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鋒寒落下高空,氣得仰天怒吼一聲,眼神很是不甘。先不說那青冥石,僅僅是那頭地火莽牛也是他追殺了三天三夜的獵物,最終卻被秦天給搶走了,簡直令人惱火。

“嘿嘿,你放心好了,小爺我也沒打算放過你,三天之後,必取你狗命!”遠空中傳來秦天的聲音。

“三天?哼,本聖子即便給你三十年,你也只會是我的手下敗將!三天之後你若不現身,本聖子必將殺上問天宗……”葉鋒寒狠聲吼道。 靈藥谷外,秦天降下高空,將楚淺雪和花語放了出來。

“秦天,葉鋒寒身爲靈變境後階高手,而且身具問天聖地多種絕學,三天後你真的要與他對決嗎?”楚淺雪關切的道。

“不錯。”秦天淡然笑道,“葉鋒寒是個不錯的對手,而且我搶了他的地火莽牛,他也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我倆遲早會有一戰。”

花語眨了眨妙目,擔憂的道:“可是三天的時間也太短了吧,你又怎能——”

“你們不必爲我擔心,三天足夠改變很多事情了。”

秦天自信一笑,取出一個乾坤袋塞進楚淺雪的小手中,叮囑道,“裏面的東西見不得光,不要讓外人瞧見。”

“什麼東西呀?”楚淺雪愣了一下。

秦天沒有多說,轉身踏上戰車,漸漸飛向遠空。

直到秦天消失,楚淺雪才帶着一臉的古怪,將乾坤袋打上精神印記,仔細探查起來。

下一刻,她臉色突然一僵,一雙美目瞪得溜圓,眸子中滿是震驚與意外。

“大小姐,秦天那傢伙神神祕祕的,到底給了你什麼好東西啊?”花語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是——說不得!我們趕緊回去!”

楚淺雪欲言又止,小心的看了看左右,快步走向了靈藥谷內。

秦天給她的乾坤袋中,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一個七彩丹瓶,裏面裝着一枚通天丹。

通天丹,是連巔峯強者都十分在意的東西,它能將一名天才,在極短的時間內造就成一名強者,其價值根本無法用元晶來衡量,的確是見不得光的東西。

即便是從小見慣了各種靈丹妙藥的楚淺雪,此刻也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

“秦天他竟然給了我一枚通天丹,莫非他自己不用——不對,林小可……”

以楚淺雪的心智,在一瞬間便想明白了通天丹的來路,心中對秦天好氣又好笑,同時也有着絲絲甜蜜……

……

一條不起眼的小河中,天龍殿化作一枚普通的青銅戒指墜進河底的淤泥深處,逐漸消失無蹤。

秦天坐在天龍寶座上,略作調息,毫不猶豫的取出一枚金光燦燦的丹藥,仰首吞了下去。

轟!

丹藥化開,化成一股磅礴的元氣洪流肆虐在體內。

天隕丹,靈罡境大圓滿武者衝擊靈變境的必備靈丹,可增加五成的成功率。

這一枚丹藥能夠在拍賣會上拍出三千萬元晶以上的高價,足以令任何靈罡境高手爲之瘋狂。

秦天運轉鐵象功心法,全身經脈瘋狂運轉,將這股元氣洪流漸漸煉化吸收。

僅僅半個時辰不到,所有的元氣便被他煉化完畢,隨之,天隕丹的丹核中卻化作了一股藍色的氣流,分別涌向秦天的鐵象靈府。

這一刻,秦天雙目緊閉,神色出奇的凝重,若仔細看,便會發現他的額頭已經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體內的藍色氣流中蘊含着一股濃郁的死亡氣息。

這股氣息,足以毀滅靈變境之下的任何一種戰靈,但死亡氣息深處,卻又蘊含着一絲絲滋養神魂的生機,死氣與生機共存,十分神妙。

天隕丹的作用便是令戰靈發生涅槃,先是由生而死,然後由死至生。

涅槃成功的戰靈將會晉入靈變境,吞吐的元力也將上升一個品階,比之靈罡境不可同日而語。

最重要的是,戰靈涅槃之後將會擁有強大的生命力,甚至可成爲主體的第二魂魄。

當主體意外隕落後,戰靈有一定的機率保留記憶,奪舍重生。

所以對於高階武者來說,每一個戰靈都相當於多了一次活命的機會,儘管這個機會並不大。

此時此刻,秦天的心神緊緊的關注着那股藍色氣流進入自己的靈府,一顆心暗暗提了起來。

天隕丹並不能保證武者順利進階,這個過程充滿了兇險。

最大的兇險便是,戰靈很有可能在死亡之後無法復活,那將導致武者一身修爲盡廢,只能從頭練起。

秦天雖然有三個戰靈,但若鐵象功盡廢,他的實力也必將大減,恐怕短時間內再也無望與同輩中人爭雄,由不得他不緊張。

在死亡氣息的侵蝕下,靈府中的紫色魔象拼命的掙扎與反抗,卻難以抵禦死氣,最終轟然倒地,逐漸消散開來,化作一個紫色的元力池塘,平靜了下去。

“啊——好疼!”

鐵象戰靈死亡的瞬間,秦天只感到腦袋彷彿針扎一般生疼,幾乎疼得昏死過去。

他雙手抱頭,在地上翻滾起來,卻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同時滿心期盼的關注着靈府中的紫色池塘。

一刻鐘過去了,紫色池塘毫無動靜。

一個時辰過去了,池塘依然毫無動靜,鐵象戰靈絲毫沒有復活的跡象。

痛疼逐漸消失,秦天坐直身子,抹了把嘴角的血水,卻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一整天很快過去了,秦天看着那平靜如初的靈府,不禁大爲焦急,幾乎要變成了惹禍上的螞蟻。

“該死的!不會這麼坑爹吧!這是要玩死小爺麼?”

沒有戰靈的支撐,元力不但會慢慢消散,而且再也無法施展戰技。

此刻的秦天,實力十分的弱小,僅靠靈犀戰靈,他恐怕連一位靈元境武者都打不過,隨便一位靈罡境高手就能虐得他滿地找牙。

從一位戰鬥天才,墜落成一根武道廢柴,秦天想想就頭皮發麻,簡直無法接受。

就在這時,秦天的耳畔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女聲:

“秦天!若想戰靈復生,不但需要天隕丹的生之力,也需要你本身戰意的召喚!

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若是等天隕丹的生之力消耗殆盡,你將會徹底失去機會!”

“水兒?”


秦天心中一動,瞬間聽出是水兒的聲音,不過,他卻無暇他顧。

對於水兒的話,他深信不疑,便不再耽擱時間,連忙釋放開氣勢,渾身戰意磅礴。

這一刻,秦天假想自己再次面對葉鋒寒,準備全力以赴,放手一搏。

他衣衫鼓盪,長髮無風自動,一股狂猛霸道、不可一世的氣勢油然而生。

突然間,秦天驚喜的發現,靈府中的紫色池塘表面,起了一絲輕微的漣漪。

不過,離着戰靈復甦還有不小的距離。

再接再厲!

秦天不敢有絲毫放鬆,身上的戰意越來越盛,而紫色池塘中也漸漸起了一絲絲波瀾。

一個時辰過去了。

終於,一頭紫色的水晶小象從池塘中站了起來。

隨着一陣昂蒼咆哮,小象身下的元力池水漸漸化成了漫天的紫氣,沒入它的身軀,令它飛速的壯大起來……

吼!

秦天猛地睜開雙目,忍不住發出一聲仰天長嘯!

這一刻,他身上的氣勢迅猛攀升,只感到自己體內彷彿真的有一頭遠古魔象是茁壯成長,漸漸力拔山河,爆體欲出。

“這就是靈變境的力量?果然比靈罡境更加凝練,品質遠勝罡氣!太強大了!”

秦天目光爆射,隨意轟出一拳,一股兇猛的拳風頓時在十米外炸開,令虛空生起一陣陣漣漪,威力十分驚人。

與此同時,他隱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發生了一絲奇妙的蛻變,與以前已經大不相同。


“是壽命!我的壽命似乎增加了許多!”

對於武者來說,靈變境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靈變境以下的武者,儘管實力遠超凡人,但壽元並不比凡人長久。

哪怕是靈罡境大圓滿強者,也至多能活到一百二十歲左右。

但靈變境高手,卻能憑空增長二百年壽元,如果中途不隕落,活到三百歲沒有半點問題。

秦天欣喜不已,他大笑着走下了寶座,快速的熟悉着暴漲的實力。

從今往後,他與靈武大陸上的絕頂翹楚,再也不存在跨越大境界的差距。

如果再遇到雪無痕、葉鋒寒、林小可、寧夜之流,他大可正面一戰。

至於楚玉軒,他已經可以完全不放在眼裏了,見之可隨意碾壓。

突然,秦天臉上的笑容一僵,呆在了原地,臉上漸漸露出古怪的神色。

轟!


腦海中,彷彿有一扇沉重的大門正在緩緩敞開,他甚至嗅到了一絲來自遠古洪荒的蒼涼氣息。

“嗯?怎麼回事!”

“是古傘——古傘空間中,那扇大門敞開了!”

秦天呆愣了一霎,很快便找到了遠古氣息的源頭,竟然是來自古傘空間中那扇大門之後。

古傘空間中,原本矗立着一面巨大的石碑,和一尊高達百米的門戶。

那面石碑上記載着《幽冥天經》,卻早已粉碎,化作了糜粉。

而今天,那面一直處於關閉狀態的大門竟然敞開了,展現在秦天面前的,是門後一個滄桑、荒蕪、神祕的不爲人知的世界。

透過大門,秦天只能隱約看到黑暗中那荒蕪的大山,和支離破碎的星河穹頂。

與此同時,秦天的腦海中也多了一段信息,令秦天欣喜若狂。

繼古傘的靈隱和防禦妙用之後,他終於迎來了古傘的第三個神通——無天領域。

無天領域:踏入領域之中的任何人,都將降至與古傘主人同等境界;境界低於古傘主人者,則不受任何影響。

“我擦!這是要逆天麼?”

秦天差點傻掉了,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有了無天領域,小爺是不是可以叫板巔峯強者了? 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