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到她的話,我愣了一下,嘴脣微微動了動,也沒有說話,只是心中疑惑夏露露怎麼會做關於這裏的夢呢?而且這不是她前幾天做的夢,是小時候,從神學的角度來分析,我認爲這裏應該和夏露露有關。

“夏露露不會是西施轉世吧?”

忽然,一個荒誕的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強烈的好奇心。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就在此時,一旁的於夢彤忽然低聲道:“我們現在怎麼辦,要過去看看那花牀上躺的那個人嗎?”

我轉過頭看了她一眼,道:“這裏好像沒有其他人,我們先過去看看。”

衆人皆是同意,於是我們五人就順着青石板路朝着前方走去。

路大概有個百米長,路面坑坑窪窪的,也不知道多久沒有修補過了。

走着走着,我心中忽然騰起一股強烈的心悸感,就好像被什麼東西惦記上了一樣,可是朝着四周望了望,卻發現一切如常。

帶着這種詭異的感覺,我們走上了石臺,來到了那花牀旁邊。

花牀上躺着一具屍體,分不清是男是女,因爲上面蓋着一層紅紗。

我猶豫了一下,尋思要不要揭開紅紗看看下面躺着的人真容,可是又覺得這麼做有些不太妥當。

“哈哈!這就是西施嗎?我要跟她拍個照發朋友圈去。”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徐鑫卻是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火急火燎的走上去,一把扯掉了紅紗……

紅紗褪下,我們全都呆住了!

因爲那花臺上並不是什麼西施,而是我們在密室中見到的萬年血屍! 我們全都嚇壞了,不停向後退着,而那萬年血屍卻是在紅紗被揭開的一剎那,就睜開了眼睛,兩隻紅色的眼珠子冷冷的盯着我們。

那眼神真的讓人渾身寒毛豎立,我也直勾勾盯着他,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應好。

就這麼對視了幾秒,那萬年血屍也沒有什麼動作,連眼珠子也沒有動一下,我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我的錯覺,但是那詭異的眼神就這樣盯着你,換了誰也會覺得不舒服。

шωш▪тt kan▪¢Ο

這時候,四周忽然響起了奇怪的“沙沙”聲,那沙沙聲從周圍無邊無際的花海中傳出,好像是風聲,又好像是什麼東西摩擦着地面發出的聲音,一時讓場中的氣氛更加詭異了。

我們一時間全拔出腰間的武器,屏住了呼吸,凝神戒備着四周。

沙沙聲還在繼續,且越來越頻繁,每個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停了片刻,左手邊的花海中忽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影子,一下子讓所有人都是驚得瞪大了眼睛。

只見那影子長約三米,蜿蜒盤附在花海之上,它的身體上有無數像是觸鬚又像是腳一樣的東西,密密麻麻分列在身體的兩側,就像巨型蜈蚣一樣。

看着那詭異的生物,我瞳孔一縮,心中有點方,轉頭望向夏露露,卻發現她的臉色嚇得煞白,好像知道那是什麼,於是低聲問道:“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夏露露。

她剛纔說過夢見了這裏,並且一語就點出了紅白兩色花是什麼種類,那麼肯定還知道別的事情。

夏露露嘴角抽動了一下,點了點頭,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在夢中一直有一個縹緲不定的聲音,給我解釋着這裏,那個蟲子也有提到,是遠古蜈蚣蟲,於三億年前滅絕,後來地獄使者踏足崑崙冰川的時候,找到了一具蜈蚣蟲的骸骨,用鬼力將其復活,充當這墓穴的守護神!”

我聞言一驚,這麼大的蟲子活了幾千年得多嚇人,看那體格,只怕是一口一個吃了我們是綽綽有餘的,這樣想着,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但是奇怪的是,等了片刻之後,那蜈蚣蟲就一直僵在那裏,猶如一尊雕像一樣,動都不動,讓衆人開始懷疑那到底是不是活物。

又等了一會,還是沒動靜,徐鑫有些沉不住氣了,不耐道:“奶奶的,這鬼東西一直杵在那兒,我們也不能幹等着,要不誰過去弄它一下?”

我皺了皺眉,正欲說話,便在此時,身後卻是傳來一道驚呼聲,將我的話生生打斷。

“啊!”

我們急忙轉過頭去,卻發現於夢彤忽然摔倒。

王慶眼尖,指着於夢彤腳腕上的一跟長長的觸鬚驚呼道:“還有別的蜈蚣蟲,她被抓住了。”

在她出聲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想上去拉住於夢彤,可是已經晚了,她倒地的瞬間,就被那根觸鬚拉下了石臺,接着整個人沒入在花海之中,不見了蹤影。

又過了一會,花海的某個地方,羣花震顫,那陣勢得有幾十條蜈蚣蟲。

“啊啊啊!”

接着一道淒厲的聲音響徹花海!

王慶倒吸了一口涼氣,失神喃喃道:“我的天,這麼多啊……”

“愣着幹什麼?跑啊!”徐鑫突然叫道。

“我們好像沒地方可以跑了……”夏露露面對着來時的青石板路,沉着臉道。

衆人望去,只見青石板路上,隱約可見有很多蜿蜒向我們爬來的巨型蟲子。

此刻,我們已經被數不清的蜈蚣蟲包圍在了石臺上!

“咕嚕!”

徐鑫艱難吞嚥一口唾沫,聲音艱澀道:“難道我們就要死在這裏嗎?”

沒有人回答,大家都拿出各自的武器,用行動表明了我們的決定。

只是在我絕決的臉上,卻閃過一絲疑惑……

“咔嚓,咔嚓……”

恐怖的撕裂聲,在石臺上響起,隨之而起的是幾聲淒厲的慘叫聲…… “啊!”

城門口,突兀的響起了五聲尖叫,以及摔倒的聲音,不過在此之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我,夏露露,徐鑫,王慶,於夢彤,艱難的活動着僵硬的身體,彼此面面相覷,皆是發現對方渾身大汗淋淋,嘴脣蒼白,連身體都不明所以的抖動。

顯然,這是處於極度緊張狀態的反應,每個人的眼中,也都殘留着莫名的恐懼。

“剛纔的一切……都是……幻覺?”

徐鑫疑惑的聲音響起,接着“啪”的一聲響起,他手中的匕首丟在了地上。

“不知道。”於夢彤搖搖頭,抹了一把臉上的涔涔冷汗。

我的表情有些凝重,沉聲道:“剛纔應該是幻覺,關鍵的問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話語間,我們打量着四周的環境。

這裏是冰葬之城的城門口,我們就站在那藍色的光團前,彷彿我們剛纔並沒有進去,而是站在原地做了一場噩夢。可問題是,我們五個人可能同時做一模一樣的夢嗎?答案明顯是不可能!

“這到底怎麼回事?”

王慶有些不耐煩望了望四周,從她的臉色可以看出,剛纔的噩夢對她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我用手指輕輕觸摸了一下藍色光團,沉默了一會,若有所思道:“不清楚,但是我們剛纔明明被殺死了,可是轉眼之間就回到了這裏,這種情況太詭異了……”

說到這裏,我忽然望向夏露露,疑惑道:“露露,你能詳細說說你那個夢嗎?裏面還有什麼?”

夏露露面露難色,遲疑道:“我現在也不清楚裏面的場景到底是不是我的夢,首先花海和蜈蚣蟲和我夢中的場景一樣,可是那花牀上躺的人卻不一樣,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個帶着蝴蝶面具的女人,可是怎麼會變成萬年血屍呢,這不可能啊……”

話說到後面,夏露露聲音漸漸低了下去,臉上的神情越來越糾結。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裏面真的太可怕了!”於夢彤很是絕望的說道。

我思索了一下,沉聲道:“是很可怕,不過我們還是要再進去一次,才能搞清楚是個什麼情況。”

“不要了吧,我不想進去了,被那羣恐怖的蟲子吃掉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那種感覺,太噁心了。”於夢彤臉上帶着恐懼的神色,不停搖着頭。

“那你們就在門口呆着吧,我自己進去。”我低聲說了一句就準備再次進去。

“等等,我也去。”夏露露沒有任何猶豫,快步走上來,要和我一起。

我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然後我們就一起進去了。

這次和上次一樣,依然是紅白色的花海,花牀上躺着的是萬年血屍,而當我們揭開紅紗的瞬間,遠古蜈蚣蟲出現,將我和夏露露撕扯吞噬……

而當我們死亡後,精神一陣恍惚,就發現我們再次站在了城門口。

連續經歷了兩次死亡,我和夏露露臉色都有些難看,轉頭望去,卻發現剩下三人皆是目光疑惑的看着我們,其中徐鑫無語道:“你們不是要進去嗎?怎麼還不進去?”

“我們已經進去了啊……”他的話讓我呆了一下,失聲說了一句,接着迅速反應過來,沉默了一下,又道:“從我們走到藍色光團到我轉身看你們大概過了多長時間?”

於夢彤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大概不到兩秒鐘吧……”

“兩秒鐘?” 官欲纏綿 我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沉默了好一會,才幽幽道:“我懂了,一定是這個藍色光團有問題,它擁有強烈致幻的作用,導致我們還沒走進去,就陷入幻境中無法發自拔,最後無法進入!”

衆人聞言皆是一驚,王慶則是道:“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沒有回答,而是將臉貼在藍色光團上,過了一會,才轉過身,望向夏露露,道:“露露,你還記得在夢中你是如何進入那個地方的嗎?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夏露露目露思索之色,想了好一會,纔不太肯定的說道:“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就是每次做那個夢之前,會先做一個噩夢……在噩夢中,我被一隻面目猙獰的厲鬼追逐着,跑啊跑,我拿出手機,想打給我的父母,卻發現根本無法打通,然後那個厲鬼追了上來,抓住了我,緊接着,我就出現在了第二個夢中……”

“手機?”

我很快就捕捉到這個細節,然後我拿出手機,卻發現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次連上了無線網……

【是否下載周易卜卦應用?】

【yes或者no……】

“嗯?”

我露出了詫異的表情,瞄了其他四人手機屏幕一眼,發現他們屏幕上顯示的也都是這個應用。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當下也沒有猶豫,點擊下載。

片刻之後,周易卜卦下載好了,點開一看,只見屏幕上出現了一條信息。

“在你們面前的藍色光團是地獄特產的輪迴之氣,每個人死亡後走上奈何橋,都要經歷輪迴之氣的洗禮,徹底洗去前世鉛華,才能重新步入輪迴……想要不受輪迴之氣的影響,必須搞清楚自己的前世、今生、以及來世纔可以……”

“那麼,吳小白,你願意開啓周易卜卦瞭解你的前世今生嗎?需要提醒你的是,開啓周易卜卦有可能讓你的靈魂陷入在時間的逆流中,無法迴歸……”

【yes或者no……】 看到這裏,我愣住了,這地獄使者也太邪乎了吧,前世今生來世都整出來了。

還有我這輩子還沒活完呢,下輩子都被設定好了?

其他人也都是這樣的想法,不過我們最後還是選擇了卜卦,因爲想入冰葬之城,這是唯一的選擇。

我遲疑了一下,先是選擇了前世。

在這一瞬間,很多信息直涌進了我腦海中……

我彷彿看到了另一個我從一個幾歲大小的男孩慢慢長大,然後變成了成年的我,只是我沒有任何情緒,淡然冷漠,不只是我,周圍的一切也都是如此。

當然,不是我性格有缺陷,沒情緒,而是因爲我們的真實身份不是人類。

用人類的話語來說,我和周圍的生物都是神明!

我們沒有痛覺,沒有味覺,沒有觸覺,沒有嗅覺……這不是缺陷,而是不需要。

我們天生就知曉一切!

我們住在宇宙之外名爲“天啓”的空間裏,而宇宙是天啓空間內最強的神明創造出來的框架。

其他神明的職責就是創造,創造各種各樣的生物,法則,遍佈宇宙之中……

第一段信息到這裏就結束了,不過一瞬間,就進入了第二段信息!

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小男孩,站在地上,他的面前,有一副星圖,繁星點點,數不清是幾億還是幾兆顆星星,只見小男孩用手不停在那處星圖比劃着……

在小男孩的身後,則是站着一對年輕夫婦。

“很有創造天賦啊,竟然可以在這個年紀創造平衡宇宙空間和時間的逆流,估計在他十八歲的時候,就可以創造智慧生物了吧。”

“別亂說,生物哪裏是那麼容易創造的,只要出現一點點不平衡的東西,就會湮滅,而且只有特殊的神纔有資格創造智慧生物,其他神如果偷偷創造,會被處以極刑,徹底毀滅的!”

“那倒是,我們還是別想那麼多了,只要他能創造出異空間就好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話,就轉身離去了,而在他們離開後,小男孩忽然轉過身,冷冷的朝着他們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他擡起手,手中出現黃色的晶瑩流光。

小男孩手指飛快的在半空中用黃色的流光比劃着,片刻之後,一道凹陷的空間之門突兀的出現在這個空間之中,接着小男孩擡腳走進了這個空間。

在這個空間裏有許多人形生物,只不過他們都沒有靈魂,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無法行動。而在這羣人形生物的中心,放着一個散發着萬丈光芒的東西,好像無數光點和光線編織成的一個複雜的圓球。

謀愛成婚 小男孩緩步走到圓球面前,仔細打量了一會,口中喃喃道:“靈魂的框架已經創造好了,現在只需要在裏面加入情緒就好了,生物法典中說過,平衡爲創造之本,即加入一種正向型的情緒,一定要加入反面的情緒,即加入了滿足,就必須加入貪婪……可是爲什麼要這樣呢?只加入正向型的情緒,不是更好嗎?”

說到這裏,小男孩雙手開始在無數光點和光線中比劃,而隨着他的比劃,那光點越來越亮,最後幾乎亮到將整個房間都映成了金色……

這是第二段信息,緊接着就是第三段,也是最後一段信息!

這是一處光線蒸騰的大廣場,周圍密密麻麻站着數千名神明,此刻他們皆是目光冰冷的望着廣場中心,一個被綁在石柱上的青年,這個青年跟我長得一模一樣,赫然是我成年的模樣。

只是現在的我,已經不在是冷冰冰的了,而是帶着邪意的笑容。

重生爭霸星空 在廣場的正中心,一個白髮蒼蒼卻神采奕奕的神明緩緩站起,嘴脣雖然沒有動,聲音卻輕飄飄的響徹在整個廣場上!

“白,你違反神律偷嘗襟果給自己植入了情緒,還創造了名爲‘人類’的生物,如果這樣就算了,你竟然只給人類植入正向型的情緒,導致出現而來盤古、女媧、鴻蒙這樣堪比神明的人類!現在神律判你極刑,你可有異議?”

青年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在數千神明中尋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但見他們目光冷冷的看着自己,沒有一絲情緒,青年忽然覺得很可笑,良久只是嘆息一聲,什麼都沒有說……

白髮老者又道:“既然沒話說,那麼開始行刑,同時將太陽系從宇宙框架中剝離出來銷燬。”

隨着老者的話語落下,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道黑色充滿了冰冷死意的光柱!

光柱的另一個頭對準了石柱下的青年,接着一道巨大轟鳴聲響起,光柱呼嘯而下!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青年看見一個一身紅衣的女神走到白髮老者前,緩緩道:“我覺得沒必要銷燬人類,人類做爲數億紀元唯一挑戰過神明的生物,如果就這麼銷燬了,會顯得我們很軟弱,我建議將所有負向型情緒植入到人類的靈魂中!懲罰他們!”

白髮老者沉默了一下,道:“如果光植入負向型情緒,用不了多久,人類就會自我滅亡的。”

紅衣女神又道:“那麼我們可以加入希望、夢想和歡樂這三種正向型情緒,有這三種東西吊着,再開啓輪迴框架,至少可以保人類生存幾萬年,只不過這幾萬年對於人類來說,將會是噩夢,也算是懲罰吧。”

白髮老者沉吟良久,點了點頭:“那麼就這樣吧,我命你爲地獄之主,前往地球,執行這個決策!”

當這段對話迴盪在我耳邊的時候,黑色的光柱已然砸下,將前世的我徹底毀滅了!

我的前世就這樣結束了,最後我死在了極刑之下。

而那個紅衣女神則成爲地獄之主進入了太陽系……

(起的太晚了……這個前世畫風可能不符,不用在意,書風格還是和以前一樣,就是拋個設定而已,不會照這個方向寫,畢竟前世今生兩世嘛。) 當我從前世的信息中回過神來,整個人就陷入了呆滯狀態。

雖然通過人類創造出人工智能,可以逆向推測出人類也是被更高等級生命創造出來的。可是知道這個結果後,我還是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且最讓我無語的是,人類竟然是前世的我創造出來的!

“有點扯,有點扯……”

我心中默默唸叨着,除了荒誕的情緒外,還有莫名的失落,因爲關於我的前世,除了這三段信息之外,其他的信息一點都沒有,我還尋思着能從前世的信息中學習點神明的能力呢,現在這個想法只能落空了。

不過從這裏,我倒是知道了地獄之主竟然是宇宙之外的神明,還是個女神明,也就是說她的實力遠遠凌駕於這個宇宙之上,這麼厲害的人創造出死亡遊戲,僅僅就是爲了懲罰人類嗎?

我心中有很多疑惑,卻又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我只能放棄。

然後我又滑動了一下手機屏幕,選擇了今生!

一瞬間,很多信息編織成畫面,涌進了我腦海中……

第一段信息,是我的出生,這些我都知道,就跟看小時候的回憶相冊一樣。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是獨生子,父母在老家開了一家小超市,過着不算富裕卻充實的生活。

我這人沒什麼大志向,本來以爲會自己平凡的度過一生,直到某一天因爲命運的邂逅,我網戀愛上了一個江南的富家女,她的容貌,氣質,品味都深深吸引着我。

那時候我衡量了一下,給自己定的目標是賺一個億就取她。

當時我的情況是幫我父母看超市,一個月只有一千塊錢零花錢,一年就是一萬二,不吃不喝我得攢一萬年才能娶她,估計等我攢夠一個億,我們倆墳頭的草都石化了。

沒辦法,我只能放棄鹹魚的生活去京城創業,都說京城遍地是黃金,只要心狠有套路,隨處都能撿到錢,帶着這樣的心情,我來到了京城,摸爬滾打一年後,最後混了個夜總會服務生……

我一沒學歷,二沒人脈,三還有懶癌,除了智商高點,基本沒有長處,而智商這種東西,在低價值層面,是很難轉化成能力的,只能這麼混着。

一開始幹服務生的時候,還抱着晉升的想法,可是當我知道我的網戀富家女結婚的時候,我的心情是崩潰的,那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無力感和痛苦,於是,我決定……繼續當個鹹魚。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很舒服啊!

抱着這樣的人生觀,我結識了另一條鹹魚程智,開啓了我們的雙魚座人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