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了秦思宇前半句,男引導員剛流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但轉瞬又消失不見,還若有其事的向著另一邊的同事揮揮手,然後才對秦思宇他們繼續道。

秦思宇轉頭看了一眼,發現那邊也有個引導員引著一隊人,只不過他們卻是沒有過這邊來,而是向大樓的另一邊轉去。

秦思宇目光一閃,立刻心裡就明白了一些,再一看自己面前那引導員若有若無在自己三人身上撇著的眼神,哪裡還不明白他搗的什麼鬼,分明是想撈點外快。

目光再一掃,果然在那些排隊的人流中,幾乎大部分都有點仇視的看著這邊,尤其是秦思宇面前的那個引導員。而這些眼神,尤以還在大太陽下面站著的人為多。

『好了我們進去吧!』

那男引導員眼看自己等了半天秦思宇都不自覺,只得暗道一聲晦氣,心中暗罵秦思宇三人窮鬼。腳下微微邁步就想向前面的人流插去,嘴裡還高喊著;『讓一讓啊,我這邊有進化者要進去!』

『等一等!』秦思宇喊道。

『怎麼了,你們還進不進了!』男引導員不耐煩的轉了過來,但心裡還有一絲竊喜。

『那邊不是也可以走嗎,是不是那邊也可以進去?』

秦思宇手指了一下大樓的拐角處,也就是剛那一行人消失的地方,然後在手放下的時候一包香煙就滑進了男人的衣袋。

感受著口袋的變化,男人手不著痕迹的摸了一下,嘴上卻依然不鬆口,道;『那邊啊,那邊都是一些研究員進出的地方,我可沒有許可權帶你們走捷徑!』

『幫幫忙,我們真的很著急!』秦思宇眼神變冷,但還是又放了一包進去。

『行吧,那我就厚著臉給你們問下,但如果事不成可別怪我啊,還得回來向進擠!』男引導員一臉的不情願。

『麻煩了,該你添麻煩了!』秦思宇退了一步,給人家讓開了路。

『哎,誰讓我心善呢,總不能看著你們堂堂進化者被驅逐出城吧,那不是我們金陵城自己的損失嗎!』說著話就撥開人群向另一邊走去。

『嗬,呸!』旁邊有倖存者看不慣這引導員的這幅面孔,一口黃痰就吐在了地上。

『你怎麼回事,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知道不能隨地吐痰啊!』男引導員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立刻就回身指著那倖存者的鼻子罵了起來。

『不知道!』那倖存者硬頂了回去。

『你!』男引導員氣的臉都扭曲了,這麼多人面前,這是對自己的羞辱。

『你息怒,他也就是被這狗日的末世折磨的,我這就讓他給你道歉!』

那倖存者身後,一個看起來年長許多的中年人趕緊上前圓場,完事後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年輕人頭上,聲音很響。

『還不趕緊道歉,沒教養的東西!』

『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那青年本來要發作,可是看到秦思宇那冷冷的眼神,再看著那中年人擔憂的神色,終於低下了自己的頭顱。

『正事要緊!』看那青年服軟,秦思宇在旁邊適時的催了一句。

『哼,今後注意點,這裡是金陵城,不是其它什麼玩意的地方!』男引導撇下一句撐場子的話,就繼續帶著秦思宇他們向前。

『呸,狗仗人勢!』那青年等幾人走遠,又在地上吐了一口。

『你啊,還是太年輕了,這世界上這樣的事情還少嗎,以後會經常見到的!』那中年人看著青年的樣子嘆息一聲,就又退了回去。

『反正我牧野是不會屈服的,總有一天我要讓這些仗勢欺人的東西全部消失!』青年恨恨的說了一句,然後就轉回頭乖乖的排起了隊。

『剛才那小子很有種啊,你不覺得!』侯岸跟上秦思宇悄悄地問他。

『是有種,但也太冒失了,得罪這群小鬼,如果剛才沒有那個中年男人出面的一巴掌,他一定會被整的很慘,最起碼別想留在金陵城!』秦思宇一邊走一邊掃視著左右。

『那怎麼辦,他連我們的油水都敢敲,一會回去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只要我們進了樓,找個機會給他點教訓,讓他好好得老實幾天,反正進去之後有的是人,他一時半會也告不了狀!』秦思宇看著走在前面的背影,突然側頭瞄了一眼侯岸。

『這個惡人我喜歡,我來做!』說著話就快走幾步湊了上去,沒一會就跟那男引導員勾肩搭背了。

『你挺損的,明明知道他只是個小鬼還這樣做!』

『招呼閻王不得費時間啊,你現在有時間招呼他嗎?』

『沒有,我更喜歡殺掉閻王,這樣小鬼就沒了!』董瑞琪揚了揚自己的手,那手潔白無瑕,且手指修長。

『挺適合彈鋼琴的!』秦思宇莫名有點小嫉妒,因為他的手就沒有這麼長。

『長的長的手不一定適合彈鋼琴,但一定適合用來殺人!』董瑞琪橫了一眼秦思宇,也快步走過了他。

『還是彈鋼琴適合!』秦思宇邊說邊跨進了大樓的偏門。

走過那兩個眼神犀利的警衛,幾人又爬上了幾層樓梯,秦思宇三人就順利的來到了三樓大廳內,看著眼前稀稀落落的百十號人,會心的相互笑了笑就溜了進去。

『給,這是進化者評定時需要填寫的表,裡面先是你們的基本信息,再然後就是你們現階段的能力,以及你們所擅長使用的兵器,就比如你的長刀!』說著話手一指秦思宇背上的鬼刀。

『然後是你們對自己能力的預計,就是說你覺得自己是幾級強者,就在等級那欄寫上幾級,分別是初期、中期、與後期三種區別,對了你們都是幾級?』那進化者笑眯眯的問道。

『二級中期,力量進化者!』秦思宇笑著答道。

一婚到底 『二級…初期,特殊進化者!』董瑞琪也笑眯眯,只不過他笑還不如不笑。

『我是一級中期,速度進化者!』侯岸也笑眯眯,然後伸手接過了男引導員手上的登記表。

『你們笑什麼?啊…!』男引導員只來得及問出一句話,後面就變成了一聲慘叫,然後又戛然而止。

『他興奮,興奮的,對不起!』秦思宇捂著男引導員的嘴,不住的對著四周賠笑。

『你要再敢叫一聲,應該明白會怎麼樣,老實點今天就跟在我們身邊,不然有你好受的!』秦思宇說著話將自己塞出去的煙全部掏了回來,然後一人嘴裡塞了一根。

『不敢不敢,大人我不敢!』男引導員趕緊告饒。

聽見那聲大人,秦思宇手一抖,打火機的火苗差點燎到了他自己的頭髮,然後就抬頭詫異的看著那男引導員。

『媽的,奴性真重,我算是明白他剛才為什麼生氣了,我們不完事不能放他下去!』侯岸也吃驚地煙都掉在了地上,想不明白他那句大人怎麼就叫的那麼順口。 第二百四十六章異能認證

就這樣四人圍坐在一個桌子旁,由侯岸捏著男引導員的兩根手指,秦思宇董瑞琪則快速填寫自己的登記表,然後又幫侯岸填寫了一下,四人便起身向窗口前排隊去。

閑得無聊,而且看其他人都在交談,秦思宇三人便和那男引導員李龍也交談了起來,然後一點點的盤問著關於金陵城的消息。

因為他們談話的內容,周邊人只是異樣的看了一眼,再看著侯岸與李龍一直拉著的手,然後就當他們是生死重逢的朋友,當然還有一對超越了普通友誼的特殊朋友。

『大…!』

『閉嘴,你要是叫出來那個字,我就把你這兩根指頭折斷!』侯岸低喝一聲警告。

『大哥,你能不能先放開我,我保證自己不跑!』

李龍心裡都能氣死,簡直把這三人恨的牙痒痒,但他也明白一個道理,今天是自己栽了,所以也格外的老實。

『恩?』侯岸疑惑,接著突然反應了過來,一把撇下李龍的手,然後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秦思宇是不管這些事的,再說剛才侯岸也說了他來做惡人,所以就放心的走了進去,只留下那三人站在外面。

『把你的資料表給我,連上你進城時的信息單!』玻璃窗口裡面,一個面容清秀膚色健康的女孩對秦思宇說道。

『給你!』秦思宇遞進去了自己的資料,然後乘著女孩查看資料,迅速的在兩邊看了一下。

潔白的刺眼的牆壁,然後就是長長的走廊,中間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一直到走廊末端的那扇防化門。

『沿著走廊一直走,房間裡面找陳博士,通過後繼續向里走,另外把你的武器解下來,裡面有需要的時候,下一個!』女孩遞出秦思宇的資料,然後快速的告誡了一聲。

『謝謝!』秦思宇道了一聲謝,然後就順著那讓他有點不舒服的走廊向前走去,直至走到那厚重的防化門前。

秦思宇手搭在防化門上,此時他的感覺像極了那次在申城研究所的遭遇,一樣單調的冷白色,一樣沉寂的走廊,還有那一樣冰冷的門柄。

隔著防化門,秦思宇突然聽見裡面傳來幾人低聲的對話,不是很清楚,他突然在門外默默停了一下。等了一會,那個陌生的聲音才依舊冰冷道:『後面的人怎麼還沒進來,小柳你去催前面一下,太浪費時間了!』

聽見這話,秦思宇立刻拉開門,然後就見裡面坐著三四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其中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看著像是實習生的人正在向起站。

『你好我是接受檢測的秦宇,你們誰是陳博士?』秦思宇說著話揚了揚手上的登記表。

『既然是接受檢測的,那就趕緊過來,抓緊時間今天還忙著呢!』其中一個背對秦思宇的男人煩躁的對著他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過去。

『需要我怎麼做?』

秦思宇走上前,然後看了一眼眼前的工作空間,卻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檢測工具或儀器,只有一張簡簡單單的床鋪。

『將你身上所有的武器除下,我們需要先檢查你身上並沒有其他明顯的傷痕,排除你有進一步屍變的可能!』陳博士還是拿著手上的表飛快的勾選著,看都沒看秦思宇一眼。

『有沒有搞錯,這不是在入城時就檢查過了嗎?』秦思宇質疑,但實際上他入城時並沒有接受檢測這道程序。

『入城時你如果接受了檢測,那麼你現在就應該是在另一邊的房間,而不是在我這邊!

還有你應該慶幸你從昨天下午到現在沒有碰上巡邏隊,否則你現在應該是在看管所等著,而不是在我這邊接受進一步檢查。你的入城登記表上身體檢查那一欄並沒有打勾,所以這是必須的過程!』

陳博士並不給秦思宇接著說下去的機會,只是指了指旁邊一個堆積起來的筐子,意思就是讓他解除武裝。

沒辦法,秦思宇只能在心中憤憤的罵了尹偉昌幾句,然後就不得不除下了身上的全部東西。

『你吃什麼長得?』等陳博士終於從自己手上的東西上抬起頭,然後就看著面前的秦思宇說不出話來了。

『五穀雜糧!』

秦思宇撇過頭,飛快的在陳博士剛才的登記簿上瞄了一眼,只見上面寫著進化者的身體,當然後面幾個字他還沒來得及看清,就被陳博士順手翻了過去。

『狗屁,吃五穀雜糧能長你這麼高!還有以你的身高,之前不會沒有人發現你。但既然真的沒有人發現過你,那就只能說明你是末世后才發生的這些身體變化,現在說說吧,導致你長這麼高的原因是什麼?』

陳博士暴怒,然後三言兩語就推斷出了,秦思宇絕對是因為進化導致的身體變化,而理由就跟秦思宇當時想的一模一樣。

『厲害,我確實是末世后長的這麼高,但具體原因我卻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有一次大雨被雷劈了一下,醒來就發現身體變異了!』秦思宇實話實說,他也想弄懂自己身體變化的原因,現在這個身體對他影響太大了。

『大雨,雷劈,那就是說你當時被灌入了強大的能量流了!』陳博士興奮自言自語。

『應該是吧,其它就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了!』秦思宇在那研究生模樣的青年的幫助下翻了個身。

『那次雷劈你昏迷了幾天?』陳博士心急的追問。

『三天吧!』

『大華,掃描一下他!』陳博士突然激動的對旁邊的另一個男人說道。

那男人閉上眼睛,然後對著秦思宇由上到下看了一遍,又讓他翻了個身再看一遍,看的秦思宇惡寒不已。

『骨骼沒有什麼異常,身體組織也正常!』男人說道。

『X光眼?』秦思宇是真的吃驚了,竟然還有這種能力。

鸞鳳錯:公子如此多嬌 『識貨,你可以起來去另一邊了,對了基於你身體的異常表現,我們可能後期需要不定期幫你檢查身體,所以到時請你不要拒絕,現在請留下你的居住地址!』陳博士看青思宇的眼睛都要放光了,語氣也溫和了下來。

『沒問題,一定配合!』

秦思宇滿口答應,穿上衣服然後飛快的亂寫了一個地址,拿起自己放武器的筐子就跑了出去,實在是陳博士看他的眼神讓他不寒而慄,那就是他以前看實驗白鼠的眼神。

『老師幹嘛放他走,像他這樣你應該邀請他加入研究所,這樣我們就可以經常檢查他的身體變化了!』邊上那個年輕的研究員不解道。

『他是一個二級進化者,還是一個二級中期的進化者,你覺得可以隨隨便便研究嗎,你能拿下他嗎?』陳博士不滿的瞪了一眼。

『他的身體確實有點不對勁,我突然想到,他的橫膈膜那裡我好像看不透,但又不確定是不是剛才真沒看透。你也知道的,我這能力比較詭異!』那個X光男疑惑道。

『不管其他的了,有什麼事讓上面去處理,現在就把他當做特例報上去,小光你去檢驗科,一會找他們要點他的細胞與血液來,記得讓他們多收集點!』陳博士越想越激動,自己的研究終於有進展了。

陳博士在這邊高興,秦思宇卻在門外將一切都聽到了,尤其是在聽到對方真的將自己當成小白鼠后,心裡突然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氣,這一刻他有了殺人滅口的衝動,更是在路過那女孩的窗口時,還不帶一絲感情的掃了一眼。

恰好那女孩抬頭喊人,然後就看見了秦思宇漆黑的眼神,只覺心中一涼,張開的嘴巴就忘了出聲,就那麼木木的愣在了哪裡。

可這一切隨著秦思宇走到真正的進化者等級評定室時,他的想法已經改變了,雖然他的體內存在著秘密,也對他造成著巨大的影響,甚至有可能也不能為外人所知。

但自己卻決不能為了這件事就殺死陳博士,因為他現在的研究,是在為整個倖存者群體謀划。

而對於這樣的英雄,他出不了這個手,因為他是黑暗中的罪人!

……

『鼓盪起你的能量場,在這邊盡情的出手攻擊,等你攻擊結束,我們的三位評定師將會給出你的進化者等級。所以拿出你的全部實力,甚至於你的能量攻擊手段!』

秦思宇對面,評定室的負責人對著秦思宇肆意的說道,鼓勵秦思宇發揮出全部實力。

『我是力量系進化者,你確定需要我全力!』秦思宇確認。

『確定,你不出全力,我們怎麼給出你最準確的等級!』負責人站在安全距離外喊道。

『那我就如你們所願!』

秦思宇大笑,將剛才放棄的殺意徹底的釋放了出來,然後酣暢淋漓的激蕩起自己體內的能量,對著面前的一塊承力計就轟了過去。

『砰!』

隨著一聲巨響,負責人都感覺自己身體搖晃了一下,然後就看到承重計的讀數飛快變化,並很快就破了四位數值。

『一噸的力量,怪物啊!』負責人感嘆。

可這只是個開始,接下來秦思宇一拳一拳的砸在兩個承重計上,左右手開弓直接擊打了的停不下來了,嚇的負責人趕緊高聲阻攔,道;『打壞要賠償的!』

『掃興!』秦思宇厭厭的停了下來,身後兩個承重計的數值固定在了一千一與八百上,而單位都是千克。

『人形怪獸!』三個評定師一起吐槽。 第二百四十七章神秘女人

等秦思宇徹底停下來,三個評級師才從那個觀察的房間走了出來,然後一個個圍著秦思宇嘖嘖有聲,就好像看什麼神奇動物一樣。

而直到此時秦思宇才發現,這三位評級師不僅性別不同,而且年齡差異也是相當的大,最大者甚至都有自己老師的年紀了,而最小者則還是一個花季少女,膽怯地躲在另外兩人的身後。

看著這三位給自己定級的人,秦思宇微微笑了一下,還出於禮節自己向後退了一步,但他的內心卻並不平靜,這異能研究所不愧是金陵城的三家巨頭之一,實力真不是蓋的,那三位評級師竟然都是二級的實力。

突然那個女孩從老者身後探出頭來,瞄了秦思宇一眼,目光里充滿疑惑,可就在秦思宇看向她時又突然縮了回去,搞得像她很怕秦思宇似的。

『秦先生,我想確認一下你還有沒有其他能力,有的話就施展出來吧,這都是你的綜合實力!』 淘寶公主 評級室負責人誘導道。

『沒了!』秦思宇左右看了看回道。

『秦先生進化後身體變化這麼明顯,難道就只有力量大這一個進化能力?

負責人有點不相信,然後停頓了一下,道;『你現在施展出來的話,我們會考慮在你的能力範圍上再追加一些考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