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雄目光一遍遍地看過去,看著看著,眼睛有些濕潤了。

從這些文字之中,幽冥的心路歷程躍於字上。

被無數人追殺,心力交瘁,終於來到這片星域。

她想給自己留下暗號,於是乎在腦海裡面想著辭彙。

楊心怡是自己第一任妻子,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得不接受。

慕容如音在她之前已經跟自己好上了,她也沒辦法。

於是乎,她罵自己花心,無恥,下流,渣男。

一種又愛又恨,想放下,又割捨不了,最後不得不選擇屈服跟自己在一起的心情,從字間顯露出來。

至於最後的什麼花生米,電視機,洗衣機之類,那是因為蟲洞太多,她無法想出那麼多,隨便起的。

如果他猜得不錯,剩下的字詞裡面,肯定有最重要的消息。

葉雄繼續看下去,果然,只見茫茫的蟲洞之中,兩個字若隱若現。

惡靈!

葉雄當初在地球的時候,給她起的名字。

就是這個蟲洞。

葉雄眼睛濕潤了,身體化成一道流光落到這個蟲洞面前,不假思索,一頭扎進。

(本章完) 穿過蟲洞之後,面前再次出現一片星空。

這片星空一顆星球都沒有,只有十幾蟲洞。

每個蟲洞跟前面他看過的一樣,上面都有咒文。

「天空,海洋,湖泊,小島,山川,山嶽……」

看著這些熟悉的名字,葉雄目光馬上就鎖定在小島兩字之上。

葉雄跟幽冥結緣,始於第三幻境,那個幻境就是小島。

可以說,葉雄跟幽冥真正建立起感情的,就是幻術之中的那個小島。

在那個小島之中,他第一見到幽冥的真容,被她的容易驚艷到了。

在那個小島,他跟幽冥之間發生了很多不能說的事情。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馬上就進入有『小島』字樣的蟲洞。

又一次出現在宇宙之中,只不過這次出現的宇宙,有一顆星球。

唯一一顆星球。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這顆星球之上,將靈識釋放出去。

頓時,整個星球都籠罩在他的靈識之下。

可惜,經過他查探,這星球是一顆死亡星球,沒有生命,連草木都沒有,到處都是石頭。

葉雄在周圍看了一遍,確定沒有任何東西之後,這才在周圍尋找起來。

幽冥既然在前面留下線索,肯定不會在這裡斷掉,這周圍沒有任何東西,她一定會在這顆星球上留下暗記,不然自己怎麼找她?

花了半個小時,葉雄終於在一片山壁顯眼之處,看到幽冥留下來的暗記。

跟隨著暗記,葉雄在一處小山腹,找到了一個小小的蟲洞,只容下一個人進去。

葉雄穿過蟲洞,身體一陣扭曲,當他的身體再一次出現的時候,面前突然出現一片連綿不絕的森林。

非常濃郁的靈氣撲鼻而來,目光所至之處,他看到很多光團。

這些光團體表光芒閃爍,化成各種動物狀。

小兔子,小老鼠,各種精靈狀。

仔細一看,他發現這些光團,居然全都是葯魂。

靈魂只有年份非常高的時候,才能形成靈魂。

凝聚成如此實質化葯魂的,至少得幾十萬年份。

看到葉雄進來,那些葯魂個個看著它,居然沒有一個害怕,說明它們沒有被人追殺過,不懂得什麼是害怕。

甚至還有一株人蔘狀的葯魂,悄悄地靠近,跳到面前,懸浮在他面前,奇怪地看著它。

葉雄伸出手,那株葯魂居然跳到它的手上,跳起了舞。

在它跳舞的時候,周圍那些葯魂也跟著跳起來舞蹈,後來越來越多,最後葉雄身邊布滿了光團,那模樣就像一個精靈世界一樣。

「這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太神奇了。」

葉雄哪怕見識過再多的世面,也不由得震驚起來。

那些靈藥全都是精靈,這簡直就是個仙境,是修士,做夢都想找到的地方。

這地方一眼望過去,望不到盡頭,比起自己的師尊的修羅境還要大,但是元氣比起修羅境不知道濃郁了多少倍,這裡簡直就是修真者的天堂。

「這裡是精靈之源,神典上記載的地方。」背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雄轉身一看,幽冥在十米之外,微笑地看著他。

一頭柔順飄蕩的雪發,白色連體長裙,袖口上綉著淡藍色的牡丹點綴,皮膚細潤如溫玉,櫻桃小嘴不點而赤,靈動的雙眸慧黠地轉動,帶著幾分高冷,又帶著幾分風情。

她依然那麼美,美得如此無瑕,如此不食人間煙火。

三十年沒見,她還是那麼光彩動人。

「親愛的,我終於找到你了。」

葉雄哈哈大笑,張開雙臂就走了過去。

他此刻只想將她好好摟在懷中,一解心中相思之苦。

「等一下。」幽冥連忙攔住他,說道:「把模樣變回來。」

她實在無法接受葉雄改容換骨成別的模樣,跟自己擁抱。

葉雄馬上將容貌改回來,繼續摟上去。

嬌軀入懷,那種熟悉的味道,讓葉雄有些迷醉。

正在他還在旖旎之間,幽冥突然將他推開,一臉嗔怒地盯著他。

「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什麼味道?」她問。

「什麼味道?」

葉雄被問得有些蒙,下一刻他暗想壞了。

他身上帶著向燕兒送給他的香囊,這香囊離得遠的時候是聞不出來的,只有靠近才聞得到。

幽冥鼻子那麼敏銳,怎麼可能聞不到。

「你是說這東西吧?」葉雄將從身上將香囊拿出來,故作淡定地說道:「這東西是我無意間在市場看到的,見味道不錯,就買了回來。」

幽冥一把將香囊奪過來,看了一下,揚眉瞪著他:「編,繼續編。」

「真是買的,這東西能提神,我犯困的時候,可以醒腦。」葉雄笑道。

「你怎麼解釋這個?」

幽冥將香囊對著他,指著上面的一個細小的字體。

看到這字體,葉雄的頭瞬間就變得老大。

向燕兒送他的時候他沒留意,現在才發現,這香囊的底下刺著一個小小的葉字。

做工很精美看起來,看得出來,向燕兒很用心。

但是,正是她的用心,把自己給坑了。

尼瑪,分別多年,好不容易見老婆,原本應該是乾柴遇到烈火才對,結果被這香囊給坑了。

葉雄此刻連死的心都有了。

「這個……」

葉雄腦海之中,瞬間轉了千百遍。

幽冥歪著頭,斜睨著他,那神態分明就是在說:編,繼續編,我看你編出什麼東西南北來。

葉雄正在攪盡腦汁想著借口,偏偏這時間,腦子靈光一閃。

靠,我又沒做虧心事,怕個毛啊!

若是鐵男送的,他還心虛,向燕兒送的,老子怕個毛。

「不編了,我攤牌了。」葉雄甩了甩半根手指長的頭皮,傲然道:「這香囊是一個妹紙送我的,他喜歡我,但是我不喜歡她……不對,我是有老婆的人,怎麼可能再跟別的女人有任何瓜葛,所以我當時就跟她說清楚,她說是以朋友身份送的,我覺得拒絕讓人家臉面上就過不去,所以就收了。」

幽冥目光炯炯地盯著他,一眨也不眨。

葉雄勇敢地迎視著她的目光。

無愧於心,就是這麼有自信。

還好這香囊不是鐵男送的,不然他還真不敢迎視她的眼神。

不過,以鐵男種鋼鐵性格,會送自己東西才見鬼了。

「你也知道,你老公就像那黑暗之中的瑩火蟲,去到哪裡都會發光。」

「實話跟你說,我飛升神界這三十年,遇到好多女人喜歡我,但是我一直都堅守著一個信念,那就是:我是一個已經結婚的男人,我的世界只有老婆跟宇宙,不會再有任何女人能進入我的心。」葉雄繼續拍著胸口道。

「別臭美了,噁心死了!」幽冥算是相信了,揮了揮手中的香囊,說道:「這東西沒收了。」

她實在無法承受,自己的男人身上帶著別的女人的東西。

「別說沒收,毀了都行。」

葉雄說著,嘻嘻地張開懷抱,又要抱過去。

剛才他還沒抱夠呢!

就在這時候,突然空間一陣顫動,打斷了他的動作。

「不好,有人在攻擊這顆星球。」幽冥臉色微變。

她還沒說完,葉雄已經化成一道流光,從蟲洞之中離開。

此刻,他很生氣。

打斷他跟老婆親熱,等於謀財害命。

雄哥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 秘境裡面發生震動,必然是外面被攻擊。

很多秘境,都有依附品的。

也可以說是掩體。

幽冥發現的這個秘境就有掩體,就是這個星球。

從蟲洞裡面出來,葉雄一眼就看到半空之中,懸浮著三道人影。

為首的正是先前跟他同盟的蒙福,他身邊跟著他的兒子蒙龍跟媳婦李鳳嬌。

此刻,蒙龍正在攻擊著這顆星球,星球上被轟出無數的大洞。

葉雄剛出來,幽冥也跟著出來,站在她身邊。

「玄冥魔女,你果然在。」蒙福哈哈大笑起來。

「爹,你看到沒有,我就說跟著他肯定會有收穫。」見葉雄出來,李鳳嬌得意地笑道。

「夫人,你是怎麼看出來,他跟玄冥魔女有關的?」蒙龍好奇地問。

「剛開始他想加入我們的時候,我就覺得他不對勁,你們想想,誰會無緣無故加入咱們,好處什麼都不談,幫咱們忙,那時候我就覺得他有問題。」

「看到咒文的時候,我一直在觀察他,發現他很激動,情緒有些難以抑制,我就更加懷疑了,所以在他悄悄穿過蟲洞的時候,一直在跟著他。然後她進入第二片星空,又毫不猶豫選擇小島,我就更加懷疑了。」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李鳳嬌非常得意,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夫人,你實在是太聰明了,我愛死你了。」蒙龍哈哈大笑起來。

「幹得不錯,等咱們抓住了玄冥魔女,得到懸賞,給你分一份大的。」蒙福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聽到他們的對話之後,幽冥看了葉雄一眼,罵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不警惕,被人跟蹤也不知道。」

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望著他們三個,葉雄目光頓時就凌厲起來,冷冷道:「你們知道,我為什麼不警惕嗎?」

「大意唄!」

「錯,因為在我眼裡,你們跟著就是送死!」

螻蟻一樣的存在,根本就不購成威脅,何必警惕。

聽到葉雄這樣說,幽冥不由得將目光落到他身上,問:「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以她的修為,看不穿對方的境界,她不知道是因為葉雄身上有可以掩蓋氣息的法寶,還是他的境界遠高於自己,讓她看不穿。

葉雄還沒回話,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蒙福道:「區區一名合體中期,也敢說如此大話,不知死活。龍兒,你跟嬌嬌纏住他,我先將玄冥魔女擒下,等抓住她,再對付他。」

「爹,你放心,這小子交給我們了。」

「我們不會讓他逃掉的。」

蒙龍跟李鳳嬌當下一左一右,將兩人包圍,防止他們逃走。

蒙福則站在中間,身上湧出合體後期的強大威壓,準備動手。

「你進階合體中期了?」

幽冥看著葉雄,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

也就二三十年,他這也太快了吧!

以她的猜測,葉雄飛升神界之後,至少也得上百年進階中期,這已經算快了。

自己無意之中,找到這個神典上傳說的秘境,在這裡面修鍊,好不容易才進階合體境界,原本以為追上了他,哪知道,這傢伙還是跑到自己前面了。

這個傢伙,怎麼就這麼逆天,自己追得也太辛苦了吧!

葉雄摸了鼻子,決定先裝個逼,畢竟如果說出真話,估計會嚇死他。

他知道,她一直都在嘗試著追上自己,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是合體後期,估計會很絕望。

「是的,我進過中階。」

「什麼進過中階,進階就是進階,加個過個什麼意思。」幽冥白他一眼,說道:「既然你進階中期,那這個老傢伙就交給你了,我對付那兩個合體中期。」

幽冥說著,就準備要動手。

「等一下。」葉雄攔住她,說道:「三個垃圾而已,怎麼勞老婆大人動手,讓我來便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