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到這話,梁博頓時冷靜了一些,他也是知道袁虎的。

如果只是袁虎,他當然不害怕,可袁虎背後的人,卻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這時,遠處的袁虎似乎也看到了這邊的動靜,當即站起,往這邊看過來。

看到袁虎那陰冷的眼神,梁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原本已經冷靜了不少的怒火,這事便完全熄滅了。

你就這樣轉身便走,顯然是有失面子,梁博恨恨的指著葉天,怒道:「算你厲害,給我等著,總有讓你好看的一天!」

放下場面話,梁博隨手將酒瓶一扔,轉身就要離開酒吧。

聽到這話,姜秋頓時臉色一變,暗道梁博這是在作死啊!

果不其然,葉天大喝出聲,神情發冷。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梁博身子一顫,扭頭望向葉天:「你還想怎麼樣?」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怎麼樣?你剛剛是在威脅我嗎?讓我等著?是要找人對付我,是嗎?」

葉天冷笑,滿臉不屑。

在我面前裝逼,裝完就想跑,有那麼簡單嗎?

「哼!那你想怎麼樣?難道你還敢打我不成?別忘了這酒吧里,可是袁虎坐鎮。

就算你是在酒吧里的員工,敢在這裡亂來,也是削袁虎的面子!」

梁博知道自己怎麼說也說不過葉天,便不打算說些廢話了,免得自找氣生,轉而也抬出了袁虎。

「哦!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葉天挑挑眉毛,微微一笑,眼神帶著玩味。

邊上的姜秋更是想笑,這個梁博根本不知道袁虎在葉天面前是有多麼卑躬屈膝,居然傻了吧唧的拿袁虎來威脅葉天。

這簡直比拉著一條獵犬,指著大象說要讓獵犬咬死它還要可笑。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姜秋感嘆著,不禁露出了笑容。

可這一笑,別有心思的徐流蘇眼中,卻又有另一個意思。

那就是對姜秋來說,梁博根本不被他看在眼裡,不需要他出手,只需要他一個手下出手對付就行了。

能有這樣的自信,自然有著強大的語氣了,讓徐流蘇更加堅定了之前的想法。

這時候,梁博已經快瘋了,只覺得今天霉運連連,晚上本該是他為主角,去踩別人,可結果卻不是這樣。

那原本在他眼中看來不算什麼,不過是個小富之家的姜秋,居然有著別說是他了,就連他老子都沒有的皇家銀行九龍卡。

反過來奪了他的光彩,還將他狠狠的往泥里踩,讓他丟大了臉。

這也就罷了,那姜秋有九龍卡,他倒是可以忍,不忍也不行。

可眼下,這麼一個區區的服務員,居然還想踩自己,而且這麼不依不饒,這簡直是瘋了。

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麼在圈子裡混?

當下,梁博把頭一歪,沖著葉天,伸手指著自己的臉,大喊大叫起來。

「當然,這裡可有袁虎簽字作證?你敢打我嗎?你有種打我啊!

來來來,往這打!往這打!有種你打,我喊你一聲爺爺,沒這能耐,你就是孫子!」

「哦,你果然是與眾不同,讓人意外!喜歡吃屎也就罷了,還喜歡早點送上來讓人打,並且求著要認爺爺。

這個要求真特別,我也是前所未見,不過看在你求得這麼誠心誠意,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實現你的要求吧!」

話音落下,葉天眉毛一挑,甩手便是一巴掌過去,頓時響亮的耳光中,打得梁波一個趔趄,那還算白凈的臉上,頓時浮起了一個通紅巴掌印。

「你……你……」

梁博正大的眼睛,捂著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天,說話都是結結巴巴的。

不等他說完,葉天冷笑著又是一巴掌,直接就這麼左右開弓起來。

一時間,便是啪啪聲作響,轉眼便將梁伯的臉打得腫如豬頭。

這一幕看得跟著梁波一起來的男男女女們,以及酒吧周圍聽到動靜圍過來的人,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囂張,這人簡直太囂張了,居然真的給梁波打了個左右開弓。

可不囂張,又怎麼能叫裝逼呢?

本來像梁博這種垃圾貨色,葉天是完全不屑於對付的,甚至連出手踩他的想欠缺。

之所以葉天現在踩他,實際上是在幫姜秋,前世姜秋為了徐流蘇犯下的種種錯事,卻仍舊痴痴不忘。

所以這一世,看樣子又有重蹈覆轍的可能,勸是勸不住了,那就只能讓他得償所願。

可徐流蘇這麼有心機的女生,肯定還為自己留有退路,暗中難免會跟這個梁博藕斷絲連。

葉天可不想姜秋被帶綠帽子,更不想姜秋重蹈前世的覆轍,因為這個女人而放下什麼不該犯的錯誤。

葉天本身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沒辦法時時關注著姜秋,所以便就一次性將這個梁博踩到底,踩到他怕,怕到不敢跟徐流蘇再有聯繫。

葉天也是做給徐流蘇看,事後可以給她一點提示,以徐流蘇那種心機,不會看不出來是什麼情況。

到時候,就算髮現姜秋其實不是他之前所想的那樣,也會因為葉天的關係,而有所顧忌,不會甚至不敢做出對不起姜秋的事。

所以,葉天自然是很囂張了,直接便是左右開弓,打得梁博如豬頭。

「別打了……別打了……」

這時候,被打得腫如豬頭的梁博終於反應過來,哭喊起來求饒。

一巴掌甩過去,葉天冷笑的問道:「孫子,爺爺這次打得你痛不痛快?

有沒有讓你感到滿意?感到滿意的話,記得五星好評哦!」

這話一出,頓時讓周圍人笑出聲來,哪有打老人的,還問人家滿不滿意,這簡直是張揚到了極點啊!

只是笑歸笑,卻有人露出了擔憂,這裡可是袁虎親自坐鎮,更是放話出來,不許任何人在這裡鬧事。

可眼下這人居然敢這麼出手,雖然快遞是快遞了,可接下來恐怕要倒霉了。

這是圍觀眾人中,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

「你……你……」

梁博氣急,憤怒的瞪著葉天,恨不得殺了他。

「讓開,快放開,誰讓你們擋在這裡。」

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了袁虎的喊聲,頓時便讓開這條路,袁虎帶著人快速的走了進來。

「哈……袁虎帶人過來了,你死定……哎喲喂……」

見袁虎帶人過來,梁博頓時興奮起來,大叫了起來,後面卻是一時不小心,扯到了勝上的痛處,發出的痛叫。

此時,眾人神色不一。

那些圍觀的自然是看熱鬧的心情較多,少有一兩個擔憂的,不也沒人敢出聲。

和梁博一起過的男男女女們,大部分看向葉天的眼神都充滿了幸災樂禍,似乎眼見的就能看到葉天倒霉了。

至於徐流蘇,看到姜秋和葉天仍舊平靜淡然,自然知道他們對於有所預兆,自然不會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最得意的莫過於梁博,剛才當眾打了他一頓,而且還是直接左右開弓的扇耳光,這已經完全是觸及到了梁博的底線,讓他將葉天當做生死大敵了。

可以說,這一輩子,梁博算是要和葉天來個你死我活了。

這時候,現在袁虎走近,梁博當著走了過去,哭喊道:「虎哥,你終於來了!

這傢伙居然敢不顧你的命令,當眾鬧事打我,快收拾他!」

「什麼?居然真有人敢鬧事,這簡直是在削虎哥面子,不需要虎哥出手,我就可以收拾他了!」

袁虎還沒出身,他身後的一個混混便叫出來,想著要拍他的馬屁。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之後,那混混被抽得摔倒在地,一臉的懵逼,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只是這混混,周圍人也都愣住了,一臉的懵逼,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袁虎揚起的手還沒有收回來,便氣憤的怒喝道:「老子特媽的讓你說話了嗎? 農家俏娘:將軍別怕,我開掛 啊!」

說話間,他的額頭上可是冷汗淋漓。

今天那人是誰啊?那可是葉先生!

你丫的居然要收拾他,這哪裡是拍馬屁,這根本是想著把我往火坑裡推呀!

當下,袁虎帶著人,快步走向葉天,詢問有什麼需要自己幫忙的。

見此情況,梁博自然是無比興奮,以為接下來就要看到葉天倒霉的場面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梁博頓時瞪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見到這一幕,恨不得將眼珠子摘下來清洗一番,看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梁博走到葉天身邊,並沒有如他所想的動手,而是一個深鞠躬,語氣無比恭敬的開口道:「葉……」

不等袁虎說完,葉天便搶斷道:「你特媽是不是眼瞎,少爺在這邊呢,你沖我拜個什麼勁?」

說話間,葉天指著身邊的姜秋,沖著袁虎打起了眼色。 聽到這話,袁虎頓時愣了,看了看葉天,又看了看姜秋,一時沒能明白過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袁虎在這裡坐鎮了這麼久,自然是知道姜秋的身份,也知道他和葉天的關係極好,可哪裡是什麼少爺。

再一轉頭,看到葉天的眼色,雖然仍舊有些不明白,但卻立馬配合起來。

「是是是,是我一時糊塗,沒來得及看清楚少爺!」

說著,他轉過身去,沖著身後那些同樣懵逼的手下大喝道:「你們還不給我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跟我一起過來拜見少爺!」

幾個混混全愣住了,根本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一時間都傻站在那裡。

袁虎氣極,好不容易葉先生開口放著這件事情,可是拍馬屁的大好時機。

結果這些平時還算機靈的混混,這時候居然都如木頭般杵那裡,這是要死的節奏嗎?

袁虎當即走過去,一巴掌扇了站在最前頭的那人一耳光,大罵道:「你們特么都是傻逼嗎?

沒聽懂我的話,還都給我過來,一起拜見少爺,在給老子杵在那裡,忙著打斷你們的狗腿!」

那些混混這才回過神來,頓時不敢多說什麼,跟著袁虎一起來到了姜秋面前,站成了兩排。

隨著袁虎的一個90度鞠躬,頓時站成兩排的混混也照著做,在周圍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嘴裡齊聲大喊。

「見過少爺!」

姜秋也有點傻了,剛想看向葉天,眼神傳遞著這陣仗是不是太大了的信息。

葉天一笑,湊近到姜秋的身邊,壓低聲音說道:「你要想晚上能抱得美人歸,就照著我的安排做,表現得自然大氣一點!」

聽到葉天這話,姜秋頓時兩眼一亮,不再猶豫,轉頭看著仍舊保持著彎腰鞠躬的袁虎一行,神情淡然的揮手。

「好了,多起來吧!說了在外頭不要這樣,都忘了嗎?」

袁虎直起身,連忙配合起來,「啊!少爺,是小的糊塗了,忘了這茬……」

「算了,這事就這麼揭過去了!」

姜秋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顯得無比的大氣,但有那麼一點氣勢。

周圍人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特別是隨著姜秋一起過來的男男女女當中,那些女孩們更是臉上現著懊悔。

要是早知道這看著不起眼的姜秋,居然有這樣可怕的身份,簡直是完美的金龜婿人選。

她們之前哪裡會對他不理不睬,早就找個機會拉住他,直接投懷送抱了。

再一轉眼,幾個女孩看向徐流蘇的眼神,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羨慕嫉妒恨。

邊上的徐流蘇也已經驚呆了,不可仰制的張著櫻桃小嘴,根本難道事情還有這樣的一幕轉折。

這時,她感覺到周圍有些異常,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便看到那些姐妹們投過來的羨慕嫉妒恨的眼神,那眼神頓時讓她飄飄然起來,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嗎?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驚訝中,早已經忘記了事件的主角還有一個,就是眼下臉色已經白透了的豬頭梁博,瞪大的眼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梁博自然知道袁虎的身份,如果只是袁虎,他倒不是太在意,可袁虎背後的人,又不是他們家惹得起的。

而如今,袁虎居然帶著人,如此恭敬的稱呼姜秋為少爺,態度極為的恭敬。

顯然,這個姜秋和那位大佬一定關係密切,否則那袁虎怎麼會如此對待他。

這個姜秋居然有這樣的身份,難怪這家酒吧會有如此好的生意,難怪袁虎會在這裡坐鎮,併發話不讓任何人在這裡鬧事,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之前怎麼沒想到啊!

心裡懊悔著,梁博知道自己這下恐怕別想好了。

當下,他不禁惶惶不安起來,對於徐流蘇也不敢有任何的心思了。

那姜秋對徐流蘇的心意,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夠清楚的看出來,他哪裡還敢去找死。

「少爺,那這小子該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