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萊恩腳步一頓,轉回身。

珍妮奶奶看著他,滿面和藹,笑著說:「萊恩,多虧了你肯帶著我這把年紀的老奶奶。不然我哪裡有這樣的好收穫呀?我做的烤蘋果派味道十分不錯,今早烤了一整盤呢,你等等,我去給你拿幾個。」

萊恩搖搖頭,道:「謝謝您,但不用了。」

說完,抬腳就走。

珍妮奶奶眼看著他越走越遠,不由急道:「哎呀!你這孩子,怎的不聽話呢?」

說著,珍妮奶奶轉過身,看向季柚與謝毅,說:「阿毅、阿柚,你們兩個等會兒,我給你們拿兩個蘋果派。」

季柚知道,明天珍妮奶奶的孫女莉亞會從學校回來,所以她每周都會烤幾個蘋果派,就是給莉亞吃的。季柚很窮,但她孤家寡人一個,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而珍妮奶奶家的日子也十分清貧,況且她一個老奶奶,還要撫養莉亞呢。

季柚搖頭,說:「珍妮奶奶,不用啦,我家裡還囤著幾十支營養劑呢,我先回去啦。」

說著,不顧珍妮奶奶的勸阻,她急匆匆返回了自己家裡。

旁邊,謝毅也如是,拒絕了珍妮嬸嬸的好意,回了家。

望著鄰里們,珍妮奶奶雙手合十,念了一句感恩的話,心裡卻又是好笑,又是感激。

這邊。

季柚一回到自己的獨棟小屋,整個人就累得癱倒下來,她撫摸了下自己乾癟的肚皮,想著自己拒絕珍妮奶奶的好意時,說的那句『我家裡還囤著幾十支營養劑呢』,她就很想暴風哭泣。

幾十支呢?

幾十支呢?

幾十支呢?

可——它們都在夢裡呀。

她也很想要啊。

o(╥﹏╥)o

------題外話------

萌新作者求收藏求留言 「那又如何!反正我已經要死了,那我就拉著你們一起下地獄!」千帆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竟然再次激怒了洛朗剛,只見他眼中折射出憤怒的光,提劍朝著千帆刺了過來。

另一個黑衣人見自己的主子動了手,自然也不能看著,一甩衣袖便朝著莫笑甩出了暗器,上面藍光微閃,想都不必想自然是有劇毒的,莫笑也不敢大意,甩出摺扇擋掉那些暗器。

就在千帆和洛朗剛纏鬥在一起的時候,莫笑利用自己的摺扇猛地將那些暗器擋了回去,那些暗器借著莫笑的內力直接朝著那黑衣人射去,而那黑衣人躲閃不及,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僵硬地倒在地上,七竅流血地死了。

而這個時候納蘭珉皓也已經結束了那邊的戰鬥,與千帆一同對付洛朗剛,以洛朗剛那身手想要對付兩個高手實在是有些牽強,所以很快便被納蘭珉皓挑斷了手筋和腳筋。

千帆看著洛朗剛已經沒辦法在動,終於鬆了口氣,轉頭看著雲家軍、禁衛軍和慎刑司已經開始處理那些受傷的臣子,收拾混亂的正壇,便放下心來。

「皇上,人已經抓到了!」這個時候,洛朗空已經走到了洛朗剛身邊,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卻眼含怨恨的洛朗剛,洛朗空不禁嘆口氣,回身看著自己的父皇問道:「父皇,二哥他……」

「你已經是皇上了,這些事你處理吧!」太上皇看了一眼洛朗剛,眼中分明閃過一絲失望,隨後抬眸對著雲妃說道:「他們還有的忙,咱們先回去吧!」

「蘇墨染,你親自護送太上皇、太后和長公主回去!」洛朗空知道父皇已經對洛朗剛徹底失望了,便叮囑道:「記得一定要保護他們的安全。」

「是!卑職遵命!」蘇墨染領命,立刻帶著人護送他們回去,莫笑看著他們的背影,突然有些不安,轉過頭對著千帆說道:「我去送他們回去。」

千帆點點頭,突然想起什麼一般對納蘭珉皓說道:「你們在這邊處理吧,我跟他們一起回京,回去看看娘親她們!」

「你自己小心!」納蘭珉皓點點頭,看著她和莫笑跟著太上皇等人一同離開,心裡微微一動,卻被洛朗空的聲音拉了回去。

「二哥,你以為元尊真的是想讓你成為皇帝么?」洛朗空看著地上一動不能動的洛朗剛,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他自小便討厭這個二哥,而且當初他竟然想要欺負納蘭珉皓,他更不能忍,所以他只是對納蘭珉皓說了一句:「你去處理吧。」

「多謝皇上!」納蘭珉皓低頭看了洛朗剛一眼,對著寒霜說道:「將人送去醉青樓,告訴他們的老鴇,是我安排的。」

「是!主子!」寒霜自然知道納蘭珉皓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便立刻吩咐兩個暗部的人扛起洛朗剛,消失在正壇。

而洛朗剛在聽到納蘭珉皓的安排時,立刻奮力地掙紮起來,他怎麼會不知道醉青樓是什麼地方,那可是以前他最常去的地方,納蘭珉皓竟然要讓他去那種地方!

是他失算了,他以為元尊所謂的安排是會幫他一起在正壇伏擊,他本來是打算用那些忍者直接悄無聲息地殺了洛朗空,卻沒想到不知道從哪裡殺出了個小太監將他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洛朗剛不禁有些遺憾,成王敗寇,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就算他當不了湟源國的皇帝,洛朗空也未必能真正坐穩這個帝位!想到元尊跟他說的那些話,洛朗剛不禁心中狂笑,他要看著洛朗空成為湟源國的罪人!到時候遺臭萬年!

可是現在,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若是落入了醉青樓會是什麼下場?洛朗剛狂笑過後只剩下深深的悲哀,下意識地想要咬舌自盡,卻瞬間被寒霜卸掉了下巴。

隨後他便聽到寒霜笑著說道:「哎呦,二皇子,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怎麼跟主子交代,就算死你也得死在醉青樓才行啊!」

寒霜自然知道此人曾對自家主子圖謀不軌,因此哪裡會有什麼恭敬,沒把他大卸八塊就已經不錯了,不過想想他之後要承受的痛苦,心裡頓時平衡了許多。

而此時,千帆和莫笑跟在眾人身後,緩緩朝著山下走去,莫笑看著衣衫上滿是血跡的千帆說道:「我似乎每次見到你都是這樣,你一個女子何必要這麼難為自己?」

「怎麼能叫難為?」千帆笑著說道:「喜歡的事自然不覺得是難為自己的,不過莫笑,我倒是真沒想到你竟然是小白兒的哥哥,你真是藏得夠深的。」

「我對白翳族的族長之位可沒興趣,大哥就熱衷於畫畫,什麼事都不問,如果不早點溜掉,很有可能就會被父王拉去當族長了!」莫笑一臉恐怖地搖搖頭說道:「我可不要當什麼族長,累死累活還哪都不能去。」

「那誰被你父王留下了?」千帆聽到莫笑的話不禁笑了起來。

「三哥!」莫笑哈哈大笑道:「二哥那個人向來精明,在發現大哥醉心於畫畫的時候便去了松山書院,二哥把他偷偷溜走的事告訴了我們,唯獨沒有告訴三哥,所以我們就都跑掉了,留下三哥對二哥恨得咬牙切齒。」

「唉,人人都想坐上最高的那個位置,唯獨你們倒是避之不及!」千帆想起今日血流成河的畫面不禁長長嘆了口氣說道:「過了今日若是能換得百年平靜也算是值得了。」

「嗖嗖嗖嗖……」突然一陣箭矢聲破空而來,千帆只覺得腰間破軍發出前所未有的轟鳴聲,立刻大喊道:「有埋伏!戒備!」

也幸虧千帆察覺的早,蘇墨染也是反應迅速,禁衛軍的盾牌在太上皇等人的右側形成一道壁壘,那些箭矢便全都打在了盾牌上,千帆對著蘇墨染大喊道:「你們留下保護太上皇!」

說罷,人已經朝著那些從樹林里衝殺出來的黑衣人沖了過去,心中卻是明了,好一個調虎離山之計!他們從一開始要已經做了兩手準備,怕是就是沖著太上皇來的!

不過剛一交手,千帆心裡便是一驚,這些黑衣人武藝高強,根本不是普通的殺手,心中一凜,立刻對莫笑喊道:「是死士!大家小心!」

而正壇之上的納蘭珉皓,根本不知道千帆這邊遭到了埋伏,而這裡便被收拾地如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洛朗空也按照祭天的步驟繼續方才未完的事,直到在史冊上蓋上玉璽,洛朗空終於名正言順地繼承皇位。

隨著大臣們萬歲萬歲萬萬歲的山呼聲,宣告了洛朗剛的刺殺失敗,等到所有人都離開,洛朗空才走到納蘭珉皓身邊說道:「今日的事太過蹊蹺了啊!」

「洛朗剛是受了元尊蠱惑,但是皇上你有沒有發現,那些忍者一開始就沒有對付咱們,否則咱們防不勝防,」納蘭珉皓皺著眉頭說道:「那些珈藍的使者全部都死了!」

「早知道就應該讓珈藍使者回國了,如今使者團在京城全部被殺,珈藍自然有機會發難,」洛朗空不禁嘆口氣說道:「如今看來,元尊未必是想覺得洛朗剛能成事,而是想借著他挑起兩國戰爭啊!」

「那元尊既然能策反洛朗剛,那麼就意味著他在湟源國可能還有其他的勢力,而咱們至今還未能查出起來,最近怕是不平靜啊!」納蘭珉皓也是無奈地搖搖頭說道:「帆兒從路家門那裡得知,元尊已經篡位了,珈藍女帝失蹤了。」

「失蹤?」洛朗空聽到納蘭珉皓的話不禁有些詫異地問道:「元尊竟然能捂住消息,悄無聲息的篡位成功,你覺得那珈藍女帝到底是失蹤還是已經被他殺了滅口?」

「帆兒說是失蹤,你可還記得當初那珈藍女帝曾經招了很多少年入宮,所有人都以為那是珈藍女帝荒淫無度,原來女帝利用那些少年給她開了一條密道,元尊叛變的時候她便由那些少年護著離開了。」納蘭珉皓嘆了口氣搖頭道:「元尊竟然能將那個聰慧非常的女帝逼迫到這個程度,想必是做了萬全的準備,而女帝心知自己絕無可能與他一搏,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所以才會先行逃離。」

「那女帝的那些皇子呢?」洛朗空緩聲道:「女帝走的那麼匆忙,想必根本沒有帶走那些皇子吧?」

「全被元尊殺了,本來是掛在城門處,說是女帝一日不現身,便殺一人,但是全部殺光之後也未見女帝現身,」納蘭珉皓語氣中多了幾分冷意:「珈藍國的在位者每一個都是心狠手辣之輩,咱們也不得不防。」

「你的意思是珈藍女帝很有可能已經到了湟源國?」洛朗空心神一凜,立刻說道:「那麼元尊派來珈藍使者並非是為了來看咱們的登基大典,而是為了找珈藍女帝?」

「湟源國與珈藍國相距甚遠,這批使者很有可能是女帝早就派出來的,而元尊肯定是懷疑女帝藏在這些使者之中,所以才會把他們全殺了!」納蘭珉皓看著遠處的風景,長舒口氣說道:「只不過看來那位女帝也是個聰明人,並沒有藏在這些使者之中。」

「想必她遲早會來的,咱們靜觀其變吧!」洛朗空也看向遠處,一時間沒有在說話。

「世子爺!不好了!」這個時候,一個身著神機營的男子渾身是血地出現在納蘭珉皓面前,還不到他跟前就已經噴出了一口鮮血,但仍然硬撐著一口氣對他急促地說道:「少將軍一行在山腳下遭到伏擊,世子爺,救人……」

。 我急忙跑到了黑子身邊,發現黑子身後的煞氣愈發濃郁了:「黑子,不要!放開他,別這麼衝動。」

黑子看了我一眼,手一甩,馬春風倒在了路邊。

大約過了幾十秒,馬春風恢復了神智,瞬間爬了起來,與我們拉開了距離,眼神警惕著。

「好,你張家行,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沒有王法了?你爺爺能有你這樣的孫子,真是死了都不瞑目,我說你爺爺有心愿未了,你不替他完成,還三番五次的打我,想要我的命。你爺爺生前就不做好事,現在更是養出了你這麼條狗東西。」

周圍的賓客很多,並且大部分都不是本地人,根本不知道馬春風是個什麼做派,自然是已經有人開始指指點點了。

我看着馬春風,強忍着自己的脾氣不和他發火,可這馬春風是更加犯賤了,說話更加是變本加厲。

我看着身邊的黑子,雖然我使勁的拉着他,可他身後的煞氣已經壓制不住了,並且眼睛漸漸的泛了紅色,再這麼下去肯定會出事的。

「行了馬叔,您怎麼就能不罵了?我處理還不行嗎?」

馬春風眼珠子滴溜溜的轉:「這樣吧!你給我拿三萬塊錢,我給你出一招,化解了你爺爺的怨氣,你們上次打我的事就算過去了。」

我深呼吸幾口,強忍着怒意:「行,馬叔,我沒有現金,給你手機轉賬吧!」

馬春風看我妥協了,急忙從兜里掏出手機,就在我伸手掏手機的一瞬間。

黑子動了。

根本不給我反應的時間,只見馬春風以一個拋物線的角度飛了出去,足足飛了五六米遠,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事,衚衕口響起了警笛聲。

我知道這件事肯定麻煩了。

果然,來的人正是鎮上派出所的所長,馬環風。

巡邏車開進來的一瞬間,就有個小警察跑去觀察馬春風,隨後向著馬環風開口道:「所長,人還有氣,再耽擱恐怕就不行了。」

馬環風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會鬧這麼大:「快送人去醫院。誰打的人?把打人者烤起來。」

黑子剛想開口,被我一把拉住了。

「我打的,他站在我爺爺葬禮上罵我爺爺,他活該。」

馬環風看着我,向身後的小警察一揮手:「把他銬起來。」

正當兩個小警察走到我面前的時候,突然有人開口了。

「等等。」

回頭望去,只見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站在中間,身旁還站着兩個年輕人。

「你說等就等?你是幹什麼的?」

老者開口:「我都看到了,是那個人先罵這個年輕人的爺爺的,在這種場合辱罵人家的爺爺,後生肯定忍不了,才失手傷人的。不如先讓後生把他爺爺的葬禮先給辦了,然後你們警方再調查此時吧!」

馬環風怎麼能不知道是馬春風先來找事的,但他偏趕這個時候過來,明顯就是兩人預謀好的,二人在米鎮這個地方可沒少干這種勾當,但礙于山高皇帝遠,根本沒有事。

馬環風嗤之以鼻的一笑:「廢什麼話,銬起來。」

這事,老者身邊的一個男人掏出了證件:「省公安督察,我們boss說了。讓這個後生先把他爺爺的葬禮辦完,辦完之後,我們陪你們一起去調查這件事。」

男人還特意把調查兩個字咬的很重。

馬環風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他怎麼都不會想到這個地方會有督察,而且看老者的模樣還是個不小的領導。

立即賠上了一副笑臉:「好好好,boss都這麼說了,那就先讓他把他爺爺的葬禮辦完。」

隨即又向著身後的警察開口:「等他葬禮辦完,立刻帶回所里。」

說着,馬環風自己就轉身溜達着離開了衚衕,顯然是回去擦屁股了。

我回到了院中,打算繼續操辦爺爺的喪事,突然一個聲音喊住了我。 久別重逢。

感受著懷中嬌軀的顫抖,趙信笑了笑抓住蘇衾馨的肩膀,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淚痕。

「趙信,你趕快走吧,這裡妖獸好多的。」稍微發泄了下情緒,蘇衾馨就將趙信往外推,想要他離開。

「別怕,我現在可是很猛的。」

摸了摸她的頭,趙信就冷眸轉身看向不遠處的廖化。

「又見面了。」

「趙信!」廖化眯著眼睛,咧嘴笑了出來,「沒想到你能從大人的手中活著出來,倒還有點本事。」

「說來你可能不信,你們大人都讓我打死了。」趙信低語。

「那也不過是克隆體而已,如果真的是大人親臨,你以為你還活的了么?」廖化的言辭很是不屑,旋即對妖獸抬手,「殺了它!」

「吼!!」

接收到命令的妖獸洶湧而至。

趙信右腳踩著地面,就聽到轟的一聲,煙塵飛舞,整個人就橫衝直撞的朝著那些妖獸打了過去。

轟轟轟!

趙信的每一拳都好似戰場雷鼓,又好似九天驚雷振聾發聵。

十幾頭妖獸。

三分鐘不到就被趙信抹殺大半。

看到這一幕的廖化眉頭一沉,悄然的想要後撤離開。

「趙信,我的玉玦被他給騙走了。」一直盯著廖化的蘇衾馨大喊,「別讓他跑了。」

玉玦?!

趙信這才開啟天眼朝著廖化的手掌看去,在他的掌心中赫然是屬於蘇衾馨的玉玦。

聽到蘇衾馨的大嚷,廖化也跑的越來越快。

「還想跑!」

握拳而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