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芊流惠馬上搖頭道:「不不不,我感覺往這邊走會很危險,我覺得應該往這邊走,會安全一點,走這邊吧,」

「……」石炎心中也不由在想,這個女人的話真不能信啊, 不過石炎也沒有理會芊流惠的話.而是按照自己的感覺向那個方向掠了過去了.芊流惠跟不跟上來石炎也是懶得理會了.

芊流惠見石炎竟然不聽自己的意見.也不由的嘴巴一厥:「喂別走那邊啊.我有預感會很危險的.我怎麼不相信我呢.喂.你真走啊.等等我.」雖然嘴上說著.不過芊流惠也還是追了上來了.還對石炎掀了掀鼻子道:「不聽本姑娘言.吃虧在眼前.你就等著看吧.」

石炎也懶得理會.繼續的前進.一路上雖然氣息非常的壓抑.不過一路上倒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了.這裡面倒也是平靜的很.平靜的甚至讓人有種錯覺.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不過石炎卻是知道.往往大危險都是藏在這種平靜之中的.越是這樣的情況.就越要小心警惕了.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了困境之中了.

有些表象.只是拿來迷惑人心的.一旦你上了當了.那就危險了.

所以石炎也是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不敢有絲這毫的鬆懈.忽然.石炎的眉頭一皺.一塊岩石後面忽然飛掠殺出了一道身影了.一道寒芒也是化做了一道極為可怕的光芒向著石炎射殺了過來了.

「是傀儡.」石炎的目光一挑.馬上就知道是有傀儡了.不過還好.只是一尊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罷了.這樣的傀儡對石炎來說是完全沒有什麼威脅力的了.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那實力就是神通四重境初期.只是身體的防禦能力強了一點罷了.總的來說.可以擋的下來神通四重境中期的攻勢吧.不過石炎現在的實力.那完全可是可以堪比弱一點的神通五重境的了.

所以來說.這一尊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石炎自然是不放在眼裡了.

「嗯不對.不止一尊傀儡.傀儡的數量還是不小.」石炎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了.因為隨著這尊傀儡的殺出.一道道傀儡也是衝殺了出來了.有些傀儡只是出現在一下.又一閃而沒了.猶如一尊鬼影一般.神出鬼沒.一道道傀儡.也是出現在了四周.而且他們也是有規律似的在那裡穿梭.時隱時現.神出鬼入.也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一看這陣勢.石炎也是有些驚訝:「是傀儡陣.竟然將這些傀儡訓練出來了一個傀儡陣.不錯不錯.這倒是個好東西.這竟然是由三十六尊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組成了一個傀儡陣.光是這個傀儡陣的威力.都足可以斬殺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了.沒想到.我才剛上太滄島.就給我送來了這麼一份大禮了.」

石炎也是搖了搖頭.這個傀儡的陣的威力確實是有些可怕了.讓石炎也是嗅到了幾分危險的氣息了.就是他不好好的對待的話.那都有可能會吃大虧了.

這樣的傀儡陣其實石炎倒也不算是陌生了.因為有虛境界的時候.也是碰到過這樣的傀儡陣了.不過那個跟這個一比.自然是差的多了.這個傀儡陣.才是真正歷害的傀儡陣了.而且這些傀儡.也明顯是會擋下外來之敵了.

咻..

一尊傀儡快速的向石炎殺來.石炎也是馬上的一劍斬殺了出去.頓時將那名傀儡擊退了出去.而那名傀儡一退回去.直接就隱藏到了一塊岩石之後.直接隱沒了身體了了.這四周也是有著一塊塊的岩石.不僅是岩石.這裡的空氣中也是瀰漫著濃郁的霧一般.讓視線很受阻.此時這邊的『霧』更濃了.視線根本就看不遠.

加上四周怪石嶙峋.奇石非常的多.所以讓那些傀儡躲藏起來也是非常的容易了.

唰..

忽然又是一尊傀儡從石炎的身後忽然的殺出.手中的劍也是閃爍出了寒星.要將石炎斬殺當場了.

石炎的反應速度自然是極快.反身就是一劍斬殺了出去.也自然是將那名傀儡給打退了.而此時芊流惠也是緊緊的挨著石炎.一幅要讓石炎保護她的樣子.她手中的劍.甚至都還沒有出鞘了.只不過.她此時倒也還是鎮定的很.眼眸之中也沒有流露出什麼驚恐之色了.光是這份鎮定.倒也是非常難得之事了.

咻咻咻..

這一次一下子就殺出來了五名傀儡了.從五個方向突然的殺了出來.而且速度都是非常的快了.又是同時的殺出.也是讓人很難完全的防備的下來了.

石炎也是對芊流惠道:「你自求多福吧.我不管你了.」說完.石炎也是直接的殺了出去.不能再在那裡以靜制動了.再呆在原地不動的話.那就會很吃虧了.所以此時.石炎也是主動的迎擊了.

看到石炎直接跑了.芊流惠也頓時有些急了.跺了下腳埋怨的道:「喂你是不是個男人啊.你怎麼能丟下我自己跑了呢.你也不太負責任了.萬要我受傷了怎麼辦.唉喲.這幾個傀儡還真是討厭了.還真以為本姑娘是好欺負的了.」

一邊說著.芊流惠手上的動作倒也是不慢啊.她手中的劍終於是拔出了劍鞘.劍了出瞧.一劍鋒芒斬出.頓時一道道劍花也是打了出來.竟然足足有成千上萬道劍花之多.而且每一道劍花都具備著驚人的攻擊力.這萬千的劍花直接的向兩尊傀儡殺了過去.也頓時將兩尊傀儡打的倒飛了出去了.

石炎一邊擊退著這些傀儡.一邊也是領悟著這傀儡之陣了.這對石炎傀儡一道的修世也是有著一些幫助了.此時石炎.也只能是想通過這個來增加自己的感悟.來修練傀儡之道.來讓自己在傀儡一道上的修為與日具增了.

石炎的實力也足夠是強.不管這些傀儡怎麼變換著招數.怎麼變幻著進攻的路數.也怎麼變化著傀儡的數量.石炎都能夠完全的抵擋的下來.不會受到這些傀儡的傷害了.

而這些變化之中.也是蘊含著傀儡之道了.煉製傀儡.不是簡單的用材料將一尊傀儡的樣式給煉製出來.如果只是用材料將樣式煉製出來.那就不是傀儡.那只是木偶了.而真正的傀儡.是要『靈』的.是有思想的.就像是人一樣的.一尊歷害的傀儡.跟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兩樣了.而能讓傀儡真正的具體實力.那才是最難的事情了.

比如說一尊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要賦予他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實力了.要賦予他一門神通法門了.這才是最難的事情了.而此時.石炎也是借著這些傀儡.來一個管中窺豹.來研究著這些東西了.而這些東西來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來研究.效果顯然是要比石炎閉門自己研究要好上不少了.

「這些傀儡並沒有被賦予一門歷害的神通法門.所以這些傀儡的實力都很普通了.」石炎心中暗忖.要賦予一尊傀儡一門神通法門的話.那就是非常難的事情了.不過那樣的話.就會讓這尊傀儡的實力變強上不少了.

比如要是石炎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詣足夠深的話.直接給傀儡賦予上九龍鎮山神通法門.那完全可以將一名神通四重境初期的傀儡打造出神通四重境後期甚至是巔峰的實力了.不過這樣的賦予.難度太大太大了.

一般的傀儡來說.都不會賦予神通法門的.只是利用他們本身的能量.賦予他們一些基本的劍法.這樣就可以讓他們發揮出相應的實力了.

在與這些傀儡戰鬥之中.石炎也感覺自己像是打開了一扇門了.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確實是收穫不小.這樣帶來的感悟.也是最直接的了.一邊領悟著.石炎也是一邊對照著《萬法傀儡篇》.這樣相互的促進.也是讓石炎的領悟在點點滴滴的增加了.而這樣的增加.也是一種非常大的進步的象徵了.

所以讓石炎.也一時是沉浸在了其中.有些忘我似的了.這些傀儡的攻勢越兇猛.那對石炎來說就越好了.他也越希望是這樣了.

而另一邊.芊流惠就沒有這麼愜意了.她也是被這些傀儡纏的很煩很頭疼了:「真是討厭啊.這些傀儡太討人厭了.不行不行.看來本姑娘不動用點實力.是不行的了.哼哼.那就展露一次本姑娘殺伐果斷的一面吧.顫抖吧傀儡.敢跟本姑娘斗.你們還不夠格.」

芊流惠手中的劍一拌.招式一變.萬千的劍雨竟然化成了線.一條條由劍氣組成的線迷布在了一起.如是一道強烈的光束一般的向那幾尊傀儡打了過去.而這道光束一打在那幾尊傀儡的身上.可怕的威力竟然直接的將那幾尊傀儡的身體直接的打穿了.切割出了一道道碎片了.

芊流惠這一劍之威.竟然一下子便是摧毀掉了五尊傀儡了.這一劍的收穫.也是讓芊流惠一臉興奮心喜了.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耶.這才是本姑娘的真正實力嘛.哼哼.就你們這些小傀儡也敢跟本姑娘斗.也想殺本姑娘.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嘻嘻.我可還有絕招都沒有拿出來呢.我就早說過嘛.本姑娘的實力歷害著呢.就算是一個人偷偷的跑出來玩.又能有什麼危險呢.」

「就是一名神通五重境.也不能奈本姑娘何吧.所以怕什麼嘛.神通五重境以上的強者.可是不會輕易的在外面走動的.而且來說.那種的強者.也不會難過我一個小姑娘了.真要是碰上了那樣的強者.大不了我直接自報家門了.相信還是很管用的了.嘻嘻.我越來越發現我太聰明了.」

芊流惠在那裡洋洋得意.石炎剛才也是關注到了這邊了.眉頭也是不由的微微的皺了一下了.芊流惠的實力確實是讓石炎也很有些意外了:「她還真是深藏不漏了.我就覺得她很不簡單.看來果然是沒有錯了.她的年紀跟我差不多.看樣子實力就算是比我.也差不到哪裡去了.果然.我還沒有驕傲的資本.我的目光不能放的太短了.」 由於芊流惠一下子破壞了三尊傀儡,所以也是打斷了石炎的領悟計劃了,倒也是讓石炎一陣鬱悶了,在自己關鍵的時候,這個野蠻小公主竟然湊上了一腳,

而且三尊傀儡被破壞,其他的三十三尊傀儡也頓時有些瘋狂了起來似的,竟然全部的沖了出來將石炎兩人給圍了起來了,看到這樣的陣勢,也是讓芊流惠柳眉都是不由的一陣,也是不由的後退退到了石炎的身邊來了,背靠著石炎道:「我是不是闖禍了,」

石炎沒好氣的看了芊流惠一眼道:「你說呢,」

其實石炎早就看的出來,這個傀儡陣意在困住闖入者,當然了闖入者的實力要是太弱的話,那被殺了也怨不得人了,但要是闖入者的實力還強行的話,那就可以抵擋的下來了,但想要從這裡出去,就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了,就是一個大考驗了,而這份考驗,顯然是太滄設下的,而且這樣的考驗,也是針對著傀儡一道的,

要是能夠闖過這份考驗,那說明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詣就還很不錯了,

本來石炎在傀儡一道就疏忽了,一直都想要好好修練一番,這一次對石炎來說本來是一次比較好的機會的,如果再給石炎點時間去領悟的話,石炎有信心可以找的出破解這個傀儡陣的辦法了,也有信心在傀儡一道上有著一個不小的進步了,

可惜啊,功敗垂成了,

芊流惠看了下四周,然後點頭道:「我想應該是了,我又不知道這些傀儡不能毀了,看來,我真的是惹怒了他們了,現在他們要來殺我們了,三十三尊傀儡,感覺壓力好大啊,怎麼辦石炎,」


石炎道:「還能怎麼辦,事已至此,只有殺了,」

話音一落,石炎也是率先的殺了出去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是沒有辦法了,所以只能是殺了,青劍神通催迸殺出,威力還是異常的驚人的,不過這引起傀儡也還是有些陣法在那裡,如果是單一對一的話,石炎完全可以秒掉一尊傀儡了,但她們以六尊傀儡為一組,形成了一個小的傀儡陣,配合的更是天衣無縫,

所以,這讓石炎斬殺這些傀儡的難度也是增加了不少了,不過再有難度,這些傀儡的實力畢竟也只有神通四重境初期了,在石炎面前還是不夠看的,所在以石炎的全力催打之下,這些傀儡自然也是馬上的落敗了,也是直接的被石炎給斬殺摧毀了,

傀儡的數量越少,威力就越弱了,所以也不有用多會,基本上來說是沒有多大的困難的就將所有的傀儡完全的摧毀了,三十六尊傀儡,就這樣被毀了,石炎也是不禁的搖頭,這樣的摧毀傀儡,會不會惹怒太滄呢?要是惹怒了這尊,那豈不是有大麻煩了,

芊流惠走了過來拍了下石炎的肩膀道:「歷害嘛,這些傀儡根本不夠你看的啊,虧我還有些擔心呢,沒想到,你這就給全部的解決了,果然啊,高手高高手啊,我就喜歡跟這樣的高手交朋友,安全,」

「可我不想跟你這樣的惹禍精做朋友,」石炎撇了下嘴道,

芊流惠頓時杏眼一瞪道:「我不就是惹了一次禍嘛,怎麼就成惹禍精了,」抗議啊,不服氣啊,

石炎道:「你真覺得會只是一次,你現在害的我們殺了這麼多傀儡,每一尊傀儡都是價值不菲了,太滄喜怒無常,殺人如麻,我們摧毀了他這麼多傀儡,你說他會不會一生氣之下,就要出手殺我們呢,要真是因為這些傀儡而惹怒了太滄,你說說睦你這是不是惹了大禍,」

芊流惠一聽也是微微的一楞,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這才道:「你怎麼不早點說呢,完了完了,你這麼說的話,我好像確實是惹了大禍了,我們一下子摧毀了三十六尊神通四重境的傀儡,要是太滄真的發怒的話,那我們就有大危險了,不過,,他自己既然在這裡設下考驗,遊戲他人,那應該不至於這麼小氣吧,可是,太滄這種喜怒無常,性格怪癖之人,是不能用常理去揣奪他了,」

「不行不行,我感覺有些危險了,要不石炎我們逃吧,這個任務我們放棄吧,」

石炎搖了搖頭道:「任務都已經接了,怎麼可能輕易的放棄呢,我做事可從來都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你要是害怕,你一個人出去吧,這裡也確實不太適合你呆了,你跟著我,反而會影響我了,」

「喂喂,你什麼意思嘛,這麼快就要過河拆橋了,哼哼,誰說本姑娘害怕的,我才不害怕呢,本姑娘什麼樣的大場面沒見過,什麼樣的歷害人物沒見過,不就是一個太滄嘛,本姑娘有什麼好怕的,叫我一個人出去,我才沒有這麼傻呢,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別說本姑娘不講義氣,這兩個字本姑娘可是從小就會寫的,反正,我跟定你了,」芊流惠道,

雖然嘴上說不怕,但是那一雙清秀的眼睛也是四處的打量了直來,似是生怕太滄要殺出來奪她的性命一般了,看的出來,她此時也是有些忌憚擔憂了,


石炎道:「別,我無福消受,你還是跟別人吧,」

聽到石炎的話,芊流惠也是微一楞,這才反應了過來,原來是自己話里『跟定你了』有些歧義了,芊流惠也是剜了石炎一眼:「喲,我說石炎,看你覺得你挺老實的,怎麼也這麼下-流呢,我會是那個意思嗎,切,別以為本姑娘是看上你了才會跟著你的,本姑娘只是只是,,很無聊就跟著你一起玩而已了,你可別多想啊,千萬,千萬別多想啊,」

「沒有啊,是你多想了吧,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石炎搖了搖頭,直接的離開了,

芊流惠厥了下嘴,沖石炎遞去了一個鄙視的眼神:「去,裝,繼續給本姑娘裝,我就說,本姑娘如此的漂亮,落落大方,聰明伶俐,必定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少女才對嘛,」

石炎也是不骨理會芊流惠的自戀了,而是在前面帶路前進,芊流惠也是緊緊的跟在了石炎的身後面了,兩人小心翼翼的前進,有了前面的教訓,接下來兩人也是更加的小心了,而且也是明白了不到關鍵的時候,絕對不能再摧毀傀儡了,

畢竟這太滄島上的傀儡,可都是太滄的心血之作,要是摧毀的多了,保不準這個喜怒無常的太滄就會勃然大怒的殺人了,

一路尋下,小半天的時間內,倒是碰到了一些機關陷阱了,都算是比較危險的,要不是石炎兩人的實力很強,只怕都要交待在里了,就是實力一般的神通四重境闖入了這裡面,死的可能性也是高達九成以上了,

而且這太滄島上,也有一些天然的危險,也是非常的可怕的,一旦不慎的話,甚至是連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也是有可能會栽倒在這裡面的,

好在這一路,石炎兩人也算是有驚無險了,平安順利的走了過來了,只不過這一路來,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傀儡了,這倒是讓石炎有些訝異,這裡面不應該是有很多的傀儡嘛,怎麼除了開始遇到了三十六尊,這一路就沒了呢,

這個念頭剛一出,石炎的眉頭就是忽的一皺,因為一尊傀儡跳了出來擋住了兩人去路了,而且這尊傀儡出現的是悄無聲息,直到出現在了眼前,才看清楚,從這尊傀儡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也是讓石炎的眉頭頓時的深皺了起來,也是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了,

石炎馬上知道,眼前的傀儡實力不俗了:「不是神通四重境的傀儡,有可能是一尊神通五重境的傀儡了,這下我們有大麻煩了,」

雖然知道有大麻煩了,但是石炎卻也是戰意高昂了起來,說起來,現在石炎也是有些渴望跟一名神通五重境一戰,以來驗證一下自己的實力到底能不能達到神通五重境的層次了,當然,也是想來激發一下自己了,

聽到石炎的話,芊流惠的玉眼也是有些瞪圓了,目光落到了這尊傀儡上,打量了一會才道:「還真是一尊神通五重境的傀儡了,完了完了,真是玩的太狠了,要不要這麼狠啊,我們只不過是來闖蕩一下的,可不是來送死的啊,神通五重境的傀儡,我們哪裡擋的住啊,石炎,現在一切就靠你了,你要是擋不住的話,我們今天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我的命,就交到了你的手上了,加油吧,我會在一傍替你吶喊助威的,」說著,芊流惠竟然很沒有意氣的退到了一邊的一塊岩石後面去了,而且還對石炎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了,看的石炎也是一陣無言以對了,關鍵時候,竟然不給自己幫忙,

不過石炎也是搖了搖頭:「算了,她的實力雖然不錯,不過戰鬥經驗看的出來太匱乏了,有她參戰,恐怕還會對我礙手礙腳了,倒不如,我一個人戰吧,一尊神通五重境的傀儡,不管了,先拼了再說,我的實力,也不見得就拼不過一尊神通五重境的傀儡了,只是希望,這尊傀儡的實力,別太強了吧,」

石炎狠咬了咬牙,也是激發出了自己心中無限的戰意了,戰意噴涌之下,讓石炎有幾分豪氣衝天的感覺了,

那尊傀儡手持著一柄造形有些奇特的重劍,閃爍著寒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尊戰神一般的立在那裡,威懾著一切,誰敢靠近他,就要將誰斬殺於他的劍下一般,戰神當關,萬夫莫敢來闖,

這種感覺,也是讓石炎非常的難受了,他可是極少有這樣的感覺了,所以,石炎也是低喝了一聲,身形一掠殺是殺了出去了,青劍神通再次的催打了出來,一道道青芒也是激殺了出去,光芒映耀,可奪日月之輝,每一道青芒,都是無比的可怕,都可以撕裂空間似的,轉瞬便是殺到了那尊傀儡的跟前了, 在石炎殺到那尊傀儡的跟前之時,那尊傀儡也頓時是動了,他手中的劍也是高高的揚起,忽然猛的往下斬了下來,一劍落下,也是打出了千丈的光芒,而這道可怕的光芒,竟是生生的將虛空撕裂了開來,一劍掃蕩而下,氣盪諸天,生生的要將這片天地都直接的分割成兩半了,


這一劍之威,也是達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了,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峰,也會這一劍給直接的斬成兩半了,

轟,,


兩人的劍勢之威很快便是在空中交鋒在了一起,迸發出了可怕的氣勢,氣漩如海,波盪了開來,如是掀起了一場海嘯一般,聲勢,也是異常的嚇人了,將這方圓千丈之內,也是夷為平地,所有的岩石,也是直接的被壓成了粉碎,化為了煙灰了,

這一次交鋒,也頓時是讓石炎連連的後退了,握劍的手竟然是被震的生生的作痛,隱隱的發抖了,這讓石炎心中也是一片驚然之色:「好強大的一劍,好可怕的力量,境界應該是神通五重境初期沒有錯,但是卻是賦予了一門五口的劍法類神通法門,層次來說,應該只有熟練之境,不過,畢竟是五品的神通法門,」

「這樣的實力,我根本就敵不過,想要強行的衝破過去,太難太難了,」

石炎也是禁不住的搖了搖頭,面色凝重,眼裡也是流露出了幾許深思,他也是在思考著要怎麼來應對了,強行的突破不行,那就只能是想他法了,這麼一尊強大的傀儡鎮守在這裡,這應該也是太滄設下來的一份大考驗了,既然是考驗,那應該就會有別的辦法了,畢竟來說,太滄最歷害最出名的還是傀儡一道,他在太滄島上設下的考驗,多也應該是跟傀儡一道相關的東西了,

所以來說,石炎現在也是往這方面來考慮了,希望可以在這方面尋求到突破的辦法了,

芊流惠忽然跑了過來,有些擔憂的樣子道:「連你都不是這傀儡的對手了,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呢,這份考驗太難了吧,傀儡一道我完全不會啊,你應該會傀儡一道吧,現在,只能是靠你了石炎,加油,我們兩個人的命運,可全系你身上了,」

「別吵,我正在想,」石炎道,

芊流惠這回沒有跟石炎頂嘴,而是乖乖的點了點頭,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然後又迅速的跑回了剛才的岩石後面去了,

石炎的目光落到了那尊傀儡之上,沒有進攻,那尊傀儡也是站在那裡,鎮守在那裡,就似一尊戰神一般,威懾一方,讓人不敢接近,但想要繼續的前進,就必須要從這裡過去了,也就是必須要擊退這尊傀儡才行了,不然的話,就只能是退回去了,

既然來了,那就不管這個任務有多麼的艱難,石炎也是一定要完成了,除非是自己死了,遇到一點困難就放棄,那向來就不是石炎的性格了,越是艱難的事情,石炎就越有挑戰心了,就越能激發石炎的鬥志,石炎就越要去完成它了,

此時石炎心中也是暗暗的給自己較著勁,要找到對付這尊傀儡的方法了,

「弱點,,」忽然一個念頭閃了出來,抓住了這個念頭,石炎的思路也頓時的打開了,腦海之中豁然開朗了起來:「對弱點,傀儡是人創造的,既然是人創造的東西,那就不可能十全十美,就算是頂級的傀儡大師,也不可能煉的出十全十美,毫無弱點的傀儡了,而這個弱點,就像是人身上的一個死穴一樣,只要被打中了,那就危險了,」

「蛇有七寸,人有死穴,而這傀儡,也有弱點,傀儡不像是人,人可以有意識的去保護自己的死穴,而傀儡,則是沒有這方面的意識,因為它只是傀儡,沒有人的意識力,所以,只需要找到這尊傀儡的弱點,然後找擊它的弱點,便是可以制服這尊傀儡了,」

「這既然是太滄設下來的考驗,那他會不會在這上面做文章呢,這尊傀儡上,他也留了一下明顯的大弱點,只等待我去找到,然後制服這尊傀儡呢,」

這個可能性一出來,石炎就覺得可能性非常的大了,要說考驗的話,恐怕也只有這個方面的考驗才是最好最難的了,饒是石炎,也是想了好久,才靈光一動想到了這個方面上來了,而且來說,想要找傀儡的弱點,那太難太難了,不是在傀儡一道上有著非常不錯的造詣,也不可能會找的出一尊神通五重境傀儡的弱點,

石炎目光一挑,戰意再次的噴涌了出來:「想要找出這尊傀儡的弱點,那就必須要多跟它戰鬥,從戰鬥之中去找弱點了,」

想到這裡,石炎也是再次的殺了出去了,不過這一次卻不像之前那樣的強攻猛勢了,這一次只是很平淡的一次攻擊,就像是在打一場熱身賽一樣的了,結果也果然不出石炎所料,這尊傀儡也沒有動用剛才那樣的可怕力量了,而是跟石炎交手了起來,只是保證堪堪的壓制住石炎,不給石炎其他的機會罷了,

石炎的進攻力弱,這尊傀儡出手也就輕一些,石炎的進攻力強,它就也會強一點,遇弱則弱,遇強則強,但就是鎮守在那裡,不會讓石炎過關了,這也讓石炎更加的肯定了,這就是一份考驗了,太滄設下這樣的考驗,倒也是用了不少的心思了,

石炎一邊跟傀儡交手,也是一邊從它身上尋找著弱點了,

石炎的領悟力也是算是極強的了,有著這樣最直觀的考驗,也自然是激發著石炎,讓他快速的領悟到了許多的東西,而這些東西,也是讓他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詣,也是迅速的增加了,以前很多不懂的,或是沒有涉及的問題,今天也都是涉及到了,而且也是讓石炎找到了解答了,

傀儡之道,博大精神,奧妙無窮,而又浩瀚無比,石炎之前所領悟的,也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想要在傀儡一道上走的更遠,那就要撐握的更多,就像是一個知識的海洋,必須要學到許多的東西,才會讓你的知識淵博了起來,

這也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