒不禁一愣,留在此地修行還是沒什麼,但她更想呆在教官身邊。

呂良見狀隨即再次開口道:「等大比結束之後,老夫可親自人命你為隱龍總隊長,你淮江吳家老夫也可以助你守護,你覺得如何?」

隱龍總隊長,一位先天強者成為家族的守護,這可謂是極大的手筆。

連一旁的葉飛,此刻也是不免一愣,隨即轉過頭來,將目光落在了呂良身上,這老頭對於基地的發展之心,絲毫不屬於那位青龍總指揮。

吳運兒聽到這話,頓時再次有些不知所措,隨即轉過頭來望向自己的教官,臉上露出求助之色。

呂良見此情景,也是在同時把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他臉上平時那玩世不恭的神情,此時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此刻一臉的認真之色。

「葉小子,你葉家強者不少,這個女娃就讓給隱龍可好?」呂良盯著葉飛緩緩開口道,他知道想要吳運兒留在此地,還得此子發話才行。

「你隱龍基地,是真的沒人了么…」葉飛目光微閃,心中此時有了幾分猜測。

他離開淮江進入這個基地,總得算下來也差不多一個月了,除了呂良與青龍之外,確實沒有在見到先天強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