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那小老頭則是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暗道,這特麼的也可以啊!!

劉致澤微微一笑,拍了拍南宮劍的肩膀,笑道“賤人,委屈你了,放心,全部買下來,澤哥出錢,不過要先給澤哥欣賞一下喔。”

說完,劉致澤三步並作兩步直接走進了超市內。

臥槽!!你特麼的……南宮劍看着劉致澤的背影伸出了手,顫抖着的指着劉致澤,他現在實在是一句話都已經說不出來了。

不過當他確定胡秀離開之後,卻又看了一眼那小老頭面前的書,繼續蹲了下去,道“老頭,這些書我都要了,還有之前他說的那些碟片什麼的,明天記得拿過來。”

說完,他就付了錢,直接抓起書就向着超市內走去了。

一旁的小老頭更加目瞪狗呆了,看着南宮劍,他忍不住感慨道,還真的是個厚臉皮,特麼的,都被別人這麼說了,他竟然還硬着頭皮買,真特麼神人也。

走進了超市,劉致澤已經穿好工作服了,此刻看到南宮劍悄悄的走進來,他立馬伸出了手,接住了南宮劍手上的書,當即塞在了下面的櫃子裏就當作什麼事都沒有似得。

“澤哥,你特麼的倒是高興了,我可就慘了,秀姐更加恨我了。”南宮劍哭喪着臉苦笑道。

劉致澤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道“怕什麼,大不了,澤哥多給你五萬唄,就當是給你的補償了,你看可好?”

“真的?”南宮劍一臉激動的望着劉致澤問道。

“那必須的,澤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劉致澤一臉的囂張之色嘿嘿的笑道。

這樣一來的話,南宮劍也就安心不少了,被誤會一次可以多五萬,那他還想着多來幾次呢,那樣他可就要發財了。

超市剛剛開門,按理說是不可能這麼快就有人來買東西的,然而就在這時,超市門口卻是走來了一個全身是肌肉的女漢子。

她濃眉小眼的,全身肌肉,讓人看着都特麼的老不舒服了。

看到這妹紙,南宮劍差點噴血,這特麼的實在是太辣眼睛了。

反而是劉致澤卻是死死的盯着這個全身是肌肉的女漢子,南宮劍不認識,他可認識,這貨是第七科的人,也見過好幾次了。

“劉致澤。”那女漢子來到劉致澤和南宮劍面前叫了起來。

她的身影又是那種特別萌萌噠的,讓劉致澤和南宮劍一聽,頓時全身打起了冷顫,我靠的!!真是浪費了這麼好的聲音。

“幹嘛?”劉致澤一臉淡然的問道,他可不相信第七科的人現在還敢對他出手。

“臥槽!!澤哥,你可真特麼的是我的偶像啊,連這種貨色你也能下手,看來是小弟小看你了。”南宮劍湊過了頭在劉致澤耳邊輕聲說道。

我曰!! 天才雙寶:神秘爹地輕輕寵 劉致澤差點噴血,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南宮劍的臉上,道“閉嘴。”

“有人讓我把這東西交給你。”那女漢子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牌子,在上面赫然寫有“武侯”兩個大字。

武侯派?劉致澤眉頭一挑,看到這個,他基本上也能想到武侯派了,他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起來,之前他就聽那老太太和那老頭子說過這武侯派,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他讓我轉告你,今天中午十二點準時到福滿樓去見他,否則,後果自負。”女漢子面無表情的丟下了手中的牌子,繼續道“還有這牌子,他要你親手還給他。” “主公,這……這是丞相的後人,他們來尋你了,主公。”就在這時,孫乾激動的聲音忽然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那激動的聲音差點沒有讓劉致澤破口大罵,特麼的,一下子跳出來,這樣子遲早會被嚇死。

“孫乾,你是不是活太久了腦子出問題了?”劉致澤冷哼一聲迴應起了孫乾,繼續道“難道你沒看出來嗎?他這哪裏還有一點下屬的樣子,這明顯就是想踩在澤哥的頭上來,你激動個毛啊。”

“主公……”被劉致澤這麼一罵,孫乾頓時無言以對了。

劉致澤說的對,這諸葛家來到了鳳林市之後沒有第一時間來覲見劉致澤就說明他們的心已經變了,再加上現在竟然還帶着命令式的口吻來命令劉致澤,這很明顯是想上天了。

“主公,丞相後人肯定有什麼不得已的,否則他們不敢這麼做的。”都已經到了這種事情了,孫乾還想着爲諸葛家說好話,看來諸葛亮給他的記憶很深刻啊。

“閉嘴。”劉致澤冷哼道,他已經沒有那個耐心繼續聽孫乾說下去了。

諸葛家的人來到鳳林市了,再加上他來這麼一套,很明顯就是要給自己下馬威,並且要自己知道,他們諸葛家現在已經不爲劉氏賣命了,而是要爬到你劉氏頭上了。

被劉致澤怒喝一聲,孫乾陷入了沉默,或許此刻的他心真的動搖了,他並不是諸葛家的人,而是劉氏的人,此刻爲了諸葛家說話,也算是得罪劉致澤了。

“喂,我說你到底接不接啊?”那女漢子撇了劉致澤一眼,很明顯已經沒有耐心了。

沒辦法,誰讓劉致澤一直盯着那牌子半天都不說話,她會沒有耐心也是很正常的。

劉致澤微微一笑,雖然他心中很憤怒,但是臉上卻依然帶着淡淡的笑意,就算是憤怒,他也不想讓別人看了他的笑話。

他伸出了手,向着那牌子接去,當他抓住那牌子的時候,那女漢子的嘴角微微揚起,冷笑了起來,之前劉致澤讓他們第七科難堪不已,現在總算能夠看到這囂張的少年吃癟了。

“澤哥。”南宮劍瞳孔一縮,盯着劉致澤的手,相信只要是個人都能知道,這女漢子這次來是什麼意思,南宮劍當即想阻止劉致澤,可是劉致澤卻是已經抓住牌子了。

劉致澤對着南宮劍微微一笑,示意讓他放心,他又看向了那女漢子,微微擡起了頭,那雙眼散發出了一股精光,依然風輕雲淡的說道“武侯派?武侯派算個吊。”

說完,劉致澤就在那女漢子和南宮劍的眼神中,慢悠悠的丟進了垃圾桶。

就聽劉致澤繼續道“讓澤哥去見他?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那就麻煩你轉告他,哪座山比較高,那你就讓他去哪座山望着,看看澤哥會不會去見他。”

щщщ▪ttκá n▪C○

“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他可是諸葛家的。”女漢子見此臉色一變,當即指着劉致澤冷冷的說了起來。

“啪!”劉致澤二話沒說,直接揚起了手,一巴掌打在了那女漢子的臉上,一股霸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就聽劉致澤冷冷的說道“特麼的,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你算個什麼東西?澤哥不去找你們第七科的麻煩,你們第七科反而一直來找澤哥的麻煩,是真以爲澤哥好欺負還是怎麼樣?

還有你說的武侯派諸葛家?他們算個吊?有本事讓他們來找澤哥,看澤哥不弄死他們,一羣廢材,自以爲有了點本事就開始在老主子面前囂張了,哪怕是諸葛亮親自前來,他都必須要稱呼我一聲少主,

現在立刻給澤哥滾,順便回去告訴他,武侯派不來招惹澤哥也就算了,要是真打算來招惹澤哥,那就讓他們等着,遲早會讓他們後悔叛變的下場。”

我靠!!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流弊,要不要這麼霸氣啊?

南宮劍滿眼冒着小星星激動的看着劉致澤,他這還真是第一次看見劉致澤一次性說這麼多話,他雖然沒有聽懂劉致澤的話意思,但是他卻被劉致澤身上的霸氣給深深折服了。

反而是那女漢子,徹底的目瞪狗呆了,哪怕是被劉致澤打了一巴掌,她都不介意了,因爲她已經被劉致澤身上的霸氣給嚇到了,再加上劉致澤的話,此刻就連她都有些崇拜劉致澤了。

“好……”與此同時,超市後面響起了一道腳步聲,就看見胡秀腳踏着高跟鞋從後面走了出來,她邊走還邊拍着手掌。

其實她早就出現了,只是一直沒有現身罷了,直到聽見了劉致澤這霸氣的話之後,她更加的崇拜劉致澤了,眼中盡是精光,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一把摟住劉致澤親一口。

胡秀出來之後,劉致澤南宮劍以及那女漢子都轉頭看向了她。

看着胡秀來到了劉致澤的身旁,牽住了劉致澤的小手,轉過頭來看着那女漢子道“你回去告訴那個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只要敢傷害劉致澤,我就算是撓也要撓死他。”

我曰!!劉致澤和南宮劍還有那女漢子都是一驚,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表白啊,會不會顯得太不矜持了點?

只是胡秀哪管他們的想法,反而是牽着劉致澤的手就不肯放開了。

那女漢子見此更是眉頭一挑,臉部抽搐了起來,她指着劉致澤,道“你……你敢招惹武侯派的,你會後悔的。”

“後悔?在澤哥的字典裏就從沒有出現過所謂的後悔一詞,你告訴他,如果他想死,那就讓他來,正好澤哥也想清理門戶。”劉致澤囂張的說道。

我曰!!那女漢子差點噴血,還以爲能夠拿武侯派的名頭來嚇嚇這小子,可是這小子完全不解她的話,反而是更加的囂張了。

其實也是她不知道,武侯派?諸葛家?見到劉致澤還真的需要叫一聲少主,但是現在諸葛元背信棄義,直接用強勢的姿態想要奪取八陣圖,別人劉致澤不去弄死他就已經算是很給諸葛亮的面子了。

看着那女漢子離開了大門,南宮劍和胡秀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兩人眼中盡是小愛心閃爍個不停,恨不得一人一半就把劉致澤給瓜分了。

“澤哥,真的沒事嗎?”南宮劍問道。

“怕什麼?立刻打電話讓關瞳來,讓他也來幫幫忙,特麼的,只要那所謂的武侯派人敢來,澤哥讓他有去無回。”劉致澤眯着雙眼沉聲說道。 “劉致澤,真的沒事嗎?”胡秀雖然崇拜劉致澤,但剛剛她也聽見了,好像是什麼很厲害的人要來找劉致澤的麻煩。

“沒事,不過是打一條狗而已,秀姐,你別擔心了。”劉致澤輕笑一聲,一臉的淡然,彷彿絲毫沒有把那個諸葛家的當回事似得。

然而這時,南宮劍拿着他的最新版蘋果走了過來,他道“澤哥,關瞳馬上過來。”

劉致澤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只有等着了,特麼的,那死逼趕來,自己非要打斷他的腿不可。

與此同時,在福滿樓處,那女漢子走進了一個包廂,此時包廂內門口站着兩個第七科的成員,而那袁隊長則是和那諸葛元正在喝着酒,兩人有說有笑的,彷彿交談的很愉快。

“隊長,諸葛大人,他……他不肯來。”女漢子低着頭說道,畢竟這個任務是交給他的,她沒有完成所以也就有些心虛。

“什麼?”諸葛元沒有說話,反而是眯起了眼睛,而那袁隊長則是“砰”的一聲,把酒杯砸在了桌子上,忽然,他想起這裏還有個高人,他覺得有些失態了,當即訕笑了起來。

“他是怎麼說的?”諸葛元眯着眼睛淡淡的微笑道,端起酒杯,杯內的酒水被他一飲而盡。

“他……他說。”女漢子有些不好意思說了,但是被袁隊長和那諸葛元這麼盯着,她不說又不行,當即緩緩的開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包括劉致澤說的話都給說了出來。

“噼啪~”諸葛元聽完後,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手中一用力,那玻璃杯直接被他給捏碎了。

他板着臉,冷笑一聲,沉聲道“很好,看來這小子是在向我宣戰了,袁隊長,與我走上一遭,看來這小子沒有我親自去請,他是不肯來的。”

說完,諸葛元直接站了起來,甩掉了手中的酒杯就直接向着包廂外走去了。

袁隊長和那女漢子相視一眼,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畢竟諸葛家實在是家大業大的,這小子竟然敢說武侯派算個吊,這小子不僅是囂張,而是吊炸天了。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能夠好好的弄這小子一頓了,反正又不用自己出力。

時間一點一點的在流逝,很快的,就到了中午十二點,而此時超市門口也馬上迎來了兩輛黑色的寶馬車。

等到車子停下之後,四五個第七科的成員立刻下了車,站在了後面那輛車子的旁邊,而那袁隊長,則是點頭哈腰的走向了後面的車子,他緩緩的打開了車門,一個青年直接從車內走了出來。

他正是諸葛元,此刻的諸葛元戴着墨鏡,一臉的囂張之色,他看了眼前的破超市一眼,嘴角微微揚起,發出了一聲冷笑,緊接着,就看他摘下了墨鏡。

望着前面的超市道“沒想到你們竟然落魄至此了,我都有些不忍心找你麻煩了。”

“咻咻~”就在這時,一道道的聲音傳入了諸葛元和那些第七科成員的耳中。

衆人低頭看去,就看到此刻在超市一旁的石凳上,正有着兩個少年,一個青年,一人一桶泡麪,正坐在那裏狂吃。

“澤哥,你那泡麪好像很好吃的樣子,早知道要你的那種麻辣味了。”南宮劍吃了一口面,眼巴巴的望着劉致澤手上的泡麪,就差沒有流出口水了。

“少爺,這泡麪不好吃。”關瞳苦笑一聲,原本剛剛接到南宮劍的電話,他還以爲有大餐吃,結果來了之後,劉致澤就特麼給了他一桶泡麪,但是劉致澤都這麼吃,他又不好意思去吃飯。

“哪來這麼多要求,有的吃就已經很不錯了。”劉致澤翻了翻白眼,撇了兩人一眼說道。

臥槽!!與此同時,袁隊長在內的第七科成員通通都目瞪狗呆的望着那裏正在吃泡麪的劉致澤三人。

“大人。”袁隊長剛想說話,就被諸葛元給阻止了。

諸葛元伸出了手,攔在了他的面前,然後慢悠悠的從口袋裏掏出了數張紅票子,他翻了翻,最後從那一大把紅票子內找出了三張十塊的,直接丟在了地上。

“拿去吃頓飯。”說完,諸葛元就戴上了墨鏡,一臉裝逼的向着超市內走去了。

臥槽!!袁隊長和那些第七科的成員更加震驚了,他們看了一眼諸葛元的背影,在這一刻,他們都忍不住暗罵了起來,你特麼的幹嘛?你不是要找人嗎?人就特麼的在你面前你不管不顧的,反而還把別人當成了叫花子。

摺扇美人笑 最特麼的可惡的是,你特麼的明明手上那麼大一把的紅票子你不給,反而是找出了三張十塊的是個什麼意思?你是想表現你一下你有多大方嗎?

“臥槽!!有錢。”看到地上的三十塊錢,關瞳倒是沒去撿,反而是南宮劍和劉致澤,二話沒說直接伸出了手就去撿了。

第七科那些人更加想噴血了,你們敢不敢再不搖碧蓮一點?我們就是來找你們麻煩的,結果你們現在爲了三十塊錢甚至都快掐起來了。

“袁隊長。”這時,超市內響起了諸葛元的聲音,袁隊長看了劉致澤一眼,當即走進了超市內。

www●ttκǎ n●¢ o

“澤哥,晚上可以吃夜宵了。”南宮劍拿了十塊錢,劉致澤拿了二十塊錢,兩人嘿嘿的傻笑了起來。

“喂,少爺,還有我的呢?”關瞳苦笑着說道,他剛剛爲了面子所以纔沒出手去搶。

“沒你的份,特麼的,有錢不撿,活該吃泡麪。”說完,劉致澤還真的很不搖碧蓮的把那二十塊錢給摺好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之前那個送信的女漢子更是目瞪狗呆了,她眼珠子都快掉到劉致澤的腳底下了,那嘴巴大的甚至都能塞下一個籃球了。

“什麼?”就在這時,裏面響起了一道驚呼聲,隨後就響起了一道道急促的腳步聲,那原本戴着墨鏡的諸葛元來到了門口,可能是因爲太激動了,所以一隻眼睛有墨鏡,一隻眼睛墨鏡都已經掉的沒有了。

“你……你就是劉致澤?”諸葛元震驚的望着劉致澤目瞪狗呆的問道。

劉致澤也不回他的話,反而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湯,剛喝下去,他頓時被燙的跳了起來,不過當他看到這麼多傻叉在這,他又立刻恢復了平靜,當即揹負起了手,一臉的裝逼之色。

道“裝逼如風,常伴吾身,在下正是江湖人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抓鬼小王爺,劉致澤是也,當然,你們也可以叫我澤哥,澤哥喜歡低調。”

說着,四周頓時颳起了一陣陣的風,那風把劉致澤的頭髮吹的飄了起來,他索性一甩頭,那飄逸的頭髮直接被他甩到了一旁。

臥槽!!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還低調,低調你妹啊!

諸葛元袁隊長第七科成員包括南宮劍和關瞳在內頓時瞪大了眼睛,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 我靠的!!看來自己的裝逼技術還不夠格啊,只有像主公這樣,裝逼就自帶特效,這特麼的,纔是真正的裝逼達人啊!關瞳忍不住在心頭想道。

“特麼的,敢騙我,還我三十塊錢來。”諸葛元戴正了墨鏡,當即伸出了手向着劉致澤要錢了。

我曰!!袁隊長在內的第七科成員差點噴血,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小氣啊,三十塊錢你還要討回來,你好歹也是武侯派的人,能不能要點碧蓮?

“什麼三十塊錢?澤哥有拿過嗎?”劉致澤轉頭看向了南宮劍和關瞳問道。

南宮劍和關瞳同時搖了搖頭,攤了攤手,一臉的懵逼,表示沒有。

“臥槽!!王八蛋,坑勞資的錢,想死啊,既然不想交錢,那就把八陣圖和八卦鏡交出來,否則勞資弄死你。”諸葛元憤憤的說道,他的目的哪是什麼三十塊錢,而是八卦鏡和八陣圖。

“嘶~”八陣圖?袁隊長和那羣第七科的人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八陣圖誰不知道啊?諸葛武侯窮極一聲創作出來的絕世寶物,只是他們沒想到八陣圖竟然在這個少年這裏。

忽然,袁隊長一愣,難怪上次他能夠感覺到那股恐怖的氣息,原來是這小子在施展八陣圖,只是當自己過去之後,八陣圖已經消失了。

“八陣圖?什麼八陣圖?不好意思,風太大了,澤哥沒有聽清楚。”劉致澤轉了轉頭,把耳朵湊了過去,好像跟特麼真的一樣。

“哼~”諸葛元二話沒說,地面之上直接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把他們都包裹在內,一股淡淡的青色光芒從中飄了出來。

他的八卦與劉致澤最大的不同就是光芒不一樣,一個是藍色的,一個是青色的。

感受到地面傳來了恐怖的氣息,袁隊長立刻揮了揮手,帶着一羣第七科的成員迅速後退了起來,他們可不想因此而遭殃了。

“嘖嘖~這麼沒有耐心嗎?”劉致澤淡淡的笑道,他一臉的淡然,彷彿絲毫都沒有把這諸葛元放在眼中似得。

“小子,多的話,我也就不說了,我這次來,就是要把八陣圖帶回屬於它該去的地方,你如果識相的話,就老實一點交出來,否則,我會讓你後悔的。”諸葛元冷冷的說道。

他自小就修煉奇門遁甲術,他可不認爲眼前這個少年能夠打敗自己,要自己真的被打敗了,那可就不用活了。

“想要八陣圖?那可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劉致澤揹着手,風輕雲淡的笑道。

“找死。”諸葛元臉色一沉,當即大喝一聲,道“離字,火環。”

說完,諸葛元一掌拍出,他手中頓時出現一個火球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淡淡的笑了笑,當即擡起了雙手,向着前面猛然拍去。

“轟~”頓時就看見那火球直接被劉致澤的雙手抓在了其中,而此刻在劉致澤的雙手之間則是有着一個小型的太極圖,一黑一白的,正是那太極圖包裹住了那火球。

“臥槽!!那是在幹什麼? 誰家的崽掉了 拍電影嗎?”

與此同時,大街上四周的行人看到了這一幕紛紛震驚的停住了腳步向着劉致澤那看去,頓時就看見劉致澤雙手之中抓着一個火球,正在轉來轉去的。

“玄極掌?”諸葛元瞳孔一縮,滿臉震驚的望着劉致澤的雙手。

玄極掌,也是武侯派的不傳之祕,據說練到最高甚至都可以徒手抓導彈,只是沒有人試驗過而已。

“小子,很識貨嗎?” 總裁借我嫁一下 劉致澤微微一笑,當即一把拍出了雙手,那火球直接向着諸葛元而去。

“坎字,水牆。”諸葛元微微說道,在他面前頓時出現了一道水牆,那火球撞在水牆上,頓時化爲一道濃煙就消失不見了。

諸葛元陰沉着臉,皺着眉頭,他慢悠悠的摘下了墨鏡,望着劉致澤,暗道,果然不愧是老祖宗的親傳弟子,哪怕是自己的玄極掌都沒有這小子用的這麼流弊。

“坎字,水彈。”諸葛元再次大喝一聲,他一甩手,就看他那手上一個一個的水球直接向着劉致澤砸去。

“金身羅漢。”劉致澤淡淡的說道,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層金色的光罩把他包裹在內。

臥槽!!諸葛元眉頭一挑,佛家的功夫這小子怎麼也會。

不僅是他,就連那些過路的人以及那第七科的成員一個個的都震驚的看着劉致澤。

“這特麼的是在拍什麼電影?怎麼這麼酷炫?”一些過路人震驚的看着劉致澤和諸葛元說道。

“就是,還自帶特效,這得花多少錢啊,經費在燃燒啊。”

“我只想問問,這特麼是什麼電影,等出來後,我一定要看。”

那些過路人,一個個的都張嘴討論了起來,諸葛元差點噴血,電影你妹啊,這特麼的可都是法術啊,實實在在的法術好嗎?一羣沒有見識的凡人。

“我說這位武侯派的大兄弟啊,你鬥不過我的,你還是趁早回去休息一下睡一覺吧。”劉致澤微笑道,至始至終,他除了使用玄極掌,雙手都是背在身後的。

這一幕讓諸葛元痛恨不已,特麼的,這小子未免也太能裝逼了吧!都這樣了,他還在裝逼。

“哼,大言不慚,艮字,土爆。”

隨着諸葛元的話語一落,劉致澤腳底下頓時炸開,然而這時,劉致澤卻是身形一閃,像是瞬移一樣的去到了遠處,劉致澤依然揹着手,微笑着看着諸葛元。

“小子,你一直躲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和我真正的打一場。”諸葛元瞳孔一縮,這小子一直在躲躲藏藏的,至今都沒有出過手,這讓諸葛元很是氣憤,彷彿是覺得劉致澤根本就沒有把他當成一回事似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