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聞秦雪猛得將自己雙手收到了背後,一臉驚恐的看著許曜猛的搖頭。

印象中的秦雪都是十分熱情奔放的,也十分的有自信,沒想到一觸及到她的雙手就變得那麼敏感。

於是許曜再次強調:「把你的手給我看看。」

秦雪還是猶豫著不敢亮給他,直到許曜強行的抓住了她的手,然後將她的手掌攤放到自己的手上來時,許曜才看到,她兩邊手掌處的三條脈絡已經被燒毀。

雖然她的手從外表上看起來,與平常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只要一放鬆就會抖個不停,用力時才能勉強止住抖動。

「六脈寸斷,陳年舊傷,邪火所焚,天命難歸。想要恢復的話,怕是只能期盼奇迹再現了。」

許曜此話一語道破了她的傷勢,六根經脈被火燒斷,再加上年幼所傷,現如今秦雪早就已經習慣了這雙手的使用方式,筋脈也停止了生長,想要再次恢復,怕是難如登天。

聽聞此言,秦雪的臉一下子就白了,雖然她早就已經猜到了結果,但真正的從許曜的嘴裡說出的時候,還是給了他不小的打擊。

「但是,我許曜又怎麼會是肯聽天由命之人!」說道這裡時,許曜自信一笑:「可別忘了我說過什麼,與其期待奇迹的降臨,不如自己創造奇迹!我也許可以試一試。」

「真的……真的可以復原嗎?」秦雪的雙眼猛的瞪大,看著許曜那自信的笑容。

「是的,可以試一試。即使是一場普通的闌尾手術,在真正動手之前,沒有哪個醫生敢說百分百能夠完成這場手術。我只能說試一試,萬一成功了呢?」

「萬一……成功了……」這個念頭一升起便再也止不住,無數的想法湧現在秦雪的腦海之中。

萬一成功了,她就能再次報考醫生,她就可以像自己的父親,像自己的爺爺一樣,稱為一個合格而正式的醫生!

突然秦雪的臉上出現了一陣痛苦之色,她猛的搖頭掙脫開許曜轉身離去。

「請不要說這種話,如果不行的話也不用安慰我!這種話我聽到的已經夠多了!不要每次都先給我希望,然後再把它打破!」

許曜看著她的背影,剛想要追出去時,卻感覺自己的腿部仍舊一陣刺痛,不得不拿著一個拐杖跟著出去。

然而在醫院逛了一圈后,許曜還是沒見秦雪的身影,不知道她到底跑哪去了。

「唉……到時候再說吧。」反正自己現在這樣,也不方便做什麼。

好在他剛剛的刺痛只是因為還沒適應下地走路,在走了一圈后,他便丟了拐杖,在醫院開始散步。

許曜所在的這個醫院名為康復醫院,在整個江陵市中排名中上,附近的綠化建設得很不錯,沿路的走廊上都布滿了綠蔭,周圍都是一些高大的榕樹。

醫院的中央有一個大花壇,裡邊種滿了桂花,微風吹過整個醫院都能聞到花香的氣息。

有一位老者在花壇之中迎風練著太極掌,他的動作忽快忽慢,步調時而沉穩時而輕浮,迎著風,踏著步子,在花壇之中舞練起來。

許曜這是在旁邊暗中觀察著,這位老者已經一把年紀,看起來少說也有七八十歲,沒想到還如此精神,一拳一腳中雖然看不出絲毫的力道,但卻給人一種柔中帶勁的玄奧。

「老伯伯身體挺不錯的啊。」許曜在一旁看著,忍不住鼓舞了一句。

那位老者聽到了許曜的讚揚后悠然一笑,捋了捋自己的鬍鬚,儼然一副世外高人之相。

「剛剛這套拳法是祖傳的太極掌,這可是正宗的古武術。不信的話,你且來跟我過兩招。」老者屹立於許曜之前,做出了一個招架的動作,伸手進行挑釁。

「祖傳古武八卦掌?真的要動手嗎?」

「小子!你且來!」老者此言中氣十足,聽著就像一介練武之人。

許曜看他如此有幹勁,想著切磋武藝點到為止,於是抬手向前試探。

那位老者卻突然大喝一聲,拳還未至身形爆退,一下子便躺在了許曜的腳邊。

隨後便抱著許曜的大腿,扯著嗓門大喊:「打人啦!這個小夥子把我推倒了,還想要逃跑!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還沒等我多想,地藏王緊接着就說:“並且你要切記,不可擾亂歷史進程,不然會出現大事,另外你只能待七天,能不能殺死神無雙,就看你自己了。”

我身後的羅方開口問:“也送我過去行嗎?”

“送張秀一人,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地藏王微微搖頭:“除非神無雙躲藏起來,不然以張秀的實力,想要殺死剛剛出現的神無雙,是輕而易舉的事。”

“放心吧。”我拍了拍羅方的肩膀,隨後問地藏王:“需要準備什麼嗎?”

“什麼都不需要準備,走。”地藏王說完,手一揮,突然,我感覺眼睛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我迷迷糊糊,慢慢的睜開雙眼。

我正躺在一個草叢中,我急忙做起來,左右看了看。

周圍都是大森林,看起來環境真不是一般的好,天也很藍。

此時,應該是下午左右吧,這到處都沒有路,突然,我看到不遠的地方,飄起炊煙,我便朝着飄起炊煙的方向走去。

很快,我就看到了一個苗寨。

這就是香爐山苗寨?

我看到這古老的苗寨,整個苗寨都是木頭搭建而成,看起來別提多好看了,而且還有很多苗族人,穿∷,..着苗寨本土的衣服,在苗寨中游玩。

我摸了摸身上。

只帶着三清化陽槍和神蠱蟲兩樣東西,我把神蠱蟲放進了兜裏,拿着三清化陽槍就朝着苗寨裏面走去。

這應該就是香爐山苗寨。

雖然和一千多年後的香爐山苗寨,完全是兩個模樣,可這裏的地形還是能大概看得出來。

我剛走進香爐山苗寨,頓時,周圍的苗族人指着我,嘰嘰咕咕的喊叫起來。

他們說的話我有些難懂,感覺就是很老的方言。

很快,苗寨中跑出很多苗族的壯小夥,一個個的圍住我,衝着我嘰嘰歪歪的喊叫了起來。

我聽不明白。

不過應該是我手中拿着三清化陽槍,或許被他們當成武器,以爲我是敵人吧?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再說了,現在即便是說什麼,也沒什麼作用吧?

過了大概幾分鐘,有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苗族老人,杵着柺杖慢慢走了過來。

周圍苗族的人對這個苗族老人很恭敬,在他走過來的時候,一個個都衝着他行禮。

這苗族老人看着我,開口問:“你是漢人?來我們苗寨做什麼?”

逆境修仙 沒想到這老人說的話我能聽懂,不過就是口音很奇怪,但勉強能聽懂一些。

我想了想開口說:“我在山中迷路,恰巧路過這裏。”

“你的口音很奇怪,是哪裏的人?”老人看着我問。

我口音奇怪,我去,我說的可是正宗的普通話,不過貌似現在普通話並不是官話。

相反,老人說的口音,應該纔是現在這個時代的官話。

我恭敬的拱了拱手:“老人家,實不相瞞,我是一算風水的先生,最近我算到你們苗寨要出大亂子,所以前來幫忙。”

老人懷疑我,我乾脆直接當神棍得了。

老人一聽,沒想到臉上竟然露出喜色,用他們本土的方言高興的說了幾句話,周圍那些苗族人都興高采烈的看着我。

我皺眉起來,問:“老人家,您這是?”

“我是這的土司,小先生,你說得沒錯,最近我們苗寨的確是遇到大麻煩了。”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這人說道。

我一聽,心裏驚訝起來。

這老頭竟然是土司?

要知道土司在明朝時候,可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雖然名義上,土司是在朝廷治下,可這裏山高皇帝遠,這裏的苗族人只認土司,不認識皇帝。

每個苗寨的土司,便是這裏的土皇帝,自己封地內,土司想要殺人,就是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一開始我還想說,會出現一個叫神無雙的人禍害苗寨,多忽悠一會,讓這老頭鼓動一下整個苗寨的人幫我一起找神無雙出來呢。

沒想到他們苗寨,好像看起來還真的遇到一些麻煩了。

我當然不會拒絕這種事情,按照地藏王菩薩的說法,神無雙會在我到來的七天內出現,應該不至於我剛到,他就出現了吧?

不如先和這個土司搞好關係,到時候整個苗寨都是土司的眼睛。

“敢問土司的姓名?”我問。

“你叫我楊土司就行了。”楊土司笑呵呵的道:“你跟我來。”

說完,熱情的走上來挽着我的手往苗寨裏面走。

這楊土司就像一個和藹的老爺爺一樣,一路上偶爾還會給我介紹一下苗寨的風景習慣。

讓我有點受寵若驚,這可是土司啊,土皇帝,竟然能這麼客氣,看樣子他們苗寨遇到的麻煩還真不小。

楊土司領着我來到了苗寨中最豪華的一個屋子。

這個屋子三進三出,還有大院子,楊土司領着我就走了進去。

裏面還有很多奴僕在打整衛生。

楊土司領着我到了他家的大廳坐下,又讓人送上一些茶水。

楊土司笑呵呵的看着我問:“外面想要進來,得跋山涉水好幾天,小兄弟來我們苗寨,僅僅就是因爲看出我們苗寨有麻煩,來幫幫忙?”

“不瞞您說,我有一仇人,他逃進大山中,我懷疑他躲在了你們苗寨,所以想找出他。”我說。

我也沒撒謊,這楊土司雖然看起來慈眉善目,但我卻絕對不能把他當成傻子,畢竟在這裏當土皇帝,真要是傻子,能行嗎?

楊土司點了點頭:“恩,小兄弟,只要你解決了我們苗寨的麻煩事,找人這件事,我幫你做就是了。”

“多謝楊土司。”我笑道。

這應該也算是互相利用了。

楊土司指着屋子外面:“不知道小兄弟你會什麼風水之術?”

風水之術?這玩意我還真不太懂。

“我能否到高一點的地方看一下?”我詢問道。

動不動無所謂,會忽悠就行了。

“當然可以。”楊土司帶着我來到了樓上,這棟屋子可以看清整個苗寨的大概,我看了一眼,指着東邊的方向說:“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苗寨所遇到的麻煩,便是來自那裏。” 不一會兒整個花壇就圍了許多人上來,他們看著老漢躺在地上十分痛苦的樣子,紛紛對許曜指指點點。

「現在這社會怎麼了?什麼仇什麼怨啊居然當眾打老人。」

「剛剛我看得可真確了,這個老人在這裡練功練得好好的,年輕人上去跟他說兩句話后就動起了手。沒想到他居然下那麼狠的手,看看這個老人,叫得多痛苦啊。」

許曜懵了,見過大馬路上碰瓷的,他還真沒見過在醫院也能碰瓷了。

「這人世險惡啊!我根本就沒有碰到他,他自己就倒下來了!」許曜此時已是百口莫辯,他越是激動的為自己辯解,別人就越向他投來懷疑的目光。

「大家別信他,有本事你去看看監控!監控上肯定拍到了!是你先動的手!」老伯就怎麼躺下來賴著了,反正他是弱勢群體,他是占理的一方。

這麼一來二去的,事情就鬧得越來越大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過了一會總算是把醫院的保安給叫來了,保安先是將人群疏散后,就開始進行協商。

「小夥子,這個人是你碰倒的吧?敢去碰老人你還真是家財萬貫啊?」保安一臉同情的看著許曜。

許曜無奈至極的問道:「行吧,老伯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

「不多不少,就要十萬。 醫見鍾情,愛你入骨 這把老骨頭去醫院看一趟,做一趟檢查,也是得要個十萬八萬左右,這個數已經算是便宜你了,要不是看你年輕,我就開口要你二十萬。」

這老伯訛人還副理直氣壯的樣子,看起來完全不像什麼老弱病殘人士,倒像是個不講道理的土匪。

就在這時,葛醫生帶著另一群醫生走了過來,他們看到了那位老伯的第一眼就開口罵道:「莫大伯!你又來這裡詐騙碰瓷!你可知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什麼人!」

躺在地上的莫大伯一個激靈爬了起來:「他是什麼人?」

「他可是許曜許醫生!整個江陵市誰不知道有一個姓許的神醫,他你也敢訛,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嗎?」

葛醫生簡直就是氣不打一處來,許曜是什麼人物,可是被華夏醫療協會會長認定為天才醫師的存在,這要是在自己家門口被人訛了錢,他這主治醫生的臉該往哪丟啊。

莫大伯一聽原來這個病人居然大有來頭,連忙低頭向許曜認錯:「嘿嘿嘿,小兄弟怪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你是醫生。」

這莫大伯的態度一下子來了180度大轉變,如同變臉似的剛剛囂張的態度瞬間變得低眉順眼,倒是讓許曜有點不知所措。

「不是醫生也不能這樣做啊,你這個可是碰瓷啊。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嗎?」對於他的這種行為許曜只能給予批評警告了。

誰知那莫大伯卻哇的一下哭了出來,不一會便涕泗橫流淚流滿面:「許醫生,你不知道啊,我這可都是生活所迫啊!」

看到他又出新招,許曜一個箭步立刻跳離他三米遠:「哇,你可別哭了,你這臉變的比說相聲的還快,不去說相聲實在是可惜了你這個人才!」

「唉,許醫生,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這時葛醫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跟許曜說明了緣由。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原來這個莫大伯本來就是說相聲的,上個月他的兒子出了交通事故,脊梁骨被車給撞歪了。送到醫院來被告知手術費需要花費數十萬,而且手術還不一定能成功,若是失敗了可能會形成高位截癱。

一下子就讓莫大伯的生活垮了,肇事者賠償的錢財完全不能不夠抵用醫藥費,迫不得已莫大伯只能把自己生活所用的攤位給賣了急著用錢。

然而所湊出來的錢也只夠在醫院裡維持生命而已,直到現在手術還沒有來得及做,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再不動手術等到骨頭重新長出來的時候,再動手術就晚了。

原本的幾天里莫大伯只是在醫院裡乞討,其他醫生看他可憐也就沒有阻止。沒想到今天居然打起了壞心思,居然玩起了碰瓷。

這碰誰不好還偏偏碰到了許曜的身上,這一下可就把葛醫生給氣到了。

莫大伯看到葛醫生生氣,也就連忙跟許曜認錯。許曜在聽了他的遭遇后也是一聲嘆息,可憐又可恨。

「現在你們手術的費用已經籌到多少了?」許曜低頭問道。

莫大伯不知其用意,卻還是如實回答:「這手術前前後後怎麼也要三十多萬,我把家都賣了,剩下的東西東拼西湊的最多也就只能湊個二十幾萬,然後心頭一起邪念,就想要……想要坑你一把。」

「行吧……」許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目光一閃便看到了葛醫生身後的秦雪。

「秦雪,過來。」許曜揮了揮手,示意讓她走來。

秦雪一陣猶豫后卻還是走了上去,剛剛她不辭而別心中其實特別後悔,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賦予自己希望的醫生。

現在聽到許曜出事後她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沒想到被許曜抓了個正著。

「你現在來計算一下,脊椎復原手術的藥費。」

許曜一聲令下秦雪不敢怠慢,十分專業的就拿起了筆記本開始進行各項費用的統計。

這時許曜又補充到:「不用計算醫療費只用計算藥費,總共需要多少錢。」

秦雪先是一愣,隨後又快速的修改了筆記最後告訴許曜:「只需要十萬元左右。」

「好。」只見許曜一卷雙袖,側頭看向了葛醫生:「十五萬元,這個手術我承包了。十萬元是藥費,五萬元可否借你們醫院的手術室一用?」

「什麼?這個手術,許醫生你要親自動手嗎?」葛醫生聽聞此言無比震驚。

而莫大伯也一下子就提起了精神:「許醫生,你是說十五萬元,你就肯為我做這個手術嗎?」

許曜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關節,手上的傷已經差不多了:「君無戲言。只要葛醫生同意,我就沒有問題。」

葛醫生一聽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傳說中鼎鼎有名的鬼手神醫,要在我們醫院大展身手,我們怎麼可能會拒絕!只是許醫生你的手……」

「我的手沒有問題的,只不過我還需要一個助手。」說完許曜將目光投轉向了秦雪。 倒不是我真會什麼風水之術,不過那裏煞氣沖天,我即便不會風水之術,但用陰陽眼一看,便能知道那邊有問題。

楊土司臉上掛起笑容:“沒錯,我們整個苗寨的怪事,便是從那裏出來的。”

“如果方便,能不能告訴我怎麼回事呢?”我開口問。

楊土司一聽,臉上原本晴朗的笑容就消失了,反而是變得異常冰冷,道:“哼,一個月前,有十幾個漢人無意間來到我們苗寨,我看他們其中一個女子貌美如花,便想收她做我女人,沒想到隨行的那些人卻堅決反對。”

“最後甚至那個女人被我逼得自殺。”說到這,楊土司恨恨的一拍牆壁,眼睛中也流露出了暴戾:“在我苗寨的東西,那就是我的,我不要她死,她卻自殺。”

“我把她一起的十幾人,全部用剝皮抽筋,他們撐不住死了,你說,這能怪我嗎?”楊土司看着我問。

我一聽,之前對楊土司的好感蕩然無存,只覺得這傢伙王八蛋。

我捏緊拳頭,看着楊土司問:“然後呢?”

“哼,沒想到他們竟然變成冤鬼,天天纏着我,小兄弟,只要你……”

楊土司話還沒說完,我已經一槍朝着他的後背刺了進去。

噗呲一聲,鮮血流淌了一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