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着如此說,林毅也是不禁點了點頭,若說七大峯盡皆修建的如此恢宏大氣,那豈不是比鏡月皇朝的皇宮還要氣派了?

瞟了那下面的宮殿一番,只見水天玥紅脣輕啓,再次道:“而進入真傳弟子行列的弟子則有一個真傳榜,任何一名弟子都有資格挑戰那真傳榜上的弟子,一旦成功便可取而代之。”

此刻,聽着水天玥的一番解釋,林毅已是初步明白了這所謂的青嵐劍宗弟子體系,總的來說:所有弟子的終極目標還是那高高在上的真傳榜!

但林毅也知道,這樣的榜單並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入的。“古嵐之巔的真傳弟子僅有十八名,那豈不是說這個榜單的競爭極爲激烈?”對於這樣的榜單,人人渴望一登龍門,林毅心中自然認爲其上的競爭極爲激烈,恐怕今日剛剛把自己的名字掛上去了,明日就又被踢了下來。

水天玥道:“真傳十八強者各個聰明絕頂,在魂者一途上天賦極高,可以說這些人是整個鏡月帝國最有天賦的年青一代,想要將他們拉下來又談何容易?”

看着林毅皺起的眉頭,不知爲何,那水天玥此時也是眉頭緊鎖。

面對如此情況,和這女人待了這麼久,林毅深知此刻不能再去惹,旋即便轉開話題,之後相對無言,索性將目光轉向飛鶴之下的各大奇峯。

整個青嵐劍宗確實如那領頭的弟子所說,只有七座山峯聳立在這鏡月帝國的中部平原,最外圍有着六座山峯分別坐落於六個方位,而在這六座山峯的最中間還有着一座佔地極廣,立於羣峯之首的山峯,盯上的屋宇更是像閃着灼灼金光。

而在這羣峯之下又有着不少的溝壑,深不見底,其間雲霧橫亙,似真似幻,宛若幽冥地府一般深不可見底,想必就是那五大谷了。

此刻,巨大的天擎鷹鶴盤旋於天空,而那青嵐劍宗的衆多山脈盡收眼底。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只聽得腳下的飛鶴突然“嘎”的一聲叫了出來,身形急速右閃,朝着一旁的峯頂斜飛而去,速度極快。

感受着耳旁風聲的林毅心中沒有絲毫的害怕,反倒是有些異常的激動。


“那就是雲痕峯了!”在那不足百丈的下空,林毅定睛一望,只見下面盡皆是些古建築,雖然裝飾不如之前的擎蒼峯,但就面積來說絲毫不承讓。

而在屋宇周圍還有着不少身着玄青長衫的弟子走動着,大部分都是手持長劍,細一看下來,粗略在心中一算,這雲痕峯少說也有上萬人。

不過十餘息時間,帶着衆人的飛鶴便是在那雲痕峯一處山崖旁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林毅師弟,這邊是雲痕峯了,你只要去哪大殿中便自有人接應!”

此刻,那引路的弟子對着林毅極爲客氣,再次說道:“師兄還需要送其他兩位,就不多說了!”

此時林毅看着那飛鶴身上的三人,卻是突然意識到這就要離開,心中竟是難得的生出一絲不忍,再看那飛鶴背上的兩人,嫣然倒還是看得出來一些不捨,至於水天玥卻是一臉無雲,波瀾不驚。

“告辭!”

既然註定不在一條路上,林毅也沒必要性情使然,一拱手便轉身朝着那大殿的方向行去。 見着那半空之中漸行漸遠的飛鶴,林毅不在凝視,信步朝着那前方的大殿而去。


此刻林毅距離那大殿還有着數十丈之餘,但即便是如此,這大殿在日光的照耀之下,影子被拉的老長,直至林毅的腳下。

如此恢弘氣勢,就算是那擎蒼峯下的含元殿也是無法相互媲美,而遠遠的便是瞧見那殿頂雕刻着“往蒼殿”三個大字,如游龍走鳳一般,飄逸又不輸蒼勁。

而就整個大殿的規格看來,恐怕就連那皇家宮殿也不相承讓,各種雕欄足以彰顯這雲痕峯的氣派。

看着如此建築,林毅雖然心中有着一股敬仰之情,但還是走馬觀花地看了幾眼便朝着殿內而去。

一進入大殿,瞬間便是一股清涼之意席捲而來,在這烈日炎炎的夏日倒還真是顯得有些別樣的情趣。

而此時的大殿卻是稀稀拉拉地站着上百名身穿玄服的弟子,有男有女,大多都還是年輕男女罷了,當然其中也不缺乏一些年齡稍大,或者才比劍高的小童。

“這位兄臺,你是新來的弟子吧?”此刻,一名身着青色玄服的弟子迎了上來,面容上頗爲客氣,對着林毅拱手問道。

見此人,林毅也拱手道:“正是!”

說實話,面對這樣的場景,林毅還是第一次,這個世界實在是太陌生了,現在又是孤身在外,此時就連對人的語氣都極爲客氣。

“哦,那請問兄臺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呢?”那弟子得到林毅的認可之後,臉上的神色更是微笑,再次問道。

“外門!”恢復正色,林毅回答。

然而,卻是不想那弟子一聽林毅如此回答,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好似悵然若失一般,對着林毅再次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兄臺到那前方去排隊領取外門令吧。”

說罷便是不再理會林毅,拂袖而去。對於這前後突變的神情,林毅更是生在雲裏霧裏,這傢伙也未眠有些太搞笑了點吧?

但轉眼望去,更爲奇怪的是,此前林毅明明是看見有着數名弟子朝自己走來,然而當看到之前的那弟子時卻是盡皆臉色突變,轉身又尋向踏出。

林毅心中暗道:“怪哉!”但也只當這是什麼誤會,便是不再理會,對着之前那弟子說的隊伍徑直而去,立於整個隊伍的最末。

此刻在這排隊的弟子相比其他的弟子,無論是身着還是手中服飾都顯得要雜亂一些,而整個隊伍竟是長達數十米,至於隊伍前方的人嘛,沒有個三四百來人還真是說不下去。

林毅立於隊伍最末,雖然心中不說什麼,但心中還是難免有些焦急,這麼長的隊伍可要排到何年何月去?


“這位師兄也是外門弟子?”


此刻立於林毅身前的一名身形稍微顯得有些消瘦的弟子,後背負着一柄殘劍,而身上更是披着爛草蓆一般的衣服,顯得極其狼狽,對着林毅問道。

見那人詢問,林毅也是猛然擡起頭,仔細打量起此人。發覺此人雖然身上簡陋了一些,但整個人卻是顯得極爲精幹,更爲難能可貴的是那眼神之中傳遞出來的自信,令得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看着眼前之人年齡也不過二十出頭,正好和自己年齡相仿,頓時感覺親切了不少。連忙回答道:“正是!”

那弟子聽林毅如此一說,當即臉上也是洋溢着笑容,登時再次上前一步,對着林毅頗爲親切地伸出手道:“小弟方鳴,來自於南郡,也是外門弟子,還請兄臺之後多多指教。”

看着那熱情而又顯得有些瘦弱的手,可以看得出來眼前之人定是歷經磨練,而對於這種人,林毅從來都是心生敬畏的,也是連忙伸出道:“林益,來自於東郡!”

兩人相視一笑,倒是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但那弟子一聽林毅來自東郡,當即心中生出一股驚歎,道:“兄臺來自於東郡?”

林毅不知道這方鳴爲何臉色如此變化,但還是如實回答:“確實是來自東郡,如何?”

再次得到認可,那弟子頓時顯得有些興奮,連忙道:“東郡叛亂,那可是震驚全國啊,當日整個帝國東部的七郡皆是趕去鎮壓,各門各派的弟子更是去了不少!”說着,方鳴臉上變得更加激動。

“對於這方鳴所說,林毅卻是並不知情,當日自己趕到東郡鄘城時可以說是已經進入了整個戰鬥的尾聲,至於此前的戰爭更是知之甚少,只是沒想到現在看來那東郡當日的叛亂還真是影響有些大,以一個郡的實力對戰七郡,不得不說實力之強大。

但面對這樣的情況,林毅也只是笑笑,畢竟自己孤身一人,以天爲被,這鏡月帝國的命運和自己也沒有多大的干係。

倒是將眼神轉向了一旁的那幾名,這些人又開始在人羣之中搜尋着什麼。實在是有些可疑。

而那方鳴此刻見着林毅的眼神,問道:“兄臺不知道這些弟子是幹什麼的?”

一聽此話,林毅方纔是回過神來,尷尬的搖搖頭。

“雲痕峯外門內門弟子加起來一萬有餘,如此龐大的數目經過多年的累計自然會在其中產生一些勢力,沒有個一百也有八十吧,而這些勢力之間又是爭鬥連連,故此,想要在這其中穩穩立足,吸納新來的弟子也就成爲了極其重要的因素了。”

說着,那方鳴便是突然頓了一下,看着林毅點頭,方纔是道:“諾,那些就是這些勢力的弟子,在這裏也是尋找能爲己所吸納的合適弟子的,不過這些人的勢力一般都比較高,像我們這些外門弟子是絕技看不上的!”說着,這方鳴便是不再多說什麼。

對於這樣的情況,林毅也沒有感覺有什麼奇怪,畢竟像青雲宗那樣的小門小派都有着各種勢力,那就更別說青嵐劍宗這樣的頂級門派了。

倒是再次問道:“既然這些弟子不願意吸納外門的成員,那外門成員又該何去何從呢?”

知道一點都懂外門弟子即使實力不濟,但其中也並不缺乏一些潛力之人,若是挑選的當也未必不可能是一股力量。

“諾,哪裏弟子就是挑選外門的,只不過這些勢力相對較弱罷了!”

林毅順着方鳴的眼神看去,果然看見在整個隊伍的最前方有着數十名弟子正在隊伍之中不斷的招攬弟子,各個臉上堆滿了笑容,而大多被其找上的弟子也是欣然接受。

“咦?方兄,你這次打算加入什麼樣的勢力呢?”

此刻看着那些弟子,林毅雖然心中知道這些弟子所在勢力相對較弱,但在這上萬人的雲痕峯,加入勢力總比單槍匹馬來的好吧?故此對着身前之人問道。

卻是不想那弟子聽着林毅如此一說,臉上登時笑了起來,道:“我方鳴縱橫鏡月帝國多年,如今來到這黃金級別的門派,自然是要逍遙一把,諾,看見那幾名弟子了吧?”

此時,方鳴的手指向前方不到二十餘步的幾名弟子道,林毅放眼看去,卻是四女兩男,臉上都帶着笑容,那幾名女子說實話就論起容貌來說已是不錯,而兩名男弟子也差不到哪裏去。

“方兄是想要進入他們的勢力?”

看着那幾名弟子,林毅極爲不解,這幾名弟子的實力一眼就能看出來只不過在控魂境界高階而已,在這青嵐劍宗內恐怕已是下等,不知道這方鳴爲何要加入這樣的勢力。

“哈哈哈,林兄你有所不知吧!”看着林毅好奇的樣子,這方鳴突然笑道:“這幾名弟子雖然實力不行,但你看這男女比例,再看那些個女子的容貌,難道他們其他的女子還能差?”

一聽這方鳴如此說,林毅頓時臉都綠了,感情這傢伙是衝着人家女弟子去的啊,倒還真是看不出來這狼狽模樣底下還有這心思。

“怎麼樣?林兄有沒有興趣陪我走一遭!”

看着林毅逐漸漲紅的臉龐,方鳴臉上淫笑,問道。這倒是把林毅給難住了,自己到着青嵐劍宗來可不是調戲什麼“良家婦女”的,但現在看着方鳴的笑容,擺明就是再告訴自己:你沒得選了!

“也罷,就陪着方兄你走上一遭又如何?”兩人相視一笑,紛紛整頓衣衫,靜待着那幾名弟子的到來,哦不,說是兩頭狼等着幾塊肉或許更好!

……

約莫半個時辰,林毅兩人才僅僅是向前挪動了兩丈不到,不得不說這雲痕峯的辦事效率實在是有些太低了。

而那前面的幾塊“肉”似乎也會遇上了招收難的問題,一連詢問了十餘名新弟子,苦口婆心地勸說,卻是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一一拒絕。

“怎麼回事?難道說這些新來的弟子個個清心寡慾,不近女色了?”

看着連連被拒絕的四名女弟子,方鳴吃驚道,按照道理來說這四名女弟子雖然不是什麼絕世的容顏,但也是十里八村難得一見的啊,這些拒絕的新弟子心氣也未免太高了一點吧。

“也許是有什麼特殊情況也說不定呢!”

看着眼前這情況,林毅也是同樣有些吃驚,但也只是聳聳肩膀罷了。 再次過了一刻鐘,林毅都感覺自己若是在這樣無聊地等下去恐怕就要站着睡着了,卻是見那幾名弟子終於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而爲首的一名女弟子身着玄服,雖然個子不是很高,但反而因爲此給人一種憐憫的感覺,而那漫步青蓮更是讓人有着飄飄欲仙的感覺。

幾名弟子走來,首先看到的是穿的破破爛爛的方鳴,頓時眉頭緊鎖,而看到林毅之時雖然臉上的容顏稍微緩和,但顯然也好不到哪裏去。

也難怪,現在的林毅一聲黑色的戰甲破舊不堪,還有着不少的裂痕在其中,在這些弟子的眼裏確實是顯得有些寒酸了,朝着自己走來的一行六人,也只有那最前面有些嬌小的女子臉色還算是正常。

“兩位師弟你好!”

走到林毅兩人身前之後,那爲首的女弟子率先說道,臉上笑容可掬,更是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來。

“你好,你好,各位師姐好!”

見着面前之人向自己伸出手,那方鳴已是笑的合不攏嘴了,連連數聲你好,一時之間倒是將這周圍的氣氛弄得有些尷尬。

“我們是風莫門弟子,今日在這裏是想要邀請兩位師弟加入我們門派的,不知道兩位意下如何?”

看着方鳴有些失態,那爲首女子身後的一名男弟子走上前來問道,語氣之中倒是有幾分強硬。

見此,林毅也是眉頭微皺,這樣也能招收到弟子?但再看看那身後的幾名其他的弟子,登時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心中不禁嘆道:奈何牡丹花下人人爲之側目啊!

既然有人見着自己不樂意,那林毅自然也不會強求,正欲拒絕,卻是沒想到身邊的方鳴卻是突然道:“願意願意,怎麼不願意,我們兩個一起加入了!”

說罷,還向身邊的幾名女子拋了數個媚眼。

一見此,林毅頓時臉頰通紅,這人也太草率了點吧?居然就這樣把自己賣了?頓時心中倍感冤屈。

“那好,既然師弟有意願,就請收下這兩塊門派令牌,等到登記之時只要將這令牌遞予那前面的倒是看就可!”

說着,只見前面那女子纔是從手上取下兩塊通體黑色的令牌交在林毅兩人的手上,點頭微微一笑,道:“屆時只要登記成功,我們就會在這裏等你們,倒是也會將你們帶回門派住處!”

手中捏着那快黑色的令牌,現在的林毅可謂是騎虎難下了,現在看來這什麼風莫門是不得不去了,頓時有了一種進了賊窩的感覺。


“嘿嘿,謝謝師姐哦!”

此時,臉上堆滿笑容的方鳴完全與林毅相反,看着這樣的令牌就如同看見一塊至寶一般,竟是捏在手上不斷地撫摸。

只是兩人都並沒有注意到那周圍的弟子見着林毅兩人加入而投來的奇異眼神。

繼續看着方鳴和那幾名女子瞎扯了片刻之後,林毅着實覺得無聊。卻是突然聽見後面一道聲音傳來:“喲,這不是那狗拿耗子多管閒事的林毅麼?”

一聽此話,林毅頓時身子一緊,心中暗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想不到居然能在這地方見到。

緩緩轉身,只見一道曼妙的身影立於林毅不到數尺之遠,而那剛剛達到林毅下巴的美眸更是如同秋水一般,注視着林毅和方鳴兩人,此人正是那盧城城主盧天之女盧月,林毅也是沒想到能在這萬里之遙的地方還能見到這冤家。

只是在其身旁站着的三個男子引起了林毅的不小注意,其中一個自然是當初在盧城之時的手下敗將龍戰,而另一個林毅可是記憶猶新,正是不久前還在那擎蒼峯下被自己一頓胖揍的陳猛。

至於第三人,林毅卻是識不得,但此人卻是讓林毅心中頓時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只見一身的藍色玄服,和林毅個子相仿,臉上英氣逼人,倒是有些完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