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至於那三個外國人倒是沒有傷筋動骨,畢竟他們第二輪就直接棄牌投降了。

最慘的就是那個島國中年人了,他現在桌上的籌碼已經所剩不多了,只剩下兩三百萬的樣子,要知道他剛開始也差不多有兩千萬籌碼的樣子。

何凡本來這局完就已經站起來打算離開了,可看著那個島國中年人一直罵罵咧咧的蹦出鳥語,心情頓時有些不爽起來。

雖然有些鳥語他不懂,但啟蒙教育還是讓他懂一些單詞的,那個島國中年人說的話明顯就是些罵人的話,而且眼神還一直盯著何凡,那樣子像是要吞了何凡一樣。

何凡頓時下了個決定,今晚要是不把這島國人贏得褲衩都不剩,那他就不走了,於是他就重新坐了下來。

「還繼續么!」

這時那個港島青年有些詫異的看著何凡說道,他剛才明明看何凡已經收拾好籌碼站起來準備離開了,怎麼這會又重新坐下來了。

何凡沒想到港島青年會主動詢問,他頓時微微一笑:「繼續,還沒過癮呢!」

港島青年點點頭,要是何凡走了那他就報不了仇了,要知道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拿了一個炸彈,可是卻被何凡的同花大順壓死了,這怎麼說他也得贏一些回來才對。

隨著何凡重新坐下扔下一萬塊籌碼,牌局又繼續開始了,不過現在只剩下四個人了,另外兩個外國人已經退出了。

現在賭桌上就剩何凡、島國中年人、港島青年,還有一個白皮膚的外國人。

隨著牌局開始,美女荷官可不管你人多人少,她依然照常給在場四人發牌。

這局何凡的底牌是一張方塊三,明面上是一張方塊六,也是有機會組個同花順的。

這時美女荷官說道:「黑桃J說話。」

何凡看過去,黑桃J赫然是那個白皮膚外國人手裡。

而港島青年是一張梅花九,島國中年人是一張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忽然,一個聲音從主席台上傳來。

「這是年輕人的舞台,陳賀師傅上來不合適吧!」

陳賀臉色微變,不由的看向了主席台上。

主席台上的其他人也都用驚訝的眼神看著華雪瑩。

陳偉凡沉吟了一下,笑著說道,「哦,怎麼,華師傅認識這個年輕人嗎?」

陳偉凡對華雪瑩還是挺了解的,不說冷若冰霜,但是起碼對別人的事情很少動心思。

但是,剛才這句話,很明顯是沖著保護林桐去的。

華雪瑩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倒是有一面之緣!」

陳偉凡的眼神一凜,神色不變,哈哈大笑,說道,「原來如此啊,看來這位小兄弟也是名門之後啊,竟然跟華師傅有些淵源!」

華雪瑩擺了擺手,說道,「不談這些了,眾位覺得這合適嗎?」

一旁的楊蒙恩則是微微一笑,說道,「既然是武術交流會,那麼誰都可以上台切磋,陳賀雖然年紀不小,但是跟雷霆也是師兄弟,倒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楊蒙恩看著陳賀,淡淡的說道,「陳賀,出手有點分寸,點到即止!」

說著,楊蒙恩眼中閃過了一絲冷色。

陳賀點了點頭,說道,「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會注意的!」

一旁的陳偉凡也是笑呵呵的說道,「武術交流,難免會有一些磕碰,不過,小心為上!」

說完,陳偉凡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華雪瑩。

華雪瑩坐在那裡,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看來,兩人真的沒有太大的聯繫啊!

陳賀伸出自己的右手,面色嚴肅的說道,「楊家太極拳,陳賀,請指教!」

「張三丰太極拳,林桐,請指教!」

陳賀站在那裡,腳下不丁不八的站著,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很明顯可以看出,他的本事要比之前的雷霆要強上不少。

雷霆站在台下,用手拿著冰袋,捂著自己的右臉,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剛才那一摔,由於林桐並沒有收力,雷霆直接摔了個狗吃屎,右臉直接摔在了地上。

雖然沒有破相,但是也已經腫了起來。

對於台上的林桐,雷霆對他是恨之入骨,恨不得自己的師兄能夠在台上打死他才能解自己心頭之恨。

兩人的右臂慢慢的碰到了一起,忽然,兩人由靜到動,手臂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陳賀的臉上露出一絲驚駭之色,他感覺到對方的手臂彷彿有著千鈞之力,趕快將手臂向回微收,一招右攬雀尾,想要將林桐的胳膊帶偏。

雖然,四兩可以撥千斤,但是,首先,你必須要有千斤之力,其次,對方真的只有千斤之力。

陳賀絕對是沒有千斤之力的,而林桐的手上,自然也不止千斤之力。

陳賀驚駭的發現自己的右攬雀尾,竟然沒有讓對方的招式有絲毫的改變,眼瞅著這一拳已經到了胸口,陳賀只能將雙臂架做十字,硬吃了林桐這一拳。

「咔!」

「嗯!」

台下本來正在給陳賀加油的眾位師兄弟驚駭的發現,自己師兄被對方一拳直接打的騰空而起,悶哼了一聲,仰面摔倒在了擂台上。

台下的眾人一陣不知所措的嘈雜聲響起。

陳賀作為楊家太極拳第五代的優秀傳人,在這一代的弟子中,絕對是頂尖的存在,沒想到竟然被一個沒有名氣的小子,一拳給ko了。

忽然,從主席台上,一個黑影騰空而起,飛躍到了林桐的面前,一掌拍出。

林桐沒有想到真的有人會出手偷襲,一驚之下,身子猛地向後退去。

不過,從主席台上又飛出來一個身影,后發先至,一拳打向了楊蒙恩的後背,口中喊道,「楊門主,看招!」

楊蒙恩臉色微變,身形在空中微微一定,也沒有回身。

看到楊蒙恩放棄了偷襲林桐,華雪瑩也沒有繼續攻擊楊蒙恩。

落地之後,華雪瑩站在了林桐的面前,淡淡的說道,「楊門主,這種做法,有點小家子氣了吧!」

陳偉凡也是趕緊打了個哈哈,說道,「哈哈,華師傅,別動氣,剛才楊門主也只是疼徒弟心切,倒也沒有想要怎麼著這位小兄弟,只是嚇唬嚇唬他而已。」

楊蒙恩臉上閃過了一絲難堪,沖著華雪瑩拱了拱手,什麼話也沒有說。

楊蒙恩走向了陳賀,一臉關切的伸手扶起了陳賀,問道,「你怎麼樣?」

陳賀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沁了出來,咬著牙,忍著劇痛,說道,「師父,我的胳膊好像斷了!」

楊蒙恩聞言一驚,趕緊伸手去摸,摸了幾下之後,心中微微一定,說道,「只是骨裂,不妨事,修養個把月就沒事了!」

楊蒙恩將陳賀交給了其他的徒弟,扭過頭來,臉色難看的說道,「年輕人,出手如此狠辣,你師父沒有教過你武德嗎?」

林桐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說道,「我師父倒是沒有教過我偷襲別人的武德!」

「你!」楊蒙恩大怒,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華雪瑩站在林桐的面前,嘴角微微一翹。

陳偉凡則是感覺到一陣頭疼,很明顯,今天,這個華雪瑩是要保這個林桐了,而這個楊蒙恩看來也不想善罷甘休。

「楊老弟,華師傅,大家都是武林中人,磕磕碰碰也是難免,咱們各退一步,別讓同行們看了笑話!」

主席台上的眾位門主也是出來打圓場,終於將楊蒙恩給拉了回去。

華雪瑩扭頭沖著林桐微微一笑,說道,「沒想到你藏得這麼深啊!」

林桐不由的一陣訕笑,撓了撓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能說,昨天跟你打的時候,我還沒學會太極拳呢,你信嗎?

林桐微微拱手,說道,「華師傅,看來這裡不是很歡迎我,那我就先告辭了!」

華雪瑩點了點頭。

林桐從擂台上一躍而下,分開眾人,揚長而去。

主席台上的楊蒙恩眼中閃過了一絲凶芒。

陳偉凡的眼中也是陰晴不定。

華雪瑩的眼中則是充滿了探究的神情。

而雷霆則是露出了陰狠的表情,招呼了幾個和自己關係不錯的師兄弟,悄悄的從人群中擠了出去,尾隨著林桐而去。 吳用抬頭,見晁蓋正一臉着急的望着自己,連忙起身。

邊向對方施禮,邊朗聲道:

「小生可能是喝多了,適才有點頭痛。讓保正哥哥擔憂了,還望哥哥見諒!」

吳天佑在說這話時,並沒有刻意模仿古人,只是在潛意識中,自然而然就脫口而出。

因為剛才吳用的信息,已經全部注入吳天佑的大腦。

吳天佑,已經成為地地道道的吳用。

加上吳天佑前世熟讀「水滸傳」,對水滸中人物的外貌、性格特徵,命運結局,都了如指掌。

知道面前這位晁蓋,就是未來梁山泊之主。

更知道晁蓋英雄豪傑、義薄雲天,廣交天下英雄。

自己的前世,就已經對他非常敬佩。

「都是自家兄弟,說什麼客氣話?學究沒事就好。」

晁蓋說着,先幫吳用拿了條毛巾,讓他擦擦汗。

然後又倒了杯熱茶,給他醒酒。

自己也倒了一杯。

二人邊喝茶,邊又坐着聊了許久。

此時的吳用,也從晁蓋口中,了解到很多當世的情況。

直到天已見亮,吳用家的傭人張媽,開始起來打掃、整理院子,晁蓋才起身,向吳用告辭回家。

吳用送走晁蓋后,關上院門,仔細看着自己現在的家。

他發現,吳用家的房子還算大,原來應該是個大戶人家。

而且,還是書香門第。

吳用走進房間,仔細翻閱房間里的書籍、信件,查看內中的批註。

他想更詳細了解,這個前生吳用的興趣愛好。

他發現,自己的這個老東家吳用,為人機智、聰慧過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