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華炎和帝雪嬌在鎮上的小酒館吃了點熱食,這幾天的奔波讓他們二人顯得很是狼狽,偶爾吃點人間美味也是好的。

吃飽喝足以後,華炎和帝雪嬌便是坐上了通往閩中古城的馬車。

閩中古城是北域大宋帝國的一處交通要塞,那裏有華炎他們需要的傳送陣。大宋帝國和當年華炎出現在這個世界後所在的大明帝國以及大清帝國一樣,都是北域一些小國家,這些國家零零散散的分佈在北域各個地方。

雖然北域國家個數不少,但實際上都是被各大勢力背後操控着。

由於沒有動用法力,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華炎和帝雪嬌只能徒步而行,最多是藉助馬車之類的交通工具,於是乎等他們趕到閩中古城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情了。

閩中古城建造足有上千年了,城牆高達二十丈,城內居民足有數百萬,在這樣一個沒有高樓大廈的世界裏,擁民百萬的城池有多大,可想而知。

“這閩中古城,快趕得上大明帝國的帝都了。”站在城牆腳下,華炎忍不住的說道。

帝雪嬌不屑的說道:“這算什麼,我帝傲天朝的朝都比這還要恢弘龐大,回頭等你來朝都,我帶你見識見識。”

“別,這輩子我都不想去。”華炎忙道。

二人隨着進城的大部隊緩緩走向城門,然而沒等他們走過護城河上的大橋,華炎便是一把將帝雪嬌給拉了回來。

“怎麼了?”帝雪嬌詫異道。

華炎盯着不遠處的城門,冷聲道:“城門口有我們倆的畫像。”

“不會吧?”帝雪嬌忙回頭看去,凝神查看,果見城門口掛着兩張畫像,卻不是她和華炎是誰,“這暗影堂的勢力延伸的這麼廣,居然連這裏都觸摸到了?”

“不,據我所知,大宋帝國背後是另一個仙門在控制着,跟暗影堂好像沒有關係。”華炎分析道,“當年我做任務的時候,也沒聽說過大宋帝國,這裏不是暗影堂的勢力範圍。”

帝雪嬌問道:“可現在那裏就有我們的畫像,怎麼辦?”

“大宋帝國?”華炎沒有理會帝雪嬌,獨自思索起來,半晌才恍然大悟,“你還記得嗎,那天我們第一次見暗影堂堂主,那虯髯大漢稱呼他爲宋指揮使。”


“那又怎麼了?”帝雪嬌沒有繞過彎來。

末世星 :“暗影堂堂主姓宋,而這裏又是大宋帝國,難道你聯想不起來?”

“我服了你了!”帝雪嬌無奈道,“你的想象力真豐富,你該不會認爲這裏是暗影堂堂主的老巢吧?”

“就算不是老巢,這裏肯定也有他的家族勢力。”華炎分析道,“一個暗影堂就有如此龐大的勢力,真不知道帝無情手下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組織。”

帝雪嬌打斷華炎的猜測,問道:“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喬裝入城。”華炎說道。

“可那裏有我們的畫像。”帝雪嬌道。

華炎盯着帝雪嬌,只見他的臉部骨骼緩慢變化,眨眼間便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好在帝雪嬌不是第一次見到,所以並不怎麼吃驚。

“那我怎麼辦?”帝雪嬌道。

只見華炎伸開手掌包裹住了帝雪嬌的臉頰,一股溫熱頓時從他手心涌出,帝雪嬌只感覺臉部一陣發熱,並沒有任何痛苦。

“以你的法力還不足以矇蔽別人的視線,現在我用萬象變幻大法幫你略微修改了一下你的眉骨和下顎。” 幽明修仙記

帝雪嬌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取出一面鏡子,果真發現自己的模樣發生了大變化,雖然只是稍微的改變了一下,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明顯不同了。

二人老老實實的跟着進城的人走到了城門前,果見那守門士兵們拿着華炎二人的畫像在查看進城和出城的百姓商旅,看樣子暗影堂堂主還真是下了血本,能夠在不是自己勢力下的國家讓他們如此賣命搜尋華炎二人。

雖然帝雪嬌已經改變了容貌,但依舊是天姿國色,那守城士兵忍不住想要調戲一番,但好在一個兵長催促了兩聲,這纔沒有發生什麼大問題,否則以帝雪嬌的脾氣肯定動手了。

華炎二人有驚無險的進了城,沒有浪費時間,而是直接來到了最近的一座傳送陣,誰料這裏排隊的人相當之多,足足有五百多米長,而且還是兩排。

“怎麼辦?”帝雪嬌緊張道,看着如長龍一樣的隊伍,她有種不詳的預感。

“等着。”華炎反倒是很沉得住氣,靜靜的站在隊伍裏。

一個時辰過去後,隊伍只是縮進了幾十米而已,有些人選擇離開,而更多的人則乾脆坐在地上休息起來,甚至有人拿出來乾糧,準備打持久戰。

華炎如同老僧入定一樣盤膝坐在地上,對於身邊的事情不管不問,只有帝雪嬌一個人着急的上竄下跳,不時查看隊伍有沒有前進。

隨着時間的推進,帝雪嬌的臉頰終於恢復過來,爲了避免被人認出或者發生不必要的麻煩,華炎索性拿出一條圍巾將帝雪嬌的大半個臉都給包裹起來。

當深夜降臨以後,城內的人漸漸稀少,但是唯有傳送陣這裏還排着長長的隊伍。

“憑什麼,剛纔還是一百個下品靈石,怎麼現在就漲到一百五了?”隊伍前有人喧鬧道。

“看不見這兩天傳送的人這麼多,傳送陣也需要修整,修整當然需要靈石,自然要加價!”守護傳送陣的士兵喝道。

後面排隊的人紛紛涌上去宣泄着不滿,華炎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又出現了這種事情,如果鬧大了估計在場所有人都別想走了。

不多時,一個將領模樣的中年男子帶着五千人的隊伍浩浩蕩蕩而來,將場上所有人都給包圍起來。

“宋將軍,您終於來了,這些刁民看樣子似乎想要謀反啊!”守護傳送陣的兵長忙上前道。

那宋將軍掃視了一眼長龍般的隊伍,冷冽的目光讓所有人都不禁打個冷顫,而華炎則小心翼翼的低下頭,沒有與他對視。

“今天入城的人中有幾個可疑份子,我可沒時間在這裏跟你們耗,現在是非常時期,如果不想坐傳送陣的,大可以離開,但是如果有人敢搗亂,一律格殺勿論!”宋將軍冷聲道。

衆人緊張的不敢說話,直到宋將軍帶着五千人的隊伍離開後很久,場上才傳來兵長的怒喝聲:“聽到沒有,不想花錢的就滾蛋,下一個!”

隨着宋將軍的鎮壓,剩下的人頓時老實了許多,當然也有一些人選擇了離開,畢竟突然上漲的靈石數量讓他們消費不起。

華炎帶着帝雪嬌又等了一個時辰終於走上了傳送臺。

“去哪?”


“大明帝國帝都,京平”華炎道。

“你等一下。”那士兵皺着眉頭看了華炎一眼跟旁邊的人低語了一番,那人聽完後便低頭跑開了。

華炎預感到似乎有點不對,當即問道:“怎麼,有什麼事嗎?”

“讓你等一下就等一下,哪那麼多廢話!” 華炎和帝雪嬌二人站立在傳送臺上,臺下圍滿了守護傳送陣的士兵,另外還有長長的隊伍正在等待傳送。

但是這個時候,那些士兵開始拉開警戒,把那些等待排隊傳送的百姓和商旅們隔絕在了遠處,看這情形儼然是把華炎二人給包圍住了。

“不會吧,我們露餡了?”帝雪嬌緊張的下意識抓住華炎的衣袖,這段期間僅華炎的衣袖就被她扯壞了三次。

華炎將帝雪嬌護在身後,冷靜道:“放心,有我在,我們一定可以活着離開這裏。”

不多時,那先前離開的宋將軍又是帶着大部隊趕了回來,威風凜凜的騎着高頭大馬來到了華炎面前,仔細打量了華炎一番,半晌才道:“你叫什麼名字?”

“草民嚴華,見過將軍。”華炎拜道。

宋將軍又瞥了華炎身後的帝雪嬌一眼,見她面蒙圍巾,正要開口,卻聽華炎道:“這是賤內,面目醜陋,怕見生人,所以才用圍巾遮面。”

“是嗎?”宋將軍微微眯眼,“把圍巾扯下來讓我看看。”

“將軍,賤內……”

“混賬,將軍的命令也敢違抗?”不等華炎說完,宋將軍身後的副官便是呵斥道。

華炎無奈的只好伸手去揭帝雪嬌臉上的圍巾,同時手上略微施法,等圍巾扯下,卻見帝雪嬌的半邊臉都扭曲了,眼角甚至還有淚痕滑落,雖然膚質不錯,但是那臉頰實在是不敢恭維。

宋將軍不似手下人那般扭過臉去,反而是瞪着帝雪嬌看了一番才轉向華炎。

華炎見此又將圍巾遞給了帝雪嬌,帝雪嬌二話不說直接將圍巾包裹住了臉龐,剛纔華炎強行扭轉了她的臉部肌肉,疼得她差點喊叫出來。

“你們要去大明帝國帝都?”宋將軍直入話題問道。

華炎點頭稱是。

“你們去京平做什麼?”

“草民本是大明帝國的子民,只是很小就出門隨叔父外出經商,前段時間叔父去世,所以草民準備回鄉了。”華炎解釋道。

宋將軍看了眼重新包裹嚴實的帝雪嬌,繼續道:“她也是大明帝國的人?”

“不,她是叔父在大清帝國撿到的孤兒,後來因爲叔父經商失敗,幾經破產,而她又一直都陪侍左右,叔父做主就將她許配給了我。”華炎說謊不打草稿的說道,就連一旁被調戲爲孤兒的帝雪嬌都無語了。


“你們叔父二人走過的地方卻是不少,大清帝國和大宋帝國這距離可不近。”宋將軍仍是不肯輕易相信。

華炎恭敬的站着,並沒有接話。

“你可知我爲什麼會親自前來查問你?”宋將軍問道。

“草民不知。”

宋將軍驀然嚴肅道:“大明帝國一年多前和大清帝國開戰了,參戰的還有附近十數個國家,這是一場席捲小半個北域的戰爭,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

說到這,宋將軍身後的士兵們齊聲低喝,手持武器,只等宋將軍一聲令下,就要將華炎二人給刺成馬蜂窩了。

“什……什麼?”華炎慌張道,“大明帝國和大清帝國開戰了?草民的確不知啊,這一兩年,草民和叔父一直都在荒山開採礦石,根本不知曉外面的事情。”

“開採礦石,開採什麼礦石?”宋將軍冷聲道。

華炎雙手顫抖着從懷裏掏出一塊紫色的拳頭大小礦石:“就……就是這種礦石,可是沒等我叔父二人將礦石運出來就被搶了,我叔父也因此一病不起,最終一命歸西。”

宋將軍一把拿過礦石,仔細查看了一番,便是將礦石給收了起來:“如今大明帝國已經被各國列爲危險國家,通往大明帝國的各類交通方式都被叫停,在這個時候你想回去,只怕是不可能了。”

“不要啊,將軍,家裏我還有一個老母親吶。”華炎忙道,但是宋將軍無動於衷,華炎當即從懷裏掏出來兩塊同樣的紫色礦石,“將軍,這是我僅剩下的兩塊礦石了,求將軍大發慈悲,讓我們……”

宋將軍一把按住了華炎的手,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兩塊紫色礦石收入了自己的空間腰帶中。

“念你家有老母親,這樣吧,我也不能違反規定,送你去大夏帝國的鄂樂城,到時候你再想辦法,怎麼樣?”宋將軍說道。

шшш● ttκΛ n● ℃O


華炎忙感激道:“多謝將軍,多謝將軍。”

宋將軍一揮手,示意看守傳送陣的士兵按照他的指示去做,隨後帶着隊伍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帝雪嬌緊張的站在華炎身邊:“就那麼兩塊紫菱泉石就把他給收買了?”

“這種人,幸好只是圖財而已。”華炎解釋道,“還好他不是那種窮兇極惡的人,要不然你我今天都走不了。”

“你不是都把礦石給他了嗎?他還能拿我們怎麼樣?”帝雪嬌詫異道。

華炎無奈的搖搖頭:“你還是太天真啊,如果他今天把我們當叛黨抓起來,完全可以把我們關押起來慢慢審問,到時候你想想會是什麼後果吧?”

說話間,傳送陣便是開始了啓動,不一會終於是將他們二人送入了傳送空間。

“鄂樂城是什麼地方,距離三清宗的分支會不會很遠?”帝雪嬌問道,這段時間跟華炎的相處,讓她越來越不想回家了,本來她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主,不然也不會揹着帝無影逃出帝都外出遊玩了。

這期間她跟着華炎走南闖北,見識了很多,也對外界瞭解了很多,讓她越發的喜歡上了外面的世界,哪還有心思回帝傲天朝?


“鄂樂城位於大夏帝國東南方位,距離大明帝國和大清帝國都比較近。”華炎解釋道。

“我們還真要去大明帝國?”帝雪嬌問道。

華炎搖搖頭:“通心長老所在的三清宗在大燕帝國,大燕帝國在大夏帝國的北邊,我們到時候還得穿過大夏帝國才行。”

經過一段時間的傳送,二人終於是出現在了大夏帝國的鄂樂城。

當二人出現在鄂樂城的時候卻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原本應該是繁華熱鬧的城池此刻硝煙瀰漫,屍橫遍野,顯然是剛剛發生了一場大戰。

“點子真背!”華炎忍不住啐了一口,身後的傳送陣處於無主開啓狀態,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傳送陣來到鄂樂城,因爲這裏的空間座標是時刻開啓的,但是想離開就麻煩了,因爲沒有人來操縱這傳送陣。

帝雪嬌看着滿地的屍體忍不住作嘔:“這裏到底怎麼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