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阿旺叔叔說穆南樞三歲的時候已經認識所有字,他是罕見的天才。

自己也要笨鳥先飛,這樣才有資格留在穆南樞身邊。

從一開始簡單想要保護媽媽的心愿慢慢變化,穆塵被穆南樞所折服,越和他相處就越是佩服尊敬那個如同神一樣的男人。穆南樞成為了穆塵的引路人,更是他想要超越的男人。 沒幾天顧柒就拿到了穆南樞特別給她配製的葯,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圓圓的白白的藥丸。

和平時在藥店里買的膠囊不太一樣,這葯圓圓的,就像是小說中描寫的丹藥那樣。

放在鼻子下面聞還有點淡淡的香氣,不懂藥理的顧柒也不太懂是什麼材料。

「這是什麼葯?」顧柒好奇的看著裝葯的白色小瓶子,上面沒有任何標誌。

「我也不知道,這種葯似乎挺珍貴的,送來的時候箱子里的冰都沒有化,而且特地交代一天一粒,這是一個星期的葯,藥瓶需要放在冰箱裡面。

小姐你看完了嗎?看完了就拿去冰箱里放著,不然會影響藥效的。」

顧柒將藥丸服下,「哇,涼涼的,一點都不苦呢,我能再吃一顆嗎?」

「當然不能了,小姐你當這是什麼糖呢?」顧浣從顧柒的手中接過藥瓶拿去冰箱存放。

顧柒歡天喜地跑去給穆南樞接視頻,穆南樞都已經習慣了她隨時隨地給他接視頻的習慣,畢竟他答應了顧柒,不管任何時候都要接她的電話和視頻。

哪怕這會兒他手上還抓著一種不知道什麼藥材,呆在藥房的他一身弄得灰撲撲的。

「怎麼了小柒兒?」穆南樞將手機固定好。

顧柒看著視頻中認真研究藥材的穆南樞,這人明明挺年輕的,但做的事就好像是一個糟老頭一樣。

「小樞樞,我剛剛吃完葯了,那種白白的圓圓的藥丸是什麼葯?我能不能多吃幾顆啊?」

穆南樞無語的看著這隻饞嘴的小貓兒,「不可以。」哪有人要搶著吃藥的。

「為什麼?」顧柒小臉都垮了下來。

「去年你不是問過我父親為什麼聲音蒼老,容顏卻那麼年輕,我告訴過你他是吃了一種葯。」

「對對對,延緩衰老的葯,他研究了二十多年,你給我吃的就是這種葯嗎?那我聲音以後會不會也會變得那麼蒼老啊?」

「不會,我在他研究的數據基礎上做了一些改良,不會再有副作用,這種葯並不能長生不老,只是會延緩衰老。

我得提醒你,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兩全其美的事,容顏不老的本質是延緩細胞的衰老和死亡,改變人類新陳代謝,也就是說長期服下這種葯會改變你身體。

還會造成一部分副作用,例如修復細胞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你身體在受傷以後會比常人癒合速度慢上好幾倍。

這可能就是容顏比常人晚一點衰老的代價,你願意承受嗎?」

「太願意了!」顧柒笑眯眯道,「恐怕這個世上沒有哪個女人不想自己容顏永駐吧,別說是女人了,男人也是一樣。」

「你那個性子,整天蹦蹦跳跳的,我是擔心你今天一不小心傷了這,明天又傷了那。」

「放心吧小樞樞,我一定不會傷著自己的。」顧柒特別開心,「小樞樞,那我以後五十多歲了是不是還和現在差不多?」

「延緩衰老不是一直維持一個樣子,你五十多歲的時候大概是常人三十歲的樣子,如果你保養的好,二十幾歲也差不多。」

「哇,想想就很棒,以後周圍的人都是老頭老太太了,就我還年輕,一定被人當成老妖怪的。」

穆南樞想著她這不安分的性子,頗為無奈道:「你啊……」

「對了小樞樞,那我們是不是就比常人要活得久了?」

「是這樣沒錯,因為身體細胞被延緩,現在稍微好一點的家庭在沒有絕症或者意外,自然衰老憑藉醫療設施,好的可以活到八十多甚至就是多歲。

服用了這種藥物,至少是可以活到一百多歲的,但具體的也要看你的身體本身變化,我無法準確的給你一個數值。」

顧柒雙眼亮晶晶的,「小樞樞,這麼說來我可以和你在一起更久更久的時間,我們要在一起一百年。」

穆南樞心中一暖,這個小丫頭。

「記得每天一顆,要連著服用半年,我每七天會讓人給你送葯。」

「好,寶寶哭了,我得過去了,你記得要休息啊。」顧柒急沖沖掛了電話。

穆南樞看著黑屏電話搖搖頭,那個小丫頭啊,真的就是他的命。

他嘆息一聲,「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穆南樞現在也只有這一個心愿而已。

顧柒在顧家的生活很開心,顧南滄一天天長大,顧家的人很是心疼這個孩子。

這一天顧柒剛剛將顧南滄哄睡著,她接到一通電話,是來自洛的電話。

「凱拉要生了?行啊,你好好照顧她,我這就訂機票過來。」

洛在電話裡面很是激動的樣子,隔著電話顧柒都能感覺到他現在手足無措。

「洛哥哥你別緊張,有醫生在,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女人都有這麼一關,我當時還是早產也嚇壞我了,結果沒多久就生出來了。」

顧柒又勸了幾句才掛電話,凱拉要生孩子了,這倒是好事。

因為兩人在一起的關係,凱拉已經和史密斯家族斷了往來,洛打小就和家裡人不親近,只有顧柒是兩人重要的朋友。

「小姐,出什麼事情了?」

「沒事,洛哥哥的孩子要出生了,小浣熊,我得去拉斯維加斯幾天,你在家幫我照顧小南滄,我帶著孩子出行不方便。」

「這倒也是,不過小姐要是出門,一定要帶保鏢,還有葯也隨身攜帶,一天都不能漏掉知道嗎?」

「知道啦,你這個小管家婆。」顧柒開心極了。

也不知洛的孩子會像誰多一點,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一定很漂亮。

藍眼睛是史密斯家族的標誌,綠眼睛也很漂亮,顧柒都忍不住現在就趕過去了。

訂好了機票,顧柒安頓好了小南滄,這才動身出發去拉斯維加斯。

家裡兩個老頭子都很喜歡顧南滄,將他留在家裡是最正確的選擇。

顧柒到了拉斯維加斯,也顧不得休息,第一時間就趕去了醫院。

趕到之時等待她的並不是洛歡天喜地抱著孩子給她介紹的畫面,而是死氣沉沉。

凱拉在哭,洛抱著凱拉。

顧柒一臉興奮的表情僵硬在了臉上,「洛哥哥,你們怎麼了?孩子呢……」

她心裡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才生完應該是開心的氛圍,為什麼會這樣?

洛的眼眶紅了一片,他竭力在隱忍著悲傷,凱拉已經哭成了淚人,「孩子……沒了……」

顧柒趕緊奔到她身邊,「你不要嚇我,現在科學很發達的,孩子不會有事對不對?」

「小柒……」凱拉抱著顧柒,顧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覺到她的淚好燙好燙。

孩子一定出事了。

凱拉直接昏迷在了顧柒懷中,洛叫來了醫生為她治療。

「洛哥哥,孩子是生產時出現意外了嗎?」顧柒小心翼翼問道。

洛摸出煙,又默默的放了回去,深深嘆了一口氣,一拳捶在牆上。

「都怪我沒用,沒有保護好她們,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

之前洛一直在隱忍自己的情緒,怕感染了凱拉更傷心。

「夭折?為什麼會這樣?」

「醫生說臍帶繞頸,在腹中就已經……」

「洛哥哥,你別難過,你們還年輕,這次只是意外,以後還會有孩子的。」

「柒兒,你不知道凱拉她多在乎這個孩子,孩子意外夭折對她的打擊太大……」

「我會陪著她,好好開導她的,發生這種事情是誰也不想,但誰也沒有辦法的,你不是醫生,自責也沒用,洛哥哥,你得打起精神來。」

顧柒也沒想到一場喜事居然變成了喪事,與此同時醫院的某一個房間。一個護士懷中抱著一個嬰兒,「老規矩,二十四小時內把錢打到我賬戶,這次的貨可是不一般。」 顧柒看得入神,耳邊傳來一人的聲音。

「顧小姐,看什麼呢?」

一轉頭凱拉站在她的身後,凱拉的藍眼睛眼神比比爾要深一些。

雖然也很漂亮,不過顧柒已經徹底被比爾那一雙眼睛給迷住。

「剛剛我見到你哥哥了,凱拉小姐,你們家族的眼睛可真漂亮。」

「謝謝,不知道顧小姐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凱拉還維持著禮貌。

「凱拉小姐,很抱歉今天我冒然來訪,上次你跟我提到認識我哥哥的事情。」

「你有他的消息了?」凱拉眼中冒出了小星星。

沒想到她真的被自己給迷住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還沒有忘記自己。

顧柒腸子都悔青了,當時要不是陰差陽錯,也許凱拉早就愛上了洛。

自己也就可以早點回中國去找穆南樞。

說來說去,自己還是得快點搞定洛和凱拉才行。

「是的,我哥最近好像會回來,凱拉小姐想要見見么?我可以幫你聯繫。」

凱拉本來想要答應,但又想到了什麼,她的眼神一片黯然。

「怎麼了,你不想見她嗎?我記得那天晚上你似乎很想要見她的。」

凱拉咬著嘴唇,「我……我想。」

她想,但她的身體已經不幹凈了。

史密斯家族的家教森嚴,她之前就算是交過男朋友也沒有做出過越禮的事情。

誰知道那天晚上她遇上一個混蛋,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喝多了,讓他送到酒店糊裡糊塗發生了關係。

事後凱拉氣得要死,但也沒有後悔葯可以吃。

「那我來安排吧,明天晚上見面可以嗎?」

「好。」凱拉對顧柒念念不忘,一直都想要再找機會見她一面。

顧柒告別了凱拉,又回到洛身邊好好商議。

「洛哥哥,這次可要看你的了,明天我就帶著小經年假裝我的女朋友,讓她傷心欲絕。」

「好,我一定趁機好好安慰安慰她那顆受傷的心。」

「你也是老手,這些事不用我教你吧?我只負責給你創造機會。」

「放心,我懂的。」

翌日,顧柒又打扮成了玉樹臨風的小哥哥模樣,臭美的在經年的面前擺了個pose。

「小經年,怎麼樣?帥不帥?」

經年小聲道:「帥。」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估計直到現在經年還會以為她是一個男人。

今天經年也特別打扮了一番,顧柒眼睛都看直了。

「小經年,你這麼漂亮,以後你和你妹妹的寶寶一定超好看的。」

經年被她說的小臉通紅,「柒爺,也不知我妹妹過得怎麼樣。」

「南宮離是個正人君子,他肯定不會虧待你妹妹,等我去撈一票大的,到時候我就把你妹妹贖回來。」

「我的柒爺,你每天花錢如流水,什麼時候能省著點?對了,你學校那邊過幾天有個考試,你可別忘記了。」

「你記得提醒我,對了,先把去中國的機票定了吧,考試后我就去。」

「又去中國?上次你那麼辛苦才逃出來,這次你不害怕被抓回去?

你不怕我可是害怕了,那個穆先生好可怕的,他家裡都是陰氣沉沉的。」

顧浣光是想想雞皮疙瘩就掉了一地,她跟著顧柒也見了不少人,還真沒見過那麼讓她害怕的人。

「哪有,我倒是覺得挺漂亮的。」顧柒笑笑。

顧浣心中有一絲不太好的預感,之前顧柒說過她要去找男人,難道就是……

這段時間出現在顧柒身邊的除了南宮離就是穆南樞。

南宮離被她趕走,那麼就只有穆南樞了!

「不是吧,小姐,你喜歡的人是穆先生!」顧浣提到那個人的名字都覺得可怕。

「噓,你給我小聲點,讓別人聽到了怎麼辦?我還要不要泡妹子的。」

她沒有解釋,那麼就是默認了,顧浣急了。

「小姐,你說喜歡你的男人那麼多,你為什麼這麼想不開,喜歡穆先生?」

「喜歡他就叫想不開了?人家又帥又有錢。」

「還變態。」顧浣提了一句,誰讓穆南樞給她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這是人家的特別人格魅力,你懂都不懂。」顧柒努努嘴。

顧浣搖搖頭,「你完了,你也跟著變態了。」

經年在一旁好奇的問道:「穆先生是誰啊?」

「是一個很變態的男人,很可怕的魔鬼,我光是提到他的名字都覺得害怕呢。」

「誰和你這個膽小鬼比。」顧柒一把攬過經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