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與此同時他順手帶下了幔帳,以至於鏡頭只能夠看到兩人模糊的輪廓。

南宮墨在心中罵了一聲小氣鬼,還真不讓其他人看到顧錦一點裸露的肌膚。

想歸這樣想,其實司厲霆倒也沒錯,兩人的模糊更加勾人。

顧錦被他壓在身下,小臉暈紅一片,當然其他人是看不到了,只能看到隱隱綽綽的模糊影子。

司厲霆愛死了她這個樣子,「給朕寬衣。」

他本來就只穿著一層裡衣,顧錦小心翼翼的脫去了他的長衫。

司厲霆緩緩俯身吻在了她的耳後,南宮墨此刻都恨不得進去趴開那礙事的紗帳!

關鍵時刻啊,這紗帳就跟馬賽克一樣。

顧錦心跳「咚咚」跳得飛快,她對上司厲霆那帶著笑容的雙眸之時整個人都已經淪陷。

之前還說他負責躺,她負責動,誰知道到了最後還是讓他掌握了主動權。

就像是在家裡一樣,司厲霆吻得越發放肆。

顧錦看著那一層紗帳,這男人該不會是想要以紗帳被擋著他就真的為所欲為吧?

正好房間里也沒有其他外人,外面的人也看不清楚裡面的人在做什麼。

顧錦感覺到他越發熾熱的身體,她太熟悉這種感覺了。

這是他每次動情的前兆,顧錦瞪大了眼睛。這位大爺該不是想要假戲真做吧! 顧錦心中有些著急,臉上更是驚慌失措一片,她生怕某人獸性大發在這裡吃了她。

司厲霆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可愛的小東西了,自打顧錦回來的那天起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她的性格從小白兔變成高傲的女王大人,雖然現在這樣也很好,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被人欺負。

作為她的男朋友而言,他自然是希望顧錦和以前那樣了,軟軟糯糯的膩在自己懷裡就很好。

畢竟一開始他就是因為顧錦一雙大眼睛閃著害怕光芒才動了心。

他哪裡會真的對她動手,不過是故意逗弄她罷了。

這麼美好的寶貝他恨不得藏起來,才不會給人看去。

看到顧錦紅著一張臉卻又不好開口,以免又要重新再拍一遍。

她只能用眼神哀求他不要亂來,司厲霆終於玩夠了這才結束了這場遊戲。

南宮墨喊了一聲「卡」,顧錦這才覺得自己逃過了一劫。

總裁霸愛之老公你好壞 兩人從床上下來,顧錦已經滿臉通紅,司厲霆則是如沐春風。

「來,下面再補幾個鏡頭。」南宮墨找來了簡昀。

顧錦再補了一點粉底遮住臉上的紅雲,接下來和簡昀的拍攝壓力更大。

哪怕只是補幾個鏡頭,司厲霆恨不得拿著顯微鏡來看,硬是不讓兩人有半點肢體接觸。

顧錦老是覺得有一雙眼睛從背後瞪著她,還好只是幾個簡單的鏡頭。

要是她真的和簡昀有所接觸,顧錦覺得自己肯定要被司厲霆再做三天不能下床。

一場戲結束,她覺得自己都快要累死了,這種累不是身體上,而是心理上的。

「今天就到此結束,明天早戲的不要遲到,大家辛苦了。」

南宮墨也累了一天,渾身都覺得疲憊想要早點回酒店休息。

顧錦去更衣室換衣服,趙粒一直在耳邊嘰嘰喳喳。

「小姐,你和司少拍床戲有沒有擦出火花啊?」

火花?早八百年就擦過了。

「……」

「小姐,司少的身材是不是超棒的?我還沒有見過比他穿西裝更帥的男人了。」

那人的身材一向都很好,雖然胃病之後他瘦了一圈,該有胸肌腹肌一點沒少。

「……」顧錦才捨不得將自己男人的身材告訴別人呢。

「小姐,司少身體的手感好不好?我看司少的皮膚那麼光滑,摸上去肯定很舒服吧?」

手感?好像是挺不錯的,雖然比較結實,但軟硬適中,自己最喜歡趴在他的懷裡。

「小姐,你在想什麼,你好像臉紅了耶。」

「你話很多。」顧錦瞪了趙粒一眼,趙粒趕緊收回心神。

「對不起小姐,我不再問了。」

顧錦急急忙忙卸了妝,才齣劇組一輛黑色轎車就在外等候。

沒有看人她也知道是誰,轉身對趙粒道:「你回去吧。」

「好的小姐。」趙粒朝著那轎車看去,被黑色的玻璃所攔她也看不清楚裡面坐著的人是誰。

顧錦才剛剛打開車門便被一人給攬了進去,顧錦趴在司厲霆懷中沒好氣道:「三叔!」

「蘇蘇,你太慢了。」司厲霆有些不滿的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不重卻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覺,讓顧錦想到之前拍戲的時候。

她一把拽緊了司厲霆的脖子,「三叔,你之前是不是故意戲弄我?」

「我只是好久沒看到蘇蘇可憐兮兮望著我的眼神,以前我可最喜歡蘇蘇這個表情了。」

顧錦有些無奈,「三叔,你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你難道沒有聽說過男人在心愛的女人面前都會變得很幼稚?」

顧錦想了想好像也是這樣,想想司厲霆在別人面前都是一幅拽得跟二五八萬一樣的。

車子並沒有朝著原路返回,而是去了另外一座酒店。

「三叔,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換酒店?」

「蘇蘇,方城最有名的可不是影視基地。」司厲霆提醒道。

「我知道,不過那又怎樣呢?」顧錦有些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方城分為老城和新城,之前咱們呆的地方叫做老城,老城就是歷史文化保存的比較完善。

新城是按照老城的風格修建,風景會好很多,今晚咱們就住在新城,明天我們可以在新城遊玩。」

「可是明天我還有戲。」顧錦雖然和南宮墨關係比較好,但她也沒有隨意到那個份上。

「放心吧我的小蘇蘇,我已經給你請好假了,南宮說你悟性很高。

你的每場戲花不了太多的時間,給你勻一天時間也太大影響。

再說蘇蘇你難道不覺得咱們總是聚少離多,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么?」

司厲霆這句話倒是說得沒有錯,兩人本就分開了一年多。

回來還沒有呆上幾天司厲霆又出差,自己又來拍戲。

司厲霆很快就會回去,兩人再次是分開狀態。

「好,蘇蘇聽三叔的。」她趴在司厲霆懷中,感受著屬於他身體的溫暖。

在司厲霆離開的這些天她也很想念他。

司厲霆在她額上落下一吻,「乖。」

「三叔什麼時候回去?」

「後天一早有個會,聽南宮說你這邊也拍不了多久,最多就是一周多的時間。

到時候我來接你,而且周黎那邊已經請了律師,可能還要走一下法律程序比較麻煩。」

「對不起,都是我惹出來的麻煩。」顧錦輕輕道歉。

「和蘇蘇無關,是我沒有處理好,乖,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啊還是最喜歡微笑的蘇蘇。」

司厲霆寵溺的眼神讓她心中泛起一抹淡淡的漣漪,「三叔……」

這樣的男人她怎麼可能不愛呢?

司厲霆定的酒店和傳統的不同,那是一座很漂亮的中式風情的宅子。

裡面充滿了古香古色的味道,顧錦不知道這可是方城最好的私宅。

一般用於接待大客戶,一天的住宿費也達到了五萬,可以說是天價的房間。

從下車開始就有私人管家貼心的服務,顧錦踩著高跟鞋踏入宅門。

「好漂亮……」

這是典型的蘇式園林風格,一簇蘭花,一座假山,一池水榭也都透著精緻兩個字。

晚上園林處處閃著暈黃的光芒,一些螢火蟲在走廊庭院飛舞。

走進了裡面鼻子還聞到特別的花香味,踩在小橋上可以聽到橋下傳來的嘩嘩水聲。

顧錦看慣了西式別墅,突然有機會可以看到這麼漂亮的中式園林風格建築,整個人都興奮無比。

她像是個好奇的孩子,這裡看看,那裡瞧瞧。

司厲霆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今天這裡選對了,就算顧錦現在貴為顧家大小姐。

在美國的風格都是現代歐式建築,她早就見怪不怪。

司厲霆挖空心思想要給她營造浪漫的驚喜,將從前沒有的全部都給補上來。

「三叔,那邊是蓮葉么?」

「對,夜裡光線不好,等明天我陪你賞蓮。」

「好,那你可不要忘記了。」

「答應蘇蘇的事情我什麼時候忘記過?」司厲霆輕輕勾了勾她的鼻子。

顧錦的腳步輕快,在這樣地方她覺得高跟鞋都有些格格不入。

索性脫了鞋,光著腳丫在路上走著,司厲霆生怕扎了她的腳。

顧錦倒是無所謂,繞了一圈才回到卧室。

兩人的卧室建在蓮池上面,木質的樓梯踩著別有一番感覺。

「那間就是我們的房間。」司厲霆指著二樓的那一處。

顧錦邁著歡快的步子上了二樓,並沒有看到司厲霆嘴角的微笑。

顧錦小心翼翼推開房門,屋中的古風味仍舊很熟悉。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推開房門會是這樣的畫面。門扉帶著「吱呀」的聲音響起,顧錦的腳還沒有邁進去便愣在了當場。 從抬腳處開始滿屋子被鋪滿了白色和紅色的玫瑰花瓣,空氣中還瀰漫著玫瑰的香氣。

這男人最近似乎很執著於送花?劇組的花如果是為了掩人耳目,那麼現在沒有人了他何必多此一舉?

在這樣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花瓣讓人覺得十分唯美,尤其是屋中還擺放了很多特別的蠟燭。

她輕輕踩了上去,腳下一片綿軟光滑的感覺。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進了房間,她單手托腮看向窗外,從高處往下面看會另有一番韻味,十分漂亮。

司厲霆從背後擁住了她,「喜歡嗎?」

顧錦反手抱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純純的,沒有絲毫曖昧的吻。

「喜歡。」

「以後我每天都會給你送花,讓你再扔。」司厲霆懲罰似的咬了咬她的耳垂。

顧錦輕笑一聲,「還在生氣呢?下次一定不扔了。」

「沒良心的小東西,那束花是我親手挑選,親手包裝好讓人郵寄回國。

裡面可是我的一番心意,你竟然無情的丟了。」

顧錦輕輕蹭了蹭他,「對不起嘛三叔。」

司厲霆身上的寒意消失的一點不剩,雙手攬著她的纖腰。

「先前在鏡頭前面連和我接觸一下都不願意,現在怎麼這麼主動了?」

「我不習慣被別人看到,三叔,你最近怎麼老是沉迷給我送花。」

「女人不外乎就是這些東西,包包首飾你又不喜歡,我只有給你送花。

想來我家蘇蘇也太省錢了,之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沒有要求過。」

聽出他話音的調侃,顧錦輕笑一聲:「這個世上最好的就是三叔,三叔都給了我,我還要什麼?

三叔,這裡很漂亮,我很喜歡,想來又是你費盡心思討我喜歡吧?

其實我心中最喜歡的就是三叔,你不用做什麼我都會很喜歡。」

「貧嘴的丫頭,你不需要不代表我不想給,蘇蘇,經過你的生死,我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將一切最好的給你。」

想著那時候自己以為和蘇錦溪生死相隔,司厲霆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經過了那件事,他只有一個要求,顧錦好好的留在他身邊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