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花了很長時間,外婆才說出別叫醫生四個字!

葉靈不肯,雖然意識回緩略快,初步判斷為輕中風現象,也必須到醫院做各項檢查,制定適當的治療方案,然後……

「不…要…花…錢………」

外婆眼裡一再哀求!

葉靈一直搖頭。

急性腦血管不管出血症還是堵血症,都需要及時送往醫院,使用藥物治療會有效控制病情的進一步惡化。

但是,當她的呼救引來大人的時候,他們只是幫忙把外婆移到床上,然後說了些可憐的話就離去。

她拉住一個人讓他借自己手機打電話,他低頭看看自己,還對未走遠的人嗤笑一聲說道:「送醫院?醫院那種地方,能隨便進去的嗎?」

「我外婆……」

「養著吧,還能怎樣。」

「是啊!去一趟醫院少說好幾百,上次我那個外孫在城市裡上了趟醫院,就感冒發燒,住了一個星期,花了一千多啊……」

「就是,現在的醫院,就是以前的衙門,沒錢別進來咯」

「對啊,這羅老太就一個女兒,幾年不回來不說,還把孩子丟給她養,真是作孽啊……」

「現在羅老太出事了,讓孩子怎麼辦啊?」 ……

「主人,要小心,他們恐怕有狙擊手!」

美姬子望著四周的樓頂,憑著多年的戰場經驗,敏銳的對林逸道,在戰場上面,最可怕的就是這些狙擊手,躲藏在暗處,肆意收割著對手的性命。

「我知道,」林逸冷聲道:「你們兩個人跟在我的身後,我有辦法讓他們沒有動手!」

「嗯!」美姬子應了一聲,緊緊的跟在了林逸的身後。

銀狐也不敢怠慢,他知道羅斯才爾德家族這些手下的厲害,他的身手雖然比不上林逸這種超一流的高手,可在地下世界裡面也是佼佼者,面對這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手下居然有些吃力,他可不敢挑戰這些狙擊手的能力。

林逸粗略的看了一眼這大樓上面的那些狙擊手,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慢慢的走向一旁的車子。

「怎麼樣?」銀狐看到林逸快要離開了,趕忙摁著耳朵上面的通訊系統問道。

「不怎麼樣,」那邊的狙擊手頭目嘴角抽動了一下:「果然不愧是刀鋒,果然厲害,用萊頓少爺的身子擋住了他全部的要害,貿然狙擊,恐怕會傷到萊頓少爺!」

「可惡!」劉奇氣的差點跳起來,可是又沒有一點辦法,只能任由林逸把萊頓給抓走,不過他也不敢怠慢,讓手下人偽裝起來,隨時監視林逸,看林逸能到什麼地方去。

而此時的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老羅斯才爾德正悠閑的聽著音樂,嘴角還掛著一絲笑容,可想而知,他非常享受現在的生活。

不過管家老喬治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在老羅斯才爾德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什麼?」老羅斯才爾德差點跳起來,表情當中儘是不可置信:「你說刀鋒抓走了萊頓?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老喬治苦笑一聲道:「萊頓少爺的貼身保鏢劉奇說的。」

「劉奇這傢伙簡直是個廢物,虧得我還把萊頓的安危交給了他,沒想到這麼輕鬆就被林逸把萊頓給抓走了,他現在在哪裡?讓他來見我!」

老羅斯才爾德暴跳如雷,萊頓可謂是他的心頭肉,現在居然被林逸給抓走了,怎麼能不生氣?甚至心臟都有些受不了了,趕忙捂住了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一旁的老喬治趕忙輕輕撫著老羅斯才爾德的後背,拿出了救心丸,給老羅斯才爾德服下,沉聲道:「老爺,現在不是懲罰劉奇的時候,劉奇的身手雖然不錯,可不但和林逸交手,還要保護萊頓少爺的安危,這真的有些太難了!」

老羅斯才爾德只好點了點頭:「馬上,馬上讓劉奇給我盯住刀鋒,告訴他,如果萊頓有半點閃失,我要他的命!」

「是!」老喬治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而此時的林逸,挾持著萊頓,和銀狐美姬子二人來到了在柏林郊區的臨時據點,把萊頓扔到了房間裡面,那些銀狐雇傭軍團的手下就像銀狐說的那般,一個個眼睛都在放光,如同許多年不曾吃肉的餓狼一般。

「老大,這傢伙是誰?」一旁的幾名手下嘴角掛著奸笑,在銀狐的耳邊問道。

「千萬不要亂來,這可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大少爺,他對我們有大用處。」銀狐輕哼一聲道。

「是,我知道了!」手下訕訕一笑道。

林逸則是冷哼一聲道:「怎麼不敢亂來?萊頓現在在我們的手中,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只要不傷及他的性命,怎麼樣都可以!」

聽到林逸的話,一旁的那些手下的眼睛俱是放出了光芒,不過眼睛都還放在銀狐的身上。

林逸發話了,銀狐也就不好說什麼,畢竟他也是為林逸辦事的,當下只好擺了擺手:「行了,就交給你們了,不過記著,別弄死了他,弄死了他,你們都要給我償命!」

「是!」眾位手下俱是掛上了笑容,一個個走進了一旁的小房間裡面。

此時的萊頓,全身上下被五花大綁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緊張,林逸的名聲他也聽過,知道羅斯才爾德家族現在正處心積慮的對付林逸,現在他卻落到了林逸的手中,也不知道林逸會怎麼對付他。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幾名銀狐雇傭軍團的手下走了進來,望著細皮嫩肉的萊頓,嘴角俱是掛上了笑容。

萊頓感覺到了這幾個人的惡意,想起來銀狐的話,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冷顫,趕忙道:「你們……你們要幹什麼?」

那幾名手下冷哼一聲道:「當然是來伺候伺候你這位大少爺了,嘖嘖,細皮嫩肉的,一定會非常的好玩!」

萊頓愣了一下,趕忙掙扎了起來:「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不會放過你們的!」

「哼,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用羅斯才爾德家族來壓我們,兄弟們,上!」領頭的那名銀狐雇傭軍團的手下冷哼一聲道。

旁邊那幾名鬍子拉碴的手下搓著手掛著笑容了走了過來,其中一名男子「嘿嘿」一笑:「大少爺,一定要放鬆,千萬不要緊張,不然會很疼的哦!」

「不要……不要……」

「哈哈……」

房間裡面傳來了萊頓的慘叫聲和銀狐雇傭軍團這些手下的笑容,如同一群人在強迫良家少女一般。

聽著房間裡面的聲音,銀狐哈哈大笑:「刀鋒老大,我估計這位萊頓大少爺還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嘖嘖,想起來我都覺得解氣,平日里羅斯才爾德家族一直壓制著我們,沒想到他們也有今天!」

「行了,別高興了,接下來我們就要好好的探討一下問羅斯才爾德要一些什麼了,」林逸冷笑道:「這一次我一定要讓老羅斯才爾德知道我的厲害,以後再也不敢跟我作對!」

「刀鋒老大,我覺得老羅斯才爾德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日後恐怕還有難事。」銀狐琢磨了一下道。

林逸則是擺了擺手:「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現在萊頓在我們的手中,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倒要看看他羅斯才爾德會怎麼辦!」

銀狐點了點頭,靠在沙發上面抽著煙,聽著一旁房間裡面的聲音,覺得心情爽快無比,這一次綁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接班人,哪怕是死在這裡,那銀狐的名聲也一定會在地下世界流傳,經久不衰,而羅斯才爾德家族日後也多了一筆墨點,接班人居然被人給……

「主人,不好了,」就在這個時候,美姬子從外面跑了進來,焦急道:「外面來了一大群人,我估計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

「來的好快呀!」銀狐的眉頭緊鎖了起來,站起身來,望著林逸:「刀鋒老大,現在我們怎麼辦?」

「怕什麼,」林逸輕哼一聲道:「來就來唄,反正萊頓現在在我們的手中,晾他們也不敢亂來!」

銀狐點了點頭,輕哼一聲道:「我看這一次就讓老羅斯才爾德親自來和我們談,一定要放他點血,要不然也太便宜他了。」

「沒錯,你說的對,你好好的想一想我們該要些什麼,」林逸笑著道:「要的越多越好,反正羅斯才爾德家族這麼有錢,不怕那一點!」

「這……」銀狐猶豫了起來:「說真的,我還真沒想過該要些什麼。」

「那就慢慢想,不著急,等老羅斯才爾德親自來和我們談了再說。」林逸舒服的靠在沙發上面,翹起了二郎腿,嘴角儘是笑容。

倒是銀狐,現在越來越佩服林逸了,是真的沒想到計劃會這麼順利的成功,果然,跟著林逸是沒錯的。

…… 她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及時的把外婆送去醫院!

可是所有人都阻止了她!

「你連120的車費都付不起,急救車是不會來的。」

「對呀,就算幫你送去了,你沒錢交還是會被扔出來的!」

「算了吧。」

要錢她就去借錢!

可是沒有人肯借!

外婆還好的時候看她情面已經借過了,還有的沒有還,現在她一個九歲的娃,誰相信她有還錢的能力?

她哭著哀求,但是沒用,最後差點下跪,才有人給了她十塊錢。

「給外婆買點吃的吧。」

總裁大人進錯房 可憐她們的錢!

葉靈拿著十塊錢,走到了村裡頭的一家小診所。

她焦急的找著醫生!

「爺爺不在,怎麼了?」一個十來歲的男生走出來。

重回一把火 「我外婆生病了!可以請醫生過去看看嗎?!」

診所里有人認出她來。

「小月,你外婆怎麼了?」

葉靈把癥狀說了一下。

那人嘖嘖地搖頭:「難哦,前年老鄧頭不是也這樣?後來他兒子送醫院去,醫了不少錢,最後還是落得個人不人的,硬是拖了幾個月,最後還是走了。這病就是花錢哪。」

診所里還有幾個老太也在跟著七嘴八舌哀聲嘆氣。

葉靈並不想聽太多的話,只是拚命問著醫生的去向。

把男生扯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老人家終於從外面進來!像是老中醫的模樣。

葉靈趕忙上去拉住人,求他救人!

「你是秦家那丫頭?」

葉靈點頭!

老人聽完她的表述,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能把癥狀說得如此清淅,不去他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個你拿回去給你外婆吃吧。一天三次,吞不下去就碾碎了吃。」

葉靈看是一小瓶的丹參滴丸。

「這個不是……」救心臟的嗎?

「去吧。」老醫生卻對她揮揮手!

什麼意思?連看都不去看一眼嗎?!

葉靈拚命的求人,這個時候,除了求是最能用的辦法了,她連外婆都扶不起來,如何帶她過來看醫生?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也看到過,如果沒錢,去了大醫院也只能當醫鬧處理,並不會網開一面,統一的意見就是不能開先例,否則每個人都來鬧一鬧就不收錢,醫護的工資都不用付了。

不會有例外。

即使她去折騰。

葉靈慢慢沉靜下來,這個時候,不能急,急也沒用。

她知道秦小月很愛她的外婆,所以在眼睜睜看著外婆痛苦而無能為力的時候才想著結束一切。說到底不過是個九歲的孩子,還沒長大就要承擔她擔不起的擔子,就算她再乖巧懂事,也賺不來醫治外婆的醫藥費!

而現在,她已經不是小孩了。

在她沉默的時候,有老太嘀咕說:「你連出診的費用都給不起,去又有什麼用?」

盛寵小農女:妖孽邪王,撩上門 抬眸看了一眼,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醫者父母心,但是不能把所有的病人都當自己的孩子來醫,因為那不收錢。

以此謀生,便要遵守生存之道。

葉靈明白。

「羅醫生!錢我可以先欠著!請你……」

「小月,欠了你怎麼還啊?」一旁的老太馬上就懟了一句。

葉靈低頭。

「我可以上山挖草藥!羅醫生,你幫幫我外婆,你先把她的病情穩定了,欠你的我一定還你!現在救人要緊,求你大慈大悲行行好吧!我擔心外婆要是有什麼事,我怎麼辦啊?……」

小孩子嗽嗽的掉眼淚,旁邊的男生終於開口:「爺爺……」

老醫生終於在不斷的哀求中嘆氣。

看看孫子,終於還是答應了走一趟。

葉靈並沒想到,來一趟跟沒來也沒什麼區別。

外婆虛弱的連喝水都困難。

老醫生看看幾歲的娃,一個勁的搖頭。

「羅醫生!你別總是搖頭啊,有什麼事你儘管說,需要什麼……」

「孩子啊,你外婆這病只能養著……」

「你可以開藥啊,你放心,葯錢我會……」先欠著。

老醫生看著床上老太的搖頭,知道也是不願意拖累了外孫女。

斟酌了下便說:「娃啊,你外婆這個病,需要躺著好好休息,你照顧好她,給她吃些清淡的食物,熬些……粥喝,然後多幫她按按手腳,多按按……就好了」

葉靈看著老醫生,抿嘴不言。

真當她小孩子來忽悠啊!沒有藥物的治療,單是注意飲食與後期康復治療,能起多大作用啊!得先把血管通了啊,她之前……

葉靈靈光一閃,對啊,她不是學過嗎?在艾晴的世界,她啃了好多本醫書,也跟著林醫生學了一些……

她……可以自己醫!

可是她什麼都沒有!

葉靈告訴自己不要急,這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

看著手上唯一的一瓶葯,葉靈決定還是按醫生的吩咐給外婆服下了!

現在她要想辦法,怎麼才能弄到葯給外婆治療……

「小月姐姐小月姐姐,婆婆是不是受傷了?!」

葉靈抬頭,看見一個小娃衝進來。

六七歲的樣子。

跑到床邊看見外婆的樣子,立馬扁了嘴。

葉靈斂斂眸,這個是秦小月的鄰居,七歲,剛上一年級。

「小月姐姐,婆婆怎麼了?」

「婆婆生病了。」

「那痛不痛?小月姐姐,給婆婆吃藥了嗎?」

葉靈看著一臉天真的小傢伙,眼睛澄亮澄亮的,心思直白透明,不管大人如何的交往,小孩的心思卻是沒有隱藏的。

她放低聲音道:「吃過了。讓外婆好好休息,不能吵著她哦。」

「嗯,我知道。」小傢伙躡手躡腳的上前,看了看老人,像母親平時哄他一樣:「婆婆你好好睡,等睡醒病就好了。」

老人眼裡發出慈祥的光,努力地點點頭,想說話,但葉靈阻止了她。

「小月姐姐,你做飯沒有?要天黑了。」小傢伙提醒道。

葉靈這才想起需要做些食物給外婆吃。

她可以餓著,可是這個時候外婆需要更好的照顧。

她來到廚房,簡陋得只有簡單的幾樣鍋碗瓢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