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川只是笑了笑道:「那還真的是很能吃啊……」

「哎,老闆只說一句,無論吃到什麼時候都要讓他們吃到底,這個就是他們豐味居的規矩,吃完飯收錢!」小廝鬱悶道。

葉川笑了笑,這白墨和白狼哪裡有錢啊?尤其是白墨,這貨估計肯定是他篡慫著白狼過來吃的,到時候恐怕應該也是不給錢直接就走人了。

雖然他們不走人沒有人攔得住,可是這個時候他也不想這白墨和白狼暴露了他們的真實實力吧?

小廝帶著葉川等人走了進去,看著白狼和白墨的時候,葉川輕微的咳嗽了一聲。

一聽到葉川咳嗽的聲音,白墨和白狼兩個人都是一怔,不過卻沒有朝著葉川看,眾人也不以為意。

之前來到這邊的時候葉川和白狼和白墨就商量好了,到時候他們必須要來這麼一出。

白墨故意看了看紫凝笑著道:「喲呵,白狼,你快看,這位美女長的很不錯啊……」

白狼有些鬱悶的看了看白墨,這廝到了這個酒樓就一直開始狂吃,彷彿多少年沒有吃過東西一般,不過這裡面的東西的確是非常的好吃。

雖然他們現在吃不吃都已經是沒有所謂的了,不過吃到如此香甜可口的飯菜,他們的心中還是非常的開心的。

但是後來看著白墨一直吃個不停,白狼也就鬱悶了,也不能這麼一直吃吧?


不過他們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白墨和白狼的身上都是沒有帶星元石,霸王餐?

白墨和白狼不是沒有想過,他們兩個人要走的話,恐怕絕對不會有人攔得住的。

可是那樣怎麼和葉川演戲呢?不過白墨倒是一點都不擔心,要是真的這樣的話,到時候就讓白狼去找葉川得了。

反正葉川有的是星元石,這一點他倒是知道的非常的清楚。

「還真的是不錯,哥,要不然我去追她吧?」白狼始終沒有說出什麼調戲的話。

紫凝在一旁看著這兩個人調戲自己,不過這兩個人看上去倒不會調戲人,更像是誇獎。

葉川的心中一陣的憋悶,葉川沉聲道:「兩位兄弟有些過分了吧?」

「過分又怎麼滴?爺們有的是星元石……」白墨特地提了一下星元石,「要是這娘們願意跟著我們的話,你要多少星元石開口一句話的事情!」

「哼,簡直就是不知所謂……」徐剛和孫成兩個人沉聲道,一旁的孫成道:「這種人你不教訓他們一下,他們都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嘿,我們兄弟兩個行走江湖,還真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白墨沉聲道,一旁的白狼也是冷笑道:「哥,甭跟他們廢話了,直接搶了得了……」

這個時候還是白狼來的直接,竟然直接用搶的了。

「慢著……小弟……」白墨突然沉聲道,然後仔細的看了看葉川,他沉聲道:「你還記得咱們來天武城的路上受傷的時候,好像就是這個人給了我們一瓶丹藥……」

「咦,大哥,你不說我還真的忘記了,這個應該就是恩公啊,當時他還說他去天武城來著,恩公,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在天武城啊……」白狼有些激動的說道。

白墨沉聲道:「恩公,請受我們兄弟兩個一拜,從今以後恩公就是我們的大哥……」

葉川心中那個鬱悶啊,這麼狗血的劇情到底是誰想起來的啊?這根本就是無厘頭嘛!

原本是準備跟他們製造出一場矛盾的,不過現在看來這矛盾是製造不出來了,卻製造出來一個狗血劇情出來了。

反正葉川現在是強忍著要吐的感覺,一旁的白墨偷偷瞟了一眼葉川,還有些自鳴得意的感覺。

葉川沉聲道:「你們是雷鳴城外面受傷的那兩個白家兄弟?」

「正是啊,恩公,沒有想到你還記得我們呢啊?」白墨和白狼兩個人幾乎同時說道。

葉川笑了笑道:「倒是沒有什麼印象了,沒有想到竟然在這邊又遇到你們了呢!」


眾人都是有些讚許的看著葉川,他們感覺葉川這人實在是太過牛叉了,隨隨便便出來一下竟然就能夠遇到救過的人。

如果他們知道了真正的原因的話,恐怕還真的是要狂吐血了呢。

不過現在又能夠怎麼著呢?就算是吐血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現在的他們已經是開始慢慢的融入一體了。

「恩公,你們過來吃飯啊?這樣吧,你們的飯我請了,到時候我敬恩公一杯!」白墨有些感人的說道,倒是沒有讓人懷疑。

葉川笑著道「呵呵,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啊……」

白墨哈哈一笑道:「應該的,那是應該的,恩公請……」 異變突起,就在靜靜的眼睛掃過去的瞬間,她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一雙大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異。

地底傳來隆隆的聲響,間或夾雜着矩器瘋狂的大笑,地面上面一道裂縫不停的被擴大着,一道道的金光透過裂縫投射出來,一隻看上去或許有些纖細,或許有些瘦弱的手臂從裂縫處伸了出來,蘇晴的腦袋探了出來,一臉的嬉皮笑臉。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狀況呢?”

說着,忽然腦袋一轉,又一個蘇晴的腦袋轉過來冷着臉說到,

“靜靜?摩羅,你對刑靜做了什麼?”

話音剛落,衆人倒吸了一口氣,有一個蘇晴的腦袋轉過頭來喝到,

“跟他們囉嗦什麼,找找怎麼上第五層,然後出去。”

這時蘇晴的整個身體都躍了出來,靜靜摩羅跟心玄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眼前的蘇晴,樣子分明還是蘇晴,可,可這樣子也太嚇人了吧,三個腦袋,六條胳膊,這,這分明就是哪吒最擅長的三頭六臂啊!


“你,你……”靜靜一時間也被駭得說不出話來了,“三頭六臂,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這是仙人的手段,這,這是傳說的法術,蘇晴,蘇晴你怎麼可能會!”

“很奇怪麼?” 木葉之大娛樂家 ,歪着腦袋看了眼自己,“靜靜,你是靜靜?可是,爲什麼那麼奇怪,你身上分明有靜靜的味道,可是爲什麼感覺不像是靜靜?靜靜是不會對那樣子對我的,難道?你就是心玄他們所說的幻境?靜靜呢?她也進來了麼?刑靜,對了,刑靜。”

蘇晴想起了什麼,一轉頭看過去,摩羅立在刑靜的身前看到蘇晴轉過頭來的時候,身上的黃袍袈裟一揚,下一個瞬間他就出現在了靜靜的身邊,蘇晴邁開大步往刑靜的方向走了過去。

“如何?”

“危險。”摩羅淡淡的迴應到,靜靜當即默然了。

摩羅的瞳術更多的是傾向預言系的,他看到的更多是透過冥河看到的未來的分支,如果他說危險的話,那隻能說明,現在的蘇晴真的很危險。

“咦,怎麼好了?”一個蘇晴抱起刑靜,忽然驚訝的喊了一聲,邊上另外兩個蘇晴同時轉過腦袋過來斜着眼睛看了看刑靜,其中那個冷臉的蘇晴不耐煩的說到,

“好了?好了就好了,這些人怎麼處理?殺光麼?殺了他們好去找出路,我已經不耐煩呆在這裏了,這個該死的地方,我可以感覺得到我的力量在不停的流失,趙雲,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就沒感覺麼?”

“嗯。”那個看上去冷靜的許多的蘇晴嗯了一聲,似乎在思考什麼一般,“的確,這塊大地有問題,雖然樂毅已經在隔絕我們跟地面的關係了,不過我可以感覺得到,我們散發在空氣當中的力量已經吸收不回來了,尤其是五行系的,似乎特別的敏感。”

“那麼?殺了他們?然後我們走?”冷臉蘇晴手中赫然擎着一把白起用過模樣的長劍猙獰的看着對面的三人,看他那神色分明就已經把三人看成了案板上的魚肉,只等他去宰割了。

“那個和尚該殺,和尚不剃光頭,不講本分,剛纔居然還敢調戲蘇晴的老婆,該死;那個女的也該死,叫什麼靜靜是吧?居然敢對蘇晴下狠手,孃的,老子差點也跟着被拖累而死,也該死!嗯,剩下那個心玄是吧?剛纔沒幹掉你,現在也一樣,嘿嘿,趙雲,蘇晴,你們兩個可不許跟我搶,看老子一個人怎麼一挑三給你們看,老子的上將軍可是一刀一槍的打下來的。”

“白起!”抱着刑靜的那個蘇晴喝了一聲,也不知爲何,白起的腦袋就垂拉了下來,他在邊上無可奈何的搖晃着腦袋,

“不殺?兩個,我殺兩個行不?要不給我一個過過癮也好,他們那樣欺負你,你還是個男人不是?殺一個成不?大不了,放點血過過癮成不?”

白起幾乎是在哀求了,蘇晴跟趙雲腦袋碰了下腦袋後,蘇晴抱起刑靜緩緩的向三人走了過去,心玄穩穩的站在靜靜跟摩羅的身後,三人的臉色都有點怪異的感覺,隨着蘇晴的一步一步的畢竟,摩羅忽然反應過來,不知何時,自己的呼吸居然跟着蘇晴那不徐不疾的腳步運轉着,蘇晴忽然一停,一股噁心的感覺幾乎要噴胸而出,他搖晃了下身體才終於忍住了體內那翻轉的氣息,轉過頭去,靜靜跟心玄的臉色也是尤其的蒼白。

“你。”

出乎意料的是,靜靜跟蘇晴不約而同的開口又停頓住了,正中央抱着刑靜的蘇晴苦笑了一聲,

“靜靜?我不想跟你們打,不管你是哪個靜靜,我只想問你,這裏是第四層?那第四層的陣眼呢?要如何才能上第五層去?”

“陣眼?我該說什麼好呢?你剛纔存身的那根青木就是了,可是你能告訴我,爲什麼它會那麼害怕你麼?明明已經把你吞進去了,居然又把你吐出來。”

“那個就是陣眼?”左右兩邊的白起跟趙雲同時一拍腦袋,

“那就難怪了,木克水,火克木,肯定是聞到老三的味道然後才把蘇晴吞下去的,不過肯定又是聞到我的味道才害怕了,也難怪,誰讓老三的味道比我要濃重,他在蘇晴體內待的時間比我長多了。”

“也幸虧是那根青木,否則的話,蘇晴早就被悶死了,算起來,它也算是蘇晴的救命恩人呢。”

“既然如此,那隻好放過它了。”蘇晴臉色一黯,低沉的對靜靜說到,

“能告訴我,怎麼出去麼?要不,告訴我,怎麼上第五層?”

靜靜沒有說話,心玄跟摩羅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鎮定住自己的心神,眼前的蘇晴的眼神還是那樣的乾淨,一如她最早認識的那個小男孩一般,可是,她已經變了,他還能一樣麼?他還會是那個蘇晴麼?

“要出去,現在已經不可能了,萬鬼心火共六層,下三層是爲了鎮基而設置的法陣,分別爲土厚重,水凝聚,火烘烤,三層之上,是木靈幻,至於金系,按照常理而言應該是第五層,可是問題是除了我跟咿妖到過第四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上過再高的地方了,那次,還是我拼了姓名把咿妖送出來的。”

“不是說萬鬼心火裏面除了自己之外,見到的都是幻境麼?”

蘇晴忽然想起什麼不解的問到,對面的靜靜忽然悽慘的笑了笑,“那是我修改的,當日身死,我用所有的力量扭轉了開啓第五層的閥門,我也不知道能夠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不過後來看來,我的魂魄居然因爲那一轉凝聚不散,直接越過兩難生死門進入輪迴,也算是緣法吧。”

“在兩難生死門的附近麼?”蘇晴居然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目光落在了遠處的矩器的身上,不知爲何,靜靜忽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對面的蘇晴互相交流了一下,白起吆喝一聲興奮的叫到,

“原來如此,只要幹掉那老頭子就可以了,老三,這下子你可不能攔着不讓我動手了吧。”

巨星來襲:吳亦凡太霸道 不行,你們不許對他下手!”

蘇晴一晃,繞過了靜靜三人,靜靜當即反應過來,驚恐的大喊到,

“住手,你不能對他動手,你更不能殺了他。”

“爲何?”蘇晴停住了腳步,三個腦袋中倒有兩個轉過來看着她。

“你殺了他,這個世界就會崩潰的,這個法寶本來就是鬼門的人從冥界祈過來的法器,法器的唯一作用就是不停的消散他的功力然後反供給萬鬼心火本身,你難道就沒有感覺到你自己的元力在不停的發散掉麼?所謂的考驗也不過是之後纔想起了的運用法寶的另一種功能而已,冥界之所以一直沒有收回法寶就是因爲他還沒死,只要他一日不死,這個法器就一日不會停止運轉,一旦你殺了他,這個虛擬的世界就會馬上崩潰,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裏。”

“所有人?”蘇晴的身體忽然一震,整個人轉過身來,“你是說?這裏除了我們,還有其他的人存在?”

“沒錯!有三成的人在第一層,剩下七成的人在第二層,雖然被你破去兩層的陣眼,不過只要這人不死,萬鬼心火就不會停止運轉,就算陣眼微弱,也有辦法依靠本能製造出幻境來消耗來人的元力反向供給給萬鬼心火,你跟他們不一樣,你雖然本體的能量很弱,但是實際上你體內的能量之龐大比起萬鬼心火的本體來也是絲毫不遜色,或者說,你本身就是一個活動的萬鬼心火,所以你每次出現纔會引發出最強的陣眼。”

說着,靜靜低低的加了一句:“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你會變得這麼奇怪,奇怪的強大,我更從來沒有見過五行系的元力可以同時運用的人,能夠同時運轉兩種五行元力的人不是沒有,但是隻有相生輔助,像你那樣水火同源的人,一出生就會因爲水火相沖而死了,爲何你可以活到現在?”

“那,如果不殺他,可以到達第五層麼?”蘇晴沒有回答靜靜的那個問題,只是低沉的問道,整個人似乎很疲憊一般。

“我不想,不想再待在這裏了,我好累,好累。”蘇晴看了眼懷中的刑靜,心裏忽然一股酸酸的感覺,“你已經好了麼?刑靜?刑老師,真是對不起啊!等你醒後,我一定不會再讓你收到這樣的傷害。”

“有,如果他自願的話,如果你可以說服他的話,在他的腳下有一個閥門,那是進入第五層的開關,只要他願意,你就可以接觸到那個開關然後開啓通往第五層的大門,不過,那樣的話,萬鬼心火吸取他的力量會隨着那個閥門的打開而加大力度,如果完全的打開閥門的話,那就意味着萬鬼心火吸取他體內的能量在瞬間會加大一百倍,極有可能會讓他因爲極度的痛苦然後直接痛死,痛死的結果就是我們全部完蛋!”

“是麼?”蘇晴沉默住了,他深深的看着裂開的地面裏面的矩器,臉上是說不出的憂傷。

“你們不也打算開啓第五層?你們就不擔心萬鬼心火崩潰?”

蘇晴揹着身子忽然開口問到,靜靜一愣,許久,才低低的說到,

“我們不會,我的虛瞳可以看到閥門的存在,玄瞳可以護住他瞬間不讓他吸取能量的速度加快,至於無瞳則可以透過冥河查看到未來的瞬間我們究竟要打開多大的閥門正好可以通過的同時不讓他死去。”

“哦,是麼?難怪,瞳術者果然是強大的存在呢!”

蘇晴不帶感情的說了一聲,擡頭俯視着下方一隻眼睛死死的盯着蘇晴看的矩器,

“我們又見面了啊!”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吧,我承認,我很不厚道,是在蓄意灌水,其實我是想說,本書在十七K獨家發佈,如果是看外站鏈接的兄弟認爲寫得還可以的話,那就來支持下吧,寒很感激的,也不需要什麼鮮花,多個點擊,我就很開心了。真的很謝謝。鏈接:17k.com/book/36257.html read336;

白墨哪裡有星元石,不過葉川倒也沒有太過戲弄他,直接偷偷給了白墨一個儲物戒指,那個裡面還有剩下的四點五億星元石。

足以讓白墨擺闊了,白墨心中很是開心,之前的擔憂一掃而空。

小廝看到了這樣的變化,更是有些鬱悶異常,原本還在背後說人家什麼,沒有想到轉頭別人就認識了。

拋弃腹黑總裁 ,基本上都是認識的。

不過就算是認識又怎麼樣?任何時候都是要講就實力的,沒有實力說什麼再多的話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