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著上官司沉那些似乎並不是那麼單純的話語,蘇錦惜更加心虛,她業不想再繼續下去這個話題,以免自己又一不小心的說漏一些什麼東西。

「我們快些回去吧,天色已經這麼晚了,我有些累了。」蘇錦惜兒說著,也希望上官司沉能后因為她的化而打消掉之前似乎想要套她花的意圖。

上官司沉那些有些心思人話語,蘇錦惜雖說聽不完全他的意思,但是那話語加上那眼神,蘇錦惜總覺得上官司沉是有些懷疑她的。

況且,一個本來久心虛額人,不管別人有沒有懷疑自己的意思,她也一樣會覺得別人在懷疑她的。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說話間就來拉扯著自己,似乎是想要快些離開這個地方的樣子,不由得眼眸深了深。

「蘇蘇這麼著急離開做什麼?莫不是這深宮之中有什麼蘇蘇害怕的東西?」上官司沉繼續問道,他雖說也依著蘇錦惜的意思不再說著那些話,但是他也一樣能夠順著蘇錦惜的話語,藉此來詢問出他想要指導的信息。

蘇錦惜硬著頭皮,也只能無奈這回答上官司沉今晚著一系列的詭異問題:「怎麼會?我又不常進宮,對這宮裡的一切也不是很熟悉,怎麼會害怕這宮裡的什麼東西呢?我就是有些累了,想早些回去休息了。你忙活了一天,不累嗎?」

蘇錦惜說了一大堆,但她沒有發現的是,往往自己越心虛的時候,自己說的話就越發的多。

「原來是這樣啊,蘇蘇應該早點說的,早點說我就早點帶蘇蘇回來了,就不用蘇蘇還出去散了心,還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上官司沉說著,話語中似乎是自責,但是仔細一看,他那眼眸深處哪裡有意思自責的色彩。

此時的上官司沉,分明是滿心的懷疑,哪裡還看得到一點的自責。

如果說上官司沉有著自責的話,那也早就被懷疑所取代了,更何況,上官司沉此時根本就不覺得蘇錦惜是因為累了才這般著急要拉著他回府的。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的一切動作,想著剛才暗衛報備給自己的那些話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去應對。

隨即,上官司沉只是眸色深了深,也沒有將自己心中吶喊著幾乎就要朝著蘇錦惜說出來的那,些話語掩蓋住,任由著蘇錦惜拉著他快不離開。

同時,上官司沉的沉默,也正是表明這自己在等著蘇錦惜的回應,也在等待著蘇錦惜的下文,他還享看看蘇錦惜,到底還有些什麼動作,什麼話語,什麼情緒。

「是啊,剛剛我這不是見你有事請要處理嘛,所以也沒忍心打擾你,便就自己粗來先走走了,這不是走累了嘛,而且你也處理完事情了,所以我們就快些回去歇著吧。」

蘇錦惜說著,手上動作依舊不停歇,繼續拉著上官司沉往回走。

「原來是這樣,蘇蘇真是個會體諒丈夫的好妻子呢。」上官司沉說著,語氣間很難聽出什麼情緒,也很難揣測他的意圖。

蘇錦惜停著上官司沉這樣的話語便就更加的疑惑了,畢竟,上官司沉從來沒有國家今天的這個樣子。

蘇錦惜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心虛,還是因為上官司沉今晚確實有些不太正常,蘇錦惜總是覺得今晚的上官司沉怪怪的,但是又說不清楚哪裡怪。

「好了,我們回去吧,不早了,我真的有些累了。」蘇錦惜繼續說著。

她這句話倒也是發自真心,蘇錦惜是真的有些累了,且不說這皇宮裡她陌生又熟悉的一切讓她有些感傷的應付不過來。

就單憑今晚遇上白承皓的這一件事情,就已經足以讓蘇錦惜凌亂和複雜了,也足以讓蘇錦惜兒感到身心俱疲。

蘇錦惜現在什麼也不想要干,也什麼都不想要去想,她現在只想要快些回去,好好睡一覺,更加希望在誰玩那一覺之後,第二天醒來又繼續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她多希望一切都是一場夢,一覺醒來其實什麼也沒有發生……

可惜,上官司沉似乎並不知道蘇錦惜想要表達的意思,也自然好似理解不了蘇錦惜內心的疲累,此刻的上官司沉聽著蘇錦惜的那些話語,只當是蘇錦惜心虛的像要快些離開罷了,也只當那些話語是個理由,是個離開皇宮借口。

不曾想蘇錦惜的話語,蘇錦惜的疲累,確實是發自內心的真實。

「也是,這宮裡這麼大,即使是閑逛一下,也使夠讓人累的了? 宿罪 不過蘇蘇這段時間是不是缺乏鍛煉了,這麼一點路程也能讓蘇蘇累成這樣。」 第一百七十章各種理由各種借口

但是,上官司沉這些話語,這些幾乎不經過理智思考,全屏下意識的情緒把握久脫口而出的話語,卻是很讓蘇錦惜傷心的。

蘇錦惜這個時候也真的開始覺得上官司沉今晚的話語並不是因為她的多心,而是上官司沉今晚的確是有些不一樣了。

「你到底怎麼了?今晚這麼奇怪?」蘇錦惜終是再不顧其他的,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心虛感受錯了,反正此刻的蘇錦惜也全然不顧其他的將自己心中那些所想只是一股腦的全部說了出來。

「我今晚很奇怪嗎?」上官司沉說著,語氣間帶著疑惑,但是眼眸深處卻看不到一絲一毫的不解。

很顯然,上官司沉這句話並不是發自內心,他甚至對於蘇錦惜問出的這個問題沒有半分的意外,一切都好像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樣。

但是,有些東西,並不像上官司沉想像的那般簡單,有些東西,也並不是上官司沉能夠控制的,比如說蘇錦惜。

在蘇錦惜面前,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又有幾個人能夠完完全全做出真正的自己,擁有完完整整否理智思考,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一個人,那隻能說明,他對於眼前人,並沒有半分的喜歡和愛意。

蘇錦惜停著上官司沉的回答,停下腳步,認真的盯著上官司沉的眼眸,也不慣她前一秒的時候又多心虛宵夜不慣自己究竟有責多少不能夠告訴上官司沉的秘密了。

此刻,對呀蘇錦惜來說,上官司沉才是最重要的,反常的上官司沉,才是最讓她關心的。

卧室如果可以,蘇錦惜也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上官司沉所有的事情,可是此刻的蘇錦惜覺得並沒有這個必要,現在也不是說這些事情的好時機,所以她才選擇了隱瞞。

但是,看著上官司沉的某些表現,蘇錦惜卻又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自己是不是不應該隱藏,而自己的隱藏還不是會引起上官司沉的華懷疑。

所以蘇錦惜才會這樣在意上官司沉的說法,才會這樣在意上官司沉的感受,說出來,是因為在乎,不說,也一樣是因為在乎。

可是,走到了這一步,似乎無論蘇錦惜怎麼做,似乎都會是一種傷害了。

現在這個時間點,蘇錦惜一旦說出了真相,坦白了一切的話,她不認為上官司沉會輕易的接受這一切,而如果此時不說,蘇錦惜便就會面臨著被上官司沉看出來自己隱瞞的煩惱風險。

不過,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此刻的眼眸,似乎也並沒有從他的眼神中發現什麼異樣。

「總感覺,你今天說話怪怪的。」蘇錦惜倒是老實,把心中的疑惑也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蘇蘇為何會這樣覺得,我不是和平時一樣嗎?」上官司沉說著,眼眸依舊黑得深沉,看不出情緒。

蘇錦惜總還是覺得上官司沉有哪裡不一樣,但就是不知道到底哪裡不對勁,明明自己剛才那般認真仔細的看著上官司沉,也沒有看出一點異樣來呀。

難道是上官司沉隱藏得太好了?

蘇錦惜皺了皺眉頭,很快的,意識到自己這些想法的蘇錦惜馬上也甩開了自己的這些思想,她此時並不想堆上官司沉有什麼懷疑,也不想仔細的去死開上官司沉究竟是怎麼樣會掩飾自己情緒額人。

既然蘇錦惜已經決定了相信上官司沉,即使上官司沉是一個城府心思有多麼深沉神秘的人,她也願意賭一把。

蘇錦惜也願意去賭,願意去相信,相信上官司沉不會吧那些心機,那些城府用在自己身上。

她壓上了自己的所有,但願喚來那人的真心……

「沒什麼沒什麼,可能是我太累了,所以有些敏感,你不用放在心上。」蘇錦惜說著,又繼續抬步往前走了。

只不過,這一次,蘇錦惜並沒有再牽著上官司沉往前走了,也似乎是沒有剛才那麼著急的想要把上官司沉可快些帶回去了。

此時的蘇錦惜有血疑惑,眉頭也緊緊皺起,她一邊走著,一邊卻又好像在思考者一些什麼,顧慮這喲些什麼,甚至,懷疑著一些什麼……

蘇錦惜總覺得,一切好像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但是她又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破綻,又找不著一點的漏洞。

但是蘇錦惜就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女人的第六感,有點時候就是這麼沒有由頭,但是卻格外的準確。

不需要任何證據,也不需要任何跡象,有點時候單憑身邊一丟丟氣息的變化,她們也能把周遭的一切懷疑個便,但是卻又出奇的準確。

蘇錦惜的懷疑不無道理,但是上官司沉功力太深,隱藏得太好,所以蘇錦惜又不能為她的疑慮找到絲毫的證據。

蘇錦惜繼續疑惑的往前走著,出神的雙眼也透露出她的不解,在上官司沉面前,蘇錦惜真的是越來越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了。

而上官司沉繼續留在原地,在蘇錦惜兒不注意的時候,抬起了自己剛剛被蘇錦惜握著的手臂輕輕的看了一眼,心中劃過一絲失落。

總覺得有些空落落的,上官司沉也不慣這麼多,他也知道此時的蘇錦惜有多少疑惑,也知道蘇錦惜心中在想些什麼。

但是他心中所想,以及剛才極力掩飾住的情緒,上官司沉卻並不會對蘇錦惜說。

之間上官司沉大跨步的邁向蘇錦惜的方向,一把抓起蘇錦惜的手,趁她還沒有注意的時候緊緊的握住,順便將蘇錦惜半拉著往前走。

「你幹嘛啊,走這麼快做什麼。」蘇錦惜說著,思緒猛的被上官司沉的動作打斷,語氣自然是有些埋怨的。

但是這埋怨的背後,卻是此刻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小女人和撒嬌。 第一百七十一章你有些奇怪

「蘇蘇剛才不是說要快些走嘛?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我這不就是讓蘇蘇快些回到府中嘛,既然蘇蘇累了,我們就快些回去吧。」上官司沉說著,依舊拉著蘇錦惜往前走著。

上官司沉不會告訴蘇錦惜宵夜不願意自己承認的是,他其實是不希望蘇錦惜放開他的手,不希望再有那種空落落的感覺,所以有了那樣的動作,以及用言語掩飾的事實。

蘇錦惜也不知道上官司沉在想些什麼宵夜不多加理會上官司沉這突然的動作一句這有些莫名其妙的言語。

但是,蘇錦惜這些複雜情緒唯獨沒有的,是抗拒,是對上官司沉的抗拒。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之後,蘇錦惜對著上官司沉,是真的全然沒有了抗拒和防備。

一個人的心,是可以被慢慢暖化的,蘇錦惜那顆冰封著的心,已經開始慢慢的被暖化了只是上官司沉還不知道罷了……

上官司沉就這樣牽著蘇錦惜的手,往宮門口的方向走著,這樣的夜色下這樣的兩人,倒也有種說不出來的朦朧。

「上官……」蘇錦惜沉默了好久終於開口,對這上官司沉的眼神是上官司沒有看到過的迷茫和猶豫。

上官司沉感受到身後的人輕輕的扯了扯他,隨即他回過頭去,看著蘇錦惜,有些疑問著但卻很是溫柔的說著:「嗯?」

看似不經意的一個回答,卻顯露了上官司沉磁性的聲線和不可抵擋的魅力。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騙了你你會不會怪我?」蘇錦惜雖說有些猶豫,但還是問出了聲,問出他心底最想知道的疑惑。

「蘇蘇為什麼忽然這樣問?」上官司沉其實知道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問題,也知道為什麼她會這樣子問,可是他還是想明知故問的問一下她

畢竟如果他現在表現得很清楚這一切的樣子,其實也並不是很適合現在這樣子的情景。

所以上官思成也就只能裝作不知道,也只能夠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疑問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問問。就幻想吃到,如果有一天我對你們中的某個人說謊了。你們會不會怪我?」蘇錦惜繼續說著,雖說他努力的想要做出一副並不是那麼在乎的樣子,可是她緊張的絞在一起的那雙手已經透露了她的心情。

蘇錦惜等這些小動作自然被上官司晨全部都看在了眼裡,他也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也知道眼前的這個人說出這番話有多麼的不容易,是經過了多少深思熟慮之後才說出來的。

「蘇蘇是想表達什麼呢?還是說你有什麼秘密呢?沒有讓我知道。還是說你瞞著我做了什麼事情?」

上官司沉繼續問著,即使他心裡很是明白,很是清楚,可是他一人只能這樣問著,並不能表現出來,他心中到底知道了多少事。

「沒有,就只是忽然想這麼一問。如果我真的瞞著你做了什麼事情,但是有著不能告訴你的理由,那你會怎麼樣?」

蘇錦惜把自己心中所有的顧慮都全數的告訴了身邊的這個男人。畢竟太壓抑了,也夠久的了,而且她也不希望以後因為這些事情而讓他們兩個之間產生什麼間隙。

但是終究那個秘密,她還是不敢告訴身邊的這個人。甚至可以說,他不敢告訴這個世上所有的人。畢竟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即使說出來了,或許也不會有人相信。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糾結的眼眸,新生也不近了,有些疑惑究竟是什麼事情才能讓眼前這個以往無比冷靜,無比聰明睿智的人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她也對我眼前這個人心中所隱瞞的那件事情有了無盡的期待和好奇。

上官司沉是真的想不出來,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事情才能讓眼前的這個人明明對他已經不想再有再多的隱瞞,可是還是依舊不願意說出來的這件事情。

蘇錦惜其實很不確定,他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做些什麼,也不知道他說出來的話語究竟有什麼意義。

但是她壓抑的太久了,她也擔心的太久了,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有一天上官司程知道自己隱瞞了他許多事情之後,還會不會像今天這樣。像最近這樣對自己吃飯好。好的,這樣她沉浸其中,不願脫身。

「啊,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因為不得已的原因隱瞞了我一些什麼。或許我會有些傷心,會有些難過,但是或許我會理解你吧。但畢竟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不會存在什麼秘密的,是嗎?」

上官司沉有些動情的說著它看著眼前這個人的時候,也繆裡面充滿了深情,充滿了濃情蜜意。

其實這兩個人彼此之間是有著很深厚的感情的,他們即使都沒有表達出來,也沒有很明確的說出,但是他們彼此都知道他們對於彼此來說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有很多事情都在潛移默化的在改變,有很多感情也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加深,直至牢固,直至無法脫身。

上官司沉和蘇錦惜這兩個人之間已經註定了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了,他們之間的感情也註定了這輩子是無法擺脫的了。

但是至於以後他們都對彼此坦誠了心劑都對彼此說出自己內心中隱藏最深的那點事情之後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他們彼此究竟能不能夠接受,毫無秘密的彼此。這也是一個問題e。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們才不敢過早的向對方說出自己藏在內心的事情,才不敢這樣輕易的表達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或許因為他們彼此之間雖說已經有了深厚的感情,但是其實他們還有著一絲顧慮吧。

聰明的人其實是最難將新的。越聰明就越防備,越防備就越難接受。 第一百七十二章很長很遠很難

畢竟這樣契合的兩個人,命中注定的需要走到一起的吧。只不過在這走到一起的路途中,究竟有多遠,就近有多長,究竟有多難,這一點誰也不知道。

造物主總是願意給友情的兩個人設置重重關卡。總是願意給友情的兩個人設置重重阻礙。或許,這就是造物主認證情這個神奇的東西的一種方式吧。

或許上官司沉和蘇錦惜登錄還很長,還很遠吧或許他們現在只是那條長遠的道路的一個開端,至於鏡頭在哪兒,我們誰也不知道。

而至於這兩個人將會走向什麼樣的一個終點,將會迎來什麼樣的一個結局,全部都只看這兩個人的造化了……

上官司沉的話語已經說得很是明顯了,蘇錦惜也覺得此刻或許應該跟上官司沉說明一切,此刻或許就是她等待已久的時機。

現在,到底要不要說出口,到底要不要把自己藏在心底最隱晦的秘密說出口,而應該怎麼說出口,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說出口,這些都是蘇錦惜所不知道的。

「其實……我……」蘇錦惜有著猶豫,似乎是還沒有想好該怎麼說,也還沒有想好該以一種什麼樣的情緒說。

但是,蘇錦惜確實是猶豫了,二缺這猶豫的原因,最主要的其實還是她不知道上官司沉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反應,上官司沉會不會相信她所說否話,而又會不會覺得她是有意要騙他。

可是,現在的上官司沉和蘇錦惜兩人之間的感情雖說已經似乎到了一種水到渠成的地步了,但他們二人也抖還沒有互相坦白多自己的心跡,也抖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相愛相知。

甚至,就連現在蘇錦惜的身份,在上官司帶刀和她之間的感情還沒有說清楚之前,其實也一樣還是一個冒牌的侯爺夫人的身份。

這樣的身份下,她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上官司沉相信她,理解她呢?

蘇錦惜最終還是猶豫了,那些就要說出口的話語,也因為那一瞬間的猶豫,一瞬間的猜疑而變得更加難以說出口。

上官司沉也一直再靜靜的等待著蘇錦惜的肯定,等待著蘇錦惜的坦白,等待著消除他和蘇錦惜之間那些嫌隙的時機。

可是,就在上官司沉的萬分期待之下,蘇錦惜的眼眸卻慢慢的黯淡了下來,她忽然又不敢說了,不敢賭了,這個賭注,對她來說太過重要,重要到蘇錦惜不敢輕易下手。

這個賭局,她怕輸,輸了,她講失去所有。

「其實我今晚真的是有些累了,所以親還需要額有些低迷,想早些回去休息了。」蘇錦惜最終還是沒能將就要脫口而出的解釋說出來,她業不敢這樣輕易的解釋前世的是事情。

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她真的不敢輕舉妄動。

上官司沉聽著蘇錦的話語,神色忽的有血黯淡,他有些失望。

但蘇錦惜既然都已經這樣說了,上官司帶刀奇書也不能怎麼樣,所以他業只能迅速的摒棄掉內心的那些複雜想法,整理還思緒。

「好,蘇蘇既然累了,那我們就快些回去吧,這皇宮,確實也是一個累人的地方。」上官司沉似乎有些感慨的說著。

語畢,上官司沉便就牽著蘇錦惜的手,兩人並肩一同繼續往前走去了。

月光撒在這二人的身上,影子上,更為清冷寂靜……

回到府中,蘇錦惜似乎也使一副真的很累了的樣子,洗漱完之後便就上床躺著了。

蘇錦惜和上官司沉躺在床上,似乎也使因為這麼多天的相處,這兩人已經從一開始睡在一張床上的扭捏變成現在這般的自然了。

這兩人現在的生活狀態,其實除了那一不可描述的一步,其他的,他們也還真的就和平常的新婚夫妻一樣了。

不知不覺,夜以深了,蘇錦惜自上了這張床榻之後,便就一直背對著上官司沉躺著,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在想些什麼。

但是,從蘇錦惜那並不算是穩定的呼吸中,上官司沉已然能知道蘇錦惜其實並沒有入睡,而是有意的多躲著自己。

或許是怕漏出曖昧破綻吧,上官司沉想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