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飛僵之上,那便是和九尾妖狐同一級別的旱魃了。

傳說皇帝與蚩尤大戰的時候,蚩尤請來上古大神水神共工,放出滔天洪水。

最終皇帝只能請來旱魃相助,蒸乾洪水。

當然,這一切只是民間傳說。至於是不是如此,已經無法考證。

有此可見,這飛屍屍王,依然不可小覷,他們只要在進一步。就能達到傳說中的恐怖存在,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應對。

而見三隻飛屍出現,我便知道是我們這十二人精英小隊出世的時候了。

要是讓這三隻飛屍殺進戰陣之中,恐怕會死很多同道,甚至有可能逆轉戰局。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直接拔出了後背上的真武桃木劍,同時對着宋叔和白老太太說道:“宋叔、白婆婆,屍王已經出現,我們也該動身了!”

宋叔和白老太太聽我這般說道,當即便點了點頭,然後只聽宋叔也開口道:“你們萬萬要小心,飛屍乃趕屍派千年古屍,煞氣驚人。”

除了宋叔這般說道以外,白老太太和王叔、雲霞真人、靜音師太,這會兒都對自己的弟子交代,讓他們小心謹慎。

而周傾城、擎天、靈曦等也都是點頭,表示一定會活着回來。

接下來,我轉身掃視了衆人一眼,除了金陽三兄弟,姬無雙、了空面無表情意外,其餘人都顯得有些呼吸急促。

我一臉的凝重,嘴裏直接開口道:“除魔衛道,乃我輩修士之責任,今夜是生是死,諸位可有準備?”

老常聽我這般開口,雖然有些呼吸基礎,但卻很是熱血的吼道:“哼!我老常怎麼會死?此戰之後,我還要回常家進行家族測驗呢!”

此刻突然聽老常這般說道,我嘴角不由的勾出意思微笑。是啊!老常以前說過,他要進入宗家,學習更高強的奇門遁術。

而老常在這麼回了一句之後,其餘人的心情,都好似好了一些,並且全然不懼。

見衆人已經準備好,我也不在廢話,對着宋叔、王叔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就躍下了石臺,手握真武長劍,當場就殺入了戰陣之中。

而我而身後則跟着金陽、老常等十一人。同時白狼妖與三隻青衣女鬼,也隨行而至。

畢竟他們的關係,就和我與龍辰、蛇族一般。

不過說到蛇族和龍辰,最近一段時間他們一直都處於沉睡之中,根本就沒有甦醒的跡象。

但我也沒有去喚醒他們,畢竟馬頭巖一戰,龍辰、蛇族都傷到了元氣。他們本就是魂魄之身,可能恢復起來,會比較緩慢。

這會兒我們進入戰場之中,而我方人馬,手臂和腰間,有繫有一條紅絲帶。所以我們見着沒有紅絲帶的就殺,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因爲我們這十二人都是行內最強的一批人,而且大多都是年輕一輩,唯一一個年紀大的金陽。

這會兒也展現出了他強大無比,那種傲視天下的強大道氣。

不過這不算什麼,畢竟金陽的強大,我早就有了心裏準備。

最讓我震撼的是,是他身體中的道氣。我竟然發現,他身體中的道氣竟然與我的一模一樣,竟也是至陽道氣。

就在我驚訝的望着金陽的時候,金陽也發現了我的至陽氣,他對我笑了笑,並沒說話!

億萬盛寵:大小姐,超凶的! 見金陽如此,我也知道這會兒不是去談論金陽爲何有至陽氣的事兒。我們要做的,只是殺到飛屍的面前,最後將其殺死。

心中有此想法,手中長劍不時揮舞。一道道符咒也是不斷的拍出,隨着符咒的炸響,我、金陽、夜雨、姬無雙的開路。

這一路,我們就好比一把利刃尖刀,無人能當,一路屠殺至了戰場中的深處。

而屍王距離我們也越來越近,此時的屍王就和發了狂一般。不斷的大吼大叫,嘴裏嘶吼連連。

這一刻,金陽直接對我開口道:“李兄弟,我們三兄弟去對付其中一隻,你們去對付另外兩隻可否?”

金陽一劍劈死一名妖道,此刻如此開口說道。

聽驚訝這般開口,心中雖然驚訝。驚訝金陽竟然做出這的抉擇,不過他竟然這麼說了,肯定就會有什麼底牌。

所以我也不廢話,直接答應。金陽、夜雨等見我答應,直接就對我點了點頭。然後便衝向了不遠處的一隻殭屍王。

就在金陽等衝向殭屍王的時候,我也迅速的做出了一個策略。讓了空、擎天、靈曦、周傾城去拖住另外一隻屍王,目的不是將其殺死,而是拖住它讓它別傷害到其餘同伴。

同時我、姬無雙、老常、阿雪、楚陽,去滅掉另外一隻屍王。最後再去支援了空。

周傾城、了空等聽我這般安排,根本想都沒想,直接就答應了。然後便直奔一隻屍王而去。

如今分工明確,那麼剩下的,就是滅了這些趕屍派的千年殭屍王。

也不廢話,對着衆人一揮手,直接就領頭殺向了一隻殭屍王。

三隻殭屍王的出現,最少殺了我們兩三百名同道。打得我們潰不成軍,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

本來妖道們已經處於奔潰的邊緣,可這會兒竟然又復甦了過來,還有一股藉助屍王的攻勢,反敗爲勝的態勢。

可是我卻不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因爲我會親手宰了這該死的殭屍王。

一路縱橫,無人能擋,手掌真武劍早已被鮮血染紅。衣服上也滿是血跡。

就在我們距離那屍王不足十米的時候,那屍王好似也發現了我們。腦袋猛的一轉,對準了我們就是一聲嘶吼。

緊接着,它的身子一躍,當場就跳出了五米多遠。而它落地的位置,正好有兩個正派道士,這屍王就好似有智慧一般,發現我方道士之後,嘴裏直接一聲嘶吼,露出兩顆鋒利的獠牙。

雙臂猛的一掃,只聽“砰”的一聲,當場就把二人掃飛了出去。

被掃飛出去的同道,直接就砸翻了數人之後,口鼻來血,然後便再沒有了任何生機。

見這屍王這般殘暴,我對準了那屍王就是一聲大吼:“妖孽受死。”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我整個人直接就衝了上去。而屍王見我衝了上去,對準了我就是一聲暴吼,然後也隨之迎了上來。

煞氣沖天,無形的壓抑感讓所有人都很是難受。

如果我的判斷沒有出錯,這屍王的道行,定然在靈慧之上,甚至有可能在天衝。

要是是單對單,我想我不會有任何勝算。但現在我、姬無雙,外加老常專門克殭屍的墨斗線在,想必滅了這殭屍王,也就是時間的問題。

嘴裏悶吼一聲,雙腳猛的一用力,直接高高躍起,手中桃木劍直插屍王腦袋。

同時間,老常也是隨即結印,口中大吼:“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起!”

此言一出,三十多條墨斗線飛射而起,直接在半空之中直射屍王。同時發出“嗖嗖嗖”一聲聲破空之聲。

姬無雙這會兒的氣勢陡然升高,口呼一句“絕塵”,看來姬無雙上來就使出了自己的看家劍法。

而楚陽乃茅山傑出弟子,而茅山最厲害的當屬三清符咒,這會兒只見楚陽手持三道三清符,手臂一揮,雙手以極快的速度結出一道劍指。

並且口呼道君五字訣:“急急如律令……”

隨着楚陽這般喝道,三道三清符就好似裝了無線信號一般,對準了屍王的腦袋就飛了過去。

至於阿雪的任務,便是幫我們清理周圍來搗亂的雜碎,在吃了千年野靈芝之後。阿雪的道行一路飆升,也達到了恐怖的力魄中期。

而且已經有一步踏入了氣魄巔峯,實力可謂強大無匹。

同時,阿雪手中的招魂幡在被注入的道氣之後,就好比一把紅色的大號菜刀。

看着她一個身材嬌好的“弱女子”揮舞着大號菜刀,看上去很是怪異。

但卻沒有人敢質疑阿雪的實力,招魂幡在變成大號菜刀之後,每一次的揮舞。都伴隨着妖道的哀嚎!而且阿雪出身黑蓮,在黑蓮的祕密基地之中,被訓練了十幾年。

各種殺人手段與凌傷雪一般,層出不窮,而且心狠手辣。

用殺人不眨眼或者女魔頭來形容阿雪,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而我和姬無雙在一劍劈下之後,之感覺劈在了鋼板上一般,只出現了“砰砰”兩聲。

屍王啥事兒也沒有,甚至把屍王激怒。現在的屍王,顯得異常狂暴。

嘶吼連連,一雙沾滿人血的屍抓,這會兒更是不斷的向着我們逼來…… 屍王強大,這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幾千人的混戰,也不會被三隻屍王的出現,差點逆轉。

如今我們面對的這隻屍王已經被我們激怒,這會兒顯得異常的狂暴,對着我們狂吼的一聲不說,還用那雙血紅無比的眸子盯着我和姬無雙。

但就在此時,老常的操控的墨斗線突然殺都。墨斗線在老常的操控這下,就和活過來了一般。

只聽“嗖嗖嗖”聲不斷在屍王身邊響起,同時墨斗線如同遊蛇,迅速“爬”滿遍了屍王的全身。

不過這還沒完,最後只聽老常在不遠處再次低吼一聲:“收!”

此言一出,墨斗線全然收緊,屍王的行動在這一刻直接得到了限制。

隨着屍王被老常的墨斗線限制,楚陽的三道三清符,直接以一道黃光直射而出,當場就貼在了屍王的額頭、心口、以及襠部。

這三處都是殺死殭屍的三處命穴,而就三道三清符咒貼在殭屍的三處死穴之上的時候,楚陽也不在廢話,當場道吼一聲:“急急如律令,破!”

話音剛落,三道三清符猛開始燃燒,並且放出黃光。緊接着,只聽“砰砰砰”,三聲巨響猛的響起。

隨着這三聲巨響,一陣道氣如同漣漪一般,開始向四周激。如同出現了狂風一般,讓周圍的很多人都差點站立不穩,並且還伴隨着一陣煙霧。

而一旁的幾個我方小道士見貼在屍王身體上的符咒爆炸之後,全都在第一時間用手遮擋住迎來的強烈罡氣,然後嘴裏用着疑惑的語氣說道:“屍王死了嗎?”

我正好站在那小道士身旁,我此刻長身而立,手持真武長劍、殺氣凌然。此刻聽到那小道士這般說道,我直接回應道:“它不會這麼容易被殺死!”

“啊!這麼強的符咒都不能將它殺死?”那小道士一臉驚訝的望着我。

而我也不說話,只是瞪着眼前白霧。而就在此時,我的瞳孔猛的放大,只見白霧之中有一黑影猛的襲來,並且伴隨着濃烈的屍煞之氣。

見這般情景,我不敢怠慢。當場大吼一聲:“小心……”

說罷!我身體之中直接釋放出一震強烈的道氣。直接將那道行很低的小道士震開,同時手中長劍隨即迎擊而上。

而就在我做出這一系列的動作之後,一張猙獰的臉當場就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之中,同時一聲聲震懾人心的低吼不斷至那血盆大口之中傳出。

這猙獰的面孔不是別人,正是那屍王。

它不僅沒有死,這會兒竟然顯得更加狂暴,屍煞之氣更濃。

一劍刺處,直指那屍王的腦袋。屍王也不敢託大,雙臂一掃,當場就打在了我的桃木劍之上,只聽“砰”的一聲。

長劍直接被其打開,並且屍王猛的張大了嘴巴,嘴裏直接發出一聲嘶吼。對準了我的脖頸就咬了過來。

我會讓他得逞?顯然不可能,一腳踹出,猛的踹在了屍王的肚子上。

可是我只感覺踹在了鐵板上一般,屍王不僅沒有任何反應。倒把我的腿給震得一陣發麻。

因爲屍王全身異常僵硬,所以我直接就被彈了出去。而同時間,楚陽與姬無雙二人同時殺到。

姬無雙乃劍道高手,一手劍法可匹敵黑蓮聖女童瑤。楚陽也是符咒強者,如今二人聯合出手,配合老常的墨斗線,一時間竟然與這屍王打得不分上下。

而此時的我已經咬破舌尖,對於這些殭屍。用精血殺,顯然再合適不過了。

一口鮮血直接噴射在真武劍之上,真武劍當場就放出了微弱的紅光,並且劍上的陽氣顯得更盛。

除此之外,我迅速在自己的左手手心迅速用鮮血畫出了一道掌心符。

而這掌心符的由來,還是凌傷雪以前教我的。並且凌傷雪第一次在我面前使用道術的時候,就是用這掌心符,一掌擊斃了殭屍,救了我和老常。

如今再次在手心畫出掌心符,心裏百感交集。凌傷雪的身影也在眼前一晃而逝,但大戰當前,也不等我兒女情長。

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這屍王給弄死。非要打得它媽都不認識它纔信。

畫好掌心符之後,再次提起桃木劍,猛的就加入了戰圈。

楚陽剛纔的三道符咒雖然沒能殺死這強大的屍王,但也讓它傷了不少元氣,雖然它此時狂暴無比。

但想與我們鬥,也決然不可能。

一劍刺出,直指屍王喉嚨。而屍王準備格擋,可同時間,老常墨斗線已經殺到,迅速的將屍王的手臂束縛。

並且姬無雙一劍刺出,直接刺向了屍王的嘴巴,準備給他來一個一劍貫心。

除了姬無雙一劍刺出以外,楚陽也是一劍斬出,誓要將殭屍的天靈蓋劈碎。

如今我們三面攻擊,並且是合力出擊。這個屍王必然死在我們手裏。

我們三面合擊,再有老常配合。不過就在我們以爲這屍王必死的時候,一件意外的是事兒發生了。

這屍王突然仰天長嘯一聲,一股黑色的屍氣直接被其噴出口中。而這股黑氣剛一出現,我便覺得不對勁。

直接大吼道:“各位小心!”

話音剛落,我們三人全都猛的倒退一步。以防被這屍王吐出的黑色煙霧噴到。

雖說我們幾人躲開了,但周邊的一些小道士卻沒那麼好運。 武俠世界大冒險 凡是被這黑色煙霧觸碰到的活人,全都在第一時間發出陣陣哀嚎。

同時間,被黑霧觸碰到道士,除了在第一時間哀號不止。皮膚也會在第一時間潰爛,化膿且流出黃水。

見到這般情景,我們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同時,只聽姬無雙冷聲開口道:“好強的屍氣。”

姬無雙的話語剛落,我也皺着眉冷冷的開口道:“這屍氣雖然強,但來得快,去得快,大家都有小心行事!”

幾人聽我這般開口,全都點頭答應。隨後我們再次聯手,繼續對這屍王進行圍殺。

如今大戰愈演愈惡劣,三隻屍王雖然還沒有一隻被我們擊敗,但被我們牽制之後。戰局依然對我方有利。

特別是由胡三爺帶領的第二方陣,東北家仙兒硬是打得敵方妖精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古以來,狐黃白柳灰便是家仙之首。受到的香火也是最多,在這方面,這五大家仙兒統領的五大家族,實力傲視其餘妖怪,也不爲過。

就此,我們與那屍王一直大戰,硬是打了半個小時。

不過就在半個小時之後,我TM終於找着了機會。而這一次,我再也不會讓這屍王有活下去的希望。

姬無雙和楚陽一劍掃出,配合老常的黃紙蛤蟆和墨斗線,直接就牽制住了這屍王。

同時,我發現屍王的後腦,成爲了它的漏洞。

也不廢話,身體直接高高躍起,當場就是一掌掌心符拍在了那人的後腦之上。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掌心符隨即在那屍王的後腦上印上了一道符印,隨即發生爆炸。

不過這是屍王,不是普通的殭屍。這麼一掌肯定拍不死這殭屍。

而我之所以要打這麼一掌,是爲了爲接下里的攻擊做好鋪墊,仙用掌心符創傷屍王,最後在上一道六丁六甲誅邪符將其殺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