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至於別墅、保健、團隊什麼的,龍江統統不稀罕。老子有錢,不差錢!

所以,他毫不猶豫搖了搖頭“沒勁,我不要。”

兩位長老相視點頭,不貪戀紅塵,此子不錯,眼睛裏紛紛露出了欣慰目光。

突然龍江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個,供奉結婚受不受法律管?”


結婚?倆位長老面面相覷。

二長老恢復了**模樣,捋了捋長長的黑眉毛,傲然道:“供奉們受超能者聯合會約束,基本超脫了國家法律限制。

大家忙於修煉和做團內任務,很少有時間結婚生子,即使結婚,也不受約束,只要你不怕浪費時間,想找多少老婆,沒人管你。”

“真的?”

“恩!千真萬確!”倆位長老一本正經地點頭,超能者終生把升級吸收能量作爲最大的事情,很少有考慮過多的世俗享受。

太好了!

龍江面露喜色,眉開眼笑,一下子跳了起來,露出了興奮至極的笑容。

夏玉兒、曾姐姐、龍小溪、許梓倩,韓輕燕,一串千嬌百媚的大美女在眼前閃現,艾瑪,亮瞎狗眼啊。

如果再加上大胸的琪琪姐,恩,杜姐姐也不錯,瞬間,連串的口水從龍江嘴裏悄悄溜了出來。

“老三,這孩子你了那麼珍貴的能量豆,也沒見怎麼高興,這麼一提娶媳婦,就樂成這樣?”

“老二,我不知道,估計這孩子剛過青春期,憋的夠嗆!”

……

神龍供奉團管理疏鬆,平時不干涉各自行動,有了任務,雲紋玉里面有通知,說的一清二楚。

神清氣爽在價值上億的京都四合院睡了一大覺,龍江又通讀了一遍雲紋玉里的知識,對於供奉掌握的一些基礎東西,有了大概的瞭解。

其他供奉都不在,龍江閒的蛋疼,要了輛車,打算去趟劉家,看一看劉老,另外再找夏玉兒,最好早點揭開誤會。

畢竟, 一想起夏玉兒高挑迷人風姿,龍江內心便充滿期待。

更何況,從不做飯的姑娘,爲了自己做了三天三夜的雞湯,這份情誼,讓龍江有點感動。

宗教局開車的司機英姿颯爽,梳着龍江熟悉的馬尾辮,見了龍江面便瞪大了眼睛:“是你??”

“文溪?”

龍江也認出了女子,是那個揮動銀色絲線,幾乎殺了他的宗教局一處行動女隊員。

文溪一見面,就露出了複雜而恭敬的神色。

當初那個被自己帶人救命的小男孩,似乎突然長大了,幾乎一夜之間,便紅透了半個京都城。

先是救了二處玄空道長都沒有辦法救活的劉老,接着又出手救了瀕臨死亡的8號供奉,徹底贏得長老團的認可,最後乾脆加入了供奉團,成爲高高在上的存在。

現在,京都各大消息靈通的勢力,都知道神龍供奉團,悄然多了這麼一位年輕不像話的供奉。

要知道,華夏供奉,那可是廟堂裏的國家領導人都要尊敬的怪人,他們的社會地位,可不是宗教局裏特派員們所能比擬的。

“文溪姐姐你好。”龍江絲毫沒有架子,嘴巴像抹了蜂蜜,一路上逗得文溪格格直樂,迅速拉近了倆人心理上的距離。

半路龍江手機響了。

陽痿呼哧呼哧的聲音從裏面傳來,電話裏還隱隱約約聽到女人似痛苦似驚喜的叫喊聲,十分惹人懷疑。

“老大,這邊都搞定了,胡地和老範能力不錯,我告訴你一聲。”死胖子得意洋洋,一邊猥瑣地喘着氣,一邊向龍江報告。

電話裏女人聲音越來越不堪入耳,龍江手機聲音調的很大,旁邊開車的文溪臉都聽紅了。


龍江連忙調小了動靜,這個死陽痿,剛剛當上社團幕後老大,便墮落起來,過上了資本家醉生夢死的生活,太不像話了!

找機會,一定狠狠狠狠責罵死胖子!爲什麼過這麼墮落的生活,不——叫着老大!

龍江壓抑着痛扁陽痿的衝動,想起一個重要問題:“唐雲什麼時候到?”

這也是他最關心的問題,自從得知超能者不能隨便干涉普通人生活後,龍江基本打消了殺上風門的念頭。

陽痿似乎意識到了這麼做的確有些過火,電話裏傳出了手掌拍動豐滿肉體發出的噼啪聲音:

“去,邊上去!老大,唐雲坐當班飛機,下午就能到濱州,你回來不?”

“回來!”龍江毫不猶豫,看看手機時間,來不及向劉家告別了。

“文溪姐,我們去機場。” 絕情師太大怒,她御風飛了出去,劍指一點,背上的劍立即呼嘯而出,直奔江帆。眼看劍就要刺中江帆的時候,突然斜著飛出一支劍攔截住絕情師太的劍。

砰的一聲,兩支劍砰在一起,「絕情師太,你違規了!你怎麼能動手呢!」高掌門冷笑道,剛才就是他御劍攔截絕情師太的劍。

「哼,你們逍遙派弟子侮辱我縹緲峰弟子,我當然要管!」絕情師太冷笑道。

此時江帆立即爬了起來,「我靠,絕情師太,我怎麼侮辱她了,我們是比試之中摔倒的,這也算侮辱!」江帆笑道。

「你,你壓在她身上就是侮辱!」絕情師太憤怒道。

「呵呵,男人壓在女人身上就是侮辱,你也太可笑吧!讓大家評評理!」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你怎麼能以男人壓在女人身上就判定是侮辱呢!這未免太可笑了吧!」高掌門冷笑道。

「呵呵,絕情師太沒有被男人壓過,她當然不懂啦!」江帆曖昧笑道。

絕情師太當然懂得男女之間的事情,雖然她沒有經歷過,但是她是做了新娘的人,那些男女之間的事情,姐姐早就告訴了她。

這是她成親那天新郎跑走了,她成了被拋棄的新娘,所以她十分痛恨男人!因為她後來知道新郎是被一個女人拐走的,在她眼裡男人都是薄情寡義的人。

絕情師太臉微紅,瞪了江帆一眼,「哼,你胡說什麼,小心我殺了你!」絕情師太惡狠狠道。

「哎喲,我好怕呀!不過你的身材真是不錯!我的鼻血沒白流!」江帆笑道。

一提起那天洗澡被偷窺之事,絕情師太勃然大怒,「你去死吧!」絕情師太掌外吐,一道白光直奔江帆胸口。

江帆急忙閃到九州島使者背後,「呵呵,沒打到!」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臉氣得刷白,但是江帆躲在九州島使者背後,「江帆,有種你出來,躲在他人背後算什麼!」絕情師太怒喝道。

「呵呵,有種就是不出來,你有種把衣服脫了,我們到床上去打!」江帆壞笑道。

「你,你無恥!」絕情師太手舉掌就要攻擊江帆。

「絕情師太,比試已經結束了,你們縹緲峰已經輸了,請回到座位上去!」九州島使者立即制止道。

絕情師太面帶怒色,但是礙於九州島使者面子,她只有退下,「哼,暫時饒了你!你等著吧!」絕情師太惡狠狠道。

「嘿嘿,我在客棧的床上等著你來!」江帆壞笑道。

台下的那些觀眾立即哈哈大笑起來,「這個人完了,連絕情師太都要耍!」立即有人驚呼道。

在修仙門派中誰不知道絕情師太難纏,基本上沒有人敢惹絕情師太,只要得罪了她,她就會瘋狂地報復。

江帆回到台下,黃富對著江帆豎起大拇指道:「帆哥,我真是太佩服你了!那個絕情師太被你差點氣死了!」

「呵呵,我是故意氣她的,讓她晚上來找我。」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晚上會來找你?」黃富驚訝道。

「呵呵,她這麼生氣,你沒有注意她最後一句話啊,所以我敢肯定今天晚上她會來客棧殺我。」江帆道。

「呃,帆哥,不會吧,那女人可厲害呢,我們幾個聯手也不一定頂得住她呢!」黃富冒汗道。

「呵呵,今天過後,我們在比試中鋒芒暴露,你覺得晚上沒有人來找我們的麻煩嗎?」江帆笑道。

「帆哥,你的意思是那些修仙門派的人會派人來殺我們?不會吧!」黃富驚訝道。

「肯定會的,所有修仙門派都會爭著去九州島和雲霧島學習一年的機會,我們就會成為他們眼中釘肉中刺,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殺死我們的!」江帆道。

江帆深知修仙界的規則,表面上看那些修仙者最追求天道,實際上他們在追求天道的時候,自私自利的人性暴露無遺!可以這麼說修仙界的競爭比人界還要殘酷!

「這麼多人來殺我們,那我們晚上怎麼辦?」黃富道。

「呵呵,既然他們都來殺我們,那我們就設一個局,讓他們互相殘殺!」江帆笑道。

「哦,那太好了!那晚上我和偉哥就看一場精彩好戲了!」黃富笑道。

台上比試繼續進行,第二輪抽籤后,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是下午比試。江帆是下午第三場,黃富是下午第五場,翁曉偉是下午第六場。

中午休息時間回到客棧,高掌門把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叫到客房裡,「你們三人上午表現不錯,繼續扮豬吃虎下去,如果你們遇到雲霄派弟子,就還不客氣廢了他們!」高掌門道。

「嗯,遇到雲霄派和雲蒼派弟子我們肯定要廢了他們的!」江帆點頭道。

「很好,從你們能幾場比試成績來看,你們三人很有希望成為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人選。」高掌門微笑點頭道。


接著高掌門又不厭其煩地講了一通比試中應該注意的事情,隨後一揮手道:「好了,你們回房休息片刻,等會讓高麗去喊你們。」

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出去后,高長老走到高掌門身邊,「小宇,我們這樣做是不是不妥?萬一他們三人勝出了,取得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資格,那我們不是便宜了他們!」高長老道。

「嘿嘿,他們三人肯定是很難勝出的,萬一他們勝出了,你想他們有那個命去九州島和雲霧島嗎?」高掌門陰笑道。

「小宇,你的意思是?」高長老疑惑道。

「嘿嘿,如果他們三人獲得了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資格,那我們就殺了他們,讓我們的心腹代替他們去!如果他們失敗了,嘿嘿,他們也就成了廢物,我們就把他們趕出逍遙派!」高掌門陰險道,他眼睛眯成一條縫,露出犀利寒光。

「小宇,為什麼不留下他們三人呢?我感覺他們三人有很大的潛力,特別是那個江帆,他才幾十年就達到了仙符境界,這可是人才啊!」高長老道。

「長老,不是我不留下他們三人,他們三人根本不是我們高家人,而且那個江帆根本就掌控不了他,以江帆的野心他們遲早會離開我們逍遙派的!所以我不想給逍遙派留下禍患。」高掌門道。

「嗯,那個江帆的確難以掌控,他是個很危險的人,如果被他掌控了雲霄派,那我們高家辛辛苦苦創下門派就被他佔有了!」高長老點頭道。

江帆在客房裡使出千里耳術偷聽高掌門和高長老的談話,「我靠,幸虧老子留了一個心眼,他媽的想卸磨殺驢!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江帆冷笑道。

「帆哥,怎麼了?」黃富道。

江帆立即把偷聽高掌門和高長老的對話說給黃富聽了,「哦,高掌門也太陰險了,你和他女兒有一腿,相當於他的女婿,他都這樣狠心!」黃富搖頭道。

「哼,他臉自己的女兒都下得了手,我在他眼裡又是算得了什麼!他只是在利用我們而已!」江帆道。

「帆哥,那我們該怎麼辦?」黃富道。

「哼,我們就扮豬吃虎吧,我們把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機會讓給茅山派。」江帆道。

「帆哥,為什麼把去九州島和雲霧島的機會讓給茅山派呢?那個馬掌門膽小怕事,讓給他們恐怕是浪費了!」黃富道。

「不給茅山派,難道我們三人去九州島和雲霧島?」江帆道。

「當然是我們三人去九州島和雲霧島了!我也想去見識一下呢!」黃富道。



「翁師弟,你說怎麼辦呢?」江帆道。

「江師兄,說實話,我是很嚮往九州島和雲霧島,如果讓給茅山派,讓易琳師姐去,我也贊成!我們現在不要決定,還是等拿到那個資格再說吧。」翁曉偉道。

「嗯,還是順其自然吧,也許會出現變數的。」江帆點頭道。

下午的比試開始了,前面兩場比試很快結束了,第三場是江帆上場,他的對手是雲霄派弟子。江帆十分高興,終於碰到雲霄派弟子了,一定要打擊雲霄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