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小鸞立刻提著裙子小跑的向後院跑去了,在後院堂屋內她沒有看到二姐,卻只見到一名穿著西洋裙子的外國女子坐在堂屋內,這名女子頭上戴的帽子上還插著一隻極為美麗的鳥羽。她正想著,二姐怎麼還帶著一名客人回來時,這名正對著內室就坐的女子,聽到腳步聲后卻轉過了頭來。

「二姐你怎麼打扮成這副模樣了?」葉小鸞站在庭院的台階下,用手蓋住小嘴驚訝的看著回頭的外國女子說道。她以為的外國女子,卻正是她從前文靜賢淑的二姐。

24歲的葉小紈看到妹妹后立刻站了起來,興沖沖的從堂屋跑了出來,給了葉小鸞一個大大的擁抱,「好妹妹,2年沒見了,有沒有想過姐姐啊。」

突然變得開朗活潑的二姐,讓葉小鸞有些反應不過來,她下意識的拍了拍姐姐的背部說道:「二姐輕一些,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兩姐妹正在打鬧的時候,母親也從內室里走了出來。葉小鸞這才發覺,自己的母親也換上了和二姐一般的西洋裙子。雖然兩人是母女,但是穿著這身沒有表示身份等級的西洋裙子,兩人倒更像是一對姐妹了。

更著力於顯示女性身材的西洋裙子,倒是讓成熟而風韻猶存的母親沈宜修顯得更有肉感了,葉小鸞頓時有些害羞的移開了自己的目光。

不過葉小紈卻沒有放過她,她抱著妹妹的腰部說道:「我還給你留了一件,一會你也換上,給父親一個意外的驚喜。這可是濟州島現在最為流行的款式,裙子下面是鯨鬚製成的襯墊,走動的時候一點也不重…」

葉小鸞立刻漲紅了臉說道:「不,不,我可穿不了這個…」

葉小紈突然重重的摟了她一下,才若有所思的說道:「果然有些不合適,沒想到兩年不到,你已經發育的這麼好了…」

葉小鸞頓時拍了下姐姐的手,從她懷裡逃了出來,躲在了母親身後,扯著她的裙子說道:「母親,你快管管姐姐,看她嫁人之後都變什麼樣了…」

沈宜修一手護著自己的裙子,一手抓著頭上的帽子,寵溺的看著二女兒說道:「我現在可不敢管她了,要是傷著了我的外孫該怎麼辦。」

葉小鸞從母親身後悄悄的探出了頭,兩隻眼睛眨啊眨的,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二姐的肚子說道:「姐姐有寶寶了,是男的還是女的?」

沈宜修輕輕的敲了敲她的腦袋說道:「這才三個多月,能看出什麼來。你姐夫擔心濟州島沒人照顧她,這才將她送回來的。你可千萬別惹你二姐生氣,否則你姐夫非找你算賬不可。」

葉小鸞下意識的朝二姐看去,發覺剛剛還在發瘋的二姐,現在卻抱著肚子做一臉嬌羞的模樣,實在是太讓人可氣了。不過看著姐姐臉上不時流露出的甜蜜,顯然她和姐夫相處的還是不錯的。此時正是京城春暖花開的季節,聞著風中吹來的淡淡花香,葉小鸞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真是美好,這可比她們跟隨父親上京之前的日子,更讓人活的真實。 綜漫之我是虛 諾斯頓裏利修 了一個蛋糕店,說 “原來g想帶我來吃蛋糕啊,不錯不錯,正好 雁峯 網?蘇雪聞言挑了挑眉,作手下的還不知道ss喜歡吃什麼?喂喂,戲演得太過了吧。。。但是還是沒有拆穿,笑着說:“好啊,我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那個。”g又叫住她,“我剛剛看到了一個熟人,能不能去和他打個招呼,畢竟是非常好的朋友。。。”

“當然,是非常好的朋友啊~”蘇雪頭也不回地回答,繼續裝作看蛋糕的樣子。

“那麼,待會兒我回來接你,請不要亂跑。”g扔下一句話匆匆地離開了蛋糕店,蘇雪隨手指了一個做工精緻的藍莓蛋糕盒一些小小的馬卡龍,等服務員用盒子裝好後,纔不緊不慢地跟上去,當然,g走之前還是給了蘇雪一些錢,要不然她絕對出不了這個門。。。

g出了蛋糕店後,立刻找到了地面上嵌着子彈地洞,預測了一下射地點,爬上了一棟房子的房頂,在房檐上,一枚彈殼靜靜地躺在上,g用餘光掃到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人拉着帽子左手提着一個小提琴盒正拐進一條陰暗的小巷。

鎖定目標後 浴佛節這一日,左都御史李夔龍邀請楊所修、楊維垣兩人前去憫忠寺敬香結緣,拜完佛之後三人便去憫忠寺最為出名的海棠園遊玩了起來。

和那些平民百姓的待遇不同,像李夔龍這樣的官員來拜佛,一向都會有主持和知客前來接待,並請到後院雅舍奉茶清談一番。

不過今日李夔龍顯然不是來聽主持清談的,在他的婉拒之下,對方便很知趣的離開了,只讓知客帶著三人前往了海棠園內的一座幽靜小亭,並讓沙彌送來了清茶素點,讓他們可以在此自在的談話。

此時正是海棠花開的時節,這座小亭四周的七、八株海棠樹更是有著數百年的歷史了,滿樹的海棠花色彩繽紛,比之周邊的海棠樹又更是艷麗了幾分。

自唐代開始,海棠花便是文人雅士的喜好之物,每年海棠花開時,不賦詩一首,也就難以被稱為讀書人了。不過今日李夔龍三人顯然不是來觀花賦詩的,他們不過是借著這個地方談話而已。

只不過這場談話對於楊所修、楊維垣兩人來說,絕不是什麼愉快的交談。聽完了李夔龍對兩人的暗示之後,性情有些急躁的楊維垣頓時忍不住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盞說道:「可我們也是為了內務府辦的差事,怎麼現在卻要讓我們承擔所有的責任?陛…那個是不是也太無情了些。」

膽子較小的楊所修一邊擦著額頭上冒出的汗珠,一邊從旁附和著說道:「是啊,是啊。我們退賠全額,不,再加一倍也行。這辦理鹽務改革的,誰沒拿過好處啊,為何要單單抓住我們兩人不放…」

李夔龍聽了頓時就有些不樂意了,他耷拉著臉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內務府可是照足了規矩給了錢的,這派往各處鹽場改革的,怎麼就你們兩人留下這麼多破綻給別人抓小辮子?陛下讓你們辦事,你們就這麼辦的差事?老實說,要是沒有陛下替你們從中遮掩,你們現在這事是退賠賄賂就能了的事嗎?」

聽到李夔龍在他們兩人面前打著官腔說話,楊維垣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當初他們三人的地位也是差相彷彿,只不過崇禎登基時,他們兩人想要觀望一下風向,沒能同李夔龍一樣乾淨利落的投靠崇禎,這一步錯就成了步步錯。到了現在,三人的地位便有了天差地別一般的區別。

似乎聞到了兩人之間的火藥味,楊所修立刻出聲打著圓場道:「我們當初做的事也算是周詳了,可架不住有內鬼通風報信啊。誰知道司法學院出來的學生居然會是惠世揚和倪元璐的人,他們這是擺明了公報私仇,想要為當年的東林黨人翻案啊。

揚虞,我們兩人不過是他們投石問路的棋子,人家可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沒有了我們兩人在御史台和檢察院幫襯你,你這左都御史的位子真的坐的這麼穩當嗎?」

楊維垣的怒火頓時也被引發了出來,他狠狠的拍了石桌一掌,也不顧手上傳來的疼痛,咬牙切齒的說道:「當初袁可立那老貨放棄刑部尚書一職,卻死活都要保留司法學院校長一職,原來就是為了今日準備的。這些東林黨人就在我們眼皮底下培植黨羽,可笑我們還以為他們已經聽從陛下的聖意,和我們盡棄前嫌了,真正是老奸巨猾的混蛋啊…」

不管楊所修、楊維垣兩人罵的如何激動,李夔龍也是一言不發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茶盞,這小亭四周都已經讓三人的隨從把守住,外來人根本進入不到這裡,因此他們兩人隨便怎麼罵,也不怕被人聽了去。

至於兩人想要激起李夔龍的同仇敵愾之情,他還是敬謝不敏了。李夔龍雖然不及楊所修、楊維垣兩人聰敏,但倒是知道一條做官的原則,那就是事君以忠。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魏忠賢比起他人更信任他一些,投靠了皇帝之後他又比楊所修、楊維垣這些人混的更好。

實在是楊所修、楊維垣這些人自持有才,認為自己可以待價而沽,不願意一條道走到黑。而李夔龍自認無才,保住了皇帝的大腿之後,皇帝說什麼他就做什麼而已。已經得到皇帝授意的他,又怎麼可能會被楊所修、楊維垣這兩個聰明人挑撥,現在去同惠世揚、倪元璐去對抗,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么。

楊所修、楊維垣兩人足足罵了半個小時,把刑部袁可立一黨都罵了個遍,也沒聽到李夔龍有一句回應。看著心如止水的李夔龍,兩人對視一眼,終於慢慢的坐了回來。

楊所修終究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我等若是自願上書請辭,陛下難道就沒有一些別的交代了嗎?」

李夔龍這才抬起頭看了兩人一眼,不慌不忙的說道:「陛下倒是有些想法,倒是不知你們兩人願不願意去做?不過這次的事情要是再搞砸了,這後果可就不好說了。」

楊所修和楊維垣互相對視了一眼后,這次倒是楊維垣先開口了,「陛下有什麼想法,我等自然是願意效力的,上一次不過是一時不察,這樣的事自然不會再發生了。」

李夔龍也不繼續端著了,他身體向兩人稍稍前傾的說道:「地方上的士紳會議,兩位應該知道吧?」

楊所修下意識的回道:「當然,不就是給地方上的鄉紳們討論地方事務的一個機構么?」

李夔龍點了點頭說道:「是,之前不是有幾處地方的士紳會議改制,還吸收了地方上的商人、士子、學校教師作為代表嗎?

這一年多來,這些改制后的士紳會議運行的都很不錯,給地方上的百姓做了不少事情,特別是糾正了地方官員濫用職權的傾向,給朝廷免去了不少麻煩。

陛下的意思是,打算將其他地方的士紳會議也照此進行改革,之後也會將士紳會議更名為議會。另外還將建立起縣、府、省、全國四級議會的體系,加強這些議會之間的層級關係,不再像過去那樣,地方和中央的士紳會議毫無統屬,各自顧自己搞一套議事規則。

待到議會成立之後,同級議會將會正式擁有:制定地方稅收比例的調節權力;對同級官員的彈劾權力;監督司法、稅收、教育、行政的權力…全國議會將會擁有對於內閣政策進行討論和建言的權力。

你們兩人的籍貫,一在山東、一在河南。陛下的意思么,等你們致仕回到家鄉后,就會讓人推舉你們進入兩地的士紳會議,到時候你們要配合朝廷,將這些士紳會議改造成為議會。雖然你們失去了現在的官位,但是今後這議員的身份也不比官員的身份差多少了…」

楊維垣心中不由一動,隨即問道:「不知是誰來負責士紳會議改革的工作?」

李夔龍想了想,便吐露了一個名字。楊所修、楊維垣兩人頓時有些泄氣,這個人同兩人不是一路人。 豪門小祕也瘋狂 不過幸好,此人和朝中大多數人都不是一路人,因此他們倒是不必擔心自己被另眼看待。

雖然從李夔龍那裡獲得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但是楊維垣、楊所修兩人卻知道,就目前來看這也算是最不壞的結局了,畢竟他們主動上書請求致仕之後,便等於是了結了所有的事情,在目前的狀況下不會再有人冒著大不違繼續追殺他們。

不過就在離開之前,楊維垣依舊不甘心向李夔龍問道:「難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揚虞,你就不擔心,惠世揚和倪元璐下一個要對付的是你嗎?」

面對楊維垣問話,李夔龍只是微笑著一言不發。楊所修、楊維垣兩人終於還是不甘心的離去了,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李夔龍終於收斂起了笑容。

他可比楊所修、楊維垣兩人知道更多的信息,惠世揚和倪元璐雖然坑了楊所修、楊維垣這些人,但是倪元璐也得意不了許久了。

接下來的朝廷格局又將有所變化了,御史台和檢察院將會正式合併,而六科給事中也將正式取消,他將作為新合併的檢察院的總檢察長,而倪元璐則會被調任國家統計局。楊所修、楊維垣的案子雖然打擊了皇帝在御史台的勢力,但皇帝反過來也借著這個機會消除了御史台最後的痕迹。

當然,倪元璐的調離並不意味著惠世揚在刑部的勢力下降,最終結果還是在於奪取司法學院的控制權,否則隨著源源不斷的學員從司法學院畢業,袁可立、惠世揚一系的勢力只會越來越龐大。

和楊所修、楊維垣兩人分手之後,他並沒有就此返回家中,而是返回了刑部街。在他回到值房之後,早就等候在此的親信金光宸便匆匆將一份文件送了過來。

李夔龍翻看了一遍手上的文件,方才對著金光宸問道:「這個人有什麼特殊之處?」

金光宸老實的回答道:「這個人叫李琎,是今年司法學院畢業的學生。他最為特殊的地方就是,他原本是陸軍軍官學校的學生,因為鼓吹搜刮富戶的財產以資國用,而被軍校教官們視為思想不端而趕出了軍校。

不過被趕出軍校之後他並沒有返回家鄉,而是拿著內務府某位貴人的介紹信上了司法學院。雖然換了學校,但是這個人的性子倒是沒怎麼改變,在學校期間也一直是鼓吹要廢除士紳特權,制定一視同仁的稅收政策…」

李夔龍拿著手上的文件輕輕的敲打著桌子說道:「那麼就是他了,你去和他談談,把我們收集到的,關於錢士升的罪證交給他。只要把錢士升趕回去,那麼也就是切斷了溫體仁和惠世揚之間的聯繫…」 打架不解釋修

燈紅酒綠的街市,讓蘇雪有一種迴歸她那個世界的感覺,看着那高大的建築物,蘇雪覺得那玩意兒很霸氣,在她心目中的輝宏讀直線上升,當蘇雪閃着星星眼問這是什麼東西之後,阿諾德冷冷地瞟了蘇雪一眼回了一句:“諾斯頓裏利的總部。”之後,那輝宏度“刷”的一下下降,成了芝麻高度。

紅木做的大門有四個蘇雪那麼高,在最上方的門框那裏,有一個金屬感應器,表明這個宴會不能攜帶危險物品。

gitt,想了一下,叫佩斯多過去,蘇雪正想上前問一下他在幹嘛的,阿諾德立刻擋在她面前:“蘇小姐,我陪你去那邊看看吧。”

“啊?”蘇雪直接被阿諾德拉走,隱約看到gitt將的褲腿挽起。。。。他到底要幹嘛?蘇雪疑問。

快穿之紅塵道 gitt他們順利進去,警報器雖然響了,但是一撩褲腿說了什麼他們就進去了。。。。

原來如此,如果說的腿摔斷了用金屬來固定腿就可以進去了,蘇雪瞭然地被阿諾德拉進去,確切地來說是拖布袋一樣顫巍巍地被拖進去。。。

來來往往的貴婦人和貴老爺還有貴公子什麼穿的光鮮亮麗,蘇雪有些愣,她從沒參加過任何宴會,此時有種不切實際的恐慌和對陌生人的恐懼嗎,阿諾德的手臂緊了緊,冰冷地說:“待會兒可能有危險,你自己保護好自己。”

“啊?”蘇雪愣了一下,隨即笑了一下,一臉疑惑地問:“阿諾德,爲什麼待會兒會有危險?我們又不是黑手黨什麼的。”

“。。。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阿諾德掃了她一眼,蘇雪乾笑了幾聲,“呵呵呵。。。呵呵。。。呵。。。待會兒我肯定保護好自己。。。。”

“哼。”阿諾德再次瞟了蘇雪一眼,鬆開手轉身走掉。

蘇雪看着阿諾德的背影,有種無力感。。。大爺。。。啊不,帥哥。。。。你要去哪裏?雖說能保護自己,但是並不代表自己見過的世面大好不?!!!

向四周望望gitt在哪裏,說不定這個和阿綱長得蠻像的初代也會是個廢柴,結果看見他遊刃有餘地應付包圍自己的女性。。。…

臥槽!

…。。難道就她一個有這樣的無力感嗎?!!

“呵呵。蘇雪,找到你了。”頭頂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蘇雪回過頭,斯洛克正穿着英世紀的金邊禮服,襯得他跟修長,那帥氣的面容配上帥氣的衣服,十分奪人眼球。

“斯洛克,你來了啊。你找到我留的靈壓了?”蘇雪笑着問。

斯洛克還是笑着,蘇雪覺得他和平常有些不一樣,他拉過蘇雪的手腕,說:“人多眼雜,我們到院子裏去說吧。”

“。。。哦。。。”蘇雪乖乖地跟在他後面扮演一個淑女的形象,但是,終於覺得不對勁了:“斯洛克。。。爲什麼你會知道諾斯頓裏利家族的庭院在哪?”

“因爲啊。。。。”斯洛克停下來,冷清的風吹得穿着單薄晚禮服的蘇雪,月光照着斯洛克那有些邪魅的臉,越地不真實:“我剛來到這裏的時候,還沒有現你留下的標記。”

“然後,就現了正在找精英的諾斯頓裏利先生,我打了這裏應該有個去處吧?你留下的靈壓掩藏的那麼深,靈力也被壓制到左眼,想要找到你還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我打算先幫諾斯頓裏利完成他想做的,現在,我的敵人是彭格列。”

蘇雪瞬間瞳孔放大,“ 自從總參謀部成立以來,兵部所管理的事務便越來越傾向于軍隊制度建設和退役官兵的管理上。兵部的權力和地位不但比以往大大的下降,繁瑣的雜務反而增加了許多。

身邊兵部右侍郎的唐世濟,即便在浴佛節這日,也忙到了午後方才離開兵部衙門。坐在馬車上的唐世濟,在趕赴溫體仁府上的宴請時,也在車上思索著朝中這些日子發表的一些政令,究竟會給大明未來的朝局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在躲過了街頭洶湧的人流之後,馬車終於拐進了城西的一條衚衕內。百米多長的衚衕里,一共就只有三戶人家,這裡正是吏部尚書溫體仁的宅邸所在。

作為大明官員中數一數二的人物,溫體仁在京城的住宅可不用自己出錢購買,而是朝廷分配下來的一座官邸,雖然外表看起來不夠華麗,但是府邸內部的寬敞卻遠過於一般的民宅。當然,能夠和溫體仁比鄰而居的也是朝中高官和貴戚,普通人可住不進這條衚衕。

唐世濟的隨從敲開大門之後,便有人帶著他直接進入了府邸。溫府的管家帶著他穿過了幾道夾院之後,便來到了一處花木繁盛的庭院,走進院內的唐世濟一眼便見到了站在台階上相迎的溫體仁,還有溫的副手謝升。

他趕緊提著袍服快走了幾步,在台階下向著兩人躬身行禮問好。溫體仁趕緊走下台階,握著唐世濟胳膊說道:「美承兄何必如此見外,咱們裡面敘話…」

一邊的謝升也微笑著說道:「唐兄可是讓我們好等,我剛剛還在說再派人去請一請你呢。」

唐世濟再次拱手告罪,苦笑著說道:「王尚書今日家中有事,就拜託我替他辦些瑣事,因此才來遲了,還請兩位恕罪,恕罪…」

這處庭院乃是溫體仁讀書消遣的地方,雖然地方不大,但景緻倒是十分的出色。打開了窗帘之後,三人就能坐在書房精舍內觀賞著庭院內的各色花卉。

不過今日溫體仁請兩人前來,顯然不是喝茶閑聊的。唐世濟走進精舍內環顧了四周一圈,才有些驚奇的說道:「我還以為今日只有我晚來了,沒想到錢兄居然也沒到,他可是有什麼要事嗎?」

聽到唐世濟提起錢士升,溫體仁頓時有些沒好氣的說道:「錢狀元嫌棄我這裡的茶淡而無味,急著要去給老師請安,已經先走了。」

唐世濟聽的有些詫異,立刻看向了一邊的謝升,想要知道出了什麼事。畢竟之前他們四人之間的關係還是相當融洽的,而錢士升更是通過老師錢龍錫的關係,搭上了惠世揚、倪元璐的關係,讓他們這個小團體的聲勢大漲了不少。

謝升看了一眼溫體仁的臉色,方才向著唐世濟解釋道:「此前我們支持惠世揚、倪元璐他們彈劾了楊所修、楊維垣等數人。長卿兄的意思是,先留一留李夔龍,看清了陛下對這件事的風向再說。

結果錢兄卻執意要打鐵趁熱,把李夔龍一黨從御史台和刑部檢察院驅逐出去。大家為此爭論了幾句,結果就不歡而散了。」

默默聽著的溫體仁,這時不由「哼」了一聲說道:「錢抑之如此操切,無非就是看上了李夔龍的位置罷了。今上任官首重實績,次看年齡。抑之空有資歷卻無實績,若是今年不能再上一步,便只能在他目前的位置上養老了。

環顧朝廷九卿之位,他能夠勉強勝任的,也就是御史台的長官了。也難怪他如此著急,想著讓我們和他一起下水了。但是,今上何許人也?若是一個不慎,我們可就要陪楊所修、楊維垣他們一起回鄉了。這等事情豈是可以強求的…」

唐世濟心中不免一動,想著溫體仁問道:「聽長卿兄的話中之意,陛下似乎又有所動作了不成?」

溫體仁喉嚨動了動,咽下了一口口水,終於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以目視身邊的副手謝升,示意他來回答這個問題。

謝升有些無奈,但還是輕了輕喉嚨說道:「反正,明日這份官職調整方案就要交由國務會議討論了,唐兄先了解一二,也無傷大雅。

因為二楊之事,陛下認為御史台、檢察院、廉政公署職能相近,但是御史台沉珂太多,不僅效率遠不及另兩處新設的衙門,內里弊端也太多。因此決定徹底撤銷御史台和已經成為空殼的六科給事中。

御史台官員分配到檢察院及廉政公署內,以加強這兩個衙門的工作。廉政公署並升級為內政部,除了繼續掌握對各部的反貪污腐敗工作之外,還將管理警察、勞教及移民墾殖等事務。

至於原先安插在六部的給事中,重新調出歸於新設立的國家審計局衙門,主要工作就是審核各部門的預算和年終決算等工作。

另外,各地巡按一職將於年內撤銷。其職權將會分給新成立的地區巡迴法庭、分省獨立檢察官及內政部下派的分省巡視員…

至於人事上的變動,倪元璐調任國家統計局任職,黃道周調任國家審計局,韓一良就任內政部部長,李夔龍就任刑部檢察院總檢察長,宋應升調任直隸總督,馬士英調任上海市市長…」

唐世濟聽了頓時有些吃驚的問道:「朱恆岳怎麼被免去了直隸總督的職務?」

溫體仁嘆了口氣說道:「恆岳兄去年入冬以來身體就一直不好,多次向陛下告老,想要回鄉安度晚年。陛下已經准了。」

唐世濟沉默了一會說道:「陛下這一招順水推舟用的真是好啊,把倪元璐調出了刑部,就算二楊被趕出了朝堂,袁老大人培養出來的那些嫡系,恐怕也不是惠尚書能夠輕易指揮的動的。這樣一來,刑部依然還是李夔龍、田爾耕佔據優勢。

黃道周雖然也是袁老大人的門生,但此時回到朝中除了分走倪元璐在袁黨中的影響力外,並不能給我們帶來太多助力。且他在外太久,對於朝中形勢可謂一無所知,我擔心他回來之後也未必會倒向我們這邊。

直隸總督掌控京畿要害,宋應升區區數年內從一介舉人提升到如此要職,自然對陛下忠心耿耿。這一番調動之後,陛下在河北地方的掌控可謂是穩如泰山了。

錢抑之此時想要我們聯合惠世揚、倪元璐他們清除刑部李夔龍一黨,恐怕是難辦了…」

唐世濟的分析,其實在場的三人心裡都很明白,特別是溫體仁自己更清楚,皇帝發布這些人事任免時到底在想什麼。

走到了現在這個地位,溫體仁說自己沒有再進一步的慾望,恐怕他連自己都騙不過去。但是想要跨越這最後一步,他又發現自己距離內閣首相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在沒有擔任吏部尚書時他還不覺得,但是等到他就任了這個位置之後,便意識到崇禎登基這幾年來對於官制上的改革,實際上並不亞於國初時太祖重新釐定官制的力度。

雖然在這場改革中,許多官場上的潛規則被變現了,比如內閣對於六部的約束,首輔對於內閣的領導權力。但是改革之中,某些權力潛規則也被藉機消除了。吏部對於內閣的牽制權力,戶部對於六部的約束權力,司法部門和軍隊的獨立,使得皇帝同樣加強了對於整個國家的控制力。

也正因為看到了這一點,天啟朝激烈的黨爭,在今日反而難以發生了。因為朝中各派的大佬現在已經很難跨部門發展自己的勢力了,除了科學進步黨和東林黨外,其他的政治團體已經越來越和某一部門的利益結合了起來。為本部門爭奪利益的動力,遠過於此前為政治團體爭奪勢力更為現實。

能夠通過錢士升同刑部的袁黨聯合起來,固然讓溫體仁頗為意動。但並不代表,他願意拿目前的地位去陪錢士升賭一把,看看陛下是否願意放棄李夔龍一黨。贏了,得利最大的是袁黨和前東林黨人;輸了,損失最大的卻是他自己。

因此溫體仁終於還是強硬的拒絕了錢士升,準備跟隨著皇帝的腳步走下去。他思索了許久之後,不由對著唐世濟說道:「美承你可願意調入刑部檢察院,去任職副總檢察長?如今的兵部已經沒有多大的前途了,倒是刑部檢察院未來大有前途,我們可不能不在裡面沒人照應啊…」

就在宮外這些大臣們四處聯絡密談時,朱由檢倒是很是悠閑的帶著家人在城外暢春園踏青。崔呈秀、馮銓、孫之獬等近臣也陪著他出城遊樂來了,在過去幾年崇禎這還是第一次弄出這麼大的排場。

雖然今日本是為了踏青遊玩而來,但是坐上了遊船看了一會風景之後,朱由檢便忍不住將孫之獬叫了過來,對著他說道:「最近這兩日大明時報刊登的社評,朕看著很是不滿意,你可知道朕說的是什麼嗎?」

孫之獬的思維倒是敏捷的很,趕緊回道:「陛下可說的是,關於我朝擊敗巴達維亞及平息葉爾羌汗國內亂的文章嗎?」

坐在船頭的朱由檢倚著欄杆點頭說道:「正是,不是我朝單獨擊敗了巴達維亞,我們也不是為了香料才去進攻巴達維亞的。

就算是,也不能這麼直白的寫出來。否則今後東協的權威何在?我大明的仁義又何在?

你回去后重新找人寫幾篇,先發表當地土人被荷蘭人欺壓的事件,然後是這些土人向東協請願求援,大明和東協各成員本著人道主義向荷蘭人提出的警告,然而荷蘭人卻蠻橫無理的拒絕了,這才有了東協和巴達維亞的戰爭。

要多寫一些英國人和西班牙人在戰爭中的勇敢事迹,將他們在這場戰爭中的作用完全報道出來。 大佬拯救計劃 至於大明軍隊的表現可以少寫一些…」

孫之獬頓時有些納悶了,他小心翼翼的詢問道:「可是陛下,為什麼要誇大那些西洋人的戰功,這會不會讓我國的將士們寒心?」

朱由檢看了他一眼后說道:「難道你以為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不,我們同荷蘭人的戰爭才不過是開始,所以不能讓荷蘭人把注意力都放在大明身上。你刊登出文章的報紙,朕會讓人送去荷蘭本土的,所以你要找人好好寫。

另外,平息葉爾羌汗國內亂的文章一筆帶過就好。大明時報應該多刊登一些,西域地方同我中國之間的關係。讓國民知道,從前那裡是我們的土地,而不是告訴他們,那裡是葉爾羌汗國的什麼地方…」 冰雪子的異常修

空洞的紅眸散着驚人的靈壓,劍柄的流蘇消失,換成雪白的絲綢,蹭亮蹭亮的劍身顯現着雪花的紋路,蘇雪看了一眼諾斯頓裏利:“那麼。。。。那位,應該沒有用處了吧。。。”

“不行不行~你把他殺了我住哪兒,哎~爲了我的人身安全,你還是專心對付我吧。”斯洛克笑着搖了搖頭,並沒有歸刃,只是單純地拿着劍而已。

“一次綻放,凍結。”蘇雪提着劍衝向斯洛克,在他三面製造冰牆,斯洛克“嘖嘖嘖”了幾聲,跳上冰牆:“蘇雪,你這個冰牆,好像不夠高啊。”

“臥槽你耍賴啊!有本事你下來!”蘇雪氣急敗壞地要求斯洛克下來,斯洛克依舊笑得那麼欠扁:“我纔不下去,有本事你上來啊。”

“……嘁!”蘇雪立刻響轉,瞬間出現在斯洛克身後,雙手撐住冰牆給他一個迴旋踢。

斯洛克響轉消失,出現在半空中回頭一看蘇雪舉起劍一臉兇悍地一砍,再次響轉出現在別處,蘇雪跟上他,斯洛克揮劍擋住蘇雪的攻擊,蘇雪左手附上冰雪子的劍身:“凍結。”

時紋獅字上出現厚厚的一層冰,並且繼續向上攀巖,蘇雪滿意的翻身離開斯洛克身邊,斯洛克笑了笑,看着滿臉得意的蘇雪搖了搖頭:“時空,吞噬。”

手掌上展開一個黑紫的圓球,劍上的冰立刻消失。

“。。。。 都市最強仙帝 你這不是無敵了麼?!!不帶這麼作弊的呀!!!”蘇雪一邊揮着劍一邊抱怨。

“這是你根本不瞭解我,也不瞭解冰雪子,早知道就不去屍魂界偷把這麼好的劍給你了,浪費。”

“。。。。二次綻放,冰雨。”空中瞬間出現,密密麻麻的冰錐,蘇雪站在其中一塊上,泛着紫色的黑眸隱藏着鮮紅的光芒,冰錐紛紛指向斯洛克,向他衝過去,斯洛克縱身輕鬆地躲避那些冰錐,再次笑着:“蘇雪,怎麼你的招式都那麼簡單?原來你這麼弱啊。”

“……”蘇雪一拱手,那些冰錐在與斯洛克擦身而過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個很長很長的刺來,斯洛克一不小心就被劃破了皮,皮膚上印出點點血跡,而冰雪子變得有些興奮,出陣陣劍鳴,雪白的劍身泛着不正常的紅暈。

“怎麼回事?”蘇雪愣了下,“冰雪子。冰雪子?你在不在?”

沒有任何迴應。。。

太奇怪了,不能這樣戰鬥,“結界,冰雪牢籠。一次綻放,凍結之四面楚歌!”

蘇雪一甩手裏的劍,斯洛克的腳邊出現幾根冰杆,然後分成鐵籠的樣子把斯洛克困住,接着,從斯洛克的四面衝起冰牆,一直到房子的天花板,蘇雪轉身說:“gitt,我們快走。”

“嗯。”臉上沒有質疑,只是溫暖地笑了笑,一招手,守護者們立刻起身跟着gitt一起跑出諾斯頓裏利的房子。

出了房子之後,蘇雪沒有讓他們朝gitt的家跑,而是向相反的地方跑,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追兵馬上就要到了。蘇雪帶他們拐進巷子,單手在地上一拍:“轉移,啓動。”

一道銀色的光芒從蘇雪的身下溢出,包裹着所有人,只有眨眼的時間,他們便消失在小巷子裏,追兵還在沒頭腦地到處亂跑。

銀光降落在gitt的家,他們腳一着地腿就有一些軟,蘇雪笑着說:“這是斯洛克交給我的簡單的移行術,我用得不怎麼熟練也第一次傳送那麼多人呢。”

“蘇雪,你認識那個很厲害的敵人麼?”gitt沒有咄咄逼人,還是那麼溫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